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飞极速书阁 > 武周仙缘 > 第201章 善我者善
 
  元清道人早已经到了元神境界,境界高深,法力广大。

  精通许多术法,对推演天机一道,也曾精研。

  此时掐指算去,信心满满。

  “怎会如此?”

  推算了一会儿,元清道人的眉头皱了起来,感觉不解,凭着他的小梅花算术,居然推算不出来第四天骄寻叶道人的下落。

  仿若寻叶道人已经消失在这个世界上,难以琢磨,无法确定其行踪。

  “寻叶是去寻李修远为步青云、赤练狂报仇雪恨,她的失踪,应该和李修远脱不了干系。

  我推算不出来寻叶,难道还推算不出来一介散修?”

  元清道人再次信心满满,凭着小梅花算术,推算有关李修远的事情,他已经得了李修远的有关信息,凭此推算,一片朦胧。

  这一次却是让他感觉到了有些震惊,“怎会如此?

  五龙山中,什么都没有,全已离去,至于去向,却是一片朦胧,难以推算出来其行踪,而且我强行推算的话,隐隐的还有着被反噬的危险?

  难道说,李修远身怀至宝,凭着至宝的威能屏蔽了我对他的推算?

  应该是怎样的至宝,才能够屏蔽我的推算,怕是要至高道器或者是仙器以上吧?”

  “如今推算不出来他们的下落,也只能让弟子们仔细搜寻了。”

  元清道人独坐蒲团,玄符阁中一片寂静,非常的空旷,四周有着不少深奥的符文刻录在墙壁上,大地上,使得此地不时地有着神秘的符光闪耀,古朴之中还透着些许的五彩绚烂。

  符文流转,结合在一起,形成了一层层的符文大阵,阵法一层套着一层,层层相连,组合、排列后,又形成了新的阵法。

  玄符阁变是被这冲冲符阵护持,几乎算得上是符箓派中最为安全的地方。

  元清道人自身也是元神级别的高人,身怀符箓派的至宝,战力之强,也算是天下少有的高手之一。

  可是此时的他坐在玄符阁中,却是没来由的感觉有些惊恐与慌张,似乎有着不详或者是不幸的事情将来会落在符箓派乃至是自己的身上。

  “怎会如此?”

  元清道人再次说出了这一句话。

  这一天中,他已经说了三次,平时的时候,就算是数年,他也不会说上一次这样的话,过于打击他的信心。

  多年修行,神通广大,却是在一天之内,遇到了三重无法推算,感觉不详的事情。

  让他很不安。

  “这一切的出现,都是随着李修远的出现而发生的,只要找到李修远,这一切都可以结束。”

  元清道人心念一动,传下来玄符阁的玄符令,玄符令一出,无论是谁寻到李修远,且把有关李修远的消息告知符箓派,都可以得到符箓派的重赏。

  至少会是一件灵器或者是一部道法,或者是符宝等等。

  他相信重赏之下必有勇夫,哪怕是李修远藏得再深,也终究可以被寻到。

  阁皂山玄符阁中发生的一切,随之便在修行界中掀起了不小的风波,玄符令是不会轻易出现的。

  很多修行者,都在打听有关李修远的事情,为什么符箓派会为了这样一个寂寂无名的人大动干戈,甚至都动用了玄符令。

  有关李修远的一些信息,逐渐的摆在了许多修行者的桌面上,李修远的名声也因此在修行界中广为人知。

  对于发生的这一切,此时正在赶往晏城的李修远一群人并不知晓。

  他还在为了以后的生活犯愁,过日子,修行,都是需要资源的,而他是真的穷一穷二白,没有什么收入和来源。

  古道西风瘦马。

  夕阳西下。

  一行北雁南飞去。

  一会儿成个一字,一会儿成个人字,自由的翱翔在九天之上,无拘无束无碍,逍遥自在快乐。

  暮色沉沉,一抹晚霞把西方的天空渲染的红彤彤的。

  苍山如海,残阳如血,透着莫名的悲壮。

  晏城。

  一个相对偏僻的地方,一处非常大的院子,这是一处废宅,多年未有人住过,传说废宅中曾经闹鬼,吓得房主离开,再不曾来。

  其他的买房子的人,知道此地是鬼宅之后,也没有人敢来住。

  房子挂在中介那里,多年来,一直没有卖出去,房价也是一降再降,赔本去卖,也没有人来买。

  恰好李修远买房子的时候,打算买个大的,也打听到了此时,欣然接受了这房子,花足够少的钱,买上这么大的房子,超越了他的想象。

  “终于在城市中有了自己的房产,再过去,这几乎是我从来都不敢想象的事情。”

