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飞极速书阁 > 招财猫猫在恋综里养家糊口[穿书] > 第18章 第十八章
 
第十八章

梵浅睁开眼睛时, 窗外的天色已经黑了,房间里只有床头柜上的台灯散发出昏黄色的灯光,旁边还放着一碗凉透的姜汤。

她怔忪片刻, 很快就想到这应该是林呈之给她准备的。

说来也是奇怪, 她刚回来的时候还感觉自己的脑袋昏昏沉沉, 像是要感冒的前兆。但是一觉睡醒以后,她立刻就又恢复了精神。

梵浅摸了摸饿瘪的肚子, 才后知后觉的想起晚餐还要他们做!她连忙蹬上拖鞋, 哒哒哒地就往楼下跑。

刚到客厅梵浅就闻到一股饭菜的香气, 正在摆筷子的田芷凡看到她,抬了下下巴,冲她吹了个口哨:“唷,浅浅宝贝总算醒啦?”

梵浅不好意思地抓抓头发,头顶的一撮呆毛立马不安分的翘了起来:“对不起呀, 我睡过头了。作为赔罪,吃完饭以后的碗我来洗!”

“不用。”柯欣端着一盘菜从厨房里出来, 还是酷酷的, “你生病了就好好休息。”

“就是就是, 今天的晚餐都是林子一个人做的, 我们哪有让他的病号老婆洗碗的道理。”白项栩一边附和自家老婆的话,一边伸出筷子去夹小龙虾。结果, 柯欣抄起筷子敲了下他的手, 他立马抱着手嗷嗷叫了起来。

弹幕里看着这和谐友爱的一幕也在纷纷感慨——

【好温馨的画面,我还以为大家会按照综艺惯例,在节目里撕逼呢~】

【梵浅这是团宠叭,我想魂穿梵浅被大田田调戏(脸红jpg)】

【给楼上一个小建议,直接魂穿席涛把娶歌后回家。哦不对, 是被田芷凡娶回家(狗头)】

【虽然但是,梵浅一点儿活都没干,过分了吧?】

【楼上听不懂人话?林呈之都说了梵浅生病了,晚饭他来做,有问题?】

【呵呵,就梵浅最娇贵,同样都淋了雨,子舒为什么就还在干活?】

“大嫂。”

梵浅循声回头,就看到林卓眉眼柔和的往她这边走过来,手里还拎着两个透明塑料袋。

林卓将其中一个袋子递到梵浅眼前,话中流露出几分恰到好处的关切:“听说你感冒了,我去药店时帮你顺便带了一份。”

梵浅本来不想接,但想到现在还不是能和男主彻底撕破脸的时候,只能道了声谢。她伸手去接塑料袋时,林卓的手突然摸了一把她的手背,吓得她差点儿把袋子砸到林卓的脸上。

梵浅只觉得一阵恶寒,她把接过来的药随手丢在餐桌上,脚底生风的迅速钻进厨房。

“醒了?”林呈之正在照着炉灶上砂锅的火候,听到身后响起熟悉的脚步声,他紧抿的唇角终于上扬起一抹弧度,“好点了吗?”

梵浅胡乱地点点头应道:“说起来也挺奇怪的,我还以为自己会感冒,没想到一觉醒来又恢复精神啦。”

她的手很放肆的在林呈之的大腿周围摸来摸去。

林呈之压住狂跳的眉心,警告道:“梵浅!”

“呀,找到了。”梵浅完全不知道自己撩拨到了林呈之,还有些不满的撇撇嘴,“别那么小气嘛,我就借你一张湿纸巾用用。”

她干脆利落地打开湿巾包装,擦拭着自己的手背消毒。

真晦气,她一个没注意,竟然让渣渣男主占了她便宜!

