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飞极速书阁 > 武周仙缘 > 第189章 储物袋
 
  千年雷击木本就罕见。

  桃木千年生出灵识,本能吞吐天地元气,不断壮大,和众生无异。

  但是因为本体是树的缘故,往往很难离开扎根之地,想要离开,就需要历经雷劫,化为人形。

  化形劫就是雷劫,大多妖怪都在化形劫中陨落。

  能够真正的化为人形的,都是大妖怪,修行至高法,气运深厚,福德绵长,不可轻惹。

  大部分的妖怪,都不会选择经历完整的化形劫;或者是直接不历经化形劫,以秘法幻化人形,行走人家,可以瞒过修为低的人。

  这一株桃木,就是在历经化形劫的时候,被天雷劈中,击散了灵识,化为凡木。

  木体也化为灰烬,只留些许的根茎未有全灭。

  自身修为故荡,尽数灌注在根茎上,顺天应道,自然重生新芽。

  根茎蕴含着桃妖的修为,也有着纯阳雷霆精气,乃是不可多得的炼器材料。

  后天生长,如今又成一枝繁叶茂的神桃树,桃树通体雷光隐隐,时时有着雷鸣声传来,怨气缠身或者是血煞缠身的精怪都不敢靠近这样的纯阳灵木神桃树。

  这样的纯阳灵木神桃树特别的罕见。

  尤其是白秋练以前生活在水中,还从来没有见过这样的灵木。

  可是她读万卷书,从书中见过有关纯阳灵木神桃树的记载,所以才在见到的时候,一眼就认了出来。

  极为博学。

  “既然是相公要找的,就种在院子里,夏日的时候,桃枝舒展,桃花盛放,我和相公可以在桃树下对弈,读书,谈心。”

  想一想,就有些小激动。

  指挥着白素素、青青、黑狐,小心翼翼的把纯阳灵木神桃树挪进院子里面,按照李修远指定的位置种下。

  纯阳灵木神桃树刚刚入土,根须就深深的扎了进去,其中一根非常粗壮的主根,更是破开层层土壤,从地下蔓延到了掩息阵的幽冥泉附近,肆意的吸收着幽冥泉中散发的纯阴灵气。

  “这纯阳灵木神桃树已经诞生了一丝意识,开始本能的靠近可以壮大它意识的东西。

  相公这里有着可以壮大神魂的幽冥灵泉,它在这个时候,扎根小院,也算是它极大的福缘了。”

  白秋练眸子里法光流转,感受到了纯阳灵木神桃树的根须蔓延至幽冥泉中。

  现在的纯阳灵木神桃树刚刚诞生最初的灵识,或者说是木识,这是通灵生慧前的一丝灵光,属于本能。

  通过学习,不断壮大,可以最终诞生出来灵智,神魂,成为一个通灵生慧的生灵。

  白素素、青青、黑狐也都是有些讶异,他们发现种棵纯阳灵木的时候,都没有发现它已经诞生了灵识。

  神物自晦是为了更好的保护自己,如今见了好处,却是顾不得自晦,进化的本能让它蔓延根须,扎入幽冥泉中。

  “好了,这纯阳灵木神桃树在院子里生长个十年二十年的,机缘巧合之下,或许就会真正的诞生出来的灵慧。”

  对于各种木本、草本植物而言,诞生灵慧,是它们最难的关卡之一。

  没有灵慧,都是虚妄,纵使高可抵苍穹,宽可覆盖神州,也只是一株大树,随风摇曳,没有灵性,难以修行。

  想要真正的诞生灵慧,极为困难,殊为不易。

  “想不到她们真的寻来了纯阳灵根,这桃树不错啊。”

  正在修行的李修远,意境天地覆盖方圆千米,千米内的任何事情,只要他念之所至,就能映照心田,无所不知。

  “可惜,我也没有什么资源,不然的话,倒是可以助你一臂之力。

  现在就算是我也只能靠自己来吸取天地间的灵气缓慢增加法力,就没有办法帮你提升了。”

