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飞极速书阁 > 招财猫猫在恋综里养家糊口[穿书] > 第2章 第二章
 
第二章

事情倒退到两分钟前,记者们叩响了酒店的房门。林卓还以为是梵浅回来了,不耐烦的轻啧了一声,随手就拧开了门。

打开门以后,看到站满走廊的记者,林卓傻了。他没想到,记者会在他还没有联系的情况下突然造访。

林卓的第一反应就是,有人想搞自己,但他也压根没把这件事和对他一向死心塌地的梵浅联系在一起。

来的记者很多,除了林卓自己联系的小报记者,还有几家国内知名的八卦杂志记者。要是放在平时,这几家有名的杂志社记者根本不会理睬他这样的二三线小明星。

林卓越发笃定了,应该是有人花了大价钱请这些记者来搞自己。

他有些庆幸的松了口气,幸好梵浅不在。要不然被记者看到两男一女聚在同一个房间里,还不知道会编出怎么样的荒唐新闻,来借此搞臭他的名声。

看清房间里的情况,记者们也傻了。

下一秒,无数闪光灯伴着咔咔的快门声此起彼伏的响起,记者们叽叽喳喳直把话筒往他嘴边塞。

“林卓,这就是你说要爆料的大新闻吗?”

“在《恋爱之家》开播前,你向大众坦白自己的性取向,有想过后果吗?”

“林卓!请问你今天联系我们来酒店,就是为了公开出柜吗?!1

其实本来两个男人在酒店的同一间房里也没什么,但林卓之前亲自联系记者说是有大新闻爆料。何况,在大中午的时间,林卓光着上半身,一看就是刚洗完澡的样子。而房间里另一个年轻男人,也穿着酒店的睡袍。

这两件事结合在一起,想象力惊人的记者们就立刻脑补出一场大戏。

林卓气得脸色涨成了猪肝色,面对这群记者们却也是敢怒不敢言,只能耐着性子解释道:“我们两个人的身上被泼了红酒,衣服也被送去干洗,所以才穿着酒店里的浴袍。”

记者们点头表示理解,手底下拟稿和拍照的速度更欢了:假装自己信了jpg

好在,酒店人员终于送来了干洗好的衣服,记者们的议论声这才小了下去。

林卓像是抓住了一根救命稻草般赶紧接过衣服,匆匆和记者说了一会见,就关上门去换衣服了。

梵浅在人群看着这一切,不禁咂舌。这个人怪不得能当男主呢,心理素质真不是一般的强。不过……

她想起自己在林卓的衣服上动过的手脚,嘴角上扬的弧度又加深了几分。

“有意思吗?”

梵浅的头顶突然响起一道清冷的男声。她转过身,就看到刚才在电梯前的偶遇的英俊男人正低下头看她,镜片反射出白光,令梵浅心头一刺。

电光火石之间,她终于意识到觉得男人面熟根本不是她的错觉——这个人,他就是全书第一模范工具人,男主的继兄、她的老公林呈之!

梵浅半天也没有从林呈之脸上读出他的情绪,她愣了愣,试探性的开口:“我觉得还挺有意思?”

林呈之的喉间溢出一声轻笑,没接话。

“哎哟喂!我早就和他提点过,对生活再怎么不满意,也不能做这种伤风败俗的事啊1

人群中间的贵妇人特意拔高了嗓子,引得所有人都往她的方向看,“这真是丢我们林家人的脸呐1

林家人这三个字一出,梵浅瞬间意识到贵妇人就是林卓的亲生母亲,林呈之的继母。

原书里也有这一段,林太太听从儿子的安排,带着一群好友兴冲冲的跑来捉原主的奸。原主的名声在豪门圈子里瞬间就臭了,连带已经成为前夫的林呈之也被人嘲笑头顶一片青青草原。

梵浅了然:看现在的情况,林太太应该还以为里面的人是她。

她看热闹不嫌事大,戳了下她前面一脸茫然的男记者,提醒道:“那位是林太太,林卓的妈妈。”

她的声音不大不小,清清楚楚的传进了每个记者的耳朵。大家瞬间就躁动起来,林卓他妈都亲自来锤林卓出柜了,这还能有假!衣服洒红酒什么的肯定都是借口!

林太太隔得还有一段距离就看到了人群的躁动,她连忙又快走几步上前,打算在记者面前好好说一波梵浅的坏话。

然后,她就看到,本来应该躲在房间里的梵浅现在安安静静的站在人群外围,身后还立着两个身形挺拔的男人——其中一个还是林呈之。

林太太胸口一揪,突然产生了一种不好的预感。她急冲冲的就往前走,想要扯住梵浅问个明白,还没走两步,她就被兴致高涨的记者们围堵住了。

“林夫人,您早就知道了自己儿子的性取向是吗?”

“刚才听您说话的意思是,您看不起同性恋,对吗?”

“林卓在此时选择公开出柜又突然改口,是不是因为迫于您给的压力?”

