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飞极速书阁 > 武周仙缘 > 第155章 父凭子贵
 
  郑县地府。

  李大山手持掌印、身穿官袍,懵懵懂懂的回转家里,身边跟着两个衙役,是城隍赏给他,供他差遣的阴兵。

  掌印、官袍,都是地府的宝物,属于普通的灵器,掌印可以攻击,官袍可以护体。

  “这不是龙隐村的李大山吗?”

  沿路中有着阴魂认出来了李大山,李大山老实巴交,在附近也有很多认识。

  “他身后怎么两个阴差,难道他犯了什么事,被城隍带去问罪?”

  “不对啊,你看看那两个阴差,都是和李大山错开了一个肩部,如同仆人一样跟在后面。”

  “他们手里拿的是什么?像是官服,难道李大山当官了?”

  很多阴魂都感觉震惊,想要在地府当官并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唯有那些身怀功德的人死后才有机会当官。

  可是有机会的不少,真正能够当官的,哪怕是不入流的小吏,都是难如登天。

  李大山死后不入祖坟,也没有资格进入李氏一族的阴宅大院,带着夫人一直流落在外,前几年,都十分落寞,居无定所。

  甚至有着一段时间,他们的尸骨被暴晒,阴魂每日里都要因此承受炽热之苦,可以说苦不堪言。

  也就近几年才有了自己的一座阴宅,可是却没有人祭祀,缺衣少食,过得非常的艰苦。

  可是!

  前不久,李大山的阴宅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一座他们从来没有见过的别墅拔地而起,内有许多的纸人化作奴仆伺候着他们,还有着许多他们没有见过的东西。

  都是李修远烧给他们在地府享用的,这还不说,他们的阴宅上空,时而有着功德缭绕,时而有着金光照耀,附近的阴魂都得到了好处,金光一照,自身的罪孽尽消,将来可以投胎到富贵人家。

  也就都知道,李大山得了造化。

  此时看见李大山带着两个衙役归来,有些相熟且大胆的阴魂,都围了上来,“大山,这是怎么回事?

  城隍老爷唤你去做什么了?怎么还跟来两个鬼差,不会是你犯了什么事吧?

  可不能连累了咱们龙隐村的魂魄。”

  至于李大山这么老实巴交的阴魂能当官?

  鬼都不信!

  都觉得很有可能李大山做了什么不法之事,被唤去受罚。

  李大山听了,脸红脖子粗,连连挥手,“没有的事情,我李大山老实本分的人,怎么可能会犯事,你不要冤枉好人。”

  “这一次城隍老爷找我去,是因为我儿子有出息了,所以我父凭子贵,到了城隍老爷的奖赏,让我做一个郑县中执掌文书的小吏。”

  提起自己的儿子,李大山不有的昂首挺胸,且声音、语调都变得大了许多。

  自己的儿子可是广阴乡中唯一的秀才,是个真正的读书人,脱离了面朝黄土背朝天的艰苦生活,将来也是要做官的。

  儿子是他生前唯一的骄傲,虽然内向了点,可是盖不住他儿子满腹才华。

  如今自己死了,都受到了儿子的福德照顾,从而在城隍哪里获得了文吏的位置。

  “恭喜你啊,这可是天大的好事,山哥,你生了个好儿子,死了也能够接着享福啊。”

  “了不起,山哥,你以后当了文书,可要多照顾我们龙隐村的人。”

  李大山不断的点头,带着两个衙役,回到自己的家里。

  家门前。

  有着自己的夫人,翘首以盼,看见了自己之后,就快步迎了上来。

  “夫君,怎么回事,城隍老爷为什么要唤你前去?”

  李大山头一抬,双手握住夫人的手,欣喜万分,“夫人,告诉你一个好消息,咱们儿子在人间有出息,我也因此受到了城隍的敬重。

  城隍老爷这一次请我过去,是为了给我官当,从今天起,我就是郑县的文吏,掌管一方文书,户籍等等,也算是小有权力了。”

  “他们两个是城隍老爷派来在我手下当差的。”

  一指跟着来的两个阴兵,“还不过来见过夫人!”