  李修远的元海中,散发异彩,丝丝缕缕的纯阴灵气都被吸收炼化,融入神魂中,使得他的神魂不断的壮大。

  只是法力增加的很慢,彻底的炼化了三尾灵狐留下的妖丹中的法力之后,法力的增加的速度就慢了下来。

  如同老牛拉车,慢慢吞吞。

  “哎,等我好好的把炼阵宗的基础阵法、丹宗的外丹术,彻底的融会贯通之后,就要想办法,搞一些修行资源。

  没有修行资源的情况下,想要进步,实在太难。

  财侣法地,是修行四要素。

  修行之道,财字当头,每一个修行者都是耗财大户。

  没有足够的钱财,想要修行有成,难如登天啊。

  我记得乱雷谷中,还有着一株大药,不知道还需要多少年才能够长成?”

  李修远心中动了杂念,他修行以来,从武者境界,练气境界,以及如今的万象境界,也算是顺风顺水。

  可是境界到了,法力不足,就算是他也不敢冲击新的境界,只能靠着水磨功夫,慢慢的增加法力,提纯法力。

  默念心经,捏定不动禅印,意境天地在紫府中演化,其内浮现一尊通体流火的如来法相,光芒灿烂,禅音滚滚,浩浩荡荡,抚平所有杂念。

  一时间,李修远陷入空灵状态,深度修行,四周的天地元气源源不断的流转至此,纳入方圆千米的意境天地中。

  意境天地吞吐呼吸,不断的炼化四周的灵气,使得灵气液化,归入元海中。

  元海介入虚实之间,无形无相,白素素、青青、黑狐都无法察觉,唯有白秋练体内的法宝波动,让她若有所感。

  “素素,相公说这间房子是你住着的,我也看了,周围的房子里,就这一间距离相公最近,适合我就近照顾相公。

  你看看,你能不能搬到旁边的房间去住?”

  白秋练打定主意,要把漂亮的女妖和相公隔离开来,自己的相公那么帅气,太容易让女妖精一见钟情,再见误终身了。

  还是趁早隔开,以防止意外。

  当然,也是为了显示自己的威严,身为主母,虽然还没有真正的嫁过来,李家的下人也应对自己言听计从,不可违背。

  唯有如此,才方便她以后掌管李家内院的事情。

  “姐姐已经在这里住了好久,一直是姐姐在照顾公子,凭什么你一来,就让姐姐把这最好的房间让给你。

  你这么厉害不会另盖一间吗?”

  青青伶牙俐齿,得理不饶人,对白秋练没有任何敬畏,性子野惯了,见白秋练要抢占自己姐姐的房子,当即不依,开口猛怼。

  “青青,快给夫人道歉!

  你胡言八道什么,咱们是公子的侍女,你难道忘了自己的身份?

  这里的一切都是公子和夫人的,夫人能够和我商量,我已受宠若惊,惊慌失措了,怎么还敢说这样的话?”

  青青转身就走,“她算什么夫人,还没有嫁过来,就在李家指手画脚,一点都不懂规矩,说不准是什么野丫头,咱们凭什么听她的。

  再说了,公子也没有说定会娶她的,要娶也是娶姐姐这样的,温柔贤惠,多才多艺,还好读书,通医术,比这野丫头强多了。”

  白秋练气的脸色通红,可是青青转身跑了,她要维持主母的威仪,不好放开去追。

  “这个小丫头,无法无天,太缺少管教了,这样下去,早晚会给相公招惹到麻烦的,必须好好的管教。

  从今天起,我觉得我们应该在修行的同时,多多读书,从书中明悟做人做妖的道理。

  不然的话,一天到晚由着性子来,成何体统?

  现在相公是举人老爷,一文惊圣,在士林中都有着不小的名头,将来肯定会有很多读书人前来拜访。

  要是让人看了这家教,岂不是说我这当主母的管教的不好,影响李家的名声?”

  一甩袖子,白秋练气呼呼的离开,坐在了桃树下的石凳上,一颗心,砰砰砰的乱跳。

  其实有一点,青青说的也是一点没有错。

  自己和李修远虽然有着婚约,可是毕竟还没有正式婚嫁,直接插手李家的事情,确实有些名不正言不顺。

  “必须得想个办法,赶紧让李修远把我娶了,等我给他生个一男半女,看看谁还敢说三道四?”

