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飞极速书阁 > 武周仙缘 > 第190章 三山符策
 
  说什么众生平等,终究是夫人在上,白素素身为侍女怎敢与之相争?

  在白秋练流露出来要住在靠近李修远的房间的意思之后,白素便主动的让出了房间,并且主动的帮着白秋练收拾房间。

  白秋练有着储物袋,内含无穷好物,从中取出之后,把整个房间布置的富丽堂皇,且古意盎然,文气激荡,富贵中透着典雅,颇有底蕴。

  收拾完以后,就安排白素素去做饭,她自己转身朝着李修远的房间走去。

  咚咚咚!

  敲门声响起。

  白秋练故作温柔的声音也响起。

  “相公,我是白秋练,你今天想吃些什么?我来做!”

  在白秋练刚刚接近门前的时候,李修远已经感应到,收了秘法,从床上坐了起来,走到门前。

  打开了屋门。

  一身青衣,木簪随意插着,肌肤生光,玉面流辉。

  看着白秋练,有些惊奇和怀疑的问道:

  “你会做饭?

  看你像是个五指不沾阳春水的千金大小姐,怎么会做饭?”

  白秋练听了,立即不服,“我当然会,不信的话,今天我就给你露一手,我在凌波湖的时候,经常做给我母亲吃,只是母亲不舍得让我做,一年下来,也做不了一次二次。

  今天你就有口福了,看看我的手艺,就知道我做的饭有多好吃,母亲吃了以后,都是赞不绝口的,轻易不让我露一手。”

  李修远听了,心中有些怀疑,他强大的灵觉,让他觉得会有不详的事情发生。

  “行,我今天就好好的尝尝你的手艺,也不用做什么美味佳肴,就做些家常菜,越是家常菜越是能见手艺.

  你要是手艺真的好,以后我就真的有口福了.

  我这个人,没有什么多少爱好,就是喜欢吃些好东西.”

  “你放心吧,今天就看我的,包你满意.”

  白秋练转身就走,白素素正在厨房里面准备今天的饭菜,见白秋练进来,就要行礼.

  “素素,相公说过,咱们都是相亲相爱一家人,彼此之间,不用这么多礼,心里有就行了.

  这些形式上的东西,大可不必.

  今天我要好好的给相公露一手,你给我打下手,让相公好好的见识一下我的手艺.”

  “夫人亲自动手,公子一定会非常的喜欢.

  不知道夫人今天准备做什么饭菜,需要我做什么尽管吩咐.”

  白素素应着,非常的温柔.

  “也不需要做什么美味佳肴,一些家常菜而已,相公平时的时候,都是喜欢什么家常菜,你给我说说,我来做.”

  “也没有什么珍贵的菜肴,都是家常菜,菜都是从山下附近的集市上买的.”

  “什么?

  你们都是修行者,吃这些平常的饭菜怎么可以?

  就算是一些宗门的外门普通的弟子,都是吃的蕴含着灵气的灵米、灵植。

  这些东西蕴含灵气,杂质少,吃了以后,能够增加修为。

  普通的饭菜,几乎没有什么灵气,杂质还多,吃了之后,还需要把这些杂质排出体外。

  耗费修为,浪费时间。

  这可不行。

  难道相公没有灵田,也没有灵植、灵米?”

  白素素默然不语。

  这是穷人和富人的区别,白秋练一提就是仙门,就是大派,就是灵米、灵植。

  这些东西,就算是她也只是听闻,从来没有见过。

  更不用说是吃过了。

  灵田、灵植、灵药、灵米都是被大派把持,散修很难有机会吃到。

  摇了摇头,这话没有办法继续说下去,总不能说自家公子是个穷人,别说什么灵田、灵米、灵植、灵药了。

  就算是普通的修行资源都没有,完完全全是靠着苦修来增加修为的。

  也是李修远天资惊人,修行的功法罕见,不然的话,也难以有如今的修为。

  只是说到这里的时候,白素素也是纳罕,她从来没有见李修远提起过自己的门派或者师父。

  “相公,也太可怜了吧。

  难道这么多年,他都是这么吃菜咽糠过来的。

  有我在,以后定然不能让相公再过这样的生活。”

