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飞极速书阁 > 招财猫猫在恋综里养家糊口[穿书] > 第10章 第十章
 
第十章

林呈之从外面晨跑回来,第一眼就看到了站在露天阳台上的梵浅。她双手拄着栏杆,探出半个身子巴巴的望向远处,身上的白色睡裙随风飘曳,衬得整个人清纯又灵动。

梵浅也看到了他,踮起脚尖朝他的方向开心的挥挥手。

林呈之眯了眯眼睛,脚底下不自觉的加快速度。

前院的花园里,佣人们忙着为林卓的订婚宴搭台布置场地,见到林呈之从外面回来,一个个都呆愣愣的僵在原地。不知道是谁先干巴巴的开口喊了句“大少爷好”,大家的问候声这才此起彼伏的响了起来。

林呈之脚步没停,只是淡淡的发出嗯声算作回应。

见他一走,花园里就有佣人叹息起来:“同样都是亲生儿子,大少爷别说是订婚,就是结婚也能没搞这么大的排常”

“谁让大少爷不受宠呢1另一个人接话,“我看啊,他跟大少奶奶早晚都得离,还参加什么恋爱综艺,这不是上赶着告诉所有人他们夫妻感情不好吗?”

“林呈之1一道脆甜的女声从别墅里响起。

刚才还在说闲话的佣人们一愣,下意识的伸长脖子朝屋里看。透过客厅巨大落地窗,她们亲眼看到一个如蹁跹白蝶般的身影哒哒哒跑下楼,扑进林呈之怀里。

佣人们:“……”这个场景看起来,就还蛮甜的。

林呈之完全没有心理准备,就被梵浅扑了个满怀。他呆滞的僵在原地,紧张的情绪从后背一直传递到脚后跟:“你……”

“嘘。”梵浅把头埋在林呈之的胸口,用只有他们两个人能听到的音量小声分享道,“网友们说想看我们秀恩爱,还说会给我们打赏。”

说完,她还害怕林呈之不肯配合,又补充了一句:“赚到的钱都给你。”

林呈之的鼻腔里还不断涌入女孩身上沐浴露的香味。他垂下眼睑,看着在他怀里做八爪鱼状的梵浅,斟酌片刻,就无情的把梵浅从他的怀里揪出去。

梵浅茫然的眨眨眼睛,一时没搞懂林呈之是什么意思。

只见对方往后退了一步,抬起手臂,骨节分明的手指素净又修长,上面挂着一个手提式的食品纸袋:“虾饺,吃吗?”

梵浅下意识地点了下头,下一秒,纸袋就被塞进她的怀里。

林呈之掠过她,大步流星的就往楼上走,结果一不小心左脚绊到右脚,险些一个趔趄摔在地上。

梵浅怀里还抱着虾饺,直到目送林呈之从楼梯上光速消失,她这才反应过来——

像林呈之这样的人自矜又清高,可能不愿意用假装秀恩爱的方式博关注赚钱。他刚刚连走楼梯都会摔跤,一定是被她刚才扑上去抱住他的举动气坏了。

想到这里,她叹了口气。

真丢猫猫脸,她刚才“投怀送抱”的举动,肯定又会被直播间里的黑粉嘲笑。

梵浅不知道的是,手持放大镜的网友们早就把刚才的事情截图发到了各大论坛。

【快来品品这对素人夫妻叭,超会撒娇的小美人x面冷内热的林医生,简直绝了~】

【hhhh,我看到林呈之耳根好红。】

【表面:莫挨老子,心里:老婆抱我!闷骚帅哥yyds?

【我在现场,林呈之上楼的时候还摔了一下,然后耳廓更红了,哈哈哈嗝】

……

楼上,浴室里水声哗哗作响。

林呈之打着泡沫搓了好几遍澡,直到身上也同样残留着淡淡的沐浴露香气,这才终于肯走出浴室。

他的脑海里不自觉的再次浮现出当时的拥抱,又垂下头,揪开衣领仔细闻了闻。

很好,身上没有汗味。

这下好了,等梵浅一会儿再想抱他,他就不需要像刚才一样,害怕梵浅会嫌弃他身上有刚运动过后的汗味。

想到这里,林呈之愉悦的勾起嘴角,连那双常年平淡无波的桃花眼中都带着几分潋滟的笑意。

他再次抬腿,悠然的往楼下走。

梵浅坐在餐桌前吃虾饺,头顶突然响起脚步声,她抬起头就看到换了身衣服的林呈之从楼梯上走下来。

她心虚的立刻把虾饺咽下去,只敢偷偷瞄一眼林呈之。

她刚才问过跟拍摄影才知道,直播间观众打赏的钱压根进不了她和林呈之的口袋。在节目开始前,导演组就计划好把直播的收益送给投资商做人情。

这件事要是被林呈之知道,对方肯定会认为她是想占他便宜,这才找借口和他抱抱。

梵浅心虚的模样撞进林呈之眼里,他默默数了一遍自己碟子里的虾饺——好像没少。

林呈之刚拉开椅子坐在梵浅身旁,还没来得及问个明白,门口传来一阵和乐融融的笑声。下一秒,林卓就和穆子舒牵着手走进来,身后还跟着笑容满面的林父和林太太。

两波人的视线隔空对上,林卓他们的笑容僵了一瞬,很快又恢复正常。

“大哥,你一大早去了哪里?”当着直播镜头,林卓演戏演得更带劲了,“我们本来想叫你和嫂子出去吃早餐,结果佣人说你出门了。嫂子又还在休息,我就没好意思打扰。”

