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飞极速书阁 > 招财猫猫在恋综里养家糊口[穿书] > 第16章 第十六章
 
第十六章

一出门,梵浅就向大家宣布了自己已经注资熠光娱乐的事情。

她立刻履行起了股东的职责,大大方方的冲镜头做宣传:“我从现在起也是熠光娱乐的股东啦。公司艺人参演的新网剧过段时间就要上线了,超好看的!到时候还请大家多多支持哟~”

她用余光瞟了一眼林呈之,对方双手揣兜,一副眼神放空的状态不知道在思考什么。

她戳戳林呈之的腰,仰起头眼巴巴的祈求道:“老公,帮我宣传两句。”

林呈之的注意力一秒回笼,他看向黑洞洞的镜头,嗓音稍显低沉:“嗯。”

梵浅眨眨眼睛,满心期待着林呈之的下一句,等到的却是对方长久的沉默。

梵浅:“?你宣传完了?”

林呈之又嗯了一声,满脸正经道:“我做人有操守,不说谎,我觉得这部网剧不好看。”

梵浅气得直跳脚,要不是全国观众都看着,她真想给林呈之一拳——他这个老实人未免老实得太过头了叭!哪有商家说自己产品坏话的?!!

更何况,她也看了剧本,作为一部青春校园网剧,编剧塑造的人设也算得上新颖,剧情更是比起当下市场很多注水剧的结构都紧凑……

等等!

梵浅狐疑的望向林呈之,她记得,林呈之好像根本没看剧本吧?她对上那双黑曜石似的黑眸,果不其然从中捕获到一抹精光。当初林呈之骗她买单的时候,也露出过这样的表情。

她下意识的关注了一下直播间的弹幕,果然观众们的话题都落在了这部网剧上——

【我被林医生的诚实打动了,hhh~我有亿点好奇它有多难看~】

【活捉一个老实人!就为了林呈之这句话,我也要去捧个常】

【梵浅:老公,我们之间出了一个叛徒jpg】

【看在林呈之的面子上,无论这部网剧多辣眼睛我都不会开口骂(除非忍不住)】

梵浅吞了口唾沫,看向林呈之的眼神从困惑转化成了敬佩。什么老实人呐!这分明是只老狐狸才对!

林呈之的这波反向营销,可比她刚才那番诚恳的宣传效果好多了。

大概是她的目光实在过于炽热,林呈之弯了弯嘴角,抬手轻轻揉了揉她的脑袋:“我的大老板,奸商套路记得学着点儿。”

这句话林呈之是凑在梵浅耳边说的,并没有传进观众的耳中。

大家只看到林呈之半俯下身子,宠溺的向梵浅来了个摸头杀,恰好有日光透过走廊的窗棂倾泻在两人周遭,甜丝丝的氛围感瞬间拉满。

观众们在弹幕里兴奋地嗷嗷直叫。

简直太甜啦!这哪里是一对老夫老妻,明明就是温柔初恋啊!

这幅场景自然也落在了林卓和穆子舒的眼里,他们两人背对着镜头手牵手,望向林呈之和梵浅的方向。透过镜头刻意勾勒出的背影来看,林卓和穆子舒看起来也很甜蜜。

但穆子舒心里却知道并不是这么一回事。她能敏锐的感受到,梵浅和林呈之他们两个人之间的氛围变了,那种由内而外散发出来的融洽感是装不出来的。不像她和林卓……

穆子舒很快又把心里的那一点儿失落抛掉,反而隐隐有些高兴——梵浅要是能和林呈之踏踏实实在一起,从此再也不肖想林卓,那她也就放心了。

……

回录制别墅的一路上,梵浅才明白了什么叫真正的对照组。

男女主在前面手牵手紧紧贴在一起,酷似连体婴儿。

她和林呈之默默在后排并肩走,中间还隔着二十公分的距离。

林卓时不时说个笑话,换来穆子舒一阵嗔怪的娇笑。

林呈之在这头给她扳着手指头计算本月的家庭开销,最后的结语只有一句话:“你记得回家以后,给我报销这个月的生活费。”

林卓在穆子舒娇滴滴的喊累时,二话不说就把穆子舒背在了肩膀上。

她不小心走路崴了下脚,林呈之伸手扶稳她以后,幽幽开口:“这附近好像没有医院,你要是再受伤的话,可能还得让我这个兽医给你治玻”

梵浅:“……”

