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飞极速书阁 > 招财猫猫在恋综里养家糊口[穿书] > 第9章 第九章
 
第九章

转眼就到了《恋爱之家》开播的倒数第二天。

梵浅听到林父打电话催了林呈之好几次,但对方每次只是敷衍的应两声,表示自己会尽量早点过去。

到了临近男主林卓和女主穆子舒订婚这两天,林家人也改了策略,开始让林夫人给梵浅打电话,催他们二人早点儿过去。

“我们什么时候去老宅?”梵浅又一次应付完林夫人的电话,头疼的扔下手机吐槽道,“我真的不想接她的电话。”

林呈之给来福开了一个罐头,这才懒懒的掀了下眼皮:“你可以把她拉黑。”

梵浅愣了一瞬:“好歹也是长辈,这样会不会不太好?”她一直都以为林呈之是那种性格执拗但不会冒犯长辈的人。

“是我的长辈不是你的。”林呈之慢慢悠悠开口,“对于你而言,他们只是两个和你毫无血缘的陌生人,你没有义务接受他们的骚扰。”

听林呈之这么说,梵浅就放心大胆的拉黑了林夫人。

……

当晚,梵浅还是和林呈之回到了老宅。

林父一开口就是一阵冷嘲热讽:“终于肯回来了?我还以为得派人亲自上门,才能把你给请回来。”

林夫人偷偷捅了一下林父,露出一脸慈笑:“别听你爸这么说,他一直都在等你们。”

无论林父和林夫人说什么,林呈之的表情一直都是淡淡的:“走吧,管家李叔昨天联系过我,说是把房间已经收拾好了。”

梵浅点点头,跟上林呈之的脚步。

一进门,她就看到林卓和他的狐朋狗友们坐在客厅里嬉笑,女主穆子舒静静地坐在林卓身边,两人十指紧扣。

“大哥,大嫂。”林卓一秒钟松开穆子舒的手,上前和两人打招呼,“你们可总算回来了,我和爸妈可是天天都盼着呢。”

林呈之连眼神都吝啬留给林卓,偏过头对梵浅说:“我先上楼了,你自便。”

梵浅扫视了一眼客厅,每个人看向她的眼神都并不友善,特别是穆子舒,简直把赤裸裸的挑衅意味刻进了眼睛里。

“等一下。”梵浅下意识地就想伸手去拽林呈之的衣角,但是想起上一次被她撕碎的衬衣,她又讪讪的收回了手,“我也上楼。”

这一幕落在林卓眼里,就成了梵浅看到他和穆子舒牵了手,所以才故意假装出她和林呈之的亲近。他心底冷笑了一声,嘲笑着梵浅蠢得意识不到,他根本不在意她。

同时,林卓又暗暗盘算着,打算在《恋爱之家》正式开始录制之前找个时间,再哄哄梵浅。他花了一千万把这两个人塞进节目组,可千万不能白费心思。

梵浅哪里知道林卓在脑子里给自己加了这么多戏。

她的注意力全都放在林呈之身上。她敏锐的捕捉到,在她说自己也要上楼以后,林呈之嘴角转瞬即逝的笑意。

见梵浅和林呈之一走,林卓回到沙发上,他的狐朋狗友们立马凑在一起窃窃私语了起来。

“咦,卓哥,嫂子今天竟然没上赶着倒贴你啊?”

“你这就不懂了吧,卓哥再怎么有魅力,嫂子也不敢当着正牌老公的面给他戴帽子矮”

众人哄笑成一团。

被好友们调侃的林卓面子上有些挂不住,连连摆手,假意道:“再这么闹腾我就和你们绝交了啊!她现在是我大哥的老婆,这种话别胡说。”

“阿卓,嫂子她真的要和我们一起参加节目吗?”

穆子舒望了眼消失在楼梯转角的身影,搂住林卓的胳膊撒娇道,“我有点害怕她。”

听穆子舒提起这件事,林卓的眼底划过一丝厌烦,脸上却还是笑着的:“放心吧,子舒,有我保护你,你怕什么?”

很快又有人开口:“卓哥,你和舒姐的订婚仪式,顾家人真的会来吗?”

