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飞极速书阁 > 武周仙缘 > 第188章 纯阳灵木
 
  李修远发现,无论自己说什么,白秋练都会一味说好。

  弄得他也没有心情继续多说什么,带着白秋练,找了被褥,选择了其中一个距离李修远最近的房间。

  这个房间,原本是白素素的房间,白素素住在这里,是为了就近照顾李修远。

  现在白秋练来了,直接没有经过白素素的同意,打算把白素素的房间给换了,李修远眉头微微一皱,有些不太高兴。

  “这个房间是白素素的房间,她已经住在这里不少日子,你就算是想要这间房,还需要等她回来,商量一下,怎么可以这么霸道?”

  “为什么不可以?她只是个婢女,住什么地方,应该有我说了算,怎么可以任她自作主张?

  这样的话,家里还有什么法度?

  无规矩不成方圆,我既然成了这里的女主人,就要给她们立规矩。”

  白秋练故意端着架子,想象着作为一个女主人应该应有的威严。

  “你说的也是有道理的,只是我这个人向来习惯了众生平等。

  其实,在我眼里,大家生来自由身,没有谁有资格高高在上,白素素、青青她们因为一些事情,愿意作我的侍女,可是我也从来没有把她们当做真正的侍女。

  无论是白素素、青青,还是那只混不吝的黑狐,我一直是把她们当做朋友,来去自由。

  若是她们愿意离去,我会给她们自由,绝不会有半点为难。

  我也希望你能够不要高高在上,对她们呼来喝去。”

  白秋练双眼懵懂,她感觉自己有些跟不上李修远的思路,众生平等?

  怎么可能呢?

  至少在她的认知中,水族中的精怪,一直都是等级森严的,谁敢说自己和龙王平起平坐?

  就算不提水族,就算是人族中,哪一个百姓敢说自己和皇帝平起平坐,这样的思想,太过恐怖。

  自己的相公到底经历了什么,怎么会有着这样的想法?

  平等?

  财富、势力、法力、道行等等有着天差地别的时候,拿什么来平等?

  世间本无平等,向来弱肉强食,强者恒强,弱者恒若,怕是自开天辟地以来,都没有出息过所谓平等。

  但是,自己的相公提起了平等,至少在这个院子里,在这个家里,应该是平等的。

  “相公说的对,都是爹生父母养的,谁和谁都一样,这样吧,一会等她回来,我和她商量一下,看一看我能不能住在这个房间。

  这个样子,你总该会放心吧。”

  李修远摇了摇头,不再多说,回转自己的房间,躺倒在床上,体内气息流转,意境天地浮现出来,瞬息笼罩千米方圆。

  条条元气凝聚的阵纹散发出去,以自身元海为阵基,催动聚元阵,使得四周的灵气朝着方圆千米中汇聚而来。

  白秋练本想和李修远多呆会,可是看到李修远对自己并不是多热烈,也没有过多打扰,免得惹他生厌。

  自己一个人,在庭院中走来走去。

  “灵气又浓郁了许多,相公到底是修行的什么法?怎么做到汇聚四周灵气的?

  难道说他是阵宗的弟子,以自身为阵基,布置了聚元阵,吸引四周灵气?”

  白秋练出身凌波湖,自身的修为不算是很高,却是见识不少,对于武周皇朝中的七大仙宗都有些了解。

  其中阵宗以种种阵法闻名天下,更是炼阵归于己身,往任何地方一站,就是一座阵,只要体内元气没有消耗干净之前,阵法就不会停止。

  当然对于把聚元阵炼在身上,一边消耗自身的元气,一边吸引四周的灵气来修行的事情,炼阵宗的弟子表示这些都是基本操作。

  庭院布置的很简单,顺其自然,很多木质的东西,都重新焕发生机,吐新叶,开红花,灵气莹莹。

  “八成是炼阵宗的弟子,不会有错了,这里还单独布置了一个阵法,是用来隔绝气息外泄的,难道是有什么宝贝?”

