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飞极速书阁 > 苟在龙族的占卜家 > 38.中途(不建议订
 
    楚子航单手抓住篮球,下蹲,深呼吸。

  篮球场上只有他一个人。

  “50比50。”他对自己说。

  他动了,狂风一样带球上篮,从中场到一侧篮筐。只用了一步!身高175cm的他三步上篮,把球扣入筐中,球没有落地,而是落入了楚子航手里,他闪电般运球到中场,向着另一侧的篮筐,三步上篮,像是巨人夸父追赶太阳那样的大步!自动计分牌以常人无法想象的速度刷新,两边分数交替上升。如果有人围观这场球赛,只会看见红色球衣的人影因极速的奔跑而模糊起来,运球的路线是标准的“8”字形。

  球砸在地板上的声音绵密到连在了一起!记分牌刷到“50:50”,球“砰”地落地,楚子航的球鞋在地板上带出“咝咝”声,最后停在场地中央。

  至此他全身没有一滴汗,几秒钟之后,热汗泉水一样涌出,把他的球衣浸透。楚子航用手捋了捋湿透的头发,看着记分牌,一时有点走神。

  那个少年已经快一周没来了。

  自从那次事件过后,他就再也没来过。楚子航摸不清他的意思,他只感觉到少年好像生气了,但他却不知道少年到底在为什么生气。

  是因为他对待自己生命的态度吗?楚子航的瞳孔微微溃散,脑海放空。

  这还是他第一次被普通人看到自己真正的模样——拿着刀,像是野兽一样厮杀的模样。这令他有种说不出的感觉,苦心经营多年的人设骤然崩塌,他却没感到遗憾或是可惜,而是微妙的,轻松感。

  这是他久违的,感到被人关心的感觉。似乎自从那个雨夜之后,他就再也没有过这种感觉。

  他的妈妈需要他保护,他的社团需要他的领导,路明非那样的学弟也需要他顶在前面,冲锋陷阵,身为对手的凯撒也不断压迫着他。他似乎成了一个气球,压力从四面八方涌来,施加到每一个点上,却压不破这个气球,而只会使它更加坚韧,飞得更高。

  但突然有个人对他说,“……我还是希望,你需要帮助的时候能来找我”。

  没什么感动,也没什么喜悦,有的只是一种茫然,不知所措。

  他独自生活了太多年了,原本狭小的世界里,却突然挤进了第二个人。在短暂的惊讶过后,更多的是变扭与不自在,尽管楚子航知道这种情感是不必要的。

  更何况对方只是一个普通人,一个还会有着青春期烦恼的正常少年。他没理由也没资格让对方牵扯进混血种的世界,让他见到世界的另一面。

  他还年轻,而且他不属于他们的世界。楚子航如此想道,逐渐回过了神。他抓了条白毛巾挂在脖子上,轻盈地从红色球衣里“跳”了出来——这也是拜血统所赐的灵活——钻进旁边的淋浴间。

  冷水冲刷着他隆起的肌肉,如同小溪在凸起的山岩中高速流淌,因为运动而过热的肌肉肌腱缓慢恢复常态。以混血种的身体,超高运动量的活动还是必须小心的,过热的肌肤和过高的骨骼压力都会带来一些麻烦。楚子航调整呼吸,把心跳速度和血液流速慢慢地降下来。

  这时候他听见了瓦格特的歌剧《尼伯龙根的指环》响起,封在防水袋中的手机亮了。

  他手机从不离身,就是等着这个特殊的铃声响起。

  电话接通,对面传来平静而嘶哑的男声,“楚子航。是我,冯·施耐德,手边有笔么?准备记录。”

  “等五秒钟。”楚子航说。

  施耐德默默数到五,“执行部临时任务,编号‘exe20100075b’这是一项b级任务,专员是你,‘a’级,楚子航路明非会协助你。务必于午夜之前夺回交易编号为‘ss-778’的物品,由你押送返校,今晚航班两张头等舱票已经订好,在机场办票台直接领取,走贵宾通道,物品随身携带不得托运。你获得授权,所有设备都可以调用。”施耐德顿了顿,“非必要,不要造成伤亡。”

  “明白了。”楚子航撕下便笺,折叠后塞进口袋里。

  “有问题么?”施奈德问。

  “任务通知已经发送到我的信箱了么?”

