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飞极速书阁 > 武周仙缘 > 第172章 浩然气
 
  夜色依旧朦胧。

  残月如钩,照耀着苍茫大地。

  晏城贡院前,人涌如潮,灯火通明,一个个身穿青衣长袖的秀才相公们排着长队,静待检查之后进入考场参加乡试。

  李修远也站在人群中排着队,听到叫自己的名字。

  走上前。

  “联名贴?”

  联名贴交了上去!

  “姓名?籍贯?年龄?...”

  等一系列的有关考生的基本情况都写了之后。

  “去哪个单间,接受检查!”

  看着风姿绝世的李修远,许多人,眸子里都透出一丝同情,毕竟他们对监察官比较了解。

  由于经常做这种工作的缘故,监察官的心态已经和常人不同,有着特殊的嗜好,每一次见到年轻帅气的小伙子,就会兴奋,就会激动,甚至还会流口水。

  何苦是李修远这样的极品帅哥。

  李修远走了进去,一些年轻的秀才,甚至不免心里扭曲的想着,“长大好看又怎样,还不是和我们一样...”

  这是一个只有十多平方大小的单间,里面只有一个放衣服的架子,除此之外,什么都没有。

  监察官手持圆润的木棍,在一旁等着李修远宽衣解带。

  李修远摇了摇头,体内一缕法力游走,意境天地浮现,一座幻阵出现,把监察官笼罩其中。

  随着意境天地出现,贡院中的白色气息沸腾了起来,开始朝着李修远所在的方向堆积,如同雷霆万钧一样镇压下来。

  也不知道监察官在幻阵中看到了什么,嘴角流涎,双眼迷离,让李修远感觉一阵恶心。

  “大人,检查完了吧?

  检查完了,我要走了!”

  “好好好,走吧,走吧!”

  在贡院正气还没有真正的发挥出来绝大威力的时候,李修远已经收了幻阵,步履从容的出了单间,按照号牌寻找到了自己的考间。

  其余的考生,还在继续接受着检查,单单是检查这一项,就需要耗费大量的精力,考生众多,四方云集而来。

  真正检查完,都需要多半天的时间,进入了考间的考生,都在打量着自己的考间,李修远也不例外。

  考间很小,里面放着一张桌子,一张凳子,一盏油灯,然后就是齐全的笔墨纸砚,还有着一个单独的解决吃喝之外的事情的地方。

  每相邻两个考间之间,都被隔开,防止有人作弊。

  考生在考试的时候,只能在考间中,谁走出考间或者把身子探出考间,一经发现,不问缘由,直接就会被拉出考间,取消考试资格,考试成绩也会作废。

  第一场考试,需要三天时间,三天的时间内,考生都不能离开考间,吃的、喝的东西,都会有贡院负责,但是要交钱!

  李修远已经打听清楚,每一顿饭,都是最普通的饼子,最普通的米粥。

  没有任何的起的饭菜,这也是防止考生考试期间吃坏肚子,统一饮食,普普通通,管饱就行,不注意营养搭配。

  这一场考试,不但是学识的考试,也是体力的考试,也是对自身的精神的考验。

  三天的时间,吃喝睡等等都在考间中完成,不允许离开,不允许说话,空守着卷子和寂寞。

  中午的时候,送过来一顿饭菜,还没开始考试,李修远吃了之后,便仔细的打量着整个贡院。

  贡院很大。

  供奉的都是儒门圣贤,这里的圣贤塑像因为常年受到读书人祭拜的缘故,浩然之气非常的浓烈。

  只是这些浩然之气没有人控制,只是简单的依附在被祭拜的圣贤塑像上面,受到刺激的时候,才会被动的反应。

  “这地方,有太多空子可钻。

  浩然之气无人掌控,根本应付不了修为高深的人,对炼气士或许还有着作用,对于万象境界的真人,却是几乎起不到半点作用。

  至于元神境界的大能,动念之间,就能摧毁贡院。”

  “对于炼气士、妖鬼虽然有着克制的作用,但是只要行动迅速,在贡院的浩然之气反应过来之前离开,这些浩然之气对它们也是无可奈何。”

  想到这里,李修远撇嘴一笑,“妖魔鬼怪或者是万象真人又怎会参加武周皇朝举办的科举考试呢?

