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飞极速书阁 > 武周仙缘 > 第165章 我不是这样的江大儒
 
  蝉噪林逾静,鸟鸣山更幽。

  松鹤楼中,此时除了沙沙的笔走在纸张上的声音外,再无半点杂音。

  夜泊湖中的管弦声乐也不知道是在什么时候停了下来,许多花船上的娇美女子,纷纷的走上甲板,轻回首,遥望松鹤楼。

  静候着绝世的诗词或者绝世的篇章惊艳出世。

  风吹过夜泊湖,荡起的层层涟漪向着远处蔓延而去,偶尔有飞鸟掠过天空,留下一串脆鸣。

  夜泊湖的西方有着一座高高的山岭耸立在云霄间,古木参天,老藤缠树,有着许多奇花异草盛放,争奇斗艳,芳香遍布。

  许多路径此地的客船,听说了这件事后,有的也把船只停泊在渡口,乘着其他的小船,前来夜泊湖中,见证这一盛事。

  明亮的太阳高高在上,把这里照耀的一片明亮,天高气爽,白云飘荡。

  “成了!”

  李元第一个把自己的诗句写出,递了上去,然后埋头写文章。

  随着李元交出自己的诗句,后面陆续的有着读书人,开始把自己的诗句交了上去,而没有写出来的,就抓耳挠腮,额头见汗,心中渐渐失去沉稳,急躁之下,越发难以写出来。

  “读书人,应有静气,遇事有静气,才能够做出好的诗句文章。”

  李修远看了看几个急的七窍生烟的读书人,淡淡的摇了摇头,这样的心境,若是不加以改正的话,无论是读书,还是做其他的事情,都难成大器。

  青衣少年额头光洁如玉,眸如星辰,流转之间,神采奕奕,“嗯,我也在书中看到过,遇到事情要冷静,静极生慧,越急越没有用,反而容易乱了心绪。”

  “大家都在写,你不也试试?

  若是得了三大儒的赏识,你立刻就能名动天下,将来更容易获得功名!”

  虽然李修远言语中看似谦虚,实则狂态毕露,因而对于李修远真正的才学到底如何,青衣少年白秋练也想见识一下,鼓动着李修远动笔。

  不能光说不练,是骡子是马牵出来溜溜,才知道是大吹法螺,还是真有实力。

  李修远笑了笑,装作没有听到,没有接话,而是慵懒的吃着桌子上的东西,菜是好菜,酒也是好酒。

  唯一可惜的是,这些酒菜,都是普通的酒菜,没有什么灵气,杂质太多,吃到肚子里面之后,大多都被体内的三昧真火彻底的炼成灰烬。

  “不写拉倒!”

  青衣少年白秋练翻了个白眼,脸上浮现无限娇媚,眉眼含俏,星眸生辉。

  李修远扫了一眼,差点儿破功。

  “太娘了吧,要是女扮男装还正常,要是真的是男的,天生一个兔儿爷,能把直男掰弯啊。

  不行,不能和他走的太近,免得影响我三观取向。”

  刚刚那一眼,真的是风情万种,让李修远差点儿就沉浸进去,凭着极大的毅力,才转过头去,不敢继续看白秋练。

  这样的风情和白素素不一样,是一种又纯又欲,勾魂摄魄,让人欲罢不能的感觉。

  白素素是大家闺秀,端庄大方。

  “终于写完了!”

  李元轻轻的吹了一下纸张上微末的墨汁,上面文字工整,墨香飘扬。

  交了上去之后,眸子转动,看到了身在偏僻角落里的李修远,眸子里闪过一丝恨意。

  “恨我?”

  李修远的精神修为如同纯阳之火,已经到了可以吞魔食鬼,白日显圣的境界,别人一旦对他有了恨意或者念念不忘,他就会生出感应。

  何苦李元只是个普通人,彼此之间的距离还这么近。

  “恨意不浅呐!

  如今他又得了一朝大儒江浩然的赏识,留到以后,就是个祸害。

  须得尽早除了后患!”

  李修远心中杀意涌动,对于李元、李蒙一家人,自己原本是打算稍作惩戒,就此结束此事,可是没有想到,李元的心中会对自己有着如此重的恨意。

  这样一个对自己恨之入骨的人继续留在世上,让李修远如坐针毡。

  现在的李元看起来是弱小的,但是以后呢?

