翻页   夜间
飞极速书阁 > 武周仙缘 > 第29章 大小通吃
 
  ps:新书特别需要大家的支持,求收藏,求推荐票,求打赏!

  县衙。

  书房。

  书房门外,站着一位青衫秀士,正是常浩。

  他背对阳光,面朝李修远,看到李修远的时候,脸上笑如春花之灿烂。

  “李相公,进来坐!”

  常浩非常热情的招呼李修远,对跟着李修远而来的衙役说着,“李旺,做你自己的事情去吧。”

  “是,师爷!”

  李旺忙躬身低头,倒退着离开。

  李修远把这一切看在眼中,知道眼前的这位常师爷绝对不是一个好惹的角色。

  “小生李修远拜见常先生!”

  紧走几步,李修远到了常浩的面前,立即躬身作揖,毕恭毕敬。

  “你我都是读书人,不用这么客气!”

  常浩一步上前,扶住李修远的胳膊,一把就把李修远扶了起来,李修远用力作揖,都没有彻底的躬身下去。

  “小生不敢!”

  手把手带着李修远走进书房中,坐了下来。

  “李相公,我这一次让你过来,就不绕弯子了,咱们开门见山,有话直说,这一次,你犯得事情不小,大人已经准备上书学政大人,革除你的功名!

  然后重重责罚,以正咱们郑县的这种不正之风。”

  革去功名?

  这话入耳,李修远就觉的自己有些头疼,原身的执念就要发作,强行控制着。

  心中更是端正心态,暗暗发誓,一定会考取功名,光宗耀祖,仿若明白了李修远的决心,原身的执念,这才潜隐了下来。

  可是刚刚的那一瞬间,那种深入骨髓的痛疼,仍是让李修远额头冷汗直落,脸色发青。

  “原来是个不入流的角色,太经不住吓了...

  终究是读书人,对功名看得极重!”

  心中不由的把李修远看轻了几分,眉眼中,也带出来一些不屑之色。

  “当然,我身为读书人,是能够体谅你,也是相信你不会作那偷盗的事情,可是我身在衙门,一切的事情,都是要讲证据的。

  没有证据可以证明你的清白,就洗脱不了你的罪名。

  不过,也不是完全没有办法上下通融。

  只是通融起来...”

  说到这里,戛然而止,李修远立即道,“先生说的话,小生都懂,都懂,只要能够保住我的功名,还了我的清白,我愿意把家中所剩的全部银子,一并奉上,万望先生在大人面前多多美言几句,饶我去吧。”

  常浩听了笑容满面,“现在国朝重文轻武,天下各地,都是文人治理,龙隐王家不过是粗鄙的武夫,我自然不会向着他们。

  当然通融也是需要耗费不少的,你的银钱放在何处?我这就让人去取,有了这些钱,起码是可以保住你的功名的。

  但是其他的罪责,怕是难免,名声上有了污点,纵使有着功名,以后的前途也就没了。

  你仔细想想,你捡到黄金的地方,是在那里,或许那里还有着黄金可捡。

  要是让大人得了黄金,再为你通融的话,或许你还有机会无罪释放。”

  李修远听了,心中只有一阵草泥马奔腾而过,眼前的人,比吸血鬼还要厉害,简直是敲骨取髓,打算是从自己身上搜刮出来所有的钱,甚至还怀疑自己有其他的黄金。

  至于事后,是否可以秉公执法,还要全看他们的心情。

  只是此时,我为鱼肉,人为刀俎,纵使知道其中的弯弯道道,李修远也只能忍受,没有半点反抗的余地。

  执念缠身,要是自己不选择低头,墓守不住,功名也会被削...那守墓、考取功名的两大执念,估计都完不成。

  到时候,执念纠缠之下,自己到底会落一个怎样的下场?

  整日头疼难忍,痛不欲生?

  想一想,就觉得害怕。

  能够用银子摆平的事情,都不叫事。

  李修远并不心疼钱,何况是一笔横财。

  当即把藏银子的地方给常浩说的清楚,常浩喊来当差的李旺,让他前往五龙山李修远的家中去取银钱。

  至于捡到黄金的地方,李修远随意说了一个距离他住的地方不远的一处涓涓细流附近。

  “好了,李相公如此识时务,将来一定是一方俊杰,你在牢中安心等着,等银子到了,我这就给你把事情办的妥妥的。”

  常浩让衙役把李修远再次送到了衙门大牢,起身去见王家的丁山,准备两头通吃。

  李修远回到牢房。

  默然静坐。

  邋遢武者宋钟,询问李修远的事情,李修远捡可以说的,说了一些。

  宋钟道,“公子,我听过一些有关郑县刘洪的传言,说是此人贪花好色,嗜钱如命,他这么做,应该是想要榨取公子身上的银钱。

  得了公子的钱,他却不一定会替公子办事。

  要是王家给的好处多了的话,他照样会给公子扣黑锅。”

  常浩回到了自家的院子,让人把丁山唤来。

  “丁山,事情有变,李修远一口咬定,他并没有偷取你家的黄金,又没有证据,这案子难办啊。

  你也知道,我们大人是个青天大老爷,绝不会办葫芦案的。

  而且刚刚的时候,我审问了李修远,李修远觉得大人为民办事,劳苦功高,愿意把自己得到的数百两银子,全部捐献给县衙,大人听后十分感动,对李修远的人品赞誉有加。”

  丁山听了,脸色微变,没有想到郑县的县令这么黑!

  为了弄了李修远,他已经花了不少钱。

  “常师爷,他只是一个落魄书生,无钱无势,也没有什么背景...”

  常浩勃然变色,“你是什么意思,我们大周的律法,是为了保护天下百姓的,无钱无势,没有背景怎么了?

  你到底是什么意思,想要做事情,哪里不需要花钱,里里外外的...不然的话,大人也只能秉公办理,把李修远无罪释放了。

  毕竟,那黄金到底是怎么回事,公说公有理婆说婆有理,根本没有证据证明他是从你王家窃取的啊。”

  丁山一咬牙,取出一张一千两的银票,这已经是巨资了!

  为了一个秀才!

  足足花了王家一千五百两!

  “师爷,这是王家的一点心意,王家没有别的要求,就是不能让李修远活着走出县衙。”

  常浩把一千两银票收入手中,脸上笑容灿烂,“早这么懂事,还需要废那么多的话吗,你放心就是,我们大人向来是秉公执法的。

  李修远品德不良,偷盗乡里,会被削去功名,收监五年,至于牢狱之中,常有狱霸斗殴,生死难料了...”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