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飞极速书阁 > 武周仙缘 > 第223章 天机混沌
 
  李修远心中一沉。

  这一位坐镇西方秘店的万象真人并没有修行,自己刚刚到了近前,就被发觉。

  “长老,执事大人有要事向你汇报,请你出去一趟。”

  遇事不慌,趁着冷静,李修远变化成了秘店中一个小厮的样子,没有敢打开密室的门,直接在密室外说着。

  “请我出去一趟?

  我早就说过,有什么事到这里来,在门外站着向我汇报就行,莫非李执事忘了这么重要的事情?还是说你根本不是符箓派的人?

  说,你是什么人?是怎么闯进来的?意欲何为?”

  李修远目瞪口呆,密室中的万象真人的脑子转的太快,而且至今还没有丝毫要走出密室的意思。

  甚至透过阵纹,李修远看到密室中的大阵流转,光华灼灼,万象真人的头顶更是浮起一件符宝,符宝上电光闪耀。

  乃是一枚电符,看其宝光莹莹,应该是一件威力不小的宝符。

  “这人简直是太小心,还有着被害妄想症,普通的手段根本无法接近他,想要整死他,悄无声息的掠走这里的资源,已经太难。

  肯定会闹出动静,不过,也无所谓了,我留下一道幻影符在这里,幻作我的真身留在这里震慑他,然后赶紧抢了资源离开。

  我这一次收获极大,吞食了四位万象真人的神魂,自身的魂力暴涨,需要好好的淬炼出来金莲元神。”

  白金阵此时没有人催动,李修远直接取走了白金阵图,意境天地扩张,如风席卷而来,所过之处,任何资源都被席卷一空。

  “此地不宜久留,得快走!”

  已经闹出了动静,符箓派的高手很快就会赶到,万一来了一位元神境界的修行者,自己想要隐身藏形就难了。

  “怎么回事?

  架子上我看中的那件宝物怎么了?”

  “发生了什么?怎么有种似曾相识的感觉?

  难道说是三年前的窃店大盗又来了?”

  对于符箓派遭受窃店大盗抢掠资源的事情,在修行界中并不是什么稀罕的事情,很多人都知道了此事。

  眼前一幕,明显不正常,有人施展神通妙法,席卷了符箓派此处秘店的资源。

  而密室中的万象真人并没有着急,而是捏碎了手中的一道灵符,灵光莹莹,冲天而起,附近数千里的符箓派的弟子都会有所感应,然后前来汇合。

  李修远抢了资源之后,收敛了意境天地,身化一道长虹沿着地面,迅速的离开,他并没有飞天,以免成为符箓派的空中靶子。

  身化长虹之术施展出来之后,飞身三千里,很快离开了晏城,朝着越州飞去,几个闪身,就到了越州。

  此时。

  一道雷光带着轰隆隆的声音,到了晏城秘店中的白金店。

  正是阁皂山符箓派掌教元清道人的三尸元神之一的叶霆道人,驾驭着雷霆祖符急速赶来,可是到了地方的时候,却是看到白金店中已经被搜刮一空。

  “掌教!”

  镇店的万象真人看到了雷霆祖符之后,心中判断掌教不是敌人变化而来,这才放心的走出密室。

  “敌人凶猛,弟子不敌,请掌教责罚,我愿意回阁皂山面壁千年,以思己过。”

  这个地方太危险,刚刚的时候,他确实感受到了满满的杀意,若非是自己及时捏碎传讯灵符且躲在密室中,说不准自己已经挂了。

  还是会阁皂山中安心修行才安全。

  “我看你不是以思己过,根本就是怕了,打算回阁皂山躲着。

  你可是咱们符箓派的大长老,道行精深,法力深厚,就算是在阁皂山中,同境界中能比你强大的也没有几个。

  真是不知道,你到底怕什么?

  世界有你想象的那么恐怖吗?给我说说,到底是怎么回事?

  窃店大盗到底是谁?