  浩然之气的存在,更多是防止有着妖魔鬼怪或者修行者前来搞破坏。

  搞破坏的时候,一旦逗留片刻,浩然之气反应过来,万象之下的修行者,估计都会被镇压,碾压之下,尸骨难存。”

  神念如水,丝丝缕缕,蔓延在考场中,却是发现在考场的四周明暗的地方,都隐藏着不少的修行者,这些修行者,有的是道门,有的是佛门,还有儒门的儒者,大多修为不高。

  修为最高的是位万象境界的强者,已经到了万象第二境,灵魂触须,神念外放的境界。

  到了这个境界,可以阴神出窍,夜游八方。

  出窍之后的神魂,聚则成形,散则成气,变化万方,一切唯心。

  一间密室中,一位须发皆白的老道人,手捧着一个大红葫芦,大口喝着里面的酒液,一滴滴的酒液沾在他的胡须上面,迎着光,晶莹剔透,浓浓酒香弥漫。

  这就是这一次晏城贡院乡试中实力最强的坐镇者,每一次大考,朝廷都会派一位万象真人坐镇,以防止有意外发生。

  这是历来的规矩,可是武朝从来没有发生过需要万象真人动手的意外。

  真出了那样的事情,必然是天大的事情,举国都会震惊。

  “咦?

  哪位道友把神念蔓延到贡院来了?

  这可是科举重地,明显是犯了规矩,莫非是初入万象第二重,常年闭关,不知世事的真人?”

  感受到那一缕神念蔓延之后,便如潮水般退去,老道人也没有在意。

  很多万象境界的修行者,在突破万象第二重的时候,往往都会控制不住自己的魂力,任由魂力肆意的散发出去,笼罩方圆数里,看到许多不应该看到的画面。

  但是随着魂力增强,法诀运转,对魂力的掌控增加,就能够自由的掌控神念,心之所动,念之所至。

  “想不到晏城贡院,还有着一位万象真人坐镇,可见大周对这一次的科举十分重视,万象第二重,已经可以用神念瞬息的隆重整个贡院。

  任何作弊的考生,都逃不过他的慧眼。”

  知道有着这样一尊强大的修行者监控考场,坐镇此地,李修远收敛了自己的气息,宛如一个普通的读书人,静静的坐在那里等着考试的到来。

  很快。

  卷子发了下来。

  足足十张!

  每一张卷子,都是正反两面,包罗了四书五经上面几乎所有的内容,除此之外,还有着许多四书五经之外的内容。

  这些内容和四书五经相关,都是历朝历代的名人对四书五经的理解、注释,有的非常冷僻,不为世人所知。

  卷子发下来之后,就再也没人理会。

  可以中途交卷,也可以在三天之后,有贡院的人前来收卷。

  嘶!

  “太恐怖了吧?

  虽然是考察对四书五经的熟记程度,可是这么多的卷子,还大多都是生僻的题目,能够通过这场考试能中举的秀才,绝对多不了的。”

  秀才中举也是择优录取,可是录取也是有前提的,必须成绩到了一定程度之后,才会择优录取,若是成绩普遍的差的话,估计直接就不录取,放空榜!

  一旦放了空榜,这一次的乡试也就成了笑话,朝廷的颜面会受损,天下的读书人也不会愿意,主考官也必然会落下一个刁难读书人的恶劣名声。

  发下卷子之后,李修远并没有着急去做,而是耳朵一抖,就能够倾听到隔壁的考间中,传来一声声倒吸凉气的声音。

  很多人,都觉得不可思议。

  生僻的题目太多,一些秀才直接感觉绝望,就算是一些名声在外,自觉优秀的读书人,也感觉目瞪口呆。

  题目太难或者太容易,都很难拉开距离,唯有这样的卷子,才能够显现出来优秀者真正的优秀。

  沙沙沙!

