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飞极速书阁 > 武周仙缘 > 第157章 彻底决裂
 
  李氏一族的祠堂中,此时一片安静。

  五位族中的长者都沉默以对。

  有时候,沉默就是一种态度,无需多言。

  李修远立身在祠堂的中间位置,自左而右,眸光缓缓的从众人的身上扫过,摇了摇头。

  “说吧,你们到底想要一个怎样的结果?是想让我放弃田产的话,就不用多讲了,这些田地,我虽然不是很在乎,可毕竟是祖上所传,我是不可能做那种卖爷田的败家玩意的。”

  对于这个家族,李修远心中已经彻底的失望,也已经彻底的放弃,自此以后,便与这李氏一族断绝来往。

  李蒙嘴里含血,眼中带泪,有些恐惧的盯了李修远一眼,连滚带爬的跑到了族中五长者的身边,伸出右手的食指连连指向李修远,更是发出有些含糊不清的语句。

  “你不用说了,你的意思我们都是知道的,这件事我们会处理,不如你去找大夫处理一些自己的伤势!”

  看着李蒙满脸血迹的狰狞的样子,族老微微皱了皱眉,他已经自李蒙的眼中看出了深深的怨毒,知道他们彼此之间的仇怨,已经到了无法化解的地步。

  事情发展到了这个地步,自然也是需要一个了断,鱼和熊掌不可兼得。

  李修远和李蒙一家人,李氏一族也只能选择其中一个,放弃另一个。

  李蒙听了族老的话之后,并没有半点要离开的意思,他猛地摇了摇头,立身在族里的身边,死死的盯着李修远,他要亲眼目睹李修远从族谱除名。

  唯有如此,他才能够消一下自己的心头之恨,见不到这个他梦寐以求的场面,他绝不会离开这个地方。

  见到李蒙没有半点要离开这里的意思之后,族老也没有继续多说什么,而是以眼神扫了一遍其他的长者。

  事情的结果,他们早已经在昨夜相聚的时候商议下来,今日让李修远、李蒙一家人过来也只是走个流程。

  “族里也是有了决议的,无论怎么说,李蒙毕竟是你的长辈,他做的纵使有着不是很合适的地方,你也不能暴打他,让他丢人现眼。

  上一次,你在我的院子里,当着众人的面,只是为了几句口舌,就把李蒙暴打了一顿;现在也是如此,甚至说更为不堪,也只是为了几句口角而已,而且还是在李氏一族的祠堂中,当着众多族里长辈的面,你又再一次暴打李蒙,这是完全没有把李氏一族放在眼里。

  估计,你也从来没有把李氏一族的族规当回事,既然如此的话,李氏一族的庙小,容不下你这位大神,不如你就自族谱除名,自立门户吧!

  至于你的祖传田产,依然归你,赔偿什么的乃是你们之间的事情,族里不会过问。

  李修远,这就是族里的决议,从今天起,你就不再是李氏一族的人。

  族谱除名,再无纠葛,以后大路朝天,各走一边。”

  族老把话说完之后,祠堂中的所有的人,都几乎是不约而同的把自己的眸光投放到了李修远的身上,希望能够在这个时候看到李修远惨然或者悲怆的神情。

  然而...让他们感觉有些不可接受的是,李修远好似早已经料到了这种结局或者是说对这样的结局也毫不在乎。

  脸上一片淡然,嘴角微微的翘起,带着一丝若有若无的讥笑看了一眼在座的所有人。

  “这样的李氏一族,不要也罢。

  族里既然已经决定了,何必在如此装模作样走一遍过场呢?

  有意思吗?

  族谱除名而已,我接受了,而且并不在乎。

  没有其他的事情的话,各位,咱们就此别过,再不相见。”

  站起来。

  就要向着祠堂外走去。

  “慢着!”

  一个中气十足的声音自祠堂外响了起来,随后就见到了李元陪着一位身形极为富态的中年男子踱步而来。

  中年男子的脸上带着一丝倨傲神情,眉宇间,天然的有着一股高人一等的清高气质流露出来。

  郑县的学政!

