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飞极速书阁 > 武周仙缘 > 第180章 墓地诡船
 
  马车速度不快。

  有着一个老者驾驭,踏着星光,朝着义园赶来。

  李修远并没有收回意境天地,任由意境天地浮现,蔓延向四周,覆盖周边数百米,黑狐趴在马车上,眼珠子乱转。

  踏踏踏!

  马车离开了晏城,到了城郊,荒郊野外,人烟稀少,附近都是高山峻岭,只见高山冲天占地,碍日生云,极为险恶。

  老马夫看了,也是心惊胆战,鞭子一扬,声音脆响,驱动马车,要尽快离开这个让他感觉心慌的地方。

  “嘻嘻...”

  一声声的脆笑在山间回荡,声音撩人。

  老马夫听了,心神激荡,双眸迷茫,就见不远处的雄山之上,有着一道彩虹铺路而来,直到了马车前。

  彩虹道路上面,有着一个穿着白色纱衣,身材凹凸有致,皮肤白皙的女子,脚踏着彩虹路一路轻笑着走来。

  女子长发如瀑,披在身后,柳叶眉,樱桃嘴,朱唇皓齿,波涛汹涌,纱衣稀薄,许多地方都遮掩不住,若隐若现,平添几分姿色,更多几分风流。

  “公子,你来去匆匆,让人家有些不舍得。”

  女子到了马车前,右手轻轻一挥,老马夫眸光呆滞,身体僵直,朝着一个方向慢吞吞的走了过去。

  彩虹路一收,女子打开了马车的车帘。

  “是你!”

  这个女子便是闻名晏城,和春香、冬梅、夏荷竞逐解语楼花魁的秋月,也是一曲动晏城,四海皆闻名的美艳女子。

  李修远十分平静,并没有因为看到秋月而意外,他盯着秋月的双眸,轻轻的说着,“想不到你追来了!

  你本不该来了的。”

  李修远的平静让女子秋月感觉心慌,体内妖气沸腾,暗中催动妖法,把自身的幻术,施展到了极致。

  这幻术乃是她最为精通的秘术,任何中了她幻术的人,都会把她看成他最想看的女子的模样,任是谁都会神魂颠倒。

  “我为什么要走,你知道我为什么能够出现在这里?难道不怕我吗?”

  秋月平复着自己紧张的心,一对俏目,盯着李修远,把李修远的任何反应都映照心田,不放过丝毫。

  “我为什么要怕?”

  李修远轻轻一笑,非常的平静,周身看不出来有着任何的法力波动,慵懒的半躺在马车里面。

  “你这一身打扮,太庸俗了,我看过美女无数,见识了太多环肥燕瘦,像你这样暴露的,属于最下乘。

  美女就应该犹抱琵琶半遮面,或者是露浓花瘦,薄汗轻衣透。见客入来,袜刬金钗溜。和羞走,倚门回首,却把青梅嗅。

  而你一身狐骚味,让人反胃,没有任何美感。”

  秋月听了最后几句话,心中的警钟大作,身体中妖光释放出来,结成一朵朵的红色的莲花朝着李修远涌来。

  莲花重重,每一朵莲花开后,都有着一位千娇百媚的女子从莲台中出现,这些女子,有着千种风情。

  或嗔或怒,或大方美丽,或小家碧玉,或满身书香,或热情火辣...

  “破!”

  李修远轻轻说着,便见一尊强大的通体流火的如来法相出现在这里,平静祥和、霸道火热的气息弥漫,瞬息便把开在李修远面前的多多红色的莲花横推,碾成粉碎,化作尘埃四散。

  噗嗤!

  红色的莲海破灭,秋月受了重伤,张口吐出一口鲜红血液,整个人骤然抽身后退,可是四周的元气,忽然滞涩,难以调动。

  意境天地也是自四面八方向着此处席卷而来。

  “你是修行者~”

  秋月此时才知道李修远是个强大的修士,不可力敌,李修远隐藏的太好,没有动手的时候,看不出来任何的法力波动。

  “放我走!

  我不会再找你的麻烦!”

  秋月周身法力激荡,背后浮现出来一只高优百尺的白色巨狐,巨狐毛发纯白,双眸血红,利爪如法宝一样闪耀寒光。

  “你躲在晏城解语楼中,以幻术害人,吸人阳气,其罪不小,如今又来这里阻我去路,意欲取我真阳修行,怎能饶了你。”

  李修远从马车中走了出来,手掌一招。

  “剑来!”