顾家是津海市首屈一指的老牌豪门,这一次林卓的订婚宴,林家也往顾家递了请柬。不过因为上一次顾家的宴会上,林卓叫来记者还在酒店里闹出那么大的动静以后,顾家人对林家就没了好脸色。

这种话林卓自然是不敢告诉这群狐朋狗友,只能胡乱的应了一声:“应该会来吧,毕竟请柬都收了。”

……

楼上,梵浅看到林呈之房间里仅仅只有一张kingsize的大床,有些发愣。她试探性的开口询问道:“这张床是让我们一起睡的,对吧?”

“你觉得呢?”

林呈之站在书架前,手指从一本本书的书脊上划过,很快选中其中一本抽出来:“你要是想睡地板或者沙发,我也没意见。”

他在床上找了一个舒服的位置枕下,慢悠悠的翻开书。见梵浅半天都没站在原地没有动作,他手上翻书的动作一顿,大拇指反复摩挲着书的页脚:“你想好了吗?”

梵浅知道林呈之有洁癖,就有点儿害怕对方排斥自己和他一张床。

但听到林呈之这么说,而且还很体贴的让出一半的床给她,连忙说道:“我当然也要睡床1

梵浅一屁股坐在床边,挪了下屁股,然后又挪了一下。

“哇哇哇,这个床好舒服1

她很没见过世面的喊出了声,又立马捂住嘴巴,小心翼翼的瞄了眼另一端的林呈之。

只听林呈之轻笑一声,随手又翻了页书:“喜欢吗?可以买一个放在你的房间。”他停顿了一下,很快又补充道:“我出钱。”

梵浅有些心动,但想到林家用的东西价钱肯定不会便宜,就大大咧咧的摆摆手拒绝了:“还是算啦,这样的床肯定很贵。你一天才能赚几个钱,还是多攒一攒,留着将来娶老婆吧。”

林呈之没再接腔。

梵浅躺在床上发现自己整个人都放松下来,身体下软绵绵的,她兴奋的在床上滚了好几圈。

床足够大,她一点儿都不担心自己会碰到林呈之。

林呈之手里捧着书,黑色的铅字进了眼睛后就只剩一团麻麻的黑,反倒是用余光无意瞥到梵浅滚来滚去的身影,深深的刻进了他的脑海里。

他不由得又想起梵浅牙疼的那天晚上,她躺在沙发上变成了一只圆润的三花猫。

一种疑似于后悔的情绪从林呈之的心脏一直蔓延到掌心,他垂眸看了看自己的手掌,叹了口气——那天,他就应该走上去揉一把三花猫的头顶。

梵浅在床上滚累了,这才四仰八叉的伸展身子直喘气。

放在床头上的手机突然响起,林呈之先一步探过身子,替梵浅取到手机:“x海路派出所,张所长。”

他念了遍来电显示,然后帮梵浅接通电话放在她耳边。

“喂,您,您好,张所长。”梵浅累得长吁了一口气,这才缓过劲儿来,“戒指的主人已经找到了吗?那太好了。不用感谢我,您让戒指的主人别客气,拾金不昧是应该的。”

和张所长打完电话,她瞬间卸了力气:“在床上也这么累,我不行了。”她另一只手在耳边胡乱摸索着,想把手机重新放回到床头柜上。

“别乱动,还是我来吧。”林呈之随手拿起手机,才发现通话竟然还没结束。他疑惑的皱了皱眉,正打算挂掉电话,只见对面速度更快一步的结束了通话。

第二天一早,门外就响起敲门声。

梵浅睁开眼睛,才发现身侧的位置已经空了。她还以为是林呈之在敲门,趿拉上两只拖鞋,哒哒哒地就跑去开门。

哪知道门刚打开,黑洞洞的摄像机就直直的对准了她:“欢迎加入《恋爱之家》,恋爱倒计时正式启动。”

