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飞极速书阁 > 招财猫猫在恋综里养家糊口[穿书] > 第7章 第七章
 
第七章

梵浅的牙疼一直持续到了晚上,晚饭时,她面对林呈之刚烤出来的小鱼干都没有食欲。

“要不……”

天花板上的吊灯灯光由白炽转向昏黄,在林呈之将口中的牛肉吞咽下去时,她听到对方慢慢悠悠的开口,“我帮你把牙拔掉?这件事,我还挺有经验的。”

梵浅拿筷子的手一抖,筷子就骨碌碌的在桌面上滚了几圈:“林呈之1

她怒气冲冲的警告道:“你不许再拿我和你治疗过的那些动物患者比较1

“哦。”林呈之又夹了一片牛肉,脸上肉眼可见的写着失望,“我的医术其实挺高明的,从业至今八年,投诉率为零。”

梵浅哼哼两声,一点儿都不给面子的反驳道:“那你得听得懂他们开口说话才行。”

前几天,宠物诊所里还接待了一只来“拆蛋”的俄罗斯蓝猫。麻醉劲儿过后,蓝猫醒来发现自己痛失蛋蛋,还对着给它做手术的林呈之好一阵骂骂咧咧。

当然,这种事梵浅也没有办法告诉林呈之,就让他永远沉浸在自己是一位备受动物们喜欢的人类的美好想象中叭~

梵浅在睡觉前吃了一片止疼药,牙疼这才有所缓解。但没想到,半夜的时候她竟然又被疼醒了,她摸着黑凭印象摸到茶几附近,随手扣了一颗止疼药吞下去,迷迷糊糊的枕在沙发上就睡着了。

林呈之第二天一早醒来,发现梵浅卧室的门大开着,房间里的人不知去向。

他心头一跳,结果一扭头,就看到沙发上不知道什么时候多出来一只圆润的三花猫,他的睡意瞬间散了个干净。

盘旋在他的脑海中多日的猜想,在今天终于得到证实。

梵浅根本不知道自己现了原形又恢复成人型的事情,更不知道林呈之已经撞破了她的小秘密。

……

网上不知道是谁扒出了林呈之的身份。

一时间,所有人知道《恋爱之家》里的素人男嘉宾林呈之和明星林卓其实是同父异母的亲兄弟。两兄弟同时参加一档恋爱综艺,这个噱头一下子就提升起了大家对林卓和林呈之的关注度。

林卓借此机会,还宣布了即将和女主穆子舒订婚的消息。

这个消息一出,林卓的风头就彻底压过了其他男嘉宾,关注度也提高不少。

从网上得知林卓即将订婚的消息以后,梵浅瞬间就懵了。

她记得在原书里,这个时候的男女主才仅仅处于互相抱有好感的阶段,怎么会选择在现在订婚。还是说,因为她的介入,剧情线已经混乱起来?

梵浅敲了下系统,系统也很快冒出头来解释:【宿主,我们这边没有察觉到剧情线变动的异样哦~所以说这应该属于男女主的自发行为。】

自发行为埃

梵浅若有所思。

她跑到宠物诊所去找林呈之,打算问问他知不知道林卓即将订婚的消息。

还隔着一条街,梵浅就看到林卓那辆造型张扬的跑车泊在诊所门口。

她的脚步一顿,本能的不想和男主在这个时候碰面。但转念一想林卓的阴损,她又有点儿担心林呈之会吃亏。

等梵浅反应过来的时候,她已经跑到了诊所门口。她半弯下腰,双手撑着膝盖,气喘吁吁的喘着气。

这一幕落在诊所里的林卓眼里,就变成梵浅得知了他在这里的消息,立马屁颠屁颠的跑来看他。

想到这里,他丝毫不掩饰眼中的得意,睨了林呈之一眼,又把自己的订婚请柬往林呈之手边推了推:“大哥,我和子舒订婚的日子是《恋爱之家》正式开播前一天,你记得带大嫂早几天回来。”

林卓假惺惺的说道:“爸爸他一直都在心里记挂着你。要是我说,你也不该这么执拗,守着这样的一个小破诊所,你一年能赚几个钱?”

林呈之没吭声,甚至连眼皮都懒得掀一下。

林卓遭到这样的冷遇,心里也是憋了一肚子的火气。他眼睛转了转,冲着门外佯装惊讶的喊了一声:“呀,大嫂你怎么过来了?是专门来看大哥的吗?”

