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飞极速书阁 > 武周仙缘 > 第170章 义园
 
  两个年轻的修行者听李修远说他自己也是修行者的时候,就热乎了几分。

  “还没有看。

  不到万不得已的情况下,我们轻易是不会查看修行者的来历或者道行的。

  不知道兄弟你是那个宗门的,说不准,咱们还有关系。”

  人族中有着许多妖魔鬼怪、神仙魔头混迹其中,要是镇妖司的人没事就用法器或者神通遍照他们的躯体,窥视他们的身份或道行的话,早已经惹得天下大乱。

  身为修行者,谁没有一点自己的小秘密,岂容他人乱查?

  镇妖司的人也恪守本分,不敢胡作非为。

  “我是堂堂正正的人,家住广阴乡龙隐村,名李修远。

  是个散修,没有什么道行。

  你们若是不相信的话,自然可以前往龙隐村查看,这是我的联名贴,你们需不需要查看一下?”

  李修远?

  这个名字,最近在楚州流传的很快,一些有点见识的人,都知道楚州郑县的广阴乡龙隐村中出了一个狠人。

  凭着一篇文章,把一位大儒骂的口吐鲜血,另外两位大儒闭门谢客,无颜见人。

  书生笔如刀,杀人不见血。

  至于李修远是李药师、保生大帝的事情,只是在朝廷中的高层中流传,并没有大肆的宣扬,知道李药师名头的百姓,都集中在越州一带。

  其他的地方,对李药师的名头鲜为人知。

  楚州镇妖司的两个炼气士也不知道李修远的药师名头,但是他们知道李修远的笔如刀的名头。

  这是一个狠人!

  惹不得!

  能把人骂的遗臭万年。

  “你就是李修远?”

  两个炼气士脸色微变,原本听说李修远是个散修的时候,心中还想着凭着自家宗门的身份耀武扬威一份。

  如今一想,好险。

  幸亏没有做出来什么出格的事情,也幸亏没有报出自己的姓名和宗门来历。

  不然的话,万一被李修远来上一笔,自己的宗门都要跟着臭了。

  李修远点头,气度斐然,文质彬彬。

  可是在两个炼气士的眼中,李修远就是一个头顶着双角的大魔王,一点都不敢大意,也不想多片刻逗留。

  “既然你是李相公的话,就没事了。

  你们随便逛,我们兄弟还有事,告辞,告辞!”

  两个炼气士连名字都没有说,手心中,各有一道光影浮现,光影很开覆盖了他们的身体,让他们的身体消失在李修远的眼前。

  李修远微微放出一缕神念,还是能够发现他们。

  “这光影是他们手中的符篆发出的,能够隐藏他们的身形,却是隐藏不了他们的气息。

  而且还只是能够隐瞒肉眼,若是遇到灵觉强大或者是修行眼眸神通或者是高境界的修行者,他们的隐身根本不起作用。”

  神念很快就收了回来。

  李修远带着白素素、青青、黑狐继续在街道上乱逛。

  不远处。

  两个年轻的身影浮现,“太可怕了,这个李修远的眸光有魔力啊,我总感觉,他看了我一眼,都把我看透了。

  你说,他能不能把咱们的隐身符看穿?”

  “不会吧?

  怎么说这也是符箓派出品的中级隐身符,足以抵挡万象境界以下的修行者的窥视。”

  “不管怎么说,我感觉不对,不但是李修远,就连那两个女子的眸光也不对,总感觉她们也能够看到咱们。

  估计只有那头蠢狐狸看不到咱们,会不会是咱们被坑了,符箓派给咱们的是假冒伪劣的隐身符,效果不强?”

  “就算是假的,你敢去找符箓派的麻烦?

  再说人家符箓派是七大仙宗之一,至于做这种掉面子的事情吗?”

