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飞极速书阁 > 招财猫猫在恋综里养家糊口[穿书] > 第12章 第十二章
 
第十二章

“有警察来抓梵浅了1

不知道是谁扯着嗓子大喊了一声,先前还闹哄哄的大厅一片死寂,实时转播的弹幕里早已经从对梵浅颜值的赞美转成了各种猜测和议论。

梵浅没有错过女主穆子舒眼底的那一抹幸灾乐祸,还有男主林卓变得难看起来的表情。她在心底默默叹了口气:她到底是有多讨人嫌弃,才会让所有人都认为警察叔叔来找她就一定是为了抓她?

她微微拎起裙角,不慌不慢地往外走。

果然,梵浅一出门看到了派出所的张所长,还有站在对面和张所长交涉的林父和林夫人。

林夫人一看到梵浅,就刻意拔高了嗓门:“浅浅,到底怎么回事啊?你快和阿姨说说。”

她当着直播镜头和众多宾客面前,俨然一副慈母做派:“要是真犯了什么事,阿姨让你叔叔多跟警察说说好话。”

在林夫人说完话以后,林父立马甩开了她的搀扶,冷哼一声:“在法律面前没有人能徇私,哪怕她是我林家的媳妇。你要真做了什么坏事,就赶紧和我儿子离婚,然后滚出林家。”

夫妻两个人一个唱红脸一个唱白脸,还不忘见缝插针的树立正直人设。

别说是梵浅了,就连张所长也是一愣,完全摸不着头脑——他还没来得及说话,这家人怎么就能断定梵浅做的是坏事呢?

张所长递给梵浅一个安抚的眼神,正要开口正式表明来意,身后突然响起一道冷嗤。他下意识的转身,就看到别墅里走出一位身形颀长的英俊男人,鼻梁上架着一副金丝框眼镜,看起来模样斯文。

林呈之在众人的注视下走到梵浅面前,说话的语调一贯慵懒:“您好,是张所长吧?我是林呈之。”

他不动神色的将梵浅挡在身后,冲张所长伸出手,解释道:“昨晚无意间听到了你和梵浅的通话内容,抱歉。”

张所长联想起昨天在电话里听到的那道男声,也明白了林呈之就是梵浅的老公。他伸手回握了一下林呈之,开始对众人解释着来龙去脉:“前段时间,梵浅小姐将捡到的一枚戒指送到了我们辖区……”

经过张所长的一番话,所有人这才知道,梵浅前几天捡到了一枚价值四百万美金的戒指。

“那是顾老先生送给顾老太太的结婚戒指。”张所长耐心的解释着事情的缘由,“自从顾老先生去世,这枚戒指就成了顾老太太的精神寄托。戒指遗失以后,顾家人也是费了一番周折,才找到了我们派出所。”

听到张所长这么说,林家人脸上的表情都变得精彩极了。

就连梵浅听到“顾家”这两个字也是一愣,她只是猜测过戒指失主的身家一定不菲,但也没有把失主联想到顾家人身上。

林家这样的豪门,放在富人云集的津海市其实只能算得上二流。而身为老牌豪门的顾氏,则是立于富人阶级金字塔顶端的家族,男主林卓一直都削尖了脑袋想和顾家人打好关系。但是直到小说大结局,男主也没有和顾家搭上线。

梵浅冲张所长恬静的笑了下,依旧重复着昨晚的那套说辞:“无论失主是谁,只要找到了就好。”

张所长赞许的点点头,示意身后的民警将锦旗赠给梵浅,又从衣服口袋里掏出一张镶着金边的名片递给她:“这是顾家人托我转交给你的,说是只要打这个电话,顾家人会在能力范围内满足你的三个要求。”

顾家人的能力范围。

这句话让围观的人都不约而同的倒吸了一口气。

津海市谁不知道,对于顾家人来说,只要能用钱买来的东西,就没有顾家买不到的。

尤其是林父和林卓,看向梵浅的目光里哪里还有嫌弃,他们简直眼红的都要滴出血了。林父想起刚才扬言要和梵浅撇清关系的话,心里后悔不已,只能暗暗祈祷着梵浅没有把他的话放在心上。

林卓的想法则要简单粗暴得多。

他一会儿就去哄一哄梵浅,或者真的答应她在《恋爱之家》录制结束后和穆子舒分手也不是不可以。毕竟,梵浅现在搭上了顾家这条线,更别提她最近变得的确好看了不少。

就在林卓已经想好了要向顾家提出怎么样的三个要求时,他听到了梵浅开口。

“林呈之。”

梵浅用手指轻轻戳了下林呈之的腰,扬起脸看他,杏眸里照进一片星河:“你有什么愿望想要让顾家帮你实现的吗?”