林呈之顺手夹个虾饺放在梵浅碟子里,随口道:“去买早点。”

林家的帮佣们今天都在忙着为林卓布置订婚宴,厨房里甚至没有留下一个做早餐的人。

听着林呈之这样不咸不淡的开口,林父的火气又蹿了上来,丝毫不顾忌要在镜头面前给林呈之留面子,当场破声斥骂:“你存心甩脸给谁看?一家人连一起出门吃顿饭都不愿意,跑去买的什么破早餐1

“你年纪一大把,要事业没事业,要朋友没朋友。我看你,就是看不惯你弟弟比你有出息1

林呈之黑沉沉的眸子被镜片隔挡,眼中的冷厉转瞬即逝。

他没接话,夹起虾饺慢条斯理地咬了一口,又苦又腥。他皱了皱眉毛,强压着自己把口中的虾饺咽下去,大腿上突然传来一阵痒意。

林呈之垂下眸,就看到梵浅用手轻轻挠着他的腿,像是在笨拙的安抚他。他反手握住那只安慰他的小手,勾勾唇,又把剩下的半只虾饺塞进嘴里。虾肉嫩滑清甜,第一口的苦涩果然只是他的错觉。

“叔叔,阿姨。”梵浅突然开口。

她微微的探出半个身子,神情和酒店里挑衅林夫人时的样子一模一样。

林呈之心下一动,只听梵浅继续开口:“那您和阿姨给我们带了什么好吃的回来?林呈之买的虾饺太少,都不够我吃。”

她的嗓音绵软,像极了一个乖巧懂事的晚辈。但是林呈之没有错过,女孩眼里的狡黠。

梵浅的这句话一出,先前还气势汹汹的林父立马萎了。他梗了梗脖子,最后也只憋出两个字:“没带。”

梵浅在心底冷笑。

她就知道,这个渣爹说什么“不肯一起出去吃饭”,就是想当着无数观众的面给林呈之扣帽子,从一开始就败掉林呈之的路人缘。

“浅浅,是阿姨害怕把酒店的早餐带回来不新鲜,就没让大家带。”林太太连忙站出来打圆场,“你别怪大家,好吧?”

梵浅脸上也笑盈盈的,她用同样的句式回敬道:“林呈之也是不想让我饿肚子,才会跑出去买早点。叔叔也不要怪他,好吧?”

房间里诡异的沉默下来,只有直播间的弹幕在疯狂刷屏。

【林父是有点过分了。】

【林卓也是,说什么不好意思打扰。他就不能打个电话问问林呈之?或者敲门喊一声梵浅?我记得他们出门和跟拍摄影喊醒梵浅,就是前后脚的功夫。】

【梵浅是在护夫没错吧?没错吧?】

【林卓也没有义务去喊他们啊,再说了,林呈之不是把早餐买回来了吗?】

【林家没佣人做饭吗?林呈之和梵浅卖什么惨?笑死。】

【提醒楼上,你家正主林卓亲口说的,今天所有佣人的唯一工作,就是布置好这场盛大的订婚典礼:)】

【呵呵,林卓的粉丝别洗地。林父偏心林卓,全网有目共睹。】

【有一说一,林呈之这么大的人,被林父骂也不吭声,挺让人心疼的。】

林卓眼看评论越来越往心疼林呈之的方向一边倒,心里暗自着急。

穆子舒见状,挽住林卓的胳膊,不动声色的转移话题:“也不知道柯欣前辈什么时候来,好久不见,我还挺想她的。”

柯欣就是参加《恋爱之家》的那位影后,她的丈夫是白氏集团的总裁白项栩。柯欣从出道以来各类奖项几乎拿了个大满贯,粉丝无数。

果然一提起柯欣,弹幕的注意力立刻就被吸引开来。大家的关注度都放在了穆子舒和柯欣的关系到底有多好,还有同为豪门世家,林卓和白项栩是不是也从小就认识。

林卓笑着回复了这个问题:“我和老白关系是不错。就算没有《恋爱之家》,我订婚也肯定得邀请他。”

他的话音刚落,门外就响起一道嘹亮的嗓音。

“林子!林子!我来看你啦!还不快快出来接驾1是白项栩。

林卓一边摇头轻笑,一边往门外走,刚好和要进门的白项栩撞了个满怀。他看到对方热情的张开双臂,愣了下,也同样张开胳膊去拥抱白项栩。

然后……

只见白项栩掠过他,兴冲冲的跑到餐厅想要拥抱林呈之,却被林呈之冷着脸躲开。

“哎呀!林子!你给我推的那只股票简直太牛了1白项栩大着嗓门嚷嚷,高分贝的嗓音传进每个人的耳朵里,“我按照你的指点把那个小破公司收购,结果你猜怎么着1

白项栩猛得一拍手,满脸嘚瑟:“我的公司市值翻了一番1

林呈之的脸上依旧毫无波澜,用刀叉把最后一只虾饺平均切成两半,推到梵浅面前:“谢谢我,我就再分你半个。”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