林呈之垂眸看着梵浅手上的动作,眼底划过一抹晦色,他抽掉梵浅手里的湿巾,哑声道:“别擦了,再擦就要破皮了。”

梵浅低低的哦了一声,直到炉灶上的鱼片粥煮好,她这才跟着林呈之走出厨房。

鱼片粥摆上餐桌,整张桌子立刻被各式菜肴摆的满满当当,每个人想要吃的食物都完美的呈现在了餐桌上。摄像机全方位的给餐桌来了个特写,弹幕一片喊绝声——

【林呈之的厨艺这也太赞了吧?】

【嘶溜~看得我火速点了个小龙虾外卖。】

【逐渐忘记节目主题,这到底是恋爱综艺还是美食综艺,呜呜呜】

【羡慕的泪水从嘴角流下来】

柯欣过几天就要进组拍电影,所以任凭老公白项栩在她耳边怎么嘚吧嘚吧,她连眼皮都不掀一下,坚定的吃着离她最近的蔬菜沙拉不动摇。

梵浅看得直咂舌:怪不得女明星们都又瘦又美,这份自律,简直太惊人了。

她一边在心里给柯欣鼓掌,一边又干了两碗鱼片粥。

“子舒宝贝儿,你怎么不吃东西啊?”田芷凡最先发现穆子舒从坐下来就压根没动筷子,顺手用公筷给穆子舒夹了两只水煮大虾,“就算保持身材也得吃饭。”

田芷凡只当穆子舒和柯欣一样,也在为了进组拍戏控制身材。

梵浅手里剥小龙虾的动作一顿,下意识的望向穆子舒。她看到穆子舒笑得有些勉强的说了句谢谢,手上却还是没动筷子。

“子舒,你没有必要减肥。”林卓温声哄劝道,还不忘把虾剥好放进穆子舒的盘子里,“你无论是什么模样,都在我眼中是最美的。”

穆子舒这才夹起一颗虾仁送进嘴里,脸上展露出笑容:“谢谢阿卓。”

晚饭结束后,导演组发给了四组嘉宾明天的任务卡,在嘉宾们确认任务后,就打板宣布今天的节目也至此告一段落。

平台的直播间也随之关闭。

林卓在人前一贯喜欢伪装,他自觉地起身洗碗刷好感。

本来还打算洗碗的梵浅乐了,她也没有和男主抢活干的兴趣,索性抱着来福去别墅外面的草坪上玩。

穆子舒也在外面,看到她出来时明显的怔住了:“大嫂,你不是去洗碗了吗?”

“林卓在洗碗。”梵浅笑嘻嘻的说道,丝毫都不觉得有什么不妥,“嗐,他那么自告奋勇,大家伙儿实在不忍心打击他的积极性。”

穆子舒的表情唰得一下变了,她的话里带着责备的意味:“阿卓的手受伤了,你怎么能让他洗碗?”

梵浅被数落的一愣:“我又不知道,再说了,他受伤了关我什么事?”

“梵浅。”周围没有第三个人的出现,穆子舒终于卸下了那副娇弱小白花的面具,“你别以为我不知道你是怎么想的,不就是想从我身边抢走阿卓吗?我告诉你,绝对不可能!”

穆子舒抛下几句狠话,就急冲冲的折回了别墅,只留下梵浅独自一个人在原地一头雾水。

她总觉得今天的穆子舒表现得有些奇怪,但要是让她说出来穆子舒到底是什么地方奇怪,她又说不出来。

……

房间里的摄影头停止了转播工作,梵浅这才向林呈之问出了困扰她的问题:“林呈之,你有没有觉得穆子舒表现得怪怪的。她好像……”

她酝酿了半天,终于想出一个合适的词语:“她好像对林卓太过言听计从了。”

穆子舒现在的模样,总能让她想到原主。

林呈之抬头看了她一眼,手中整理行李的动作没停:“pua知道吗?”