  提笔开始写了起来。

  这样的题目,会就是会,不会就是不会,很难灵光一现做出题目。

  李修远把卷子拿了起来,也是仔仔细细的看了一遍,十张卷子,正反两面都是题目,题目之多,之细,之生僻,都是罕见。

  “总算这段时间内的书没有白读,若非是郎书生的家中有着万卷藏书,而我也有一心千用的本领,说不准遇到了这样的卷子也是束手无策。”

  把所有的题目都看遍之后,李修远有些为难了,这些题目生僻不假,题量如海也不假,可是他发觉,这些题目,他都会,而且还有着足够多的时间做出来。

  拿一个满分,完全没有任何的难度。

  “我也太难了!

  这可怎么办呢?”

  李修远有些焦急,“我这一次来参加科举,并没有想过要扬名动晏城,只是想悄无声息,默默的考个举人,不上不下的名次,能够对原身有个交代就行。

  但是这一次,我该得多少分才能够取得一个中间的名次呢?别人愁的是该如何多拿几分,我愁的是自己该扣多少分!

  到底要故意做错多少题目,才能够取得自己一个满意的成绩?

  难啊!

  我太难了!”

  李修远慵懒的坐在桌子前,其他的书生都在奋笔疾书。

  李元也不例外,他得到了这份卷子之后,欣喜若狂,他是江浩然的弟子,这些日子里,江浩然亲自指点他。

  使得他的应试水平突飞猛进,卷子上许多的生僻的题目,他大多都从江浩然的藏书中记诵过,读书破万卷,下笔如有神助。

  一张张的卷子上,出现一个个绝美秀逸的字体,字很好,人不行。

  一个个题目,都被他做了出来。

  考间的四周,有着不少的监考,都在来来回回的巡视着,一旦发现考生有着任何的作弊行为,就会立即驱逐出贡院,取消考试资格,抹杀考试成绩。

  只能三年之后,再次参加乡试不说,还会影响到和他联名的其他的学子的成绩,会受到重点照顾。

  考间中,所有的学生都在奋笔疾书,纵使有不会的,也不妨碍他们发挥。

  足足十张卷子,上面有的是他们会的题目,先把会的做对、做好再说,至于其他,慢慢的想办法。

  唯独李修远有些慵懒,这个地方,充满了浩然之气,鬼神瞩目,修者巡视,自然也不是适合修行的地方,他闲来无事,极为无聊。

  仔细盘算着自己应该做错多少题目,才能够不高不低,恰巧可以中举,又不是一鸣惊人,吸引眸光。

  他早已经看过了题目的数量,确实不少,决定做对一些生僻的题目,至于那些耳熟能详的题目,却是可以尽数在做对。

  这样做的话,可以保证自己中举,也可以保证自己不太突出。

  李修远运笔如飞,十张卷子在他奋笔疾书之下,到了半夜的时候,就已经做完,当中还吃了一顿晚饭。

  其他的书生,却没有这份体力,做这么多的题目,有的人,早已经手腕酸麻,不能着力,就做一会儿题目,休息一下,缓解一下脑子。

  到了夜晚,虽然贡院中光亮如昼,可是大多的考生,都趴在桌子上面睡着了,等着养好精神,休息够了,继续攻克书山题海。

  唯独李修远这个时候,把自己想做的题目做完了,预估了一下自己的准确成绩,觉得凭着这个成绩,应该算是不上不下的时候,才收笔。

  其他的题目,故意写的乱七八糟,似是而非。

  做完一切之后,还有着两天的时间,李修远闲来无事,便也学着其他的书生一样趴在桌子上面,悄然施展了蛰龙眠睡仙功,整个人沉浸在睡仙功中,异象不显。

  蛰龙眠睡仙功虽然也可以修行法力,可是最重要的是可以滋养神魂,壮大元神。

  一晃三天过去了。

  在一声声的叹气声中,秀才们陆续交卷,可是交了这一份卷子之后,他们并没有走,而是继续等着下场考试。

  考试三场,一场三天,可以提前交卷。

  下一场是策问!

  题目却是有些奇诡。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