  赤霞剑出现在李修远的手中,赤霞剑经由五千年的法力日夜温养,自身灵光透顶,宝辉盈盈,渐渐还有着道韵缭绕。

  李修远手握赤霞剑,自身的气势暴涨,站在意境天地中,如同一尊开辟鸿蒙的神灵,长剑一挥。

  就像是苍穹坍塌,群星沉落,日月摇坠,莫名的大势压向秋月。

  嗷嗷嗷!

  心神受到重压,秋月浑身气息爆发,一簇簇的白色狐毛从她的全身各处钻了出来,一路疯长,很快长满了全身。

  她的腰部下弯,双手着地,化作了狐爪,臀部高高扬起,三只巨大的狐尾在半空中摇曳,如同三个巨大的扫帚。

  “三尾灵狐!”

  黑狐感觉一阵心惊肉跳,“公子,她不是普通的狐妖,有着天狐的血脉,天狐是狐中的皇族,只有他们才能够修行到九尾。

  一尾一重天,她修行出来三尾,估计已经是万象境界的大妖了,咱们要小心点,千万不能阴沟里翻船。”

  它是普通的狐族,天生受到了天狐一族血脉的压制,面对着三尾灵狐,趴在地上,瑟瑟发抖,不能动弹,四肢酥软无力,体内的法力都难以运转,让它倍感恐惧。

  谁也没有想到,小小的晏城中,隐藏着一只三尾灵狐。

  “天狐?”

  李修远眉头微微一皱,他自诸世界中看到过有关天狐的记载,根据书中记载,天狐大多都在传说中的青丘之国居住,很少有天狐出世。

  天狐一族非常的强大,属于妖中强者,难以对付,尤其是她们的幻术惊天动地,神仙难挡。

  “她应该不是纯种的天狐,只是有着一丝天狐血脉!”

  李修远双眸中神光缭绕,如同火焰在燃烧,“它体内真血不是纯净狐血,还有着狼的血统,应该是一只狼狐!”

  一剑落下,剑落九天斩出。

  刷!

  一剑划过长空,落在白狐真身上面,仔细看去,白狐的耳朵又尖又长,并不是狐耳。

  血溅四方!

  一头巨大的狼狐直接被赤霞剑切成两半。

  意境天地一卷而来,三昧真火凭空喷薄,把落在四周的狐血、狐皮、狐肉、狐骨烧的干干净净。

  火焰中,只有一颗拳头大的狐妖内丹浮现,内丹上血色缭绕,金光耀目。

  三昧真火慢慢煅烧,把内丹上的血色烧净。

  只余金光耀目,全是精纯妖力。

  足足有着二千年的道行法力,纵使被煅烧了不少的斑驳法力,还有着一千五百年。

  李修远张口吞下,运转玄功,炼化白狐内丹,丝丝缕缕的法力,便自内丹中向着李修远的身体中蔓延而来。

  换做往时,他也不敢生吞妖魔内丹,可是如今他的三昧真火炽烈,可以煅烧杂质,只留精纯的法力,自然可以吞食内丹。

  一年、二年、三年...

  吞食内丹让他的法力快速的增加着,莫名的爽感涌满心头,让他不由的升起一股四处打杀妖魔,取丹修行的念头。

  “果然法力骤增,容易引起道心波动,需要徐徐图之。”

  炼化了足足一千年的法力之后,李修远的法力暴增到了六千多年。

  一身的气机浑厚至极。

  他没有继续炼化剩下的五百年法力,而是选择了慢慢的炼化。

  “走吧!”

  李修远收了意境天地,整个人返璞归真,气息内敛,从外表上看只是个普通的浊世佳公子,丰神如玉,玉树临风。

  没有了狐妖的幻术影响,被迷惑的马车夫从迷茫中醒来。

  “怎么了?刚刚我怎么了,我好像是看到仙女从天上下来了,可是我怎么走到那里去了?”

  赶马车的车夫有些不解,刚刚所见如同一梦,又模糊又真实,难以分辨。

  “刚刚是你内急,就出去小解了一下,让我们在这里等你。

  荒郊野外的哪里有什么仙女,莫不是痴了?”