梵浅茫然的眨眨眼睛,半天才把这个词和这本书里的男女主挂钩在一起:“你是说,林卓在pua穆子舒?应该不会吧……”

无论怎么说,林卓和穆子舒两人也是原书里的官配。

“他们之间到底是什么关系,我并不感兴趣。”林呈之把卸下的眼镜收好,不动声色的瞟了一眼盘腿坐在床脚的梵浅,“但我知道,林卓很擅长pua女性。”

就像以前的那个梵浅,不也对林卓言听计从,甚至为了帮林卓争夺林家的继承权,还选择了嫁给他这位“废物”吗?

梵浅只觉得自己的三观都被重塑了,她实在想不通,这样一个辣鸡渣男到底凭什么当男主?甚至在原书里,还能拥有一个完满的大团圆结局。

要不是系统还在强行要求她“辅助”男主,她真想现在就把林卓的黑料统统曝光,让所有人都能看清楚林卓的真面目。

“这简直太让人生气啦!”梵浅砸进柔软的床垫里,掀起被子盖住脸,“坏人到底什么时候才能遭到报应?”

林呈之想起自己的计划,缓声安慰道:“很快。”

梵浅只当林呈之在搪塞自己,她抱着被子在床上打了个滚,一下子就滚到了林呈之跟前。她仰着脸去看站在床边的林呈之,杏眸水润:“林呈之,你真的不生气吗?”

林呈之淡淡的看了她一眼,眸色深沉。

得不到想要的答案,梵浅的小嘴继续叭叭:“林卓他抢走了本来属于你的一切,还时不时地跑到你面前耀武扬威。当着众人的面,他还总是虚伪的装出一副和善的模样,让所有人都觉得是你在欺负你的弟弟。”

“我该生气吗?”林呈之盯着那张粉嫩饱满的樱唇,眸色愈发深邃。

他用大拇指摩挲着食指指腹,勉强压下心底的那一抹燥意:“我遇到了一个人。”

梵浅忽闪忽闪眼睛,耐心等待着林呈之继续说下去。

“她刻意的接近我,随时把我的行踪汇报给林卓。她还偷偷的转移走了我全部的积蓄,把这些钱都交给了林卓。甚至还跑到我父亲面前,把我塑造成一个一事无成的窝囊废物,让我的父亲彻底对我失望。”

梵浅的心里咯噔一下,捏着被角的手不自觉的收紧——林呈之原来都知道!原主对他做过的事情,他统统都知道!

她眼前的光线一暗,只见林呈之突然间将大半个身子都覆了上来,她刚好对上那双晕染不开墨色的桃花眼:“那个人她说,她已经知道错啦。”

梵浅吞了口唾沫,软声道:“她保证,她会把偷走你的钱统统还给你的。”

林呈之微不可闻的叹了口气:“你觉得我生气了吗?”

梵浅连连摇头,很快反应过来了林呈之的意思——他没有生原主的气,那自然也没有生林卓的气。

“我从小到大一直都觉得,为无关的人浪费情绪是一件很不值得的事。”林呈之开口道,“不过……”

他看着眼前这张紧张兮兮的小脸,脑海里突然就闪现出了恶作剧的念头:“我决定听从你的意见,思考思考该怎么报复她。”

比如,逼她变回猫型敞开软乎乎的小肚皮,让他一次性揉个够。

梵浅听到林呈之用开玩笑的口吻这么说,悬着的一颗心立马就放了下来。

嗐!林呈之脾气这么好的人,连生气都不会和她生气,又怎么可能真的报复她。

她拢了拢身上的被子,翻滚两圈重新回到了自己睡觉的位置,还伸出胳膊冲林呈之挥挥:“那你考虑好了报复方式再告诉她哟,小天使晚安!”

林·小天使·呈之:“?”

作者有话要说:  橙汁:“我不会和林卓生气,只会暗戳戳的弄死他:)”

只听到前半句的番茄(大声呐喊):“我就知道!橙汁就是个善良小天使!”

今天有点忙,所以更新比较少qaq明天和后天俺会补上的!(哐哐哐谢罪otz)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