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飞极速书阁 > 招财猫猫在恋综里养家糊口[穿书] > 第3章 第三章
 
第三章

“走吧。”

梵浅一秒回神,只见挡在她身前的林呈之已经走出了好几步。她怔忪片刻,看到林呈之身旁的好友那副见鬼的表情时,才意识到林呈之是在和她说话。

梵浅有些惊讶。

原文里用来描写林呈之的话只有寥寥数语:他自幼沉默寡言,对什么事情都会流露出一副漠然的态度,包括婚姻。他和女配虽然结了婚,但也只是一对生活在同一屋檐下的陌生人。

她没有想到林呈之居然会主动开口,招徕她一起走。

梵浅只是迟疑片刻,很快就跟了上去。她不是原主,也不会在帮渣男男主做一些坑害林呈之的事情,等一会儿回了家,她就和林呈之提离婚。

林呈之和他的好友并肩往前走。

好友只是嫌弃的睨了梵浅一眼,就忽视掉她,自顾自的和林呈之聊起天:“我回去就联系助理多买几批水军,一定要把林卓海绵宝宝内裤的话题送到热搜榜第一。”

“段烨。”林呈之面无表情的拂掉好友搭在他肩头的手,嗓音慵懒,“给熊猫留点笋吧。”

他们两个人走得速度很快,踩着一双小高跟的梵浅只能勉强小跑着追赶两人。

梵浅刚走到酒店门口,脚下还没踩到第一节台阶,脑海里突然凭空响起一道奶萌的小嗓音。

【滴——女配剧本上线,请接手原主的女配剧本。】

她一个分神,脚下瞬间踩空,连带高跟鞋的鞋跟一崴。她整个人都吃痛地摔倒在台阶上,疼得她眼睛直冒泪花。

听到身后的响动,林呈之下意识地转身,就看到台阶上的梵浅佝偻着身子,另一只手伸长了想要去捂脚踝。

“别动。”他冷声道,三步并作两步跨上台阶,拿开梵浅的手替她查看伤势,心里很快就有了判断,“不是什么大事,脱臼而已。”

梵浅瞪大眼睛,生理性的泪水不受控制的往外冒。

脱臼,而已?就算她是恶毒妻子,也不能用这样敷衍的口吻说话吧?

梵浅还沉浸在脱臼的痛苦中不能自拔,脚踝处突然传来一阵温热的触感,她抬手抹了把眼泪,就看到一只指骨分明的漂亮大手抚在了她的脚踝上:“你……”

林呈之抬起头看她:“别动,我帮你把关节复位。”

阳光下,男人五官精致得不像话。特别是镜片后的那双桃花眼,他的眼窝比男主更深邃,黑曜般的瞳仁很容易就能带给人一种深情的错觉。

梵浅看这张脸看得有些心跳加速,但是!即使是美色也不能动摇她的惜命程度。

“你能行吗?我觉得,要不你还是送我去医院吧。”她吞了下唾沫,只觉得心跳得更快了。

林呈之没让她动弹,薄唇轻启:“我有治脱臼的经验。”

梵浅提着的一颗心这才堪堪落下,有经验就行。

谁知道下一秒,林呈之再次悠悠开口道:“诊所里送来过一只荷兰猪,也是前左腿脱臼。”

梵浅:!!!她忘记林呈之的职业是兽医了!

她一个愣神,脚踝处的刺痛还没彻底传达到她的大脑,就很快被一阵发麻的胀痛感所取代。她的注意力回到脚上时,林呈之的手已经从她的脚踝上拿开了。

对方站在比她低一级的台阶上,从口袋里掏出一张消毒湿巾慢条斯理地擦着手,他微微低着头,微卷的头发在前额投下一片淡淡的阴影。

“很好。”

她听到林呈之说,“你比那只荷兰猪要听话。”

梵浅只想当场脱下高跟鞋冲着对方的脑袋来一下,她忍了忍,还是忍住了:“谢谢。”因为生气的缘故,她的声音有点儿闷闷的。

林呈之不动声色的勾了勾唇角,随手把用过的湿纸巾丢在一旁的垃圾桶:“把鞋脱了,送你去医院。”

梵浅仰起脖子看他,眼睛里写着困惑。

他难得的生出几分耐心来,又多解释了两句:“避免高跟鞋对你造成二次损伤。”

梵浅这才伸手去脱自己脚上的鞋。其实她本来想说让林呈之抱她去医院的,但想起原主对林呈之做的缺德事,她还是放弃了。

脱下鞋的那一刻,她这才找到了让她崴脚的真正元凶——一枚鸽子蛋般大小的蓝宝石钻戒挂在她高跟鞋的细跟上。

她脑子里的小奶音再次惊叫起来:【宿主!这枚戒指在二十年前的拍卖会上,被来自华国的神秘人士拍走,当时的成交价格是四百万美金。】

梵浅叹了口气。

走路随随便便一崴脚都能捡到四百万,这大概就是身为一只招财小猫咪的烦恼叭~

她把戒指装进自己的手提包里,一只手拎着高跟鞋,另一只手扶着台阶上的扶手,用没受伤的右脚一蹦一蹦的从台阶上一级一级的往下跳。

林呈之从她身边掠过,一眨眼的功夫就又回到了台阶下的空地。他双手揣兜,静静看着梵浅吃力的往下蹦台阶。

身旁的段烨看好戏似的捅了捅林呈之:“今天怎么回事啊?碍你事的人一个个都倒了大霉,你不会是背着我对他们偷偷下黑手了吧?”