  李修远轻轻一笑,言语中混合着迷魂之力,这迷魂术是李修远早些年中从赶尸派的申道人那里得到的秘籍。

  控魂术的另外一种用法。

  这迷魂之力,能够让人感觉自己和蔼可亲,也能够迷惑他人的神魂,让他人陷入幻境中,自然也可以误导他人的神魂。

  如今车夫的神魂就被误导,咧嘴一笑,觉得李修远所言极是,荒郊野外的怎么可能会有小仙女,自己也是老糊涂了,任何事情转眼就忘。

  马车重新上路,踩着月光,踏着星辉,很快就回到了义园。

  下车之后,就让车夫走了。

  白素素、青青在李修远到了门前的时候,就已经有所感应,纷纷出现在义园门前,迎着李修远。

  “公子,怎么这就趁夜离开晏城吗?

  三天后就是鹿鸣宴了,说是州牧亲自主持,楚州的权贵都会前往见识楚州的各处人才,正常情况下,每一位举人都会到场,借此结交权贵,为以后当官铺路。”

  白素素已经打听有关鹿鸣宴的事情,此时娓娓道来,诉说其中的利害。

  “今夜就离开,要尽快回去。

  龙隐村中,我还有事情没有做完。”

  “至于结交权贵,那是有心功名利禄的人才要做的,我无心仕途,功名就此止步,以举人身份也算是光宗耀祖。

  从此以后,我会沉心修行,不闻窗外事了。

  当然,要是你们喜欢热闹的话,可以和我解除主仆关系,自由离去。

  跟着我,就要老老实实的,安心修行,不可惹事。”

  李修远叮嘱着,眸光悠悠,看向了龙隐村,龙隐村中还有着因果未完全了结。

  这一次回去之后,他将会前往李氏一族的祖地,彻底的断绝因果,从此以后和李氏一族再无半点牵扯,彼此分割的清清楚楚,明明白白。

  正在熟睡的老张头被喊了起来。

  老张头因为无事可做,伺候好了老黄牛之后,就在自己的小房子里酣然睡下,他感觉自己的年纪大了,应该注意养生,吃好喝好睡好心情好,才能够活到九十九。

  睡得早的老张,正在做美梦的时候,就被喊醒了,心情有些不太美妙。

  在梦里,他看到了许多白花花的大长腿,前凸后翘,美丽迷人,每一次看着这些年轻的美人,老张的心情就会变得非常的美妙。

  爱美之心人皆有之,老张头认为自己只是爱美,完全没有半点亵渎的意思。

  就算是平时无事的时候,他也喜欢一个人蹲在街头,看着年轻美丽的女子从街头走过,那每一个美丽的女子都是一道美丽的风景。

  他蹲在街头看风景,可是并没有人看他。

  这一次,在梦里,他正看到一群美女,正在兴头,就被人暴力喊醒,心情不好的时候就想嘟囔两句。

  抬头一看是青青,当场闭嘴,不敢再多说一句。

  “这是个暴力的丫头,肯定嫁不出去。

  世上怎么会有这样的女人?”

  老张头心中腹诽了两句,站了起来去牵牛车,他曾经因为多嘴,被青青狠狠的收拾过,他一个精壮的老男人的力气竟然没有一个黄毛小丫头大,让他的自尊心都有些承受不住。

  面对着张牙舞爪的青青,他缺少反抗的勇气。

  牵上老黄牛,把牛车拉了过来,李修远、黑狐、白素素、青青都坐了上去,离开义园,回转龙隐村。

  “咦,他怎么走了?”

  一个青衣少女出现在义园不远处的一棵大树下,月光洒在她的身上,精致的脸蛋生辉,眉眼如画,明艳动人。

  “再过一天,就是鹿鸣宴了,他难道无心与仕途?

  若是无心仕途的话,为什么要来参加乡试,夺得解元?”

  青衣少女有些不解,身体四周涌起一层水雾,身影渐渐消散,从后面跟了上去。

  “不久前,李修远斩杀了那只藏在解语楼的狐狸精,他的法力应该很高,我不能跟的太近,免得被他发现了。”

  牛车悠悠。

  回转龙隐村。

  在鹿鸣宴开始的时候,天色黄昏,群星耀霄汉。

  李修远已经回到了龙隐村,站到了李氏一族的祖地所在,一个个坟头都是新立,墓碑高耸,四周种着白桦树,落叶纷飞。

  夜色中,他看到墓地里涌起团团的白雾,白雾汇聚,蔓延远去,犹如一条贯穿天际的长河,长河中有着一艘大船破雾而来。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