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飞极速书阁 > 武周仙缘 > 第197章 制符师
 
  杀了步青云之后,李修远并没有畏罪潜逃。

  而是带着白素素等妖,默默的朝着五龙山走去。

  一路上很平静,并没有遇到任何的阻截。

  但是李修远心中一直暗暗警惕着,自身的意境天地早已经蔓延出去,方圆数千米都被笼罩,任何的风吹草动,都能够映照心田。

  五龙山。

  踏入庭院中,坐在了桃树下,桃树上已经盛开了朵朵粉红的花朵,落英缤纷,满园馥郁。

  “你们都去修行吧,这事儿,不算什么,我会处理好的。

  我们都是修行者,可以苟,可以避,但是被人欺辱到面前,避无可避的时候,就要悍然出手。

  不要考虑的太多,考虑的多了,前怕狼后怕虎,什么事情就都不敢做了。”

  李修远坐在那里,神态平静,慢慢的说着,声音中带着一股令人心安的感觉。

  “嗯。

  不过,公子咱们还是应该小心点,步青云毕竟是符箓派的弟子,就算是咱们占理,就算符箓派是名门正派,难免门中会有其他的弟子前来借故挑衅。”

  白素素依旧忧心忡忡,满怀恐惧。

  七大仙宗威震四方,实力强大,没有任何一个妖怪,敢于对抗宗门。

  “没事的,任由他们来,若是好言好语,讲道理的话,我们自然不惧。

  若是不讲道理,恃强凌弱,那就来一个教训一个。

  若是真打不过,咱们就离开这里,浪迹天涯,等到有一天,咱们强大了,在前往符箓派找回场子。”

  李修远在这个世界上,此时并没有了什么牵挂,孑然一身,随时可以抽身离开,无牵无挂,来去自由自在。

  “相公,还是要小心点,我在凌波湖的时候,可是听说过七大仙宗,他们并不是像人们说的那样光鲜,暗中也有许多龌龊,不足外人道也。”

  白秋练此时非常的沉着,眸子里带着忧色。

  她出身凌波湖,见过一些龌龊,知道任何一个势力能够崛起,耸立于天地间,绝对不是全靠伟光正,暗中的龌龊恩施让人难以想象。

  手段黑着呢。

  “没事,万事有我,你去好好休息,实在到了危险的时候,你也可以回转凌波湖,凌波湖是万水汇聚之地,湖中龙王修为高深,没有势力愿意招惹凌波湖龙宫的。”

  对于凌波湖,李修远也有了些许的了解,凌波湖之主是龙王,统御着武周皇朝内的水域,实力强大,元神起步,威震四方。

  “相公,我不会离开你。”

  白秋练举了举秀气的右拳,“我们不会有事。”

  有一点她没有敢说,凌波湖是靠不住的。

  “去吧。

  我要练习一些符篆了。

  希望能够制作出来一些符宝。”

  李修远让白秋练离开,他面前的石桌上面放着一个竹篓,青竹莹莹,光辉流转,散发着勃勃生机。

  这个竹篓是他亲手编织,已经用了多年,感染了他的气息,超越了凡俗,自带灵光。

  其中放着的是他自符箓秘店中购买的符纸和朱砂,至于狼毫,李修远为了节约成本,并没有再买,而是打算用他日常习字的狼毫大笔。

  手掌一招,书房中的狼毫大笔飞来,落在手掌中。

  符纸铺好,朱砂放好。

  李修远安然坐在那里静心。

  画符第一步,就是需要静心,心不静,符难成。

  往那里一坐,心如静水,波澜不起,有关制符的一些要点、布置,都浮现心头,如同明镜照耀。

  “诸多符篆中,静心符算是最基本的符箓了。

  静心符在手,可以让自己的心保持在一种相对平静的状态,有助于初次踏入修行道的人很好的感应气感,排除杂念,也能够让一个心慌神乱的人保持镇定,排除恐惧等等负面的情绪。”