林呈之用看白痴的眼神暼了段烨一眼,没吭声。

段烨的嘴还在叭叭:“你还是心软,要我说,她脱臼那会儿你都不应该管。看她是会打电话叫救护车还是叫她的林卓哥哥,呵。”

林呈之烦躁的拧了下眉,脚步动了……

梵浅的面前再次投下一片阴影,她抬起头,就对上林呈之微沉的脸色。

她以为林呈之是等她等的有些不耐烦了,正打算开口让他们先走,只见林呈之薄唇轻启:“要我抱你吗?”

梵浅愣了下,反应过来林呈之说了什么以后,忙不迭地点头应下:“好啊,谢谢你。”

她心里再次泛起一阵心酸。这么善良的男配,真不知道原主怎么就忍心帮着渣男欺负他。

林呈之长臂一捞,梵浅瞬间以公主抱的形式被对方捞进了怀里。她有些懵逼的眨眨眼睛,对林呈之这么娴熟的手法产生了一丝丝困惑:这么熟练,他到底得公主抱过多少人?

大概是她把问题在脸上表现的太过明显,下一秒,她就听到林呈之和段烨说道:“我发现,她是我抱过的病人里,吨位最大的一个。”

梵浅:……我的刀呢?刀呢!为什么兽医会用他的患者来和她做比较。

她就算本体是只招财猫,但是现在,她是一个纯人类啊喂!

段烨捧腹大笑,直到笑够了,这才抬手擦了擦眼角并不存在的泪花:“行,那你去医院,有事记得给我打电话埃”

林呈之冷冷清清的嗯了一声,就把梵浅随手塞进了停在他们面前的出租车后座,自己也跟着弯腰钻进车里。

段烨目送着出租车远去,才后知后觉的感到不对劲——林呈之一向把梵浅当成透明人,怎么今天对她这么照顾?平时,他好像也没见林呈之照拂过梵浅啊?

……

梵浅上了车才发现,自己因为赤脚走台阶,右脚的脚心变得黑漆漆的。她嫌弃的蹙起眉头,只能不好意思的再次求助林呈之:“那个……”

对方扭头看过来,喉间慵懒的发出一个单音:“嗯?”

梵浅:“你还有湿纸巾吗?可不可以借我一张?”

林呈之连眼皮都没掀,从口袋里掏出一片递给梵浅。

梵浅说了声谢谢,拆开湿巾擦拭脚心的瞬间就感受到了皮肤被腐蚀的刺痛感。她被刺得倒吸了一口冷气,这才看清湿纸巾的包装上,清清楚楚写着酒精含量:75。

她脑海里又浮现出林呈之站在台阶上,慢条斯理的擦拭每一根手指的专注模样。随身带着高浓度的酒精湿巾擦手,林呈之他是个洁癖吧?

下车前,梵浅拿起手边七厘米的高跟鞋看了看,索性伸手握住鞋跟,用力一掰。

一双平底鞋制作完成!

透过车窗的倒影,林呈之将梵浅的举动尽收眼底的,他不动声色的挑了下眉。

下车以后,梵浅没好意思再开口让林呈之帮忙,林呈之也只是静静跟在她旁边。她还注意到,林呈之应该是为了迁就她的伤势,脚步放慢不少。

他们两个人的颜值都不低,在医院里吸引了不少人的目光。替梵浅看伤势的女医生,还时不时把视线偷偷往林呈之身上瞥。

梵浅的伤不严重,医生只给她开了两瓶治扭伤的药。

她这才松了一口气。

林呈之在医院的过程中频繁的低头看腕表,梵浅意识到对方可能还有事要忙,就大大方方的提议让他先走。

林呈之应了一声,就打车离开了。

梵浅站在原地,目送着林呈之的离开,心里有些怅然若失。这还是她穿来以后第一个对她施以善意的人。不过,正是因为林呈之是个好人,所以她更要尽快和对方离婚。

【不能离婚啦,宿主】

脑子里的那道声音又响了起来:【作为女配,你的任务就是帮助男主击垮男配。】

梵浅翻了个白眼,斩钉截铁的拒绝:“不干。”

【请宿主接手原主的恶毒女配剧本,走完剧情线,你将会获得豪宅、游艇还有巨额存款哦~】

梵浅懒洋洋的掀了下眼皮,兴致缺缺:“我对钱这种东西没兴趣。”

系统急得小奶音都有点儿破声:【宿主,宿主,没有人会面对金钱不为所动。除非,给的钱不够多,我会给你好多好多钱哒~】

梵浅没接话,随手掏出自己刚才捡到的戒指。

系统:【……】

它忘记了,这次的宿主是一只自带招财属性的招财猫。

梵浅把捡到的钻戒送到了警察局。

系统在她耳边叨叨了一路,发现巨额奖励真的诱惑不到她以后,系统也改变了策略:【宿主,如果你不接受恶毒女配剧本帮助男主,你就会被困在这个小说世界,永远也没有机会回到自己原来的世界了哦~】

梵浅磨了磨后槽牙,强行扯出一个微笑:“很好,你够狠。”

她沉默片刻,再次开口时的声音里透着冷气:“帮男主?也就是说,我只负责帮他,至于结果怎么样,就不在我的考虑范围了,对吗?”

系统愣了下,不太能理解这句话的意思,但还是点头应下:【没错哒,宿主,你只需要负责帮助男主,不用考虑结果哦~等到女配下线的节点,你的任务就完成啦~】

梵浅的笑容这才在脸上漾开:男主,你听说过谍中谍吗?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