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飞极速书阁 > 武周仙缘 > 第173章 文章惊圣
 
  这是一个关于人的品德的题目。

  围绕着人的品德散发阐述和讨论。

  李修远默默的想着,心中翻过许多的文章,他以前写小说的时候,为了需要,查阅了太多的资料,很多资料的内容,过后即忘。

  但是如今修为强大,魂力保证,已经到了吞魔食鬼,白日显圣的地步,许多过往记忆,都可以随心翻阅。

  其中就有他看过的许多文章,如《菜根谭》、《寒窑赋》、《潮州韩文公庙碑》...等等。

  文中的章句,但凡是他通读过的,都可以清晰的记起来。

  “这样的一个广泛的题目,有些不好写啊,就算是我,也有些难以下手,尤其是在掌控成绩方面,不易掌控!”

  李修远看着卷子上的题目,心中沉思着。

  “若是别的策问,有关经济、文化或者政治的话,我可以信口开河,随意舞文弄墨,总会取个不错的成绩。

  但是事关品德,影响后人,我却是不能胡乱动笔,免得误人子弟,留下遗恨。”

  坐在那里,不断的在脑海中沉思,翻阅过一篇篇的千古奇文,一段段的名言警句,尤其是其中有关品德的论述,更是李修远所需要关注的重点。

  品德极为重要!

  道家至高经典道德经,就分为道经、德经两部,部分上前,德与道同,可见道家修行对德的重视。

  无德之人,不配修道,难得道家真传。

  有关品德的题目,作为修行者,李修远也不敢乱写,这些文章最终都会要张贴出去,供天下人品读。

  若是因为自己的文章,影响他人误入邪道,遗毒无穷的话,自己真的就是罪孽缠身,万劫不能超生了。

  文章事,无小事。

  对于这一点,李修远心中一直拿的很清。

  “有了!”

  渐渐的李修远想到了一篇文章,通过歌颂一个人物的品德,来引起他人的共鸣,使得许多人向他学习。

  这就是李修远这一次策问文章的本意。

  “匹夫而为百世师,一言而为天下法。是皆有以参天地之化,关盛衰之运,其生也有自来,其逝也有所为......”

  这句话的意思是一个普通人却成为千百代的榜样,一句话却成为天下人效法的准则。

  这是因为他们的品格可以与天地化育万物相提并论,也关系到国家气运的盛衰,他们的降生是有来历的,他们的逝世也是有所作为的......

  挥笔而写,洋洋洒洒,有些控制不住,文思泉涌,滔滔不绝,仿若胸中有着千言万语想要对人诉说,最终都凝聚在笔尖,化作一个个跳跃的字符。

  而就在李修远写文章的时候,一团青云在李修远的考间上空凝聚,青云亩许,清光可鉴。

  “大人!

  出大事了!”

  巡视的修行者,第一时间发现了异样,前来汇报。

  监考官忙站了起来,“出了什么事情?不要慌张,这里是科举重地,守备森严,有强者坐镇,什么事情都能够处理的了。”

  巡视者伸手一指考房的上空,“大人你快看!”

  亩许的青云翻腾,云海变幻万千,清光莹莹。

  咚咚咚!

  原本立在贡院的儒门圣贤的塑像,此时也绽放炽白光芒,徐徐升起,落在青云端,白光万丈,照耀四方。

  “这是惊圣文章出现!

  有人写出来惊圣文,这怎么可能,一个乡试中,竟然藏着这样一位绝世天骄。

  儒家圣贤保佑,这是让儒门再次大兴啊。”

  监考官等等,都是儒门中人,养成文心,炼就文光,一世大儒,德高望重,此时见了惊圣文光,性灵神华,个个都激动的热泪盈眶。

  “快说,这是那个考间放出来的文光?”

  监考大儒眸放神光,望着亩许青云,对着青云端的圣贤塑像躬身一拜,然后就看到,这亩许青云都是从一个考间中冲天而起,飞天数十米之后,蔓延成片,清光湛湛。

  “快带我去!

  这是惊圣文章出世,千载难逢的机缘。”

  监考官一共三个,一个主官,两个副官,唯有主官是大儒,其余的副官也是饱学之士,见此情景,都极为激动。

  惊圣文数百年甚至是上千年难得一见!