  两个阴兵脸上堆笑,躬身行礼,“见过夫人!”

  老妇人忙微微抬手,“不用多礼,赶紧起来!

  从此以后,咱们都是一家人,我夫君没有做过官,有什么做的不合适的地方,还请你们多多帮扶。”

  李氏一族的阴宅中的阴魂,也几乎是第一时间听说了这件事。

  可是并没用过来庆贺,在他们看来李大山死后都没有资格埋入祖坟,算不得上是真正的李氏族鬼。

  “有时间,咱们去望乡台上,好好的看看儿子,这么多年,也不知道儿子都做了些什么?有没有把绣娘娶回家里,好给咱们李家添一支香火。”

  提起儿子李修远,老妇人就有些泪眼婆娑,阴阳相隔,多年未见,心中甚是想念。

  地府的事情暂且不提,却说李蒙离开了族老家里之后,就直接回到了自己的家中等候消息。

  族老却是没有半点心思继续鸡吃菜喝酒,半躺在藤椅上,沉思了好一会儿,这才开口。

  “小华,去把族里的长者都喊过来,就说我找他们有事情相商,务必前来。”

  “是,太爷爷,我这就去喊他们。”

  片刻后。

  又有四个老人到来,他们都是李氏一族的长者,维护着李氏一族的族规,在李氏一族的族人面前有着很高的威望。

  很多时候,族里的事情,他们都可以一言而决。

  他们一旦决定了的事情,族里的其他人都不敢反对,只能乖乖的听从。

  “这么晚了,还找我们过来,是不是出了什么大事?”

  老人的年事已高,他们来的时候,都拄着拐杖,身边还各自跟着一个年轻人,待他们走进来之后,几个年轻人离开这里,去了别的房子里等着。

  族老也是如今李氏一族的族长,听了之后,点了点头,“老五,你有没有听说,李大山的儿子李修远已经回来了。

  听说回来之后,也没有住回他们的老宅,而是直接住到山上,给他的父母守墓,这是个孝顺的孩子。

  有才,也孝顺,真是个不错的孩子。”

  其余四位老人听了,也都沉思了一下,纷纷的说着,“倒是听说有这么一回事。

  但是有些地方不对啊,他们都说五龙山中来了妖怪,村里的很多人去五龙山的时候,都上不去,左转右转的,都会转到山脚下来。

  李修远是个读书人,子不语怪力乱神,难道他失去了品行,和妖魔鬼怪混迹在了一起,那成何体统?

  把咱们李氏一族的体面都丢干净了,这样的人,纵使有点孝心,估计也是做给外人看的,不会是什么真正的好人,需要提防一二啊。”

  “不错,李修远自从成了秀才之后,就一直躲在山上,咱们让他下山教一下村里的孩子读书,他都不愿意,过于清高,于族人无益。”

  “回来就回来吧,一个死读书的书呆子,考上了秀才也没有什么用。

  他回来了,给我们说这些干什么?难道出了什么事情?”

  “这个孩子从小老实,读书人认真,不通人情世故,对父母也算是孝顺,孝顺的人总不会是坏人,你们这么说有些过了吧?”

  四个老者各自说着自己对李修远的看法,基本上没有几个人把李修远放在心上,言语间,多有不屑之意。

  族老静静的听着,并没有过多的参与这个话题,刚刚的时候,他原本想引导着大家对李修远有个好的看法。

  可是失败了。

  这些族中长者并不了解李修远的变化,唯有真正的接触过李修远的族老,才自心中明白李修远的恐怖。

  虽然没有什么证据,可是族老明白,原本龙隐村的第一大族,也算是广阴乡有名的实力,以武传家的王家,就是在短短的日子里彻底的毁在了李修远的手中。

  事情发生后,都找不到和李修远相关的半点痕迹,从而也说明了李修远的手段之恐怖。

  对于李修远,他向来是希望拉拢的。

  李蒙,自然也不能放弃,尤其是李蒙又有了一个好儿子李元。

  这事儿让族老左右为难,才唤来族里的其他的长者,听听他们对李修远的看法。

  当当当!