  其他的几个秘店如今已经全毁了,里面的资源也早已经被抢掠一空,实在是欺人太甚。”

  叶霆道人早已经天眼悬空,俯瞰数千里之地,有着许多强大的修行者,都撑起了灵云,躲避窥视。

  朝廷的人也是惊怒不已,早已经警告过符箓派的人不可以在大城市中施展天眼悬空这样的术法神通。

  可是符箓派占地为王习惯了,在楚州作威作福,几乎是没有把朝廷禁令放在眼里。

  天眼悬空的时候,已经发现其他几处秘店,也已经被洗劫。

  店里的符箓派的弟子,都被他施法转移过来。

  黑着脸,坐在那里,环顾四周。

  “叶道友,你这是干什么?

  一而再的在楚州施展天眼悬空,莫非是要查探朝廷底细,为北方魔神提供情报,出卖我大周的利益。”

  坐镇楚州的也是一位元神境界的高人,他到了此地之后,对叶霆道人横眉冷对。

  一般情况下,元神境界的高人都会坐镇京城,轻易不会外出,只是楚州的事情闹得太过,符箓派的掌教出动了三尸元神之一,为了防止生变,朝廷才派了一位元神高人坐镇楚州,震慑符箓派。

  普通的修行者根本无法起到震慑的作用。

  “上官倥,我符箓派在晏城的秘店同时遭窃,这件事,朝廷难道不给符箓派一个说法?”

  叶霆道人也是气急,出现了这样的事情,天机推演又模糊,难以找出窃店大盗,绳之以法。

  此事已经让符箓派的威名极速下坠,在许多宗门中都成了笑话。

  “秘店失窃,朝廷六扇门的人自然会调查此事,只是这需要一个过程。

  但是朝廷多次下了禁令,不可在大城中施展天眼悬空之术,你是元神高手,违反禁令,就不怕自身门派受到国运反噬,业力缠身,落个宗门败落灭亡。”

  叶霆道人冷着脸,“这件事我自会和女皇交代,现在最重要的就是把盗窃符箓派秘店的大盗找出来,这个人,能够模糊天机,收敛气息,太过可怕。

  今天抢了我们符箓派,得了好处,尝了甜头,也许下一次就会抢炼阵宗,丹宗、大器宗等等宗门的东西。”

  很多人都心中惊骇,难以想象,到底是什么样的存在,符箓派这么多年,都还没有查出来任何踪迹。

  凭空出现,没有伤人,只是对符箓派下手,而且每一次都是抢掠一空。

  “你们谁见到了哪个人?可有什么线索?

  各位镇店真人哪里去了?”

  叶霆道人揭去众多符箓派弟子身上的定身符,开口询问,心中怒意汹涌,难以抑制,白金秘店的上空都随之风起云涌,雷霆闪耀,祖符之光照耀长空,犹如雷神震怒,万里起霹雳。

  “掌教,诸位真人已经遇害了。

  来人一直没有露面,也没有向我们动手,可是却告诉我们,和我们符箓派不共戴天,这一次只是取了真人的性命。

  若是继续留在符箓派中,以后遇到了,就会顺手取了我们的性命。

  我们修行是为了长生,符箓派若是不能保护我们的安全,还请掌教慈悲,放弟子下山。”

  这一次的事情,太恐怖,直接死了四位万象真人。

  细细算来,这几年中,符箓派已经死了六位万象真人,实力受到了极大的打击,很多地方,都已经没有足够的万象真人坐镇。

  一些普通的弟子,也开始心怀恐惧,能够杀死万象真人的强者,绝对不是他们可以对抗的存在。

  何况这位存在特别的能忍,隐在暗处,如同一条毒蛇,随时都会伺机而动,谁也不知道他什么时候在什么地方会露出獠牙来咬符箓派一口。

  “你们呢?也是这个意思,打算退出符箓派?”

