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飞极速书阁 > 武周仙缘 > 第95章 识趣
 
  Ps :新春快乐!

  清风习习,一轮弯月照九州,几家欢乐几家愁。

  千古兴亡多少事,悠悠,不尽长江滚滚向东流。

  欲语泪先流。

  听着青年陈冬冬的叙说,李修远的眼前,仿若出现了一副画卷,画卷中诠释着百年沧桑,显现着无尽坟墓。

  近百年中,不知道多少人家失去了自己的孩子,滚烫的鲜血染红了这一段向阳河。

  也不知道有着多少人家,忍受不住失去子女之痛,而变得支离破碎。

  青年说完的时候,就要离去。

  李修远挥手,神情中透着一丝凝重,“且慢!”

  青年一怔,感觉到了院子里再次起了阴风,这一次,他淡定了许多,好像已经习惯。

  “这一次,或许是你口中的他来了!”

  阴风吹来,直接把屋门吹开,一股湿漉漉的,带着死鱼烂虾的恶臭味道涌了进来。

  一道人影,立在月光下,这人穿着一件普通的农衣,浑身上下,湿漉漉的,站立的地方,湿了一片,且还有着水滴不停的从他的身上落下来。

  “水鬼!”

  李修远一眼认了出来,“水鬼离了水,就像是鱼儿离开了水,自身的实力大减!”

  水鬼是个青年,看着十分淡定的李修远,也是有些意外。

  “想不到,这一次到河西村的人是个修行者,我是灵感娘娘座下的水鬼,奉命监察河西村的陌生人。

  你既然路过这里,就好生离去,不要管这里的闲事。

  这么多年来,但凡是多管闲事的人,都成了河中鱼虾的口粮。”

  李修远呵呵一笑,轻声道,“请你放心,你回去告诉灵感娘娘,我只是个普通的修行者,绝没有任何多管闲事的意思。”

  水鬼似是没有想到李修远这么识趣,这么多年来,确实是有着不少的散修或者是宗门弟子前来驱逐灵感娘娘。

  那些人,一个个的都是气势如虹,还从来没有见过像李修远这样温吞吞的修行者,这倒不像是个修行者,反而如同一个老夫子。

  “好好好,既然你这么识趣,我自然也不会无辜对你动手。

  也让你知道,我家娘娘对过往的修行者,都是很喜欢的,每每吩咐我等,不可为难路过的修行者。

  当然,要是遇到不识趣的修行者,自当别论。

  我先走了,希望你言而有信,不然的话,你绝对走不出这一段向阳河的。”

  青年模样的水鬼,看了一眼李修远,化作一阵阴风离去,只是阴风飞过的地方,都会有着滴滴水珠垂地,水珠上面缭绕着阴气,要是身体羸弱的普通人遇到了,阴气侵体之下,难免会大病一场。

  “他走了...”

  看到水鬼的时候,青年虽然镇定,可是水鬼现身,阴气缭绕的时候,他却是不敢多动,仿若失去了反抗的勇气。

  “走了。”

  李修远淡淡的说着,声音中无喜无悲,感受不到任何多余的情绪。

  “你不是打算救我的女儿吗?”

  青年陈冬冬把李修远的话,早已经听在耳朵里面,心中有些动摇,不知道是否应该继续相信李修远。

  “我是会帮你的,但是也要见机行事,不可莽撞。

  灵感娘娘在这里盘桓近百年,都没有任何修行者可以对付她,可见实力惊人。

  俗话说得好,知己知彼百战百胜,我对她毫不了解,自然也没有必胜的把握,如此的话,自然不好打草惊蛇。

  等我了解了一些情况,再针对的做些布置,或可除此大害。”

  青年陈冬冬总感觉李修远的话,有些不尽实,可是却又找不到什么不妥的地方,李修远的做法,确实稳妥,没有任何毛病。

  夜色已经太深,青年陈冬冬的父母妻儿都已经催了他好几次,让他回去,不要打扰客人休息。

  青年回去之后,几次张嘴欲言,可是想到李修远那种没有多少把握的样子,他都没有张开嘴把这事告诉自己的父母妻儿,免得他门空欢喜一场。

  兔走乌飞,转眼的刹那间,天色已经大亮,明亮的阳光洒落下来,给大地铺上一层金黄。

  陈家的气氛非常的肃穆。

  李修远带着黑狐也走了出来,立身一旁。

  河西村的族老是一位花甲长者,手持着一根木拐杖,颤巍巍的走到了陈家父子面前,看了看抱着粉雕玉琢的女孩儿不愿意放手的年轻妇人,叹息一声。

  “孩他娘,大家都是这样过来的,数百年来,可以说,谁家的孩子没有被当成祭品献祭给河神过?

  忤逆河神的话,我们就会断了收成,就会死。”

  年轻的妇人布衣木钗,素颜洁净,一对眸子通红,“我知道,可是我舍不得,她是我怀胎十月的孩子,是我身上掉下来的肉。

  让我眼睁睁的看着她去送死,倒不如让我自己死了算了。”

  族老见惯了这样的场面,几乎每一年,都会发生这样的生离死别,仿若泪早已经流干,心早已经坚硬。

  “松手吧,不要误了吉时!”

  陈冬冬看向了站在一旁的李修远,李修远静默无声,他需要了解一些情况,不愿意莽撞的接手这件事。

  “松手吧,我会照看你的孩子的。”

  李修远暗中传音,他想知道为什么这位灵感娘娘每一年都要一对童男童女作为祭品,想要弄清楚其中的原因,或许唯有走一趟碧霞宫。

  有人上前,从年轻妇人的手中接过孩子,年轻妇人咬破了嘴唇,死命抓住不放,悲痛欲绝,昏厥在地上。

  除去陈家的人,所有的人,都随着孩子前往灵感神庙。

  年幼的孩子穿着最为鲜艳漂亮的衣衫,打扮的如同一个小公主。

  她此时还不明白发生了什么,昏昏沉沉,却是被村里的人用了手段,免得孩子的哭闹的声音惊扰了灵感河神。

  灵感河神庙是附近十多个村落合力建造的一座金碧辉煌的大庙,庙宇立在向阳河不远的一处高地上。

  红砖绿瓦,香烟缭绕,任何地方,都被打扫的一尘不染。

  庙宇中,供奉着一尊面目慈祥,脚踏波浪,如神似仙的女神。

  法坛上面,都是四时果蔬。

  还有着专门的庙祝管理神庙以及祭祀的事情。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