  白秋练到了近前,发现了掩息阵,阵法很简单,是以幽冥泉为阵基,演化阵纹,化作的掩息阵。

  但是因为没有其他的材料来固化阵纹的缘故,这里的阵纹很快就会消散,时而有着些许的气息外泄。

  每一次外泄的时候,身在幽冥泉中的宋钟,就会白外泄的气息吸收,壮大自己的神魂、尸傀宝体。

  由于幽冥泉的滋养,他的残魂,已经开始自我修复,许多往日记忆,都可以情形的想了起来。

  “谁?”

  感受到掩息阵外有着不一样的气息接近,守护幽冥泉的宋钟,很快就有了感觉。

  一口红棺从幽冥泉中飞起,落在掩息阵外。

  棺盖震动,露出一道缝隙,缝隙内黑气滚滚,涌了出来,伴随着宋钟冰冷的声音。

  “僵尸?”

  看着飞出来的红棺,白秋练浑身炸毛,身子骤然飘起,朝着后面飞出很远,到了大门前,才停了下来,神色严肃的盯着红棺。

  透过滚滚的黑气,看向红棺中的僵尸。

  “这里是我家,你是从什么地方来的鬼东西,赶紧离开这里,不然的话,小心姑奶的我对你不客气。”

  面对着红棺僵鬼,白秋练神情高度紧张,她也不知道李修远是不是发现了这个僵鬼。

  “你家?”

  红棺中的宋钟黑气一敛,飘了出来,浑身散发阴冷的气息。

  “这里是师父的家,怎么成了你家?”

  师父?

  白秋练心中猜测,“师父?谁是你师父?

  我是李修远未过门的妻子,这里的女主人,李修远的家自然也是我的家。”

  宋钟一听,当即就愣了,他一直在红棺中修行,纵使五感灵敏,也不敢在这里乱用,往往都是收敛五感,在幽冥泉中静修,不知外界事。

  若非是刚刚白秋练已经闯到了掩息阵,惊动了它,而它也不认识白秋练的话,它是绝对不会出声的。

  现在看来,房间中的师父没有任何动静。

  事情可以确定是真的。

  到了这个时候。

  宋钟自然不敢再有任何冷酷狂拽的样子,拜金山倒玉柱般,扑腾一下,双腿着地,跪在那里。

  “弟子宋钟,叩见师娘。

  禀告师娘,我的师父就是李老爷。”

  宋钟恢复了许多记忆,知道李修远中了举人,还是解元。

  举人,自然是有资格被称为老爷的。

  身份很尊贵。

  师娘!

  白秋练听了,芳心窃喜,一片坦然,只是脸颊有些发烫,滚红。

  挥了挥手。

  “既然你是相公的弟子,就起来吧,以后好好的孝敬你师父,不可随便惹你师父生气。

  你修行的地方,阴气森然,道韵灵动,像是灵水,我要进去看看,可不可以?”

  白秋练对水非常的敏感,她体内的宝物是一个瓶子,就喜欢吸收各种各样的灵水,以灵水之底蕴,演化种种大道。

  “当然可以。

  那是师父从外面找到的一条幽冥泉水的泉眼水脉,弟子因为是尸傀之身,所以一直就在幽冥泉修行。

  师娘要是喜欢,我这就离开这里,换个地方修行。”

  宋钟出来的时候,没有掩饰自己的气息,李修远早已经感应到,可是并没有在乎,依旧沉浸在修行中。

  “你那地方,适合幽灵、鬼物、僵尸等等修行,并不适合我,你师父让你呆在那里修行,对你是有好处的。

  当然幽冥灵泉中的阴灵气,对任何修行者修养神魂都是非常的有好处的。

  我现在练气八层,很快就要就会修成玉身,壮大神魂,倒是可以每日里吸收一些阴灵气,你到时候,把掩息阵放开一些。”

  幽冥灵泉这是一种非常珍贵的泉眼,很多的修行大派中才有资格拥有着这样一口泉眼,泉眼直通幽冥,吸收幽冥中的散乱魂力,化作阴灵气,对魂魄修行有着极高的助益。

  几乎是每一个大派弟子在从炼气期晋升到万象境界的时候,都会在幽冥泉眼附近苦修几十年,甚至是上百年来壮大自己的神魂。

  “弟子不敢,这是师傅的,也是师娘的,怎么用,师娘说了算。”