  叶霆道人的脸色铁青,这是诛心策,打算挖了符箓派的根基,若是符箓派青黄不接,自身的气运就会断掉。

  没有气运加持,符箓派迟早都会烟消云散。

  几大符箓派秘店的弟子都是外门弟子,做的主要事情就是为符箓派的内门弟子、真传弟子、核心弟子、门中长老、太上长老等等搜集资源,很少有自己的修行时间,获得的修行资源也不是很多。

  此时遇到了这样可能危险自己的性命的事情,他们对门派的忠诚度几乎是刹那见底。

  叶霆道人环顾四周,没有一个弟子要留下来,他们的心中此时都充满了恐惧,有着这样一个强大的敌人潜伏暗中,没有谁不恐惧。

  “既然如此的话,你们就离开符箓派,只是一旦离开,以后和符箓派再无联系,再想要踏上修行道,可就没有了这个机缘。”

  叶霆道人脸色不是很好看,这些外门弟子虽然他一向不是太重视,可是也没有想到这些外门弟子对门派的归属感这么差。

  大难来时各自飞。

  几个符箓派弟子都惭愧的低下头,也没有什么好收拾的,直接默默的离开。

  他们心中也清楚,在这样的状况下离开符箓派,不会再有什么门派会收下他们,一个是因为他们的资质不好,不然的话也不会是外门弟子。

  另外一个原因就是因为他们的品质问题,不能和门派同舟共济,祸福与共。

  很快。

  白金秘店中的符箓派子弟都脱离了符箓派,店里空荡荡的,只有叶霆道人自己,朝廷派在此地的元神高人上官倥此时已经离开。

  “和符箓派有仇,也不是魔道中人,行事作风诡异,还无法推演其天机,此人到底是谁?

  符箓派什么时候得罪了这样一位高人?”

  叶霆道人元神中种种念头齐动,思索着这些年来符箓派中发生的事情,希望从中可以寻出蛛丝马迹。

  “符箓派最大的敌人是炼魂宗,可是这些年炼魂宗一直在符箓派的监视下,没有什么大的动作。

  符箓派开始出问题是从郑县一家秘店开始的,从那以后,符箓派屡屡失利…

  最为重要的是,无论是这位窃店大盗,还是楚州解元李修远,都无法推演出来他们的踪迹。

  这样的人世上并不多,除非是有着大运或者巨大的因果,不可能短时间内出现两个这样的人,还恰好都在楚州。

  窃店大盗就是李修远消失之后出现的,若是他们两者之间没有什么关联,有些让人难以想象。

  只是唯一的让我想不通的地方,若是李修远的话,李修远这样一个小小的龙隐村的小孩子,怎么可能在短短时间内修成万象真人或者是元神的呢?

  这很难想象,每一个万象真人都是修行了数百年之久的,从来没有一个人,可以在几年的时间中修成万象,除非他是气运之子,鸿运照头,处处都有机缘傍身。”

  “可是现在没有看出来什么劫数到了,无缘无故的绝不会有什么气运之子降世,到底是怎么回事?

  这件事我得回去好好的和本尊商议一下,照这样的节奏下去,用不了多久,许多符箓派的弟子都会道心生魔,无法继续修行了。”

  修行的路上,有着千劫万难,要靠一股勇气闯过去,勇猛精进,一往无前,若是心中生出恐惧,修行起来就会容易产生心魔。

  叶霆道人想到这里,也没有继续在这里留下来,店已经空了,人已经消失,再留下来也没有了什么意义。

  身体中传来一阵雷鸣,四周房屋震动,尘土纷纷落下。

  叶霆道人驾驭一道雷光,直接返回阁皂山。

  玄符阁中。

  叶霆道人融入本体,元清道人面目上无喜无悲,悠悠一叹,“劫数,劫数,这是我符箓派一脉的劫数。

  难以知道符箓派的暗中敌人到底是谁,为何一直针对符箓派?

  彼此之间,到底有着深仇大恨?

  抢了我这么多秘店资源,更是杀了我符箓派四位万象真人,彼此之间,再无缓和的余地。”

  元清道人再次施展小梅花算术,推演天机,可是却仍是混沌一片,难以推演出来任何东西。

  “同一地方,不可能同时出现跳出天机的人,第一个无法推演出来的是李修远,李修远和符箓派有仇。

  当初看他是个蝼蚁一样的人物,没有放在眼中,可是他连杀我符箓派两位天骄,也是修行没有几年。

  莫非这一次搞事情的人,就是他,李修远!”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