林呈之心下一动,嘴角勾起愉悦的弧度:“我的愿望不需要顾家帮我实现。”

梵浅好奇的“咦”了一声,顾忌着有外人在场,她很识趣的没有追问对方他的愿望是什么。

“我也没有愿望欸~”她故作苦恼的拖长语调,脸上却笑嘻嘻的。

梵浅把玩着手里的名片,目光从林家的其他人身上一一掠过,在满意的捕捉到男主满脸都透露出的迫切渴望后,她把名片重新还给了张所长:“我和林呈之作为林家最穷的人,都没有愿望需要别人来帮助实现,那么我想,其他人也肯定没有啦。”

她还不忘系统的任务,趁机为男主抬咖:“特别是像阿卓这么优秀的人,仅仅凭借着自己,就能创造出一番大事业。才不像某些纨绔二代,只能靠着亲人和贵人的帮扶。”

【滴——在大众面前称赞男主实力,为男主树立美强惨人设铺路成功。辅助男主任务完成度:26】

暗中不知道接受了林夫人多少资金援助的林卓:“……”

他气得心里都呕出了血,暗骂梵浅是个蠢货,却也只能强扯出笑容,钻进梵浅为他打造的人设壳子里:“大嫂,我当初年少气盛,这才会贸然离开家独身闯荡娱乐圈。过去的往事就不要再提了。”

梵浅在心底翻了个大大的白眼。我没提,是你自己提的:)

林呈之抿了抿唇,忍住笑意。但他偏过头看向梵浅时,眸中是连镜片都隔挡不住的温柔。

张所长推脱不过梵浅,只好把名片重新装起来,又简单的和梵浅几句以后,就被派出所里打来的电话又给匆匆忙忙叫走了。

梵浅还以为林父会借着她把顾家的名片退回去的事,再次痛骂她和林呈之一顿。谁曾想,对方就像是变了一个人,冲她和林呈之满脸堆笑,态度比对林卓还要更热络。

梵浅简直起了一身鸡皮疙瘩,只能盼望订婚仪式快点结束,好让她和林呈之能早点回家。

大家都以为顾家感谢梵浅的事情就这么过去了。谁都没想到,在下午的订婚仪式开始之前,顾太太竟然会带着儿子亲自上门。

自从顾家上次的宴会上,林卓闹出那么大的新闻以后,顾家就下定决心和林家断掉来往。但顾家人谁都没有想到,捡到老太太戒指的竟然是林家大少爷的妻子。对方又始终不肯收谢礼,顾太太心里也有了揣测,还是取了林家的请柬决定亲自上门探个究竟。

一看到顾家的车驶进停车场,林父心中就是一喜。

他就知道,梵浅可比他的蠢货大儿子精明得多,她这一招以退为进,算是逼得顾家人是彻底欠下了他们林家的人情。这不,顾太太这就亲自上门了。

“浅浅、呈之,快来给顾太太打招呼。”林父叫得热络,他还不忘喊来林卓,“阿卓、子舒,你们也过来。”

梵浅磨磨蹭蹭的不愿意动弹,但又害怕男主他们会打着她的旗号,趁机问顾家讨要一些好处。

“您好,顾太太。”梵浅向顾太太简单的打了个招呼。

顾太太眼前一亮,她也纵横了商场多年,早已经练就了一双看人的火眼金睛。看着梵浅眸子澄澈,对待她的态度也是不卑不亢,就知道对方不是心思深沉的坏人。

“这是?林家大少爷?”顾太太不由得又多看了梵浅身侧的林呈之几眼,总觉得他有点眼熟。

林呈之微微颔首:“您好,顾太太。”他又往梵浅身边凑了凑。

顾太太也没多想,让儿子把礼物递到她手上,这才看向林卓和穆子舒:“祝你们订婚快乐,一份简单的心意,还希望不要嫌弃。”

林卓因为自己被顾太太摆在林呈之后面而感到不爽,脸上却只是笑着说:“不会。”

“您能来参加我们的订婚仪式,我和阿卓就很开心了。”穆子舒突然插话道,脸上还挂着柔柔的笑意。

顾太太点了下头,脸上依然挂着得体的微笑。她转而再次看向梵浅,夸了一句:“你的这件礼服裙很漂亮。”

梵浅正要说谢谢,穆子舒却再次开口了:“我也觉得大嫂的这条裙子很漂亮,虽然只花了几百块钱,但是上身效果比几千块的裙子要更好。”

她说着还低头看了眼自己的礼裙,面露羞怯:“我觉得大嫂穿的裙子比我还要好看。”

直播间的实时弹幕还在滚动。

【舒舒!妈妈不允许你这样说自己?

【在别人的订婚宴上穿得比主角都好看,梵浅心机石锤?

【鉴定完毕,穆子舒白莲味超标:)】

弹幕里吵得沸沸嚷嚷,镜头里,梵浅眉头微微蹙起,她还在思考要不要怼穆子舒一通,身旁那道慢悠悠的醇朗男声再次响起。

“当然好看。”林呈之微抬下颚,半眯起的眸中透出几分鄙夷,“梵浅套个麻袋都好看。”

梵浅:“……”麻袋就大可不必了。

穆子舒被林呈之的眼神吓得浑身一颤。等她再次鼓起勇气去看时,林呈之的眼睛被反光的镜片遮得严严实实,看起来依然是那副温吞又没出息的模样。

就好像,刚才的一切都好像是她的错觉。

林呈之的话音刚落,梵浅就听到了顾太太的一声轻笑。她看到顾太太望向林卓,用打趣的口吻戏谑道:“林卓,你的未婚妻眼光不太好啊?”

梵浅强逼着自己忍住笑意,还以为顾太太是在挖苦林卓,心里还在拍手叫好,只听顾太太继续开口:“一条有市无价的私人高定礼裙,她竟然觉得几百块就能买到手。不如,我给你们几万块钱,拜托你们帮我去多买几条?”

梵浅傻眼了。

什么私人高定?顾太太是在说她这条三百块的礼服裙,没错吧?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