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飞极速书阁 > 武周仙缘 > 第89章 心中的禁忌
 
  星夜静谧,荒村默默。

  土屋中,灯光如豆,有着一位老人,一位老妇,两位老者都是面沉如水,另外一间小间中,传来一阵接着一阵的抽泣声音。

  当青年领着李修远进入土屋的时候,两位老人强打精神,勉强露出一丝笑容来招呼李修远。

  听了李修远是游历四方的学子之后,老者都是有些热情,对读书人相当的敬重。

  当即让青年去取浊酒,让老妇人去把家里唯一的一只老母鸡宰了待客。

  李修远忙出声推辞,他游历多日,早已经明白一只母鸡对一户农家而言是非常珍贵的财富,母鸡可以下蛋。

  下的蛋可以给孩子补充营养,也可以拿到集市上去换些钱财补贴家中的吃穿用度。

  “我是游历四方的学子,夜间打扰,已经是很叨扰了,怎能让你们宰鸡待客呢,太不应该了,我这里有些银子,不如拿着我的银钱去买些吃食。

  剩余的,就当是我借宿的宿资如何?”

  青年人看着李修远掏出的半两碎银,非常的心动,他从来没有过银子,家里就算是铜板也不是很常见。

  唯有老者变色说着,“到了老汉我家里来,就是家里的客人,那里有客人出钱吃饭的道理,至于住宿一夜而已,掏什么钱,是看不起我普通人家的一老农吗?”

  李修远连道不敢,片刻后,青年取了一壶浊酒,都是农家普通的酒液,比起李修远身边黑狐青皮葫芦里面的酒液相差极远。

  老夫人不久之后,才端上来一碗香喷喷的大盘鸡,鸡肉烧的滚烂,色泽金黄流油,香味扑鼻,令人食指大动。

  做好一切,老夫人也躲进内室,老农、青年一起陪着。

  李修远心中颇为感动,吃过之后,众人散开,青年领着李修远到了一间土房中,羞赧说着,“这是我以前住过的房子,非常简陋,还请客人不要嫌弃。”

  李修远拱手抱拳,“我是一个游历四方的人,不席天慕地,餐风饮露,就已经是很好的,能够有这样一个地方暂时栖身,感激都来不及,怎么会不知好歹呢?

  今天叨扰的很,我心中非常的惭愧。

  我有着一点能力,不知道有什么地方可以帮帮你们的,要是有的话,我一定尽我所能的。”

  李修远一提这话,青年的双眸中,泪珠一阵打转,盈眶而出,一下子蹲了下来,双手抱着头,泣不成声。

  只是哭泣的时候,用手捂住了嘴,不敢让自己的哭声传到另外一间的人的耳朵里面。

  李修远默然,也蹲了下来,用手轻轻的拍了拍青年男子的肩膀,“有什么话,和我说说,就算是我帮不了你,也能够让你倾诉一下,免得憋出毛病来。”

  过了好一会儿,青年男子才止住了那种呜咽深沉的哭泣声音,抹去了眼角的泪花,只是一对眸子变得通红,浮肿,茫然失措。

  “让先生笑话了。”

  青年男子有些不好意思一,“我想起来家中的事情,悲从中来,实在是有些忍受不住,许多话,也不知道该向谁诉?

  平时的时候,我从来没有哭过,更是从来没有在家人或者外人面前哭泣过,现在是实在有些忍受不住。”

  李修远出言安慰,“男儿有泪不轻弹,只因未到伤心处,到了伤心处,遇到了难事,男人也不是铁打的,有泪亦需弹。

  男儿落泪不是罪,再强的人也有权利去疲惫,微笑背后若只剩心碎,做人何必那么狼狈?

  哭出来,发泄出来,心里会好受一点的,现在,你愿意给我说说你们家里到底遇到了什么事情了吗?”

  青年黯然的点了点头,“先生,我们这里是河西村,靠着的是咱们大周两大河流之一的向阳河,听老人说,向阳河横贯东西,直入大海,长不知几千里。

  我们河西村就是在向阳河这一段河流的西边,所以叫河西村,可是这一段的河流,时常的会发大水。

  附近的巫婆说,这一段大河发大水的原因是因为河神动怒,而平息河神怒火的唯一办法就是每一年给河神祭祀。”

  李修远静静的听着,顺口问着,“祭祀之后,是不是风调雨顺,五谷丰登?”

  “嗯,每一年祭祀之后,我们河西村就会一年风调雨顺,五谷丰登,可是一旦停止祭祀,就会****不断,淹没四周的庄稼。

  所以,几乎是每一年到了祭祀的时候,大家都不敢怠慢。”

  “想必祭祀的东西有些珍贵,不然的话,你也不会如此的伤心难过?”李修远道。

  “何止是珍贵啊,简直就是在挖我的心头肉,这么多年来,为了祭祀河神,不知道多少人家日夜哭嚎了。”

  提起这件事,青年的眸子里都开始泛起凶光,“要是可以的话,我宁愿不要风调雨顺,宁愿不要五谷丰登,也不愿意祭祀这凶神!”

  说出凶神二字的时候,青年好似打破了心中的禁忌一样,警惕而恐惧的看向了四周。

  凶神?

  李修远眉头一皱,这样一位庇护一方的神灵被称为凶神,可见此神已经闹得到了天怨人怒的地步,怎么没有见大周朝廷的人前来处理此事?

  其中有着古怪啊。

  “到底是怎么回事?”

  李修远的神情也随之凝重了起来,青年看了一眼李修远身旁的黑狐,这黑狐灵性十足,不像是普通的狐狸,或许眼前人也不是普通人。

  不说别的,就说气质这一块,就异于常人,非常的潇洒,淡然,平和,仔细。

  这才鼓足了勇气,踟蹰再三,开口时仍是下意识的说着。

  “这事情,我不敢说,说了之后,我自己不怕死,就怕给你带来灾祸。”

  李修远听了之后,眉头更加紧皱,心中明白,自己一不小心踏了进来的河西村中,怕是有着极为凶险的事情。

  若是平时的时候,到了这个地步,遇到这样的事情,为了自身安全,他自然不愿意继续多问,明哲保身为上,多一事不如少一事。

  可是今天,他受到了这一家人的热情招待,人敬我一尺,我敬人一丈。

  更重要的是自己多少也会些法术,思索着应该有能力保命存身,这才开口想要让青年把实情说出来。

  青年刚几经犹豫之后,刚要开口,院子里起了一阵阴风,温度骤然下降了几分,青年的脸色一阵苍白。

  “难道是他来了?”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