  他们也没有想到,只是过来监考一下楚州晏城的乡试,竟然遇到回到了这种数百上千年都难得一见的惊圣文现世之异象。

  “是,大人!”

  巡考者,也都是秉性优良的读书人,见了这样的千古异象,也都是兴奋和激动,尤其是主考官,发丝都飞舞了起来,自身的文气沸腾,映照长空青云,显化出来一支毛笔,笔尖直指苍穹,立意刚直。

  几个监考官一同前往青云喷薄的考间,到了考间外,见上面写字乙字庚号考间。

  忙轻声的问着,“这乙字庚号考间的考试是哪位相公,居然由此大才?

  为何我从来没有听说过这位大才的名声?”

  巡考者早已经翻阅了花名册,脸色有些古怪,道,“大人,里面的考生是楚州府,郑县,广阴乡龙隐村的秀才李修远。

  这个人的名声,最近广传,大人或许听说过他写过一篇千古奇文,把江大人骂了一顿,已经成为士林笑谈。”

  李修远?

  监考官等人的神情一滞,都没有想到,竟然是这个因为喷人而文动士林的龙隐秀才。

  超级大喷子,不出手则已,一出手就直接把一位堂堂大儒钉在了耻辱柱子上面,千秋万世都要受后人谴责。

  文笔如刀,奇章盖世,是个了不得的人才。

  “原来是这位大才,咱们不要说话,他还没有完成文章,不要惊扰了他,不然的话,文章出了瑕疵,我们就是千古罪人。”

  主考官一挥手,让所有的人都安静下来,静静的立身在乙字庚号的考间门前,不发一声,屏住呼吸,侧耳倾听着考间里面传来的沙沙的落笔声音。

  那声音如同优美的符合组合成了一曲动人的大乐,让人觉得心旷神怡。

  缕缕青气喷薄直上九天,融入青云间,光耀晏城,与日月争辉。

  “我们在见证奇迹的发生!”

  几乎是他们中的每一个人,在这个时候,都生出一个这样的念头,能够写出来惊圣文章,这位秀才相公将来是注定要名留青史的。

  若是能够和他有所联系,在他动笔的时候,提上一句,自己等人将来也有机会作为惊圣文章的背景板出现在青史中,那也是一种变相的青史留名。

  青史留名!

  名动万古!

  这是几乎每一个读书人都最为向往的事情。

  青史一行名姓,值得每一个读书人为之奋斗终生。

  异象足足垂象了一天一夜,才渐渐的散去,贡院中供奉的圣贤塑像也收敛光芒,重新归位。

  晏城贡院的主考官、副考官以及其中的一些巡考者,都静静的立在考间前,静候李修远完成文章之后交卷。

  然后他们好先睹为快,看一看这足以惊圣的千古奇文到底写的是什么东西?

  然而!

  异象消失之后,李修远也注意到了考间外的主考官,心中还有些疑惑他们为什么会堵在自己的考间外,心中默默的想着,“莫非是自己以幻术糊弄监察官的事情被他们知道了,要把自己驱逐出去考场?”

  留了一缕神念在体外,仔细注意了他们许久,见他们并没有进来的意思,李修远就趴在了桌子上休息。

  不知道为什么,这一次写文章,感觉极为耗费精气神,写完之后,整个人都有着一种被抽空的感觉,极度的疲倦。

  朝着桌子上一趴,李修远罕见的在一个陌生的地方居然酣然入睡。

  “大人。

  异象已经消失,文章应该也已经完成了吧?”

  “再等等,好的文章一气呵成之后,也需要润色一下,使得文章更增彩几分。”

  众人继续等着,转眼又是半天过去了。

  “按说写完了,怎么还没有出来交卷?”

  大家都有等的有点焦急。

  “要不要让人进去催催?”

  “催不得,这是儒门未来的栋梁之才,不可摧,咱们都在这里等着,将来青史之上,也是一段佳话。”

  “或许李相公,还在构思着,如何把文章修饰的更好,不可打扰了他!”