  在院子里的石桌前坐着的李修远,并没有刻意的去听两人之间的谈话,可是他五感强大。

  白秋练的声音传入耳朵里,让他感觉羞愧难当。

  忙封闭了自己的听力,让自己无法继续听到更远处的声音。

  “这样吧,今天就先对付着,等过几天,我回娘家一趟,从家里带些龙牙米、灵植、灵药,然后找一片田地开垦出来,布置秘阵,养成灵田。

  以后咱们要吃东西,都要吃这些富含灵气的东西。

  绝不可以继续吃垃圾事,有害健康。”

  白秋练强忍着不适,用从镇上购买的各种菜与肉,做二荤二素四个小菜,又做了一锅咸汤,这才端了过去。

  至于青青、黑狐此时都在自己的房间中,闻到了香味,纷纷的跑了出来。

  她们跟着李修远的日子里,也都是喜欢上了美食。

  闲来无事的时候,也喜欢研究各种美食,荤素不忌。

  只要是能够吃的,都会拿来,按照李修远提供的一些菜谱来做。

  李修远的菜谱有些是书上看的,也有些是前世的时候,信息大爆炸的时候被硬生生的塞进脑子里的。

  如今记忆力好到爆炸,这些曾经随意浏览过的东西,都如同刻印在灵魂深处,清楚的不像话。

  “相公,尝尝我的手艺。

  看看喜不喜欢?”

  白秋练满眼期待的看着李修远,李修远看了看,菜的样子看起来很漂亮,闻起来,也很香。

  至于味道如何,还需要亲口去尝尝。

  “好,我就看看你的手艺。

  看起来很不错的样子。”

  李修远拿着筷子,夹了一口青菜,放在嘴里,刚要仔细咀嚼,一阵反胃,差一点一口吐了出来。

  没熟!

  而且放的盐特多。

  要咸死人。

  若非自己是修行者,换了普通人,估计直接被菜给咸死。

  强忍着,面不改色心不跳的把一口青菜嚼碎咽了下去。

  抱着独乐乐不如众乐乐的念头,李修远举起筷子,超乎寻常的热情的招呼众人道,“来来来,大家都来尝尝,我觉得白姑娘的手艺还是很不错的。

  大家都吃一点,此味只有天上有,人间难得几回闻啊,不要浪费了。”

  白秋练听了,非常的高兴。

  她静静的坐在那里不动,美眸流转,看着白素素、青青、黑狐纷纷举起来筷子。

  一人一大筷子,夹了菜,就朝着肚子里面送了进去。

  “噢…公子,你好坏!”

  “这是妖能吃的吗,我虽然有千年道行,吃了这些东西,也受不了。”

  青青张嘴把吃下的东西,全部都喷了出来,端起碗,喝了一口汤,准备冲冲嘴里的味道。

  刚刚喝进嘴里,又喷了出来。

  “这么咸,家里的盐很精贵的,你这是放了多少盐。”

  如今的大周,盐铁等等,都归朝廷所管辖,价格不算是很贵,但也不便宜,很多普通的百姓家里,一年到头也吃不到多少盐。

  而且他们吃的盐,有的是盐布,有的直接是粗盐,吃了对身体有害。

  唯独李修远这里吃的是经过了冲冲过滤后的精盐,李修远对于制盐这样的小窍门知知甚多,这是得益于他前世写小说的时候也喜欢看小说。

  几乎是每一部历史类型的小说主角都会选择在他们穿越的时代里通过制作精盐来获取暴利。

  看的多了,自然而然的也就知道了这些制盐的流程。

  知道了如何制作精盐,李修远就暗中寻到了一处盐矿,把制盐的技术传给了白素素。

  每当精盐用完,白素素就会炼制不少的精盐带回来。

  精盐如雪,白的晃眼。

  白秋练在凌波湖的时候,也曾经见过不少,并没有感觉那么的惊奇。

  “确实有点咸了,盐应该是放多了。”

  白素素强忍着,把菜咽进了肚子。

  黑狐却是没有那么讲究,和青青一样,直接吐了出来。

  但没有敢多说。

  “你们什么意思?我做的有那么难吃吗?

  我母亲可是夸我做的很好吃,还不让我轻易给外人做呢?