他可不相信梵浅吃饱了撑的,会没事跑来看林呈之。

“林卓,你来干什么?”梵浅也索性陪着男主一起演,她往里走了几步就看到办公桌上的订婚请柬。

她怔忪片刻,很快伸手拿起请柬,眼里带着三分惊讶二分深情,还有五分的痛苦压抑:“你要订婚啦?恭喜埃”

林卓品出了梵浅的痛苦,下意识的扭头看了眼林呈之。

他发现,林呈之这一次终于把目光投过来,心里一阵暗爽——就算林呈之他再怎么自持清高,现在也只不过是一个被父亲放弃,只能守着一间破诊所勉强度日的穷光蛋兽医。甚至就连林呈之的老婆,心里喜欢的人也是他。

林卓又想到在综艺里还需要梵浅的帮助,就又多解释了两句:“我和穆子舒只是假订婚,是公司出于节目效果和我们两个人气的考虑。”

经过林卓的解释,梵浅才算是知道了系统所说的“男女主自发行为”是什么意思。

她有些惋惜的叹了一口气,早知道她进门之前就应该打开手机的录音功能。等将来把男主这段自曝的话放在网上,他的名声指定一落千丈。

“林医生!林医生1

一个少女突然慌慌张张的从门外跑进来,怀里还抱着一个毯子,她的嗓音里拖着长长的哭腔,“您快点儿救救它吧1

女孩儿将毯子揭开,露出一只浑身是血的小哈士奇。

梵浅心下一跳,一眼就看出了小哈士奇身上的创口是人为虐待的痕迹。

林呈之猛得站起身,指挥女孩把小哈士奇带去隔壁的治疗室里。

他一边低下身子往隔壁走,一边快速的用酒精湿巾擦拭着自己的双手。路过林卓时,他冷冷地开口敷衍道:“请柬我已经收到了,没其他事你就可以走了,我还要工作。”

随着林呈之的离开,治疗室的门被关得严丝合缝。

失去了观众,林卓也懒得继续装出一副兄友弟恭的模样。他嘲讽的勾了勾嘴角,语气挖苦意味十足:“林呈之他这辈子,也只能跟这些脏兮兮的畜生呆在一起了。”

梵浅攥紧拳头,生怕自己控制不住给傻逼男主一拳:“不过我倒是听说,林呈之也不是什么畜生都会理。”

就比如,像你这样的。

林卓被梵浅的这句话说的一愣。他的第一反应就是梵浅是在讽刺他,可对上梵浅沁着蜜意的笑容时,他又觉得是自己多心了。

他下意识的又看了梵浅一眼,心里诡异的攀升出一个念头:梵浅比起以前发疯似的追着他跑那会儿,变得好看不少。

林卓摇摇头,把这个荒唐的念头从脑子里驱逐出去,又对着梵浅叮嘱了一遍:“记得《恋爱之家》节目开播前两天就带林呈之回老宅。”

他还等着让林呈之和梵浅给他当对照组。

梵浅点头应下,送林卓出门时,她伸出手拍了林卓的后背三下。对方扭过头看她时,她再次露出了人畜无害的笑容:“我看到你的衣服上有土,帮你拍拍。”

林卓只当梵浅是随便找个借口想和他亲密接触,倒也没追究。他敷衍的应了一声,就跨上自己的豪华超跑扬长而去。

梵浅一秒变脸,冷笑着搓搓小手。

得到了招财猫的诅咒,渣男主这一年就等着倒霉吧!

……

林呈之走出治疗室已经是两个小时后。

送小哈士奇来诊所的女孩顶着一双哭得通红的双眼,但是语气里却透露着欢欣雀跃:“谢谢您,林医生。我是在小区门口的垃圾桶里发现哈哈的,它受的伤那么严重,我还以为它……”

女孩话音一顿,冲林呈之深深的鞠了一个躬:“谢谢您给了他第二次生命。”

林呈之又恢复了那副不紧不慢的模样。他靠在办公桌前,慢吞吞的又掏出一张湿纸巾,一根一根的细细擦拭着自己的手指:“不用谢,这是我的职责。”

“林医生,哈哈的治疗费用是多少钱?”女孩拿出手机打算扫码。

林呈之摇摇头,随手把用过的湿纸巾丢进废纸篓:“不用。你刚才都说了,它是你在垃圾桶偶然捡到的。既然不是你的宠物,你就没有给它付钱的义务。”

女孩愣了愣,再次向林呈之深深的鞠了一个躬。

梵浅听着林呈之的这番话,心里微动。

她发现,她好像越来越欣赏林呈之了。

“你饿吗?”

林呈之清冷的嗓音幽幽飘来,梵浅猛然间回过神来:“啊?我,我不饿。”她没想到自己竟然会又一次看着林呈之犯花痴,羞愤的满脸通红。

“哦。”林呈之窝在办公椅里,卸下眼镜,抬手捏了捏高挺的鼻梁骨,“你刚才看我的眼神,就好像我是一条刚烘烤出的小鱼干。”

梵浅:“……”好的,她萌动的少女心再次被林呈之轮着锤子,砸了个稀巴烂。

听着两人的拌嘴,送小哈士奇来诊所的女孩忍俊不禁,她有些羡慕的称赞道:“您二位感情可真好,我有点迫不及待的想看《恋爱之家》开播了。”

梵浅为女孩的天真感到惋惜。

姑娘,你见过形婚以后,女方玩弄手段掏空男方的财产,男方又逼女方拟定净身出户协议的美好夫妻关系吗?你眼前这对就是了。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