  坐在那里不动,李修远的心中回想着从符道真解中看到的有关静心符的画法,每一种符的画法、用法都不同。

  有点符,可以佩戴在身上,受到刺激后爆发;有的符需要烧了之后发挥作用;也有的符需要配合特殊的咒语和手印。

  静心符属于一种可以佩戴在身上,自动发挥作用的符篆。

  一符在身,轻易不会动怒,可以很好的克制自己的情绪。

  意境天地中,李修远的面前,元气流转,如同笔墨划行,一条条的纹路浮现,组合、排列在一起,朝着静心符的样子变化。

  到了最后几笔的时候,元气有些衔接不好,整个即将凝聚出来的符篆消散。

  消耗的符纸、朱砂,都需要用钱购置。

  属于修行资源,李修远缺少的就是修行资源,所以对任何的修行资源都非常的珍惜。

  符纸、朱砂也不例外。

  所以,他打算每一道符,都要在意境天地中以神魂为笔,以法力为朱砂,凌空结符,等真正的把一道符烂熟于心,能够做到一气呵成,不浪费材料的时候,才会真正的动笔把符落在符纸上面。

  静心符也是如此。

  李修远坐在那里不动,心神却是全部的投入到了意境天地,一心千用,分析着静心符的每一个笔划,然后小心尝试。

  符篆中包括了太多的东西,五气六要缺一不可,任何一个功能简单的符,其实也都很复杂,很难轻易画出来。

  一次、二次、三次……

  许多次都失败了,消耗了一些法力,可是很快四周的灵气都会涌入意境天地中,补充消耗的法力不说,还在源源不断的提升着法力。

  一道静心符而已,纵使画符不成功,也消耗不了太多的法力。

  足足在意境天地中凭着魂力为笔,元气为朱砂,画了二十次,都失败了。

  每一次失败,消耗的不止法力,还有心神。

  失败了二十多次之后,李修远都感觉有些精疲力竭,难以维持。

  “画符果然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一笔一划,都有其真意,不解真意,纵使画了出来,也是有其形没有其神,没有任何作用。”

  “今天耗费了太多的魂力,也幸亏是我已经到了万象之巅峰,魂力强大,若是普通人按照我的方式来画符,估计早已经魂力耗尽,魂飞魄散。”

  以魂为笔,以法力为朱砂画符,对修行者的要求很高,足够的魂力,足够的法力,不然的话,会出事。

  “今天再尝试一次,希望能够成功,不然的话,只能暂停,修行一小会,恢复一些,再继续。”

  增加魂力的办法有三条,一种是念动心经,显化大日如来宝相;一种是元海沸腾,飞金晶,入紫府,以元气滋养神魂。

  除此之外,还有着一种,就是观想诸天神王。

  天色已经黄昏,五龙山的上空星光灿烂,银月如钩,山间偶尔有着鸟鸣的声音传来,一片静谧。

  白素素、白秋练、青青、黑狐回来之后,一直注意着李修远,可是李修远一直坐在桃树下,周身气机涌动。

  “你们说,公子是在做什么?”

  “朱砂在旁,符纸铺桌,应该是在制符,可是为什么一直没有动?”

  “我行走人间的时候,也曾经见过制符师,他们学习制符的时候,需要耗费许多符纸、朱砂。

  毕竟,每一道符都非常复杂,需要不断的临摹,最终形神具备,沟通冥冥,才能制符成功。”

  “难道这样干坐,能够学成制符?”

  “公子与众不同,这一坐自有深意,我现在唯一担心的就是符箓派。

  符箓派绝不会忍受弟子被杀的事情,定会有人前来找公子的麻烦。”

  得罪了符箓派,她们一直忧心忡忡,不能静坐,这样的情况下,自然也无法修行。

  修行的时候杂念太多,很容易走火入魔,身死道消。

  就在这个时候,他们就看到了李修远的身上,发出一道法力的波动,这一缕波动,如同涟漪一样,以李修远的肉身为中心,向着四面八方蔓延而去。

  力量波动,所到之处,都有着一种令人心静的气场浮现,自身和气场共振,所有的浮躁都会放下,没有恐惧,也没有愤怒,有的是一种无喜无悲的平静。

  “这是…?”

