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飞极速书阁 > 武周仙缘 > 第219章 符箓五店
 
  临事不惧,谋而后动。

  李修远做事一向谨小慎微,宁可多做,不可大意。

  对于准备抢走晏城符箓秘店的修行资源的事情,自然也是小心规划,谨慎行事,万万不可因为一些资源从而让自己陷入危险之中。

  意境天地扩延到了整个庭院,庭院四周的任何风吹草动,都在李修远神念的洞察之下,任何东西都难以躲过神念,神念一扫,里里外外,都可以洞察清楚。

  除此之外,李修远更是分化出来一缕缕的神念附身在了附近的老鼠、野猫、大狗、鸡鸭等等的身上,以摄魂夺魄之术,压制这些生灵的魂魄,附体驱物,观察四周,确保万无一失。

  “庭院四周确实没有什么人盯梢,暂时没有什么危险,可以放心行动。

  做完这一票,就得收手。”

  李修远在心中仔细盘算着做这件事的利与弊以及其中可能遇到的危险。

  “现在隐龙出现在楚州,引得妖魔鬼怪齐聚楚州,暗中不知道隐藏了多少高手,我正好借着这个机会浑水摸鱼,但是也要小心螳螂捕蝉黄雀在后。”

  根据从老道士那里获得信息,现在的楚州很乱。

  可是李修远并没有直接相信老道士,他收敛了气息,化作了李少涵的样子,踏出庭院,在距离庭院很远的地方现身。

  走在晏城的街道上,如同一个普通的青壮踱着步子。

  眼中不时的打量着四周,观察着晏城的情况。

  如今的晏城和三年前相比,显得更为繁华,显然是如今的大周之主武行空治理天下有方,这才使得百姓们能够安居乐业。

  如此说来,这一位日月大帝倒也是一位治世之君。

  四处有着许多的小贩,吆喝声,叫卖声不断,时而还有着不少的路边摊燃起烟火,浓郁的香味从一个个木桌上的菜肴上传来,让人舌下生津。

  李修远闻着美味,心中都感觉有些饿了。

  “走着可以观察,坐着也可以观察,倒不如到路边要两个小菜,一壶小酒,几个馒头,好好的吃上一顿,边吃边看边听,或许更有收获。”

  心中起了此念,李修远再也不愿意继续赶路,而是直接到了一处小店前,小店不大,外面摆着不少的桌椅。

  桌椅旁边有着架子,上面有着不少的食材。

  “店家,给我弄上两个小菜,一壶小酒,再弄几个馒头,我要在这里吃,饿极了,尽量快些。”

  也没有问价,李修远直接坐在木凳上,开口喊着。

  店里的伙计忙应声着,“好的,好的,客官,你要吃些什么,咱们这里有荤有素,也有着晏城好酒珍露酒。”

  “哦,那就给我来一盘肉,一盘下酒的豆子,然后来上一壶珍露酒,听人提起过珍露酒,还从来没有喝过,今天就尝尝味道。”

  对于吃喝,李修远向来喜欢。

  “好了,客官,你等着,菜马上就好,这珍露酒包你玩意。”

  李修远看着店里的伙计和店家的面目有着七八分相似,估计是店家的儿子,是少东家,也是兼职伙计。

  肉是酱牛肉,豆子像是后世的花生豆,被泡制过,吃在嘴里酸溜溜的,颇有滋味。

  珍露酒用一个坛子盛着,打开塞子的时候,一股浓郁的酒香几乎是瞬息便逸散出来,到处都是酒香。

  李修远吃着肉和豆子,喝着小酒,自身的神念却是悄无声息的蔓延出去,四周的任何事情都映照心田。

  分化出来的神念汇聚成三部分,向着远处飘去。

  一个普通的年轻男子,正在街上走着,忽然双眸一愣,变得呆滞,李修远的一部分神念钻入年轻男子的紫府中,压制住了年轻男子的魂魄,掌控了年轻男子的身体。

  借助年轻男子的身体,在街道上走着,观察着四周的种种,一切种种借助年轻男子的身体映照在李修远的心中。

  男子行走在晏城的街道上,四处乱走,没有任何的目的,随着他四处乱走,许多东西都被李修远看在眼中。

  只是年轻男子的魂魄缩在了紫府的一角,满是恐惧,他感受到自己的身体被人控制,可是却无能为力。

  哪一种被人支配的恐惧涌满心头,不能自拔。

  “放心,我不是什么坏人,只是借你身体一用,我不会白用,会给你好处。”

