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飞极速书阁 > 愿与人间共白头 > 第五章 茶馆命案
 
  “大风起兮云飞扬,威加海内兮归故乡,安得猛士兮守四方。磨剑数载,而今方显锋芒,烈火再炼双百日,化利刃、断金刚。”蓝初淮被触碰到了心弦,好男儿志在四方,要么穿上西装,经商算计名扬天下,要么穿上军装,保家卫国治太平。想我泱泱华夏上下五千年,传承千年,炎黄子孙,万难不屈,以身证道,其意不朽,长歌当哭,颂歌引道,魂归故里,英魂不灭,生者自强,共筑族魂。

  “自那日起我便有心生怨恨,整日颓废,又有哪位正值芳华的女子心甘情愿让岁月在自己的脸上留下痕迹呢!妈妈见我整日无精打采也挣不到银子了,便果断将我赶出莳花楼,心若没有栖息的地方到哪里都是在流浪。”

  “擦去脸上的泪水,却带不走心中的痛楚。”

  “咳咳……”小兰猛咳一声,用帕子捂着嘴,她脸色苍白,宛如染上病的女子奄奄一息。她抿了一下毫无血丝的嘴唇,松开帕子,白净的帕子上竟然染满了鲜红的血液,她晃两下脑袋,陡然噗通一下倒在了木桌之上,木桌上的茶杯被掀翻“咚…”的一声摔在地上,茶杯破零散碎,染上血迹的玻璃碎屑四逸,像是受伤的罪犯拖着一身鲜血遇到巡警一样疯狂逃逸。她嘴里泛出的鲜血惊住了蓝初淮。

  蓝初淮猝然站了起来,急促的呼吸愈他更加焦虑,他连忙来到小兰身旁,轻轻摇晃着小兰柔软的身子,发现她竟然毫无反应,他伸出食指往前一探,蓝初淮吓的直哆嗦,他感受不到她的呼吸。

  “来人呀,出人命了!”

  蓝初淮脑袋里混沌一片,他从未亲眼见过有人死在他的面前。顿时他感觉头顶上万均重。

  “兰姑娘……”蓝初小姐姐使劲摇晃她,可她却未曾动毫半分。

  “公子这……”

  “她……”蓝初小姐姐吞吞吐吐。

  “我去叫大夫…”

  蓝初淮坐在地上,冰凉的地板平缓了他的情绪。之前,在那个世界,同样他只是弱弱书生,以文案养家,对于医学方面的知识一窍不通。她之前不是好好的吗?蓝初淮在内心反问自己,之前观她气色,明显不像有病之人,来茶馆后,茶馆!饮茶!对,蓝初淮灵机一动顿然醍醐灌顶。必定是茶水的问题。

  ……

  恍惚间,数刻钟已然过去。

  “大人,好巧我们又见面了。”之前见过面的街巡检的领队带领着一群人来到茶馆。

  “头儿,没呼吸了,死了。”伏在小兰身旁的侍从发声道。

  “速速去请柳太常来,就说莫巡检有请来茶楼鉴定一件案子,等等……拿上这个。”莫巡检从腰间拿出一块玉佩递给身旁侍从,眼神立马转移到了蓝初淮身上。

  “讲讲你们什么关系吧。”

  “我今日赴考,考完后在回府的路上见街头许多人围观,我便出于好奇向前一看,发现竟是位不幸的女子卖身生子,当时我便心生怜悯,之后莫巡检您也到场,我便替她求情,再后来她为了报答我请我小楼喝茶…”蓝初淮缓缓站了起来,他面无表情道。当然他才不会告诉莫巡检我是因为初来乍到见美女多好奇同时又垂涎她的姿色呢。

  先了解一下情况,总觉得这次谋杀有问题。

  “就这些吗?”

  “嗯!”

  “头儿,死者死的很安逸,没有半点狰狞,应该是茶水有毒,缓缓致死。”那位侍从道。

  “有没有可能被做过手脚。”站在莫巡检身后的侍从道。

  “你叫蓝初淮,城外南家的公子哥是吧!来人,先把他绑起来。”莫巡检撇了一眼无辜的蓝初淮。

  “莫巡检我是无辜的。”蓝初淮没有挣扎。

  “犯了罪的人都是这么说的,你一个大户人家的花花公子见些有姿色的女人便心生歪念,结果这女子软硬不吃,你便有了杀人之心,将她杀害,总之有杀人动机。”

  “我是无辜的,我会傻到杀了人自己报官的吗?”蓝初淮这就很草蛋了。

  “这种案子见多了,被抓进去用人脉赎回的多了去,不就是炫耀家世吗。”另一旁的侍从道。

  “我真的是无辜的。”

  莫巡检伸手示意他们停。

  “你是不是无辜的我们自有定夺,若你没有杀人,我巡检院定不会冤枉一个好人,假如你杀了人,我们也定不会放过一个坏人。天子脚下,人在做天在看,若公子无辜,我们巡检院定还公子一个公道。”

  “你把店掌贵以及店小二叫来。”莫巡检拢了拢袖子道:“你们都学着点。”

  莫巡检来到女死者身旁,他伏下身体娴熟的做着一系列的动作的同时道:“没有异闻,身体还有体温,应该是两刻前死的,死者衣裳整洁应该没有受到猥亵不过待会带回巡检院请女巡检查看一番便可得知,死者生前应该是个爱美的女子,普通人不会把发梢都整理得这么整齐,看这服饰想必是勾栏里的舞女。你们去查一下她的身世,尤其是她的丈夫以及勾栏里最亲近的人。”

  “这杀人之人也真下得去手,简直非人子也,可惜了她腹中未谋世的婴儿了,还没出生就永远也见不到阳光。”

  莫巡检黯淡着眼眸,想必心中不是滋味。

  “这件案子有些棘手,蓝公子您我们是要带回巡检院的,至于案子我们也在收集线索,希望您能配合我们。”莫巡检叹了口气。

  “公道自在人心,我相信莫巡检能给我蓝初淮一个清白。”蓝初淮表示很无奈,还没能感受这世界对自己的滋润,自己就背上这莫须有的罪名。

  “带走!”

  “你们去通知南家的人。”

  蓝初淮心底有些头绪,这件案子若是这么发展下去,自己定会被判为杀人之人。每件事情发生都必定有它的动机,对于一个勾栏女子,又有谁会这般厌恶她呢。是茶馆小二的羡慕嫉妒恨还是勾栏妈妈不愿让她离去,亦或者是那书生另有新欢杀人灭口。

  很显然这些都不可能成为杀人动机。天子脚下,又怎会明目张胆犯事。店小二再怎么嫉妒,也不可能为了自己的前程杀人,勾栏妈妈放着日进斗金的勾栏生意不做,来谋杀一位弱弱女子也行不通。书生若是另有新欢,直接舍弃便可,何必多此一举呢!

  其中必定另有隐情。

  不知不觉已到巡检院,巡检院看着较为严肃庄严,门口伫立的两座大狮子格外瘆人,狮口前两颗大大的虎牙垂涎出的液体般的晶石。蓝初淮被带到牢狱,牢狱比他想象中的还要简陋,地上铺着糠草,靠墙边排放着一张小床,牢狱里散发出恶心的血腥味让蓝初淮反胃。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