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飞极速书阁 > 招财猫猫在恋综里养家糊口[穿书] > 第20章 第二十章
 
第二十章

梵浅他们在饲养员小王的指导下穿好防护工作服, 这才得到了被允许进入海豚馆的内场。内场里有一个巨大的泳池,隐隐约约能看到一道黑色的影子在水下浮动。

她和林呈之很快都有了各自的工作任务。

她负责把鱼糜和维生素、消炎药按照比例调配,然后哄安安吃下去;而林呈之的工作是协助工作人员们替安安打针。

梵浅本来还觉得喂海豚吃营养餐的任务, 比起柯欣和白项栩去挑北极熊粑