  李修远深深的叹息,就算是在前世的时候,房价居高不下,寸土寸金,他作为一个普通的打工人,就算是不吃不喝的干上一百年,也不见得能够在大城市中买上一座房。

  不曾想到,穿越到了大周之后,却是能够在楚州最大的城市晏城中买上了这样一处三进三出的大院子。

  院子多年无人住,早已经荒废,许多地方的墙壁坍塌,房屋有些地方开始漏水,看起来非常的陈旧,房屋中的桌椅和床,也都腐朽,几乎要烂掉。

  院子里的地面上,长满了种种不知名的野草。

  “好在咱们以前来晏城的时候,在义园住过,有着处理这地方的经验,大家收拾一下,以后咱们就在这里住下了。”

  李修远把院子收拾平整,把自五龙山中带来的桃树、幽冥泉眼放在了内院深处。

  顺手梳理了一下地脉,使得此地的灵气骤然变得浓郁了许多,普通人来了,只会感觉这里的空气清新许多。

  “不能显得太过特异,不然的话,终究会惊动修行者,还是如普通人一样。

  只是我们以后出去的时候,现在的这幅样子,不适合见人了,万一遇到了熟人,被人认了出来,传到符箓派中,对咱们来说是个不小的麻烦。”

  “我以前的时候,获得过一门变化术,可以改变自身的形貌,现在就传给你们,是个简单的小法术。

  以后出门,就略微变下容貌。”

  白素素、青青、白秋练连连点头,表示会注意,唯有黑狐瞪大了眼睛,它现在还不敢化形,没有把握度过化形劫。

  依旧是兽身,可以幻化一下,至于修行变化术,改变形貌,也难以改变本相。

  不过,李修远并没有很在乎,黑狐精通幻术,普通人是无法看到它的真身的,真是遇到了修行者的话,那也只能找其他的借口。

  毕竟,有着许多的修行者也往往会喂养灵宠,灵宠有时候,是可以为主人提供强大的助力。

  根据李修远看的书中杂记中的记载来说,修行界中就有着一个专门养灵宠来修行的门派叫做驭兽斋。

  是一个很厉害的修行门派,他们最是精通御使各种灵宠来战斗。

  收拾好了院子,李修远在大门上,法力一点,一道法力游走,化作一个大字。

  李府!

  从此以后,这个地方就是他暂时的家,也许是过上一段时间,也许过一辈子。

  背井离乡,远走他处,李修远心中有着恨意,对符箓派是恼极。

  挂上了匾额之后,李修远就回到了院子深处,坐在桃树下,思索着以后的事情,该如何做。

  事情到了这一步,必须有个了结,他也不想东躲西藏,鬼鬼祟祟的过一辈子。

  “符箓派是名门大派,弟子有很多,资源丰富,我却是可以暗中潜入,搜刮了符箓派的秘店。

  如今的我是万象巅峰的修为,符箓派那么多的秘店,怕是没有什么万象真人坐镇吧??”