  斩草要除根,动手要趁早的道理,李修远一直牢记着。

  心中暗暗的对李元判了死刑。

  只是心中顾忌三大儒,且这是公开的场合,不适合动手,李修远按捺住心头涌动的杀意,静候良机。

  在大约过了一个时辰之后,松鹤楼中的沙沙的书写声音才逐渐的沉寂了下去。

【看书领现金】关注vx公 众号【书友大本营】 看书还可领现金!

  “还有没有那位书生没有写好,再给半刻钟的时间,若是仍是完成不了,就视作放弃了。”

  诗词文章已经收的差不多,三大儒一目十行,浏览着诗词文章,只是郑县的文风还是浅薄许多,除了李元的文章诗句外,几乎没有任何一篇可以入三位大儒的法眼。

  每一次看到三位大儒皱眉,县令张宽、学政两人,都会心跳加速,县令、学政负有教化职责,若是下辖的地方,不能出几个读书好的读书种子,对他们的政绩也是有着很大的影响的。

  他们也希望,在场的读书人中,进入可以灵感爆棚,写出锦绣文章,绝世好词。

  听了县令张宽的话,不少还没有完全把文章润色好的读书人,顾不得继续推敲揣摩,挥笔抄写着自己修修改改了几遍的文章。

  一刻钟后,写完的,都交了上去,而没有完成的,则是垂头丧气,耷拉着脑袋,感觉自己错失了良机,甚为遗憾。

  交过诗词文章之后,众人都眼巴巴的看着三大儒坐着的地方,希望能够听到三大儒对他们诗词文章的评价。

  但凡能够得到一句赞赏,都将是他们以后在读书人中吹嘘炫耀的资本。

  只是这个时候。

  李元这位刚刚被江浩然收为弟子的读书人,越众而出,站了出来,伸出右手,四指紧握,食指点向了偏僻角落里面一边喝酒吃菜,一边和一个俊美的青衣少年低声聊天的李修远,朗声说着。

  “李修远,你也是个读书人,今天三位大儒同来松鹤楼,指点众人,这是邀天之幸,何人不心中惴惴,努力写诗写文,以求三位大儒点拨一二。

  为什么你一直惫懒不堪,只顾吃喝,丝毫没有动笔的意思,莫非是在你的眼中没有把三位大儒放在眼中,觉得他们不配指点你的诗词文章?”

  现在的李元风头正劲,随着成为江浩然大儒的弟子,也成了众人瞩目的焦点。

  一言既出,许多读书人,也纷纷随着李元的眸光投向了躲在偏僻角落里面自娱自乐的李修远。

  “李元和李修远是什么关系?两人有仇吗?”

  江浩然、皇甫、秋水三人听到了李元的声音之后,也几乎是同时抬起了头,意味不明的看了看李元以及李修远。

  只是看向李修远和青衣少年白秋练、白素素的时候,纵使三人见多识广,也忍不住被惊艳了一下。

  “生的一副好皮囊啊!”

  “秋水,你一直觉得自己貌若潘安,这一下子,直接被比下去了。

  小小的松鹤楼中,竟然出现两个绝世美少年!”

  江浩然声音淡淡,县令张宽看了看李元,又看了看李修远,心中预感着即将有着一场大风暴席卷松鹤楼。

  “江先生,李元、李修远他们原本都是广阴乡龙隐村的人,还是一族的人,前些日子里,彼此有些生怨。

  李修远也被李氏一族的族谱除名,如今自立门户,守着祖传十亩良田,住在五龙山中,以耕读为乐。”

  想了想,不知道处于什么缘故,他并没有把李修远就是民间传颂的保生大帝李药师的事情说出来。

  李元的举动,自然逃不过众人的法眼,江浩然心中明白李元在这样的场合中说出来这样的话,自然是压制李修远。

  甚至还是诛心之举,一旦李修远的名声臭了,自身的前途也就算是彻底的断绝了。

  对于自己的弟子,江浩然是宽容的,并没有多说。

  “李修远?

  我听过这个名字,前些年的时候,好似是被称为广阴乡的唯一秀才?