弹幕里一片哈哈哈,更有甚者直接把梵浅的反应做成了“困惑三连”的表情包——

【救命,林呈之是什么钢铁直男,亏我之前还觉得他很苏。】

【hhhhh,笑死。前面的林卓和穆子舒拿的是热恋剧本,梵浅和林呈之这边是沙雕剧本。】

【容我弱弱插一句,为什么我觉得“四木”夫妇更甜了?】

梵浅和林呈之的名字里各带了两个木,冒头的cp粉们就给他们两个人起了“四木”这个爱称。

【臣附议!林呈之只有对着梵浅才这么多话,在其他人面前超冷漠。】

【“书(舒)桌(卓)”夫妇有工业糖精那味儿了,我还是喜欢磕“四木”~】

【楼上别拉踩我家好吗?我们家卓卓和舒舒也很真实,昨天的唯美订婚宴忘了吗?】

梵浅一行人重新回到录制地点时,其他两组嘉宾也到了。一组是影后柯欣和她的总裁老公白项栩,另一组是歌后田芷凡和她的名模男朋友席涛。

柯欣看着高冷,实际上却很有少女心,连行李箱都是可可爱爱的hellokitty,还给大家分发了她亲手制作的小饼干。

梵浅拆开只尝了一口,就好吃的瞪圆了眼睛,冲柯欣直竖大拇指:“你做的饼干也太好吃了吧,简直是我这辈子吃过的,第二好吃的东西。”

柯欣笑眯眯的问:“那什么是第一好吃?”

“林呈之烤的小鱼干。”梵浅不假思索的说,下一秒,她的手心里就又多了一包小饼干。

她偏过头去看和她挨着坐的林呈之,对方没出声,只是动了动唇形:“奖励。”

梵浅弯了弯眸子,满意极了。她吃完自己的小饼干,又拆开了林呈之递给她的那袋,刚捻起一块饼干要往嘴巴里送,就听到白项栩开口:“林子,让你媳妇儿注意点。怀孕的话,零食最好还是要少吃一点。”

梵浅手上的动作一滞:?怀什么孕?

她下意识的低头看了一眼自己的小腹,是平的,没错埃

林呈之也蹙着眉头,表情困惑:“怀孕?”

“老段都跟我说你有儿子了。”白项栩冲着林呈之的肩头轻轻怼了一拳,“别装蒜啊,这种喜事都瞒着兄弟就是你的不对。”

白项栩觉得自己已经洞悉了真相:要是没有怀孕,林呈之怎么会对梵浅的态度转变的这么快。投资这部综艺不说,还非要他带着柯欣也一起友情加盟。

一时间,所有人都齐刷刷的把目光投向梵浅和林呈之。

梵浅:拿小饼干的手微微颤抖jpg

林呈之微微拧眉,拂掉肩头上不存在的灰尘:“儿子的话……”他冲着门外喊了一声来福,小哈士奇立马四脚撒欢地跑进了房间,绕着林呈之高兴得直打转。

“呵呵。”梵浅把饼干塞进嘴里,冲好奇的众人介绍道,“我和林呈之的儿子,来福。”

梵浅决定带来福一起参加节目之前,还特意征求过节目组的意见。节目组说还可以提供代养服务,她这才放心的把来福带来了。

白项栩脸上的尴尬一扫而过:“哈哈哈,我知道这个梗,来福嘛!英文名是叫lucky,对吧?”

林呈之淡淡的斜了白项栩一眼,又流露出那种蔑视对方智商的表情:“不对。”

房间里的气氛诡异的沉默下来。

“我们希望它可以平平安安,一直都有福气,才给它起名来福的。”梵浅解释道。

白项栩不经大脑的脱口而出:“哈哈哈,这名字也太土了。”

下一秒,白项栩就收获了林呈之的眼刀,他吓得跳起来就往自家老婆的方向跑:“欣欣!林子他又欺负我1

柯欣简单粗暴地给了白项栩一个暴栗:“在镜头里,你少给我撒娇1

白项栩抱住脑袋:“……”可怜弱小又无助。

大家笑作一团,就连高贵冷艳脸的男模席涛都笑得直捣沙发。

“来福是不是身体不太好啊?”歌后田芷凡最喜欢猫猫狗狗了,她一边逗来福玩,一边问梵浅,“我看它右后腿好像不太能使出力气。”

梵浅点点头,说:“是呀,所以我们给它取名来福,希望它能平安长大。”

她简单的说了一下来福的来历,还不忘特意夸夸林呈之:“林呈之的医术真的超级厉害。多亏了他的专业照顾,来福才能这么快就好起来。”

“虐待动物的人就是社会败类。”田芷凡心疼的摸摸来福,话题一转,“不过,你有没有听说,前几天咱们市里,抓到一个猥亵犯,他就有虐待动物的黑历史。”

梵浅怔忪片刻,等回过神时田芷凡已经把自己的手机塞进了她手里。

这篇新闻报道的很详细,甚至还重点提及了嫌犯是自己报的警,因为他被人蒙住头痛殴一番扔到了垃圾桶。结果警方在调查中,意外发现嫌犯有数次虐待动物和猥亵女性的黑历史。

梵浅几乎是第一眼,就看出嫌犯被丢弃的地点,就是当初小姑娘捡到来福的地点。

她下意识的看向林呈之,两件事在她脑海里串联成线。

真的有这么凑巧吗?还是说——这件事其实就是林呈之做的?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