  主考官一本正经,神色严肃,“好的文章,都是需要细细打磨的,唯有历经千锤百炼,增一字则多,删一字则少的文章,字字关键,那样的文章才经得起所有的人推敲。

  我看李相公就是这样一个严谨作文的人,万万不能让我们扰乱了他的思路。”

  其他染凛然受教,大儒说的话,定然不假,再也不敢有半点动静,也没有半点的抱怨,反而是对李修远推崇备至。

  这样的严谨,认真,怪不得能够取得这样的成就,专一,认真,坚持,他能够写出来千古奇文不是没有道理。

  可是在主考官的话音刚刚落地,众人升起崇敬之心的时候,考间中传来了。

  呼呼呼...

  打鼾声一阵接一阵,大家透过预留的窗子看去,就见一个身材修长的青衣秀才伏案酣睡,嘴角还有着晶莹的口水流了出来,落在了桌子上,湿润一片。

  “呼声?”

  主考官、副考官、巡考者都相互望了望,眸子里无不透露着,我们在这里傻傻的站着等的人,此时已经在考间中酣然入睡?

  距离考试结束,还有一天多的时间,难道他们什么都不做,就在这里,傻不拉几的立在李修远考间的门前一天多?

  这算什么?

  李门立一群人?

  “等!

  等一位能够写出惊圣文章的大才,这不算什么,这是他应该得到的尊重,这样的大才,千载难逢,将来的成就如何,谁也无法推测出来。”

  主考官咬了咬牙,自己一代大儒,还是晏城主考,静立李修远考间门前二天的事情,一旦传送出去,就是青史中浓重的一笔。

  提起李修远,提起惊圣文,就会提起慧眼识珠,敬重学问的大儒李千秋!

  这一次监考的晏城主考官就是一代大儒李千秋,养出文心,炼就文光,蕴养的文宝是一支随他一生的毛笔,笔锋锐利如刀,一笔划下去,江河为之断,山岳为之裂。

  李修远预留了一缕神念在外,然后就放心的埋头大睡,若是遇到危险,自己的这一缕神念就会给自己示警,让自己从熟睡中醒来。

  这一次是真正的睡了,并没有运转蛰龙眠睡仙功,可是这功法已经刻入了他的骨子里,自然而然的运转了起来,缕缕的灵气,自四面八方朝着李修远的身上涌来。

  “他是修行者?”

  李千秋一惊,儒门未来的大贤,怎么可以是修行者,无论是佛门修行者,还是道门修行者,还是魔门的修行者,还是其他的修行者,彼此之间的追求是不一样的。

  儒门圣贤怎么可以走其他的修行路线,只能走儒门的修身齐家治国平天下的高伟光路线,不求万世长生,只求一世英名,造福天下,泽及苍生。

  李修远趴在那里,如同一头睡龙潜伏。

  转眼又是一天,李修远从深度睡眠中醒来,他知道今日交卷,便特意从睡眠中醒来,一觉醒来,神清气爽,感觉整个人都升华了不少。

  “咦,还没有走?

  这些人,莫非在考间门外站了一天一夜,不会有什么毛病吧?

  堵我的门干什么?”

  李修远百思不得其解,他并没有注意到,自己写出来的文章,引动了贡院的圣象,更是没有注意到,写出来的文章字字生光,喷薄冲天后化作了亩许青云。

  文章完成之后,光华尽敛,一字千斤重,得不到李修远的允许,几乎是任何人都拿不动这一篇文章。

  铃声响起。

  开始收卷,附近的巡考者也兼职收卷,收了卷子之后,都会把卷子的真名糊住,重新令人写了一份,然后有大儒评分。

  “这一次,我策问无敌,谁让能及?

  做的题目,正好是老师训练过我的题目,论点、论据都非常好,定可得朝中儒者欢心,成为策问第一!

  三试中,策问最为重要,考的是通经治世之才,这样的人,将来在仕途上才能够有更为广阔的前景。”

  李元交了卷子,走了出来,神采奕奕,感觉扬眉吐气的日子不远了。

  一出来,就看到自己前面不远处,主考官、副考官三人静的立身等着自己,神情恭敬。

  李元心中一喜,“莫非是他们也知道我策问第一,心有感应,就提前在这里等我,准备拍我的马屁?”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