  万象境界的修行者,在任何门派中都是高级的战力,往往都会在门派中静修,很少管世俗中的事情。

  在外游历多年,他早已经清楚,武周七大仙宗的宗主,明面上都是元神境界的高人,轻易不会离开门派。

  但是作为七大仙宗,自然是不能光看明面上的实力,这摆在明面上用来震慑天下的力量,估计都只是冰山一角,不值一提。

  仙宗深处或许隐藏着修行多年的老怪物,镇守门派气运,作为底蕴深藏,每逢门派有难的时候,他们自然会出现,为门派而战,战力滔天。

  夜色深沉。

  洗去了白日的喧嚣,带来了夜的静谧。

  热闹的晏城此时也是万籁俱寂。

  灯火熄灭,没有任何的光亮。

  除了一些不安分的存在之外,许许多多的百姓都酣然入睡。

  李修远坐在桃树下,自身的意境天地蔓延在整个院子,缓缓的吞吐着周遭的灵气,速度很轻,如同清风拂过。

  四周的灵气经过这里的时候,就会融入意境天地中,看不出来什么变化。

  手掌一伸。

  如意兜浮现在手掌中。

  里面兜住了六碧凝翠峰以及符箓派第四天骄寻叶道人,一位千娇百媚的女子。

  轻轻一抖,如意兜中的许多符文变化,瞬息绞杀了寻叶道人。

  血溅如意兜。

  符箓派大殿中的寻叶道人的命灯也骤然熄灭,惹得符箓派的许多弟子都震惊,纷纷的感觉到了恐怖。

  符箓派中多少年了,还从来没有发生过这样的事情。

  一位万象境界的弟子,就这么莫名其妙的死在了外面,魂飞魄散。

  杀死一个万象境界的修行者,李修远有些轻描淡写。

  并没有很在乎。

  “我这个人不喜欢杀人,可是对于任何一个想要害我的人,从不会留手。”

  望着如意兜,李修远轻轻的说着,不知道从什么时候起,他感觉自己已经变了,开始喜欢暴力解决问题。

  以前的时候,就算是杀只鸡他都惊惧。

  如今杀起来人,几乎没有了任何感觉,变得麻木。

  “我不应该成为一个杀人狂,我要重新热爱这个世界,但是我也不会放过任何一个要害我的人。

  就算是名门正派也没有用,想要害我,我就要把这名门正派彻底的颠覆,踩在脚下,让它成为历史,不复存在。”

  这一刻。

  李修远下定了决心,准备覆灭符箓派。

  毕竟,他是真的不想日日夜夜,小心翼翼,躲躲藏藏的过一辈子。

  善我者善,恶我者恶。

  不管什么名门正派。

  正如穿越前他看过的几句话,都是在他那个时候威名赫赫的人说过的话,一个人说过,若是世间没有了战斗民族,留着地球干什么?

  一个人说过,若是我死了,哪管它我死后是否会大浪滔天?

  这一刻。

  李修远有着同感。

  若是自己会死,又何必在乎什么名门正派?

  该覆灭的,就要果断,不需要太多的犹豫,想办法毁掉就是。

  人,本来就是自私的。

  如意兜中道韵,已经磨灭了六碧凝翠峰的宝光,也磨灭了寻叶道人在其中留下的印记。

  轻轻一倒,把凝碧翠峰抖了出来。

  落在手掌中,犹如一座真正的青山那么沉重。

  “果然是至宝!”

  李修远体内法力流转,托着青峰,满眼都是惊喜。

  “现在我有着道器,白秋练的手中也有着至宝,这一件六碧凝翠峰倒是可以给白素素,让她把宝物炼化之后,可以增强他的实力。

  她现在也是万象真人,这件宝器正好适合她,她也可以发挥出来这件宝物的真正威力。”

  心中一动,把白素素唤了过来。

  白秋练、青青、黑狐也一同跟着过来。

  她们初来此地,没有修行,也没有休息。

  “公子,你找我有什么事?”

  一直以来,白素素都是十分的温柔,细声细气,端庄大方,特别的讨李修远的喜欢。

  “是这样的。

  我这里有着一件宝器,打算送给你,让你炼化。”

  李修远把六碧凝翠峰递了过去。

  白素素并没有接,而是低着头,扫了一眼白秋练。

  “公子,这宝器太珍贵,我不能要。

  而且就算是送人,你也应该送给夫人,我只是个侍女,没有那么大的福分。”

  青青在一旁听了,替她着急。

  宝器啊!

  这可是一件宝器,一旦失去了这样的机会,谁知道以后还有没有机会得到宝器,要知道很多万象真人一生都没有拥有过属于自己的宝器。

  一宝难求!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