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飞极速书阁 > 愿与人间共白头 > 第九章 家宴
 
  “二郎可真会说话,还好有惊无险。”姑苏婉莹捂着胸口慈祥的目光望着蓝初淮,她松开手伸出纤细的玉指半捂着他的脸庞红着眼眶细语:“二郎长大了,越来越俊秀了,也越来越像沐儿了。二郎会不会怪娘没有让你见到自己亲生的娘亲。”姑苏婉莹垂着雾水眸子自责的道。

  蓝初淮紧紧的捂着娘的手道:“娘怎么会呢。您和父亲、大哥还有小妹是我最亲的人,我开心还来不及又怎么会去抱怨娘呢。姨娘的离世也是无可奈何,或许这是天命吧,上天注定了我允羡刚出生丧母但同样也送给我一个最爱我的娘,在允羡眼里,您就是我的生母。”

  和娘相聊甚久,娘也困了,一夜没有睡好的蓝初淮也疲倦了。蓝初淮来到厨房吩咐下人随便预热一些能吃的食物吃完便晕熏熏的走到东厢房倒头就睡。

  京城内城,尚书省,午时。

  蓝临之坐在案桌前落笔写完最后一个字,他原地踌躇片刻并未松懈下来而是从黑色密盒里取出一对上好的耳环,带上桌案上的纸条走出门外。

  “通报一声,蓝临之求见。”侍从悄悄的推开门几息后又静静的带上门。“侍郎大人,尚书大人染上了风寒不方便见外人您还是请回吧。”

  “我去请太医。”

  “不必了,大人已经看过太医了,目前在歇息呢!侍郎大人还是不要去打扰尚书大人为好”

  “那你把这个交给他。”话音刚至蓝临之怒气冲冲的离去。

  麋鹿书院。

  “院长,燝书有一事相求。”

  “是为你家二郎是事吗?”

  蓝玖点头道:“是。”

  “你家二郎的事闹得沸沸扬扬,我们麋鹿书院是读书净地,烟尘绯闻招惹不起。陛下明令禁止书院不得参政。所以燝书,院长也束手无策。”蓝玖面前头发花白的老人无奈的道。

  “燝书你要安心备考,来年春闱高中元士到时一举成名次年参加殿试扬我麋鹿书院风采。”

  ……

  入秋时分,京城的夜晚微凉,抬头,月明星稀。偶尔有几只不怕冷的秋蝉躲在枯萎焉黄的树叶下鸣叫。隔壁邻居家的小黄不停的犬吠叫得很凶。小妹则独自一人蹲在树墩下玩着树叶。

  “哒哒……”沉重的脚步声传至庭院,小妹回过头,露出两颗小虎牙欢快的笑着朝着蓝临之、蓝玖跑去,接着环抱着蓝临之的大腿奶里奶气的道:“爹,大锅,你们终于回来了,若兮好想你们。”

  “若兮在学堂里有没有听夫子的话?有没有调皮捣蛋?”蓝玖半蹲下抱起及腰的小妹。

  蓝若兮翘起兰花指肯定的道:“当然呢,夫子可喜欢若兮呢。”

  “那若兮可真棒。”蓝临之露出了久违的笑容。

  “大锅,爹爹快洗手,娘今天可是做了好多饭菜呢,偷偷听怡花姐姐说娘可是把心爱的手镯给当了。大锅快放若兮下来,若兮去叫睡懒觉的二锅。”蓝若兮调皮的扭动着身子。

  蓝临之哀声叹了口气,猛然反应过来与蓝玖异口同声道:“若兮你方才说什么。”

  蓝若兮嘟着小嘴。

  突然从眼角流出晶莹的泪珠:“爹爹大锅不要这么看若兮,若兮害怕。”

  两人这才反应过来,方才他们的行为举止太过于激进吓到若兮了。

  “父亲,大哥。”蓝初淮打开屋门伸了个懒腰。蓝若兮见二锅醒了便飞奔过去抱着他的大腿抱怨。蓝初淮将若兮抱起在其耳畔低语蓝若兮这才不闹呢。

  “二郎回来了?!”两人难以置信的看着蓝初淮。

  “回来就好,回来就好!”蓝临之紧绷的神经在此刻松懈下来。“有没有受罪啊?”蓝初淮拍着胸脯:“我好着呢!”

  “若兮刚刚二郎与你说了些什么?”

  “不告诉你。”蓝若兮一头扎进蓝初淮温暖的怀抱里。蓝初淮欣慰的笑着。

  “告诉大哥,大哥给你买雪花糕和点心吃。”蓝若兮如同小鹿缓缓从蓝初淮的怀里探出头来。“大锅给若兮买多少?”

  “一两银子!”

  可爱的若兮伸出手指一个一个的在数:“一个两个……”“二锅好像说要给若兮买二两银子的蜜饯呢。”蓝若兮又扎进蓝初淮的怀里。

  “那大哥给你买三两银子。”

  “成交!”蓝若兮笑着爬下拉着蓝玖的手奶气的说着:“拉钩上吊一百年不许变。”

  “小丫头片子竟然敢算计大哥,是不是二郎教你的。”

  “咳咳……大朗你那三两银子赶紧拿出来补贴家用。”随即蓝临之威风凛凛的走进房屋。

  三人也跟着有说有笑的走进……

  五个人围在一张不大不小的木桌上,蓝若兮可是馋得流出口水来,不过娘亲自嘱咐过要等会才能开吃,理由保密。父亲也拿出了珍藏多年的米酒为自己以及两位儿子斟了一小杯。

  门外怡花急匆匆的小跑来道:“夫人,薄雾散开了,月亮可大了,好像白净的大碗盘子。”皎洁的月光透过薄薄的纱窗照射到了屋内,原本只有黯淡的烛火的房间被照得通明。

  “可以开吃了。”

  “呜呜呜呜……”蓝若兮不熟练的拿起筷子花了好大劲才夹起一块香喷喷的肉片塞到嘴里一口吞到肚子里。

  “若兮好吃吗?”大朗望着恐怖如斯的小妹。

  “好吃!”

  “是什么味道?”

  “……咦”蓝若兮摸了摸脑袋,“忘了…”

  呆萌呆萌的若兮引得一家人发笑。

  “娘为何要等到云雾散尽才开吃啊。”蓝初淮小饮一口。

  “圆月象征的团圆,我们一家人今后永远也不分开。”

  父亲捂着娘的手深情的道:“婉莹你辛苦了…”

  父亲今晚喝了好几杯,微微有点醉熏,黝黑的脸颊都红了。不过父亲很开心,嘴里还不停地说着:“回来就好,回来就好。”闻言,蓝初淮像是触电一样麻木了很久。大郎喝了一杯后就陪着娘聊聊在学院里发生的,惹得娘都捂鼻嗤笑。小妹没吃多少就饱了被怡花抱走洗浴去了。

  此情此景无不使人眷恋,希望时间永远定格于此,事业也好,学业也罢,和至亲至爱的人待在一起比什么都重要。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