  也就是相公开口了,不然的话,你们都没有机会吃上我做的饭。”

  李修远强忍着笑,他心中明白白秋练的母亲为什么不让白秋练动手做饭,要是经常吃白秋练做的饭,估计就算是修行有成的人,也承受不住这样一次又一次的摧残。

  “白姑娘,你以前做饭的时候,自己有没有吃过?”

  白秋练摇了摇头,“我母亲说我做的特别好吃,不让我吃,她自己吃的干干净净,一点都不给我留。”

  听到这里,李修远忍不住说了一句,作为母亲真的是太伟大了。

  难以想象,到底是凭着怎样的毅力,才能够把白秋练做的饭菜全部咽下去的。

  可是这样的溺爱,也让白秋练认不清自己,她是一直觉得自己做的饭菜是人间美味。

  “难道你也觉得我做的不好吃,你刚刚明明是说很好吃的,我来尝尝,我就不信自己的手艺能差了。

  我可是吃过很多好东西,都是按照它们的样子做的。”

  李修远不忍坑这个姑娘,伸手一拦,“要不还是算了吧。”

  “不行,我要为自己做的饭菜正名,吃吐了,这怎么可以有?绝对不行。”

  白秋练较起真,李修远也不好拦着。

  拿起筷子,夹了很多。

  “少夹点!”

  李修远做着最后的努力。

  “肯定很好吃。”

  白秋练给自己鼓劲,张开红润饱满的嘴巴,吞了进去。

  噗!

  刚放进嘴里,就直接被喷了出来。

  “这是做的吗?

  怎么这么难吃!

  你们是怎么闷着良心说好吃的,良心不会痛吗?”

  李修远什么话都没有说,直接用手招来一杯温水,让白秋练冲了冲嘴,去了去味道,这才好了些。

  “算了,以后这饭菜,还是让素素做吧。

  素素在人间呆的时日多,了解很多饭菜的做法。”

  李修远站了起来,回转自己的房间继续修行。

  自从乡试结束之后,李修远一直都在五龙山中的小院子里修行,从来没有外出。

  他现在一直都是练气,增加道行,认真钻研基础阵法和外丹术,凭着一心千用的强大魂力。

  这些东西,他早已经知道该如何使用,现在他想要了解的是其本质,其原理,其规则,真正的弄懂、弄通,而不是知其然不知其所以然。

  进行更深层次的领悟,唯有如此,才能够真正的掌握阵法和外丹术。

  “无论是阵法,还是外丹术,都需要很多珍贵的材料或者药材。

  而我最缺的就是各种材料或者药材。

  不过,我看到诸世界中记载,七大仙门中有着符箓一派,可以利用符纸绘制出来种种神秘符号,制成符宝。

  符宝可以当做布阵的宝物,也可以当做入药的药材,最是神奇。

  可惜的是,我并没有和符术相关的修行法。

  以前也看过不少的道经,不知道能不能从道经中寻到有关制符的办法。”

  仔细翻阅着往日有关这方面的记忆。

  符箓 派又 称符 水道 教, 是对 道教 中以 符咒 等方 术治 病驱 鬼为 主的 各道 派的 通称 。

  早 期的 五斗 米道 、太 平道 ,以 後的 灵宝 派、 上清 派, 直至 正一 道都 属於 符箓 派。

  该 派自 汉魏 以来 一直 是道 教主 流, 宋元 时顺 应新 潮流 对旧 的教 理教 义进 行了 革新 ,并 产生 出神 霄、 清微 、净 明等 新的 符箓 道派 ,使 符箓 方术 有了 新的 发展 。

  元以 降, 符箓 派统 一於 正一 道。 该派 由古 代的 巫鬼 道发 展而 来, 用符 箓祈 禳, 以消 灾却 祸、 治病 除瘟 、济 生度 死等 为职 事。

  其中最为有名的就是三山符策,分别是:

  江西龙虎山首创“正一宗坛”,世传天师符箓;继起者有杨羲。

  许谧建“上清宗坛”于江苏茅山。

  葛玄创“元始宗坛”于江西临江军的阖皂山。

  是为道教符箓的三大派系。

  每一个道派都有自己传世的符篆秘法。

  《早晚功课》、《北斗经》、《火车真经》、《玉枢宝经》等。

  “吾家法箓,上可以动天地,下可以撼山川,明可以役龙虎,幽可以摄鬼神,功可以起朽骸,修可以脱生死,大可以镇家邦,小可以却灾祸。”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