  “别想其他的了,赶紧四处看看,这一次楚州的学子云集晏城,可不能出任何问题,要是有学子被妖魔鬼怪给害了,咱们晏城镇妖司的名头就相当于被人拿脚板在地上摩擦了。

  司令使大人绝不会饶了咱们,说不准会断了咱们的部分供给。”

  在他们走了不久之后,李修远也出现在了他们刚刚站立的地方,体表的意境天地一收,目视着两个炼气士离开的方向。

  “这两个炼气士非常的警觉,也是我粗心大意,让他们察觉了一些蛛丝马迹。

  以后一定要学会隐藏自己的修为,真正的修为只能露出冰山一角。

  其余的修为,都要隐藏下来,当做底牌来用。

  要是让他人知道了自己的真正实力,一旦遇到了危险,怎么死的都不知道。”

  李修远深深的反省,感觉自己还是不够小心。

  只是随后眸子里泛着异彩,“想不到,他们手心中刻画的是七大仙宗之一的符箓派的隐身符。

  这个隐身符刻在手上,元气一催,符光显化就能发挥作用,这个想法太天才了。

  我一直以为符篆什么的,只会刻在符纸或者玉石或者其他的器物上面。

  如今才知道,自己是井底之蛙,思想有点狭窄了。

  天下的东西,什么上面都可以刻符,无物不可刻符。

  或许我以前看的神之纹身就是在身上刻了一大堆的符篆,当然也有可能是刻了阵纹!”

  白素素、青青、黑狐也听到了两个炼气士的对话,白素素、青青都有些讶异他们的警觉,唯有黑狐,张牙舞爪,气势汹汹,不断的龇牙咧嘴。

  “太可恶了!

  他们竟然说我是蠢狐狸!

  他们见过像我这样皮毛油亮的纯黑狐狸吗?

  两个没见识的小小炼气士,真想一巴掌拍晕他们,让他们知道狐狸大仙是招惹不得的。

  真是狐善被人欺,没天理了。”

  作势就要追上去,大有不把两个炼气士打一顿出气决不罢休的意思。

  青青忙拉着黑狐,劝着,“不要冲动,不要冲动,公子是来参加科考的,误了事情,你负责不起。”

  白素素也在一旁劝着,唯有李修远冷眼旁观,道,“青青,放开手,你试试它敢不敢去追?

  这里是什么地方?

  科考重地,大能云集,是为国选材的大日子,任何妖魔鬼怪都要潜踪藏形,不敢随意露头生事。

  你们信不信,小黑一旦过去闹事,眨眼的工夫,就会有修行者过来把它擒拿进镇妖司的大牢。

  在酒楼茶肆,还有妖魔中你们也听说了,镇妖司可不是什么好东西,任何妖怪一旦进去,就没有活着出来的。

  它们一身血肉、内丹、爪牙、皮毛等等,都是好东西,会被镇妖司的刑者彻底的肢解,扒皮削骨,魂飞魄散。”

  作为一个修行了数百年的妖怪,听了镇妖司的名头,也是一阵恶寒。

  镇妖司威名镇压天下,让天下的妖魔不敢轻举妄动。

  谁不安分守己,胡乱作为,一旦被镇妖司的刑者盯上,基本上就没有活着的希望了。

  “小黑,你去吧,身为妖怪,怎么能被两个小小的炼气士随意羞辱,妖可杀不可辱,我绝不在拉着你,阻止你泄愤!”

  青青撒开了拉着黑狐的手,双臂抱在一起,眉眼带笑的看着黑狐。

  一旁的白素素白了青青一眼,温柔的说着,“不要这么戏弄小黑,小黑心地善良,就算是让它去,它也不会怎么着他们的。”

  黑狐一愣,看着青青放开了拉着自己的手,一时懵懂,不知道自己是继续向前冲呢?

  还是就此打住!

  太尴尬了。

  “对对,还是素素姐说的对,我心地善良,为狐大气,不和他们一般计较。”

  黑狐有些咬牙切齿,愤愤不平,“我不是一只斤斤计较的狐,不要让我再遇到他们,真遇到了他们,我躲着他们就是。”

  蠢狐狸!