  白素素、白秋练、青青、黑狐,几乎是同时感受到了这股力量,她们心中一片宁静,波澜不起。

  尤其是白秋练、青青、黑狐,她们生性好动,很难久坐修行,可是此时她们心中都是宁静,觉得那怕是在这里坐到天荒地老也不会心浮气躁。

  “是公子修习了妙法,可以让神魂凝聚,这样的妙法,会让道心坚固,不再担心心魔入侵。”

  白素素也修行过类似的妙法,可是和李修远修行的比起来,差的太多。

  她修行的,只能影响自己,也只是起到一些微乎其微的作用,遇到事情,也会心绪起伏,难以控制。

  “成了!”

  意境天地中,李修远神魂显化,望着眼前元气凝聚而成的一张巴掌大的静心符,心中莫名的高兴了起来。

  静心符在他一次又一次的努力中终于成功结成。

  符成之后,联通了冥冥中的力量,光芒一闪而逝,随即便有着一股莫名的力量从符上向着四下蔓延,这是一种令人心安的力量,抚平糟乱的心,安定暴跳的情绪。

  “静心符!”

  李修远盯着看去,结成静心符的元气消散,整个符消失不见,那一股令人心情宁静的力量也逐渐散去。

  “符需要承载之物,不然的话,很容易消散。

  我现在试试落笔可否成符?”

  睁开了眼睛,神魂归位,李修远右手提笔,龙飞凤舞,一张静心符挥笔立就。

  注入其中一缕元气,符光蔓延出来,静心的力量重现。

  “这一张符中,蕴含着我的一丝法力,其中的法力耗尽之后,静心符就会失效。

  但是符纸太普通,若是注入太多的法力,符纸会承受不住,彻底的爆开。”

  “现在这张符,若是不继续催动,任由它慢慢散发符光,应该可以坚持个两三天才会耗尽其中的法力。

  不过法力太少,笼罩的范围也就小,估计只能贴身佩戴。”

  李修远仔细的观摩着自己画成的静心符,从中寻找着静心符的作用,优点,缺陷,希望能够在以后的画符中进行改进。

  “这样的符宝,却是不可以用来布置符阵,符随时都会失效,布置了符阵也坚持不了太久,除非有着好的制符材料,能够承受极多的法力。”

  这是李修远画的第一张符。

  “相公,你会制符?”

  白秋练走了过来,看着石桌上放着的纸符,从中感受到了那一股熟悉而宁静的力量。

  “刚刚学了一点点,这是我制造出来的第一张符,静心符,有着静心凝神,抚平浮躁的作用。

  按照符道真解中的内容,强大的静心符也可以起到镇压心魔的作用,肚修行者很有用。”

  把手里的静心符递给了白秋练,“你见多识广,觉得这张静心符的效果怎么样?”

  白秋练、白素素、青青、黑狐都围着看,白秋练仔细打量手掌中的静心符,淡黄的符纸,朱红的符篆,荡漾着神秘的力量。

  “普通的制符师,学习制符需要好几年的时间,开始的时候,制造出来的符很简单无法承受着法力,只能靠着道印、咒语、法诀等等来沟通天地间的神秘力量。

  这样的符不管威力大小,平时的时候,都是没有什么作用的。

  只有制符师自己晋升到了练气境界,有了法力,制造出来的符,才能够蕴含着制符师的法力。

  符箓的威力大小,就和制符师的实力挂钩。

  相公的这张符,却是了不得,普通的静心符,竟然可以影响到了我的心神,威力不小。”

  实力越高,道心就会越强,意志也会越坚定,受到的外物影响也会越小。

  可是这一张小小的静心符已经可以影响到了自己的心神,还能够影响到了白素素、青青、黑狐,可见其威力不小。

  “就是我的心神也受到了影响,刚刚的时候,感觉心中一片宁静,波澜不起。”

  白素素也是点头。

  “这是因为你们心中并没有抗拒的缘故,不然的话,凭着这一张小小的静心符,可影响不到你们。”

  李修远刚要继续往下说,眉头一皱,“有人朝着这个方向来了,或许是符箓派的人。”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