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飞极速书阁 > 愿与人间共白头 > 第十二章 入城游玩
 
  少年郎眼神坚决且犀利,目光如炬、炯炯有神,细细看来,可以看出他流转中的目光里带有一丝黯然与失落,这份黯然与失落正是来源小兰及她腹中未出世的婴儿。如此草菅人命般现象怎能不令长期处于久安和平的蓝初淮心酸。

  “大朗,二郎你们早些歇息,为父在书房练练字画。”

  兄弟二人相继退去。

  皓月于竹影的参差叶子中缓缓升起,灌木丛中偶尔响出一声飘渺的沙沙声,粘着露珠的夜风徐徐撩起蓝初淮的长发。一个人,静静的赏月,月光洒下的那份洒然那份细致融化愁人那般难解的心思,且空灵曼妙,沁人心扉。宁静,悠远,黑夜……整个世界都睡着了,仿佛一切都归于混沌,夜无光…唯人入梦乡。

  卯时未到,水天相接之处已有一抹红色的朝霞映照远空,似极了女子微沾胭脂的黛眉。不少鸥鸟在陆续盘旋叽叽喳喳很是欢雀。蓝玖静坐在庭院的石凳上目不转睛的盯着手中的史书论语。清晨微凉,蓝玖披上了厚厚的外甲。露珠垂在满是纹路的树叶上欲滴不滴的样子像极了情窦初开的少女。

  蓝初淮洗漱完毕后拿上一本《大泱国志》走到蓝玖身旁坐下细细观望。蓝玖虽说只长蓝初淮两岁,但他的资质乃至毅力比普通人强的多,在学术方面将同龄人远抛脑后数万丈。麋鹿书院院长更是把他看成书院的瑰宝和希望,对外放言:状元郎之名非我燝书所属。

  读书就好比下棋,观书不语真君子。两人从相见至今并未说过一句话,欲讲之言皆借书中文字表达。

  两刻钟悄然而过,两人皆合上书籍,相视而笑。“一日不见如隔三秋,二郎变了。”

  “兄长,我哪儿变了?”蓝初淮抿了抿干燥的嘴唇。

  “二郎不再像平常那般毛手毛脚,二郎成熟稳重了!”

  “二郎变得有礼貌不再直呼为兄诨名,二郎长大了。”

  “为兄有一言相告:成长的路上必定凶险万分,二郎要记住:咱们蓝家人要有吃得苦中苦方为人上人的觉悟,在前进的道路上披荆斩棘,才能直挂云帆济沧海。”蓝玖一边说着一边摇晃着脑袋像极了学堂的教书先生。

  话音刚落,正房的一道倩影印在两人眼帘,那正是姑苏婉莹。她衣简单的淡蓝色宫服,宫服上绣着几朵莲花虽毫无亮点却不失华贵的气质,清晨熹微的阳光印在她如新剥鲜菱般的面孔上,清晰可见的双眉修长,眉目间隐然有着一股书卷的清气。

  她双手叉腰竖起横眉目光之尖锐道:“大朗你个登徒子,又在欺负二郎了。”

  “娘冤枉啊…”蓝玖表面上一脸无辜实则撇了一眼暗自窃喜的蓝初淮轻声道:“我到底是不是亲生的。”

  “娘我举报,大朗私下说你长得丑。”蓝初淮咧着嘴小跑到姑苏婉莹身边请安道:“娘早安。”

  “莫大的冤案啊…”

  “我作证二锅说的是正确的。”在怡花的陪同下蓝若兮微笑的走到庭院,她身穿一袭粉色石榴群裙,淡黄色的棉衣,裙上带有粉色的绸带,古灵精怪的脑袋上乌黑的秀发用一个小巧紫色的簪子盘上带着一条粉带,丝带上还残留着梅花的香味。

  “漂亮的女孩子不说假话,不然脸上会长面皰的。”

  蓝若兮可爱的嘟着小嘴,奶气道:“大锅没有说娘长得丑,大锅只是说娘越来越胖了。”

  ……

  不愉快的早宴从姑苏婉莹热情的为二朗及小女夹菜开始。

  “二郎多吃点,少了从大朗碗里夹。若兮吃饱点,现在正在长身体,不够大哥的碗里还有羊奶。大郎…大郎待会收拾碗筷!”

  一顿下来,二郎捂着咕咕叫的肚子欲哭无泪的回到自己的厢房四处观望见周下无人便从床板下掏出收藏已久的几个铜板,摇摇晃晃、垂涎三尺的走出房门。

  “娘,我今日休假,此时天气明朗,索性带着二郎、小妹出去散散心,您看有哪些需要带的到时我一并捎回来。”

  “大锅是要带若兮去买蜜饯果子吗?大锅真好。”若兮都快要馋出口水来了水。

  “大朗你过来。”姑苏婉莹伸出手招呼大朗,从钱囊里拿出几锭银子,放在了蓝玖的手心。

  “小拾就知道,娘对小拾还是一如既往…对小拾还是如出生时那般上心。”蓝玖捂鼻掩面,差点就要哭出来了,最后直至娘强行硬拉,蓝玖这才恋恋不舍的松开娘的手。

  “多陪陪若兮和允羡。”

  “允羡,小妹,咋们出发。”

  马车驱驶在官道上畅通无阻,马车外熟悉的风景一次又一次被阅览,小妹则在车内硬是要将夫子教的童谣唱给兄长们听。经过城门,士卫见是吏部侍郎的马车便直接放行,将马车安顿下来若兮搀扶着兄长们的裤腿大摇大摆像初见异宝欢快雀乐、兴高彩烈的活蹦乱跳。

  “为兄先吃个馍馍充饥。”

  “哇,二锅那是蜜饯果子,若兮要吃蜜饯果子。”蓝若兮发出渴望的尖叫并扯着蓝初淮的裤腿就跑。

  “兄长,前面的果子摊铺等你付账。”蓝初淮扬着头浅笑间便被露出小虎牙的可爱小妹拉到了街头对面。

  “老板来两串蜜饯果子。”

  “略略略…二锅真小气,大锅可是说要给若兮买三两银子呢。”若兮流着口水扳着手指奶气道。

  “若兮,单吃一种可没意思,到时候二哥带你去喝茶听曲。”

  蓝若兮似懂非懂的咬着小细指。

  街道上,原本平缓驶着的马车骤停,几息后马车后的帘幕被拉开,只见一位女子探出身来,她有一双晶亮的眸子,明净清澈,灿若繁星,不知她想到了什么,对着自己兴奋的一笑,眼睛弯的像月牙儿一样,仿佛那灵韵也溢了出来。一颦一笑之间,高贵的神色自然流露,让人不得不惊叹于她清雅灵秀的光芒。她亭亭玉立袭一身洁净白衣,如琼枝一树,栽种在青山绿水之间,尽得天地之精华;又似昆仑美玉,落于东南一隅,散发着淡淡华彩,不由一呆。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