  族老敲了敲桌子,让其他人停了下来,把李蒙的事情说了一遍,然后转头看向了大家伙。

  “你们觉得这件事怎么处理才好,李蒙的态度是明确的,要把李修远从族谱除名,有他没有李修远,有李修远没有他。

  还打算让李修远赔偿他的损失,这事儿,我个人感觉是不合适的,你们呢?”

  族谱除名!

  确实是非常的严重!

  只有犯了大错的人,才会自族谱除名。

  一旦被族谱除名,这个人的名声基本就会臭了,一生都难以翻身。

  一时间。

  就算是对李修远有些意见的长者,也变得沉默了起来。

  似乎是都没有想到李蒙对李修远会有着这么深重的恨意。

  “非要除名不可吗?”

  有人问道。

  族老点了点头,“李蒙就是这个意思,态度很坚决的,甚至提出来,要是族里不让他满意,他会带着自家的人另立门户,从此和李氏一族割裂。”

  “他要求二选一,你们有没有什么其他的好办法?”

  没有人说话,都开始沉思,在他们看来,李修远虽然不怎么精通人情世故,可是也没有做过什么坏事。

  而且还是一个秀才,一旦把在族谱中除名,对李修远而言,就太狠毒了,会直接影响他的前途。

  朝廷绝对不会允许一个品行上有着污点的人参加朝廷的科举选士。

  甚至还会直接革除了李修远的秀才功名。

  出了这样的事情,对李氏一族而言,也是件羞于见人的事情。

  家丑不可外扬!

大家好 我们公众 号每天都会发现金、点币红包 只要关注就可以领取 年末最后一次福利 请大家抓住机会 公众号[书友大本营]

  怎可弄的人尽皆知,可是一旦李修远被除名,很多事情,都会传的沸沸扬扬,对李氏一族而言,也没有什么好处。

  “族长,你的意思呢?”

  四个老者都看向了族长,这件事众人商议,若是实在商议不出来什么结果的时候,还需要族长最终拿个主意。

  “我前思后想,也想了很多,李修远的人品、能力,都是没有问题的,可是他对我们李氏一族没有做出过什么贡献。

  单单是从这一方面来说的话,李蒙一家人对咱们族里更是有用,尤其是他的儿子李元,现在就是秀才,听县里的读书人说,元儿有着举人之姿。

  今年参加乡试,中举的可能性很高。

  就算是这一次不举,但总有中举的一天,一旦中举,对族里来说,那可是真正的受益无穷。

  李修远也中了秀才多年,可是看他的心思,竟然没有丝毫要参加乡试的意思,一个人宅在山上,对族中没有任何益处。

  让我说的话,就把他族谱除名,至于赔偿一类的,就不能再提。

  让李蒙把地还给他,从此以后,李氏一族就和李修远一刀两断,再无关联。”

  “我觉得族长的做法可以,万事留一线,日后好相见!”

  “事情要么不做,要么做绝,这么当断不断,必受其乱,既然决定翻脸,就不要再给李修远留下任何的机会,直接一棍子打死,让他以后无法翻身。

  夺了他的地,收了他的钱,臭了他的名,他既然喜欢五龙山,就让他以后老老实实的在五龙山中呆着,不用出来了。”

  “心不狠站不稳,我同意老三的看法。”

  族老想了想李修远的战力,心中担心这么做了之后,会彻底的激怒李修远,李修远那看似温润的面孔背后,谁也无法想象到底是怎样的凶残。

  王家的前车之鉴,犹在眼前!

  最终几人商议出来一个合适的结果。

  “明天,就让人上山,把李修远叫回来,再把李蒙找来,这个事情要有个结果,天色不晚,你们也回去吧。”

  五龙山中。

  李修远仍是在修行,缕缕元气注入意境天地中,对于山下的田地的事情,他并不是太放在心上。

  小小龙隐村中,没有任何势力是他对手,李蒙更是没有被他放在心上。

  甚至整个李氏一族,他都没有看在眼里。

  “今年的秋日,就是乡试了,我也应该中个举人,也算是完成了原身的最后一缕执念,执念消失,我心才算是真正的获得自由,自此无拘无束无碍。”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