她也是这时才想起,今天《恋爱之家》会开启直播间预热,好在明天节目正式开始之前,再营造一波人气。

跟拍摄影师故意将镜头怼到梵浅的脸上。

穆子舒的团队给他塞了一笔钱。希望他可以趁着梵浅大清早素颜的时候搞一波突击,这样才能反衬出穆子舒这位“纯天然美女”。

然而,在高清镜头捕捉下,女人的皮肤也细腻得没有一丁点儿瑕疵。摄像愣了愣,还特意确定了一眼他并没有打开美颜磨皮之类的滤镜和特效。

节目预热环节在网络平台同时直播。

现在是早上八点,其他几组嘉宾的直播间已经一片火爆了。相比之下,作为素人组的梵浅直播间里人数少得可怜。寥寥的几个观众还是男主林卓的狐朋狗友,他们之前就商量好了,一涌入直播间就先对梵浅进行了一波嘲讽——

【呵呵,听说这个丑逼是塞钱进的节目,真是辣眼睛。】

【dbq,我瞎了,我做错了什么?要接受这样的开屏雷击。】

【这样的颜值在综艺里不垫底都说不下去。】

他们看都不看,直接把节目开始前就敲在对话框里的弹幕发送了出去。

“卧槽1一个小弟无意间抬头看到镜头里出现的梵浅,吓得直接跳了起来,“这特么的是梵浅?!1

在他们的印象里,梵浅其实也算是个美女。但是,因为林卓一向对梵浅态度恶劣。再加上认识穆子舒以后,穆子舒无意间说起她和梵浅在同一所高中上学,还暗示过梵浅整容。

他们也就逐渐觉得,梵浅应该是卸了妆就没法看的整容怪。

梵浅的直播间里没什么人,小弟看着自己的弹幕被牢牢钉在评论区,一时间有点脸热——他是真的瞎了,竟然对这样一位素颜大美女阴阳怪气。

小弟默默开了个小号,一口气给梵浅的直播间刷了十来个游艇,这才把自己和其他狐朋狗友们的傻缺言论压了下去。

他还跑去没有林卓的小群里吼了一声:【兄弟们快别刷了!你对着这样一张脸骂她丑八怪,不得被网友冲死?】

【卧槽卧槽卧槽,镜头里的女人真的是梵浅???她不是长这样吗?[图片]】

这个图片是穆子舒当初发给他们的,照片里的梵浅长相丑陋,最夺人眼球的就是那只蒜头鼻和凸嘴龅牙。

他们私底下还总是把这个作为调侃,动不动怂恿狐朋狗友去问问梵浅是在哪家医院整的容。

小弟立马反驳道:【高清镜头贴那么近,老子能看不出梵浅整没整?她绝对是原装美女?

他是个家里开了整形医院的富二代,看人的眼光比起专业的整容医生也没差多少。听他这么笃定的打包票,群里瞬间安静了,很快是一连串的哀嚎刷屏。

【完蛋了完蛋了,听小阳这么说,我又多看了那个女人几眼。我好像……不想再骂她了。】

【我也……可是,子舒发的照片又怎么解释?】

小弟罗阳沉默瞬息,不太确定的敲下一行字:【可能是子舒姐弄错了吧?】

罗阳虽然嘴上这么说着,但是心里却对穆子舒打下一个问号。再看看穆子舒直播间清一色的热闹彩虹屁,他想了想,默默删掉了自己的对话框里,本来要用来吹捧穆子舒的弹幕。

他伸手关掉电脑,瘫在床上长舒了一口气。没过两分钟,他又一骨碌从床上爬起来,再次点开了梵浅的直播间。

等罗阳再次回到直播间时,梵浅的观众人数已经开始稳步上升了,清一色的网友们都在夸美女,还有观众在求林呈之出镜。

“你想看林呈之啊?”镜头里的梵浅搔了搔头发,头顶的两根呆毛立马不安分的竖了起来,“他不在卧室。我醒来以后,就发现他不见了。”

梵浅把压在头顶上的手放下,呆毛再次竖了起来。

她有点郁闷的鼓了鼓腮帮子。

罗阳的心跳倏地慢了半拍,他指尖一顿,又一连给梵浅的直播间刷了十几个游艇。直播间里的观众们纷纷感慨老板阔气。

只有梵浅看着这个熟悉的id,在心里吐槽:这人脑子多少沾点不对劲。别以为她不记得,节目一开播,他就骂她丑来着。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