  宋钟久经江湖,早已经看出来,白秋练性格单纯,喜欢听奉承的话,搁在往日,他是绝对说不出来这样的话的。

  可是死过一次,如今又跟着李修远修行,潜移默化中,性格也有些改变。

  “嗯呐嗯呐,你好好好的修行吧。

  这幽冥泉虽然好,可是属性极阴,俗话说的话,孤阳不生,孤阴不长,对活人不利。

  我记得在骊山上,有着一口温泉,灵光熠熠,要是能够把那口灵泉挪移到这里,阴阳相济,就可以把这个地方打造成一个难得洞天福地。”

  “是,弟子告辞。”

  化作一道黑光,进入红棺中,棺材盖一扣,倒飞进入幽冥泉中,掩息阵中有着一丝缝隙出现,缕缕的阴灵气弥漫在院子里。

  白秋练很是满意宋钟的操作,不在于多少阴灵气,而是在于宋钟对自己的态度很好,完全是把自己当成了女主人来对待,不敢有任何怠慢。

  她喜欢这样的感觉。

  看着庭院,她想象着,该如何把院子重新布置,布置成一个温馨的家。

  “你是谁?

  怎么在这里?”

  外面白素素、青青、黑狐一同回来,看见在院子里背着双手,四处溜达的白秋练后,青青上前,大声的问着。

  她们已经在五龙山中多日,今日终于找到一棵千年老桃树,桃树粗壮,枝干如虬龙,曾经历过雷劫,灵智消散,只留一抹新芽重新长成老树。

  如今桃树有着一人多高,开着粉红的桃花,枝繁叶茂,灵光隐隐。

  被白素素施法,连根带土都带了回来,准备种在院子的中间。

  就算是白素素、黑狐也都疑惑的看向了白秋练,白秋练浑身灵气隐隐,活泼动人。

  “哦,你们就是小青、白素素、黑狐是吧?”

  看到白素素、青青、黑狐的时候,白秋练把手从背后放了下来,表现的非常端庄。

  “我呢,不是旁人,是你们少爷的夫人,以后这李家内院的事情,就归我管了,你们回来就好。

  我打算住在你们少爷旁边的房子里,方便就近照顾他的生活起居,你们没有意见吧?”

  少爷的夫人?

  这不就是未来的女主人?

  青青有些疑惑的打量着白秋练,眸子里尽是不信,她从来没有听李修远提起过有什么未婚妻?

  不会是假冒的吧?

  “见过夫人。”

  白素素忙抓住青青,对着白秋练行礼,她心中明白,李修远修为高深,白秋练的一言一行,都在李修远的心神映照之下。

  此时都没有开口说话,便意味着白秋练说的都是实话,确实是李修远的未婚妻,未来的女主人。

  作为侍女自然需要对未来的女主人行礼。

  黑狐也是非常的拘谨,它是以抱大腿为荣,如今大腿夫人来了,未知性情如何?

  “小狐黑玉,叩见夫人!”

  黑狐的身份并不确定,不是李修远的弟子,也不是李修远的奴仆。

  李修远救过它的命,它也为李修远失去过内丹,彼此之间,都有恩情,后来李修远为了帮它修复妖丹,踏遍千山万水,寻求无漏金丹。

  情意深重。

  可是黑狐自己却是把自己定位为灵宠,时常被李修远抱着,那种感觉,还是很舒服的。

  见了未来女主人,自然不敢无礼。

  “都起来吧。

  咱们都是一家人,以后要一起生活,用不着这么客气,平时该怎么样就怎么样,不用多礼。”

  白秋练温婉大方,轻轻一抬手,让白素素、青青、黑狐不用多礼。

  李修远说过,要众生平等,不可严苛。

  白秋练觉得自己也不是那种严苛的人,还要顺着李修远,自然显得更为温婉。

  “谢谢夫人。”

  白素素、青青、黑狐都站了起来。

  “这颗桃树是怎么回事?

  看情形是千年雷击木散了灵识,重焕生机,这样的纯阳神桃树可是不常见。”

  看着阳气浩荡,雷光隐隐的桃枝,白秋练都感觉讶异,这样的灵木难见,对很多修行者而言,都是难得的宝贝。

  “夫人,这是公子交代我们在五龙山中寻找到的纯阳灵木神桃树,准备种在院子里,当做一景。”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