  小小少年,名头太大不是一件好事。

  多年过去,再也没有听说过他的事情,想不到,他还是个秀才,可惜了那么大的名头。”

  不轻不重的踩了李修远一下,江浩然不再说话,凭着他的身份,还不至于放下身段来为难一个穷乡僻壤里走出来的秀才。

  哪怕是这个秀才在地方上有着不小的名声,也不会被他放在眼里。

  在众人的瞩目中,李修远依旧坐在桌子上,波澜不惊,吃了一口菜,喝了一口酒,云淡风轻的看了一眼李元,声音淡淡,“关你屁事!”

  关你屁事!

  完全无视了李元。

  说完之后,李修远继续吃喝。

  李元脸庞涨得通红,点指李修远,“有辱斯文!

  李修远你目无尊长,被族中除名,品德败坏,有什么面目在这里吃喝?”

  李修远瞥了瞥李元,站了起来,浑身上下散发着森然的寒意,“李元,你过了,到底是怎么回事,你心知肚明,如此颠倒黑白,污我清誉,却是饶你不得。”

  踱着步子,一步步朝着李元走了过去。

  如同一座雄山朝着李元压了过去。

  李元额头冒汗,禁不住的后退了几步,脸庞羞红,“这里有着大儒、县令、学政在,李修远难道你要在大庭广众之下,做有辱斯文的事情?”

  感受到了自己的胆怯之后,李元眼中火焰沸腾,羞耻心爆表。

  “有本事的话,咱们就文斗!”

  啪!

  李修远不管不顾,直接在众目睽睽之下,一个大嘴巴子抽了过去。

  李元的身子的被抽的一个趔趄,横飞出数米,满嘴流血,牙齿掉落,几乎和他的父亲李蒙一样成了无齿之人。

  “放肆!”

  江大儒、秋水大儒、皇甫大儒看着李修远当众行凶,掌扇李元,纷纷大怒。

  尤其是江浩然大儒,更是没有想到会发生这样的事情,这简直是相当于自己被当众扇脸!

  脚下生风,瞬息到了李修远的面前,居高临下的望着李修远,脸色铁青,声音森冷,“你是哪里来的狂徒,扰乱文会,肆意出手,简直是不当人子。

  今天我就代你父母教训一下你这个没有家教的东西!”

  周身文气涌动,有着风雨冰河出现,在风雨中,在冰河里,有着一个个的身披甲胄,手持铁枪的士兵成群结队的出现,瞬息把李修远围了起来。

  这些士兵出现之后,并没有动手,风雨冰河的寒意涌来,四周的温度,瞬息下降了十多度,附近的读书人慌忙远离。

  “你虽然是大儒,却不是我的什么人,有什么资格教训我?”

  李修远的身体中,有着法力波动传来,意境天地浮现,赤火灵珠一闪而过,三昧真火倾泻下来,火焰熊熊,风雨、冰河、士兵,全部被消融。

  “修行者?”

  江浩然一愣,没有注意到李修远是个修行者,施展儒术的时候,控制了威力,却是被李修远刹那破开。

  破开了儒术之后,李修远立身在那里,白素素、青衣少年白秋练也一同走了过来。

  “李元欺我辱我,不见你出面,现在李元受了一巴掌而已,你急忙着出面,如此的无耻,不知道你是怎么成的大儒?

  李元说的对,你这样的大儒住持文会,真正有学问的人是不会来的。

  既然想要让我做文章,今天我就做一篇。

  你仔细听好了,看看我这文章如何?”

  众人为之一静,走过来的秋水、皇甫也立身在那里,看李修远能够做出怎样的文章?

  唯有江浩然脸色通红,羞愧难当。

  “世皆称孟尝君能得士,士以故归之,而卒赖其力以脱于虎豹之秦。

  嗟乎!孟尝君特鸡鸣狗盗之雄耳,岂足以言得士?

  不然,擅齐之强,得一士焉,宜可以南面而制秦,尚何取鸡鸣狗盗之力哉?

  夫鸡鸣狗盗之出其门,此士之所以不至也。”

  短短文章,蕴含了起承转合,言简意赅。

  念诵之后,全场皆静。

  “文章的名字,就叫做《品江大儒》。”

  江浩然听完文章的名字,眼前一黑,张口吐出一口鲜血。

  这是一篇绝世好文,足以传天下,流转后世,自己的名声也会因之遗臭万载。

  自己只是收了个弟子而已,自己只是护短了一点而已!

  为什么会这样?

  我不是这样的江大儒!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