记者们连珠炮般的问题打得林夫人脑子一阵一阵的发懵,她隔着人群指着梵浅,试图解释:“我以为房间里的是梵……”

“妈1林夫人的话还没说完,就被再次打开房门的林卓打断。他挡在林夫人面前,害怕她情急之下说出点儿什么,在林呈之面前暴露他还没来得及实现的计划。

“林卓。”

梵浅喊了林卓一声,清甜绵软的嗓音瞬间吸引了所有人的目光。在众人神情各异的注视下,她的手指指向地面,笑意盈盈道:“你的东西掉了。”

林卓下意识的低头去看,只听刺啦一声——他的右裤裤腿从大腿处一路崩开到膝盖,露出了里面的海绵宝宝内裤。

梵浅:哇偶~亲亲,这边建议男主连夜买站票逃离这个星球呢~

就像是在平静的油锅里滴进去一滴水,记者们瞬间炸了开来,咔嚓咔嚓拍照的同时还伴随着一阵阵抑制不住的窃笑声。

梵浅欣赏完这一幕,看着林卓黑成锅底的脸,默默偏过头,害怕自己会当场笑出声。

林卓窘迫的满脸涨红。他用一只手狼狈地揪着大腿外侧的布料,用最快的速度挪动着脚步退回房间,然后重重的被摔上了门。

记者们们笑得声音更大了,已经挖到了满意的新闻,他们也没有继续采访林卓的想法。

大家纷纷收起工具,飞快地从酒店撤离,生怕第一手新闻被竞争对手爆料出去——林卓疑似出柜、林卓裤子崩开这两个新闻,随便搬出一个都够网友们热闹一阵了。

梵浅看着立刻变得空旷起来的酒店走廊,长长的吁了一口气——能通过穿书亲手收拾渣渣男主的感觉,简直不要太爽。

林太太把梵浅的反应尽收眼底,很快就反应过来:“梵浅!是你在故意害小卓出丑1

她像是一只护崽的老母鸡,怒气冲冲的走上前,一只手扯住梵浅的衣服,另一只手抡圆了就想要扇她耳光。

梵浅眼神一凛。她长这么大,还是第一次遇到有人想要直接动手打她,她正打算反击,却发现有人先她一步出手了。

林呈之牢牢锢住林太太高高举起的手腕。他逆光而立,吊灯投射下的阴影笼罩在他的半张脸上,从梵浅的角度去看,刚好能看到他暴露在灯光下的另外半张脸。

“阿姨,您当着这么多人的面,欺负我的妻子是不是不太好?”林呈之语气平淡,随便的口吻就像是在和对方讨论今晚该吃什么。

林太太下意识的扭头,果然看到自己带来“捉奸”的朋友们表情都有点难看。她面子上有些挂不住,厉声道:“松开我1

林呈之应声松手,他侧了下身子,将梵浅彻底挡在他身后。这才慢悠悠地半举起双手,冲林太太再次说道:“我保证不动您,但您也不能再对梵浅动手。”

梵浅被面前的人严严实实挡住,她吞了下唾沫,心里泛起一阵心酸——多温柔的一老公,只可惜原主识人不清,错把鱼目当珍珠。

“梵浅这小贱蹄子给你灌了多少迷魂汤?”林太太冷哼一声,嗓音尖厉,“你还敢说她不是故意让小卓出丑?!她说小卓掉了东西,我怎么没看到,嗯?”

梵浅忍不了了,她从林呈之身后探出半个脑袋,一脸笃定道:“林卓就是掉了东西啊,阿姨,您也掉了东西。”

她弯了弯眼睛,嘴边还沁着甜甜的笑容:“林卓掉了节操,您掉了素质。”梵浅嘲讽完毕,默默又把脑袋缩了回去。

呵,看我不气死你。

“噗嗤——”林呈之的好友没忍住,瞬间嗤笑出声。

林太太带来的贵妇人们也低下头拼命忍住笑意,她们的家族多少都得仰仗林家扶持。即使看不惯情妇出身的林太太,她们为了家里的企业,也不得不捧着对方。

但是今天接连看林家这对母子出丑,她们憋笑憋得实在难受。终于有人站出来打圆场:“林太太,您还是先进去看看小卓吧,犯不着和其他人置气。”

林太太想到林卓,这才恶狠狠剜了梵浅和林呈之一眼,扭头去敲林卓的房门。

等到林太太进了门,贵妇人们这才小声议论起来。

“哎呀,让她天天夸自己的儿子是个大明星,这一下可好,全国人民都能知道大明星的裤子扯开了。”

“林卓到底是不是弯的啊?我都不敢把自己侄女介绍给他了。”

“林卓在顾家的宴会上闹出这种事,顾家要是发起火来,可够他们林家喝一壶的。”

梵浅竖起耳朵听着贵妇人们聊八卦,脸上的小表情愈发生动起来。

林呈之感觉到自己的腰间微微发痒,半偏过头,就看到梵浅的双手看似无意的抵在他的后腰处。她从他身后探出脑袋,一直目送着那群聊八卦的富家太太远去,还意犹未尽的咂了下嘴巴。

林呈之眼底划过一丝探究。

她的表情过于灵动了,灵动的甚至有些不像“她”。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