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飞极速书阁 > 愿与人间共白头 > 第十一章 大朗有首辅之资
 
  “二郎你今晚连夜出城,多带些银两赶赴益江,益江是我们蓝家扎根的地方,你祖父、母都在那儿。你走了他们便不敢拿我蓝府怎样。就算此事传达天子耳畔,吾也无骇。到益江你便跟随大伯经商,累积经验,与有肝胆人共事,从无字句处读书。待时你们兄弟两人一人从官一人经商,发扬我蓝家。”蓝临之沉思了许久终于道。

  蓝初淮也没有想到事情会发展到这一步,官场上的明争暗斗貌合神离充斥在他脑海中。小小的一件事却被对手无限放大,最后竟直逼要害。这个世界丑陋,其实只是人心险恶;这个世界阴暗,其实是人心狡诈。

  “楚客莫言山势险,世人心更险于山。”蓝初淮垂下眸子。

  “父亲,二郎其实我们不必如此悲观。”蓝玖的明眸焕发出异彩。

  “茶馆命案是巡检院接手并又由巡检院结案,实地巡检院院长已经澄清二郎是无辜的,二郎是自由人。方才我们忽略了这一细节,那就是巡检院!”

  “巡检院院长赵砚安是什么人连和泥巴的垂髫孩童都知道。赵砚安全名赵筠字砚安,乃当朝国舅。大泱元年,凭借一己之力屠西漠数村村民的性命,饥渴难耐时,食人肉,饮人血,当时有文人途径,见尸骸遍野、血染千里竟恶心发吐。时至今日西漠百姓闻名闻风丧胆谈赵砚安色变。此战后赵砚安魔鬼之名便在西漠乃至中原埋下种子。家里的长辈怕孩子乱走便直呼赵砚安神出鬼没,杀人如麻,夜晚专门挑小孩吃。更有甚者将赵砚安说成饕鬄转世。”

  “这样一个心狠手辣玩弄心术的人会让自己吃亏吗,答案定是否。方才我们的思维定格在皇太子、二皇子的栽赃嫁祸,莫非他们事先知晓巡检院的院长会包庇。抛之,反之,他们的目的或许就是想给父亲下马威。”

  “大朗你讲清楚点,为父听的模棱两可。”

  “兄长有首辅之资。”

  蓝玖、蓝临之两人斜了眼突然蹦出一句话来的蓝初淮。

  “茶馆命案分为三种境况,燝书慢慢道来。一:若是凶手为茶馆老板,赵砚安所说属实。刑部、大理寺借题发挥只想给父亲下马威以及抹黑巡检院,这岂不是太愚钝、得不偿失啊。难道吓唬一下父亲,父亲就会冒天下之大不韪违背陛下的旨愿,抹黑巡检院,巡检院公布真相,刑部、大理寺的脸往哪搁。”

  “那晚在牢狱允羡与为兄谈过,允羡的推断符合情理,店家会不顾生计来谋杀勾栏女子?显然不可能!”蓝玖振振有词,仿佛披上天使沐浴而下银白铠甲。

  “二:若是凶手为皇太子亦或靖王,他们行动的动机就是为了拉拢父亲,茶馆命案发生后大理寺、刑部的人应该立即当场逮捕二郎,否则二郎一旦落入巡检院他们就已然莫可奈何不得不尔。巡检院乃大泱最为全面且权利最大的司法机构,若是没有陛下手谕,胡乱闯入者杀无赦!然而事实相反,他们是最晚得到信讯并从中键入无非是没有得到明确的消息亦或者是巡检院并未公布让世人皆知。皇家之争从根源说便是讨好陛下,其中包括抹黑对手、为自己平贴功禄、彰显自身的优势及才华。如若大理寺、刑部将二郎绑去,严刑逼供。待时巡检院抖出真相,恐怕陛下龙颜大怒,废除储君流放皇子也是有可能的。陛下本就心生多疑,若是未来的储君阴狠毒辣,献媚取宠,天家的颜面往哪儿搁…”

  “在燝书看来,大理寺卿就是单纯的想要压榨父亲一笔。”

  “三:其他两点排除后那么行凶之人与巡检院院长的关系莫逆,赵砚安为了掩人耳目同时又不想冤枉二郎故施一记栽赃嫁祸于店老板。”

  蓝临之、蓝初淮两人沉思甚久。

  蓝临之抿了口发凉的清汤摇晃着脑袋肯定的道:“大朗有首辅之资。”

  “天下才有一石,兄长独占八斗,首辅得一斗,天下共分一斗。允羡望洋兴叹…”

  蓝玖从袖囊内拿出几张肖像画:“允羡你且仔细查阅一番,这些是茶馆老板及店家小二的肖像。”蓝初淮接过手平铺在案桌上,望着眼前陌生的画像他惊恐万状、瞠目结舌。他深吸了一口冷气,茫然失措,像个泥塑木雕的人。

  那瞬间,蓝临之直瞪瞪地看着案桌,他被这突然来临的事震动了,以致就像受到电击一般,精神处于半痴半呆的状态之中,同时大脑已经失去指挥自己行动的能力,木头一般地站在那里不动,楞着两只眼睛发痴着六神无主。

  “二郎,二郎……”

  蓝初淮缓过神来。蓝玖走进给了二郎一个厚实温暖的怀抱。

  “有大哥在就没有人能够欺负我们,天家的人也不行!”

  “二郎打小就心软善良、待人真诚,童时踩死蝼蚁便内疚不已,为父虽然掌权不大,但好歹也是个吏部侍郎,你们兄弟两安心就学,为父在一日必保家人无恙。”蓝临之缓缓站起来伸出手轻拍蓝初淮的肩膀。

  在这个弱肉强食的世界,你不折了别人的羽翼,别人就会毁了你整个天堂。

  “天地不仁以万物为刍狗,圣人不仁,以百姓为刍狗。怀有身孕的孕妇在我眼皮底下遇害一尸两命,我于心不忍,那未曾得到灿烂阳光沐浴的幼婴未出世就被人判决死刑,他错在哪?她何错之有?最是难测帝王心最是难揣功臣意,储君争夺之路上骸骨皑皑,血溅八方,那象征着帝王无上荣耀镶嵌金银钻石的宝座实地是人血人肉堆砌成的。那吃着朝廷供奉位列帝王之下的功臣背地里压榨百姓视人命如草芥!”

  “天理何在?帝王的初衷何在?他日我若为皇,存真理废社稷,世上再无贫饥,人人得以温饱。书墨香,传四方;蟠桃宴,人人常。人法地,地法天,天法道,道法自然!”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