  “诺玛已经做好了,你可以随时查。”

  “那没问题了,我带了手持设备,细节我会自己弄清楚。”楚子航挂断了电话,推开衣橱的门。

  推开并排在一起的球衣后,衣橱不起眼的角落里躺着一只黑色的加长型网球包,楚子航抓着包带把它提了出来,拉开拉链,黑色鲛鱼皮包裹的刀柄紧紧的贴着一只网球拍。楚子航轻轻握住刀柄,冷冷的气息沿着他的手腕上行——村雨,传说中杀人之后自然会渗出春雨去洗去血迹的妖刀,那个夜晚,他插在迈巴赫的另一侧车门里。

  他走过客厅,替阿姨们叫了外卖,看了眼躺在沙发上,盖着毯子蜷缩成一团的妈妈,将空调温度开低了点,才出了门。

  他坐上车库中那辆保时捷s500,对着遮阳板后的化妆镜。楚子航摘下黑色的美瞳,闭目凝神片刻后,睁眼,黄金瞳狞亮。

  “启动!”他低声说,戴上黑色墨镜。

  车库的卷闸门缓慢提升,4.8升v8引擎强劲地咆哮起来,7速pdk双离合器的齿轮绵密地咬合,将推动力均匀的送到四轮,楚子航踩紧刹车,宽阔的轮胎如同野兽扑击之前蜷曲的爪子那样抠紧地面。

  阳光如刺破空气,像是一片灯光般透过挡风玻璃,洒落楚子航的脸庞,打得明暗不定。他松开刹车,油门到底,引擎欢呼起来,暗蓝色车身如利箭般,在出弦的锐响之中,刺入阳光。

  …………

  路明非满头冷汗,把那张象征他无与伦比的s级地位、从不离身的黑卡在划卡机上划来划去,可只是不断地出现错误提示。包间里还是一片死寂,不知是谁低低地笑了一声,冷冷的笑声此起彼伏。

  门发出了细微的吱嘎声,在这片死寂中分外响亮。没有脚步声,直接便是手掌拍到肩上的闷响,“李嘉图,聚餐什么时候结束?接下来我们还有安排。”男生看了一眼腕表。

  楚子航从钱包里摸出一张金色的citibank信用卡,递给一旁的侍者说,“他的帐我结了。”

  “谢谢谢谢。”路明非挠着头嘟哝。

  “小意思,以前那么多帐不都是你帮我结的么?”楚子航耸耸肩。路明非一傻,他哪里有钱帮楚子航结账,他那点信用额度都用在芬格尔身上了。但是楚子航那副“这根本就是事实我们不必多讨论”的神色,让他只能闭嘴。

  他拉着路明非走出门外,暗蓝色的panamera停在门前,引擎没熄火。楚子航没准备多留,他赶时间。两个保安紧张的站在车前车后,生怕什么过路的车把这价值高昂的玩意蹭了披萨馆承担责任。

  看到楚子航出来,他们张口想抱怨,却被楚子航递来的钞票堵住了嘴,看着他们两人疾驰而去。

  “如果实在放不下陈雯雯。”楚子航突然说话,打破了车内的寂静,“不如你去请陈雯雯吃饭好了,要最好的意大利餐馆,我知道有家米其林三星餐馆分店,新开的,一定比赵孟华请客的那家好。”

   panamera忽然减速,在十字路口甩尾掉头,轮胎摩擦着地面发出刺耳的噪音。

  陈雯雯看着掀起烟尘和她的白裙,停在她面前的豪车,以及楚子航那不容拒绝的邀请,微微一愣,抽了抽鼻子,“好啊。”

  楚子航点了点头,再度绝尘而去。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