  执掌着整个郑县的书生文运的朝廷官吏,和郑县的县令一起管理着郑县的教化。

  “学政大人!”

  几个族中的长者,都是见过这位中年的男子的,第一眼就认出来了中年男子的身份后立即自椅子上面站了起来,躬身相迎。

  “你们都是李氏一族的长者,晚辈不敢受几位长者的大礼,快快请坐。”



  郑县学政立身在那里受了李氏一族的五位长者的大礼之后,才伸手虚扶,言语中尽是客气,眼睛里荡漾笑意。

  “哪里的话,你是贵客,身份尊贵,我们几个老朽见到了贵客,也应该行礼,不知道学政大人今日到了我李氏一族的祠堂中,是为了什么事情?”

  族老请郑县学政坐了尊位之后,才开口问着。

  “阿耶,你怎么了,谁把你弄成了这个样子,告诉孩儿,孩儿一定要替你出气!”

  看到了立身在族老身后的李蒙满脸血迹的样子之后,李元有些出离的愤怒了,小跑着来到了李蒙的身边,伸手为李蒙轻轻拭去脸上的血迹后发觉李蒙的脸庞已经肿胀的如同猪头,几乎是看不出来人样了。

  李蒙嘴巴一张,都会有着满嘴的血混着口水流出来,牙齿全无,已然变成了无齿之人。

  “是谁?

  到底是谁?”

  李元扫视全场,最终把眸光盯在了立身在祠堂中间的李修远的身上。

  李修远看着李元满眸子的怨毒,一只左手背负身后,一只右手放在腹部的位置,风淡云轻,不以为意。

  “是不是你,李修远!”

  李修远点头,冷冷的瞥了李元一眼,“你父亲是个世上罕见的无耻之人,这样的人,自然也没有必要留着满嘴的牙齿了。”

  “阿耶是你的长辈,你是个读书人,怎么可以这么做,你读书读的仁义道德,礼义廉耻,都读到哪里去了?”

  李元大声质问,他也是听说过李修远应该是练过武,他一介文人,自然不愿意和这样的粗鲁的武夫交手。

  哪怕是李修远是秀才,一旦练了武,就自带了粗鄙,被李元这样自认为是正统的读书人所瞧不上。

  “什么长辈不长辈的,你应该早已知道,你们商议好了的,要把我驱逐出李氏一族。

  如今我已经族谱除名,另立门户,和你们李氏一族再无半点瓜葛。

  这个地方的人,又有哪个敢说是我的长辈?

  李蒙他算个什么东西,小人一个,打就大了,你想怎样?”

  李修远也看到了跟着李元一起来的学政,这位学政从前对原身的态度也不是很好;如今李修远自然没有必要去添人家的冷屁股。

  何况他是随着李元而来明显就是为了替李元出头。

  “还请学政大人为我阿耶做主!”

  李元对着学政大人,一下子双膝着地的跪了下去,双眼泪花流。

  果然如此。

  李修远淡淡的扫了一眼,并没有放在心上,如今的他修为高深,对于一县的学政也是没有半点的恐惧。

  “元儿,快快起来。”

  中年学政站起来,伸手扶起李元,“你放心,我这一次来到这里,也见识到了李修远的飞扬跋扈,目无尊长,这样的人不配为读书人,等我回到县衙,一定会把这里发生的事情如实的禀告给县令大人,把李修远的秀才功名彻底的革除。

  读书人中,不能有这样的害群之马!”

  李氏一族的几位长者听了之后,心中就是一喜,若是革除了李修远的功名;李修远就成了白身,将来也没有机会继续参加科举。

  这样的李修远对李氏一族而言才是最好的李修远,可以任由他们揉搓,而毫无反抗之力。

  原本看到了李修远与以往不一样的表现,还有点心存忌惮的其他的族中长者,彻底的把心放在肚子里面。

  唯有对李修远有着更多了解的族老,却是生怕激怒了李修远,从而给在场的众人招惹来杀身之祸。

  他可是知道,数年前的李修远就暗中杀了龙隐村王家的全家一百多条人命。

  这样的一个人绝对不是像他外表看起来的那样的温润。

  心有猛虎,一旦放出来,却是要吃人的。

  “这就是你们的手段,你们所有的底牌了吗?”