  想起生孩子的事情,白秋练感觉脸上更是火辣辣的,不敢继续往下想,感觉好丢人,好羞涩。

  “再怎么说,我白秋练也是个饱读诗书的,怎么会想着这些不知廉耻的事情。”

  白素素没有继续跟上来,而是回到了她的房间中,把自己的东西,整理了一下,把被褥什么的,都换上了新的。

  这才到了院子中,来找白秋练。

  “夫人,青青她还年轻,以前在山里的时候,都是修行,和山里的精怪们都野惯了,说起话来,直来直去,不知道轻重。

  其实她是个好妖精,请夫人不要责怪她。

  等一会,我会把她抓来,让夫人出气。

  另外,夫人的房子已经收拾出来,你看看有没有什么地方不合适的,我再整理一下。”

  青青惹怒了白秋练,白素素忙过来,伏低做小,以后都要生活在一起,她们是侍女,白秋练是夫人。

  虽然公子不计较身份地位,可是她们之间的身份地位毕竟不一样。

  白素素在人间生活多年,对于人间的很多规矩都熟悉,也已经接受。

  生而为妖,化而为人,就要去学着如何做人。

  如何去学?

  就是要学着说人话,办人事,遵守人的规矩,时间久了,自然而然的就会妖气消散,人气傍身。

  就算是有道之士,也难以看出她们的真身。

  现在的情况就是白素素的人气重,青青的妖气重,说话做事的方式在很多地方上都不太一样。

  白秋练生活的凌波湖龙宫,日日夜夜,都是各种精怪,和人族交往,沾染了人气,言行举止,和人族一般无二,不施展术法,根本看不出来她们是精怪。

  唯有施展术法的时候,妖气外泄,有道之士,才能够感应的出来她们不是人。

  当然若是有修为道行比她们强大很多的修行者,自然也可以凭着秘法或者秘宝,感应到她们不是人身。

  “走,去看看!”

  白秋练学着大度,可是心中的气还没有消,跟着白素素到了房间中,看了看,房间布置的很不错。

  也算是满意。

  只是她手掌一摊开,一颗婴儿拳头大小的夜明珠浮空,散发着蒙蒙的光华,把房间照耀的一片明亮。

  白素素眼睛中神辉闪过,默默的看了一眼白秋练腰上挂着的那个绣着松鹤花纹的绣袋,心中微微震惊。

  “储物袋?

  这样的宝物,只有名门大派或者是底蕴深厚的势力的手中才会有这样的宝物。

  想要炼制储物袋,除了需要珍贵的材料外还要有精通空间之道的修行者才能炼制出来,非常的珍贵。

  女主到底是什么来历,怎么会随身携带着储物袋?”

  陆陆续续的,又从储物袋中,取出许多的东西,也不知道她的储物袋是多少平方的空间,好像里面的东西,取之不尽用之不竭。

  片刻工夫,把一间房子,装扮的如同王宫,富丽堂皇。

  “好了,这才像是个住的地方,吃喝住行什么的,可不能亏待自己。”

  白秋练收拾了一下。

  “素素,你也不用去教训青青了,她说的也不错,毕竟我还没有正式过门,现在就管教她的话,名不正言不顺,她也会服我。

  不过,让大家读书的事情,我会和相公商量。

  毕竟,作为妖精,多读点书,增加些知识,也是有好处的。

  读书破万卷,腹有诗书气自华。

  相公是读书人,他也一定会喜欢饱读诗书的人的。”

  白素素忙道,“夫人宽宏大量,宰相肚里能撑船,是我们的福气,不过青青还是要教训的,免得她无法无天惯了。

  真等到给公子、夫人惹来麻烦再教训的话,就迟了。”

  “夫人,你看看还有没有什么吩咐的?

  要不要我去做饭?

  公子虽然也开始修行,但是只要不是沉浸进去,往往都会一日三餐不断的,和普通的凡人生活没有什么两样。”

  白秋练一喜,“那好,你去做饭,我去找相公,等做好了,喊他一起过来吃饭。”

  “是,夫人。”

  白素素离开,白秋练起身朝着李修远的房间走去,到了门前,轻轻敲响了门。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