  三个字让黑狐觉得自己饱受伤害。

  至于李修远,它是不指望他为自己出头去得罪镇妖司的。

  毕竟。

  李修远最讨厌的就是麻烦,除非是迫不得姐,绝不会主动的招惹麻烦。

  被两个炼气士一打扰,他们再也没有了继续逛街的心思,便开始沿着贡院附近的街道,一家家的寻找着可以留宿的客栈。

  贡院附近,客栈极多,入目所及的都是一家家挂着匾额的客栈,装饰大气,价格想来也不会便宜。

  除了客栈,就是书香一条街,里面店铺林立,都是买卖笔墨纸砚、各种字帖、书画的地方,是文人雅士最喜欢溜达的一条街。

  林林总总的各个客栈,怕是不下于数百家,由此也可以看得出来晏城是何等的繁华。

  只是纵使如此。

  李修远带着白素素、青青、黑狐问了一家又一家,仍是没有寻到一处可以落脚的客栈。

  离开云来客栈的时候,客栈的掌柜的好心的提醒着,“这位相公,你今天才来找客栈,来的太晚了。

  整个晏城中,现在估计没有一家客栈还有客房了。

  这里的客房,几个月前,都被附近的读书人定下了。

  就算是柴房,也被早来的,家里情况不是很好的读书人住了。

  你们这个时候,想要找落脚的客栈是不可能的,不过,可以去晏城的寺庙、道观等地方看看。

  有不少的读书人,都在那里落脚。

  佛祖仙人最是慈悲,广开方便之门,不会为难你们,还有可能会为你们准备一些斋饭吃。”

  “多谢掌管的,我们再想想办法。”

  李修远带着白素素、青青、黑狐,笑着和掌管的告别。

  但是道观是不可能去的,佛门更是不可能去的。

  白素素、青青、黑狐都是妖怪,去道观、佛寺住宿算怎么回事?

  谁敢保证他们不怀疑这几个妖怪是别有用心?

  “看来咱们只能露宿野外或者是寻个破观古庙栖身了。”

  李修远一叹,他现在有了修为,对生活的品质便有了要求,希望过得好一点。

  “以后有了材料,就要学习炼器,炼制出来一个可以随身带着的别墅,以后无论去了哪里,都能够有个舒服的地方去住。”

  白素素、青青、黑狐倒是没有这方面的要求,他们以前都是在山林中修行,白素素、青青修行的地方是天姥山白龙洞。

  那个地方,李修远去过,一眼望去,都是水,水深处是一片无边无际的地下河。

  白素素、青青还没有化蛟的时候,就住在那里。

  没有一点点的讲究,至于黑狐,李修远不用想也知道,估计也不会比白素素、青青强到那里去。

  只是随着和李修远的时间越来越近,见识的人世悲欢越来越多,渐渐的也喜欢上了尘世的一切。

  收敛法力,和普通人一样做事,自然也想要像普通人一样享受,衣食住行,方方面面都要做的精致。

  带着白素素、青青、黑狐,李修远在晏城四处乱走,他没有在这个地方散开自己的神念,就像是普通人一样寻找着住的地方。

  一路上,倒是有着不少的青楼女子在看到李修远之后,红袖遥招。

  只是那地方,虽然可以留宿,带着白素素、青青、黑狐却是有些不太方便。

  晏城很大,李修远走了很旧,逢人就问,才打听到了一处可以住的地方,是一处荒废的住宅,久无人住。

  非常的荒僻,远离晏城的繁华,四周都是坟墓。

  这里原本是义园,用来放置棺材的地方,一些客死他乡的人,在他们的尸体被运往家乡的过程中,都会在路过的义园中休息。

  其他的地方,往往不会让放置尸体,觉得晦气和不详。

  只是随着晏城的发展,越来越繁华,原本距离晏城太近的义园就荒废了,而是在远离晏城的地方,重新选了地方做义园。

  这里的义园,没有人愿意来住,慢慢的也就荒废下来。

  对于这样的地方,李修远心中还是非常的膈应,白素素、青青、黑狐都不在乎,尤其是黑狐,还没有通灵生慧的时候,往往都会选择在古墓中当做洞穴来住。

  义园什么的,对它来说,可以遮风挡雨,也没有人光顾,就已经是上好的地方。

  义园的地方很大,占地之广,凭着肉眼,一眼都看不全。

  到地方之后,李修远便把意境天地蔓延出去,瞬息便笼罩了整个义园,义园中的一切,都被他看在眼里。

  现在的义园中,乱七八糟,不但有着老尸未处理,还有着不少的狐狸什么的动物在这里安家。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