  李修远并没有任何动容的表现,对于郑县学政要革除他功名的事情,也似乎没有放在心上。

  淡定从容。

  李修远的表现,让这里的每一个人,都感觉心虚。

  唯有李元说着,“大家不要被他骗了,他这只是虚张声势,没有了功名,他就是一白丁,无权无势无钱,这样的一个人,大家有必要怕吗?”

  族里长者却是想要开口阻止李元,李修远如今是孤家寡人,还有着武功傍身,这样继续逼迫下去,真的逼急了,匹夫一怒,血溅三步,可不是大家想要的结果。

  但是想到有着郑县学政在场,情形又有所不同,没有人相信李修远会冒着被朝廷通缉的危险对在场的人痛下杀手的。

  “谁说要革除李相公的功名?李相公学识渊博,才华出众,品行高洁,这样的人若是都要被革除功名的话,我郑县还有谁有资格有功名在身?”

  李氏一族的祠堂今日里分外热闹,在李元的话刚刚落地的时候,就有着一位穿着便服,清瘦高挑的中年男子走了进来。

  “见过大人!”

  看到了这位中年男子的时候,学政、李氏一族的人都纷纷上前,给这位中年男子行礼。

  中年男子对这些人,却是视而不见,直接到了李修远的面前,十分的热情,“我是郑县这一任的县令张宽,见过保生大帝,保生大帝在越州施药救人,功德无量,你的功绩已经传到了朝廷中。

  朝廷中的官员听了,无不对保生大帝敬佩无比。”

  李修远看了看眼前的中年男子,眸子里神光一闪,却是发现这一位中年男子的头顶一年清气冲天,清气中还有着一根拇指粗的紫气。

  满身清气却是个难得的正人君子,紫气却是国运凝聚,意味着此人有着官运加持,等闲的妖魔鬼怪,修行中人,都不会对他动手。

  李修远回了一礼,“原来是张大人,小生李修远只是个秀才,可不是什么保生大帝,也受不住大人的这番大礼。

  你这么行礼,却是折煞我了。”

  “应该的,应该的,你在越州传下的预防天花瘟疫的事情,已经开始在各州传播,凭着此术,你不知道救活了多少人,说一句功德无量,万家生佛都不为过。

  你要是没有功德的话,郑县再也没有人敢称功德二字!”

  李修远心中有些疑惑,不知道为什么这位执掌郑县的县令张宽怎么会这么及时的到了李氏一族的祠堂中?

  学政听了额头微微带汗,不敢再提半句革除李修远功名的事情。

  “前段时间,我听说李相公已经回了龙隐村,一直想要过来拜访,只是没有想到,会在这样的一个场合下遇到李相公。

  这李氏一族目光短浅,不识金镶玉,真是一群蠢货!”

  张宽对李修远非常的恭敬,他不但知道李修远是保生大帝,更是从县里镇妖司的一个炼气士哪里听说过,李修远是一位修为高深的修行者,就算是他们的宗主丹宗的元神高人都曾和李修远坐而论道。

  面对着这样的高人,张宽不敢有半点的倨傲,完完全全的是把自己当做了晚辈。

  李修远有些讶异,他曾经暗中出手斩杀了郑县的县令;这一位新任的县令,却是对自己如此的敬慕,其中必然有着自己所不知道的缘故。

  看到张宽对李修远如此的敬慕,祠堂中的李氏一族的族人,心中开始有点儿后悔。

  县令却是比起一县的学政的官位要高的多。

  “小僧见过李相公!”

  一位白须老僧悠然而来,对着李修远行礼。

  玉泉寺的住持白眉僧人。

  也是一直被当地的百姓称作圣僧的存在,就算是郑县的县令想要见他都不容易。

  却是没有想到,这样的一位圣僧却是朝着李修远行礼。

  “哦,你怎么来了?”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