  李修远的声音直接响在年轻男子的神魂深处,他心中明白,自己的神魂压制了年轻男子的魂魄,会给年轻男子带来一些不良反应,故而会做出补偿。

  在晏城的附近几乎是走了一遍,很多地方的方位都被李修远记在心中。

  临近黄昏的时候,年轻男子才把晏城走了一遍,其中符箓秘店的地方,是重中之重,特别被关注。

  符箓秘店附近的四面八方没有任何死角的被李修远记在心中,且观摩着符箓秘店四周布置下来的秘阵。

  “晏城中,一共有着五家符箓秘店,分别占据了东南西北中五行方位,每一个秘店中都有着自己的秘阵守护。

  而五个秘店联合在一起,又可以布置出来一座后天五行大阵,这一座后天五行大阵笼罩了大半个晏城,一动启动,顷刻之间,就能够把晏城摧毁。

  估计这也是朝廷不愿意和符箓派撕破脸的缘故。”

  李修远观摩了一天,对晏城的符箓派的秘店的表面布置有了一定的了解,也就没有继续压制年轻男子的神魂。

  “我说过会给你好处,决不食言,这是一道元气,经我的元火煅绕,极为精纯,蕴含勃勃生机。

  我今天就把这一道元气留在你体内,可以让你白发转黑,返老还童,百病不生,将来就算是遇到了什么危难,这一道元气也能够救你一命。”

  李修远的声音再次年轻男子的神魂中响起,年轻男子的神魂龟缩在紫府一角,不敢说话,尽是恐惧。

  只是忽然之间,年轻男子感觉外界的色彩涌入双眸,整个人的世界再次变得拥有了色彩,五彩世界,绚烂夺目。

  他再次掌控了自己的身体,看着这个世界感觉分外的亲切和美好。

  心脏附近,盘旋着一股暖流,这一股暖流不时的随着心脏中血液流转全身,让他全身都感觉暖洋洋,精力充沛。

  “难道说,刚刚的那个控制了我的身体的人,是位仙人,仙人说过会给我好处,可以让我白发转黑、返老还童、百病不生,就算是遇到危难,也能够转危为安。

  我老老实实、本本分分一辈子,如今转运了,就像是晏城酒肆的说书人讲的那样,我遇到了自己的仙缘,从此不与俗人同?”

  “我感觉自己从今天之后,就要开始起飞了,那么我要的第一件事是…想办法升官发财娶老婆。”

  而李修远另外一部分的神念却是汇入地下的密密麻麻的下水道中,直接控制了一只灰色而肥硕的老鼠,老鼠体肥如一只小猫,对下水道中各个出口非常熟悉。

  随着灰老鼠,李修远观摩着晏城的地下水道,这些水道都是晏城的排水通道,直通各处的河流。

  每当暴雨来临的时候,雨水汇聚,涌入地下水道,汇入各处河流。

  控制着灰色的老鼠,也到了晏城符箓派的五处秘店中东方秘店中,借助地下水道,李修远控制着灰色的老鼠到了秘店中,观摩着秘店中的一切。

  布置、人员、资源等等,都尽数映照在李修远的心中。

  “这个地方布置的是青木阵,一旦发动,木气汇聚,能够四周的一切化为木质,很难逃脱,威力惊人。”

  李修远的这一部分神念,观摩着青木阵,神情极为的严肃,就在刚刚他看到一只灰色的老鼠不小心闯入青木阵,当场木化,化作了一只木老鼠。

  木老鼠的旁边的地上,还落着许多木质的虫子,尽数被木化,成了青木阵的养分。

  “东方甲乙木,本是代表着勃勃生机,如今却是恶毒了许多,变成了掠夺生机妖阵,符箓派在这个地方布置这样灭绝人性的大阵,到底是想要干什么?”

  李修远的本体坐在木凳上喝酒,看到这一幕的时候,心中也是有着杀机涌动,这样的凶阵一旦不小心阵力外涌,所涌之处,人和畜,草与木,任何有着生命力的生灵都会木化。

  成为一句木雕,只需要轻轻一拳,木雕就会破碎。

  观摩了一圈之后,灰色的老鼠没有敢继续在东方秘店逗留,秘店的深处有着一间单间,里面有着强大的气息散发出来,是一位万象真人。

  在这样的地方,若是随意的窥视,很容易就会惊动坐镇东方秘店的万象真人。

  离开了东方秘店之后,借助地下复杂的水道,灰色的老鼠,转到了北方秘店。

  “北方壬葵水,按照这样来算,这个符箓派的北方秘店中,布置的大阵应该和水有关。”

  灰色的老鼠,很快就到了北方秘店,仔细观察着这一处秘店的布置、人员、资源等等,而在秘店深处依旧有着一位万象真人坐镇,小老鼠不敢深入其中。

  观摩了一下阵法,果然是黑水阵。

  “黑水阵,无量黑水可以化作极渊,一旦落入黑水阵,坠入极渊中,就像是坠入无间地狱,就算是神念也很难逃出。”

  这一座黑水阵没有什么直击的杀伤力,可是能够困人,一旦被困,难以逃脱,隔绝天地,日日夜夜损耗自身的法力对抗黑水阵而得不到补充,最终力竭而亡,身化枯骨。

  离开了黑水阵,李修远控制着灰色的老鼠,又去了符箓派的其他的秘店,每一个秘店中,都有着一尊万象真人坐镇。

  这些秘店中,都有着秘阵守护,分别是西方的白金阵,南方的赤火阵,以及中间的黄土阵。

  而另外一缕神念也没有闲着,而是飞到天上去,天上罡风吹来,犹如尖刀利剑,普通的万象真人的神魂若是随意的腾入高空,很有可能会被天上的罡风直接吹散,就此魂飞湮灭。

  这一缕神念飞天之后,并没有凌空观摩晏城,他心中明白,若是自己的神念横扫晏城,一定会惊动晏城中的其他的修行者,也会得罪大周皇庭。

  一只小鸟飞来,这一缕神念直接摄魂夺魄,控制小鸟,借助小鸟的视觉自高空之上,俯瞰整座晏城,把晏城全景尽收在眼中,浮现在心田。

  “情况有些不对,原本以为只是一座普通的后天五行阵,如今看来并非是如此,这一座大阵好像是大五行阴阳崩决阵,这是一座凶煞之阵,一旦开启,阵法笼罩的范围内,五行紊乱,阴阳颠倒,杀机重重入霄汉。”

  遍观晏城,细察符箓派秘店,可是查看的结果,让李修远对符箓派的印象变得极差。

  符箓派是大周七大仙宗之一,护卫人族的安全,可是他们却在人族大城晏城中布置下来大五行阴阳崩决阵。

  这样的大阵一旦发动,可是不分敌我的,一通乱杀之下没有任何生灵可以活下来,甚至会以众生为祭品,增强大阵的威力,极为险恶。

  “想要抢走晏城五大秘店中的资源,还需要小心谨慎一点,抢东西之前,要破坏掉秘店的秘阵,还要想办法躲过符箓派的万象真人,等抢完所有的东西之后,还要想办法摆脱他们。

  想要实施起来,困难极大。”

  李修远也有些头疼,不知道该怎么办,没有想到符箓派会在晏城的秘店中布置这么强大的力量来守护他们的秘店。

  简直是固若金汤,难以摧毁。

  李修远沉思着,该如何抢走符箓派秘店的修行资源,只是一时之间,也觉得是有些无从下手。

  资源虽然很好,可是李修远还是考虑要安全第一。

  总不能资源抢到了,人反而没有了,那还有什么意思?

  “客官,天色已经黑了,你也在这里坐了一天,我们该收摊了,要不你明天再来?”

  地摊的东家是个双鬓渐白的中年男子,皮肤粗糙,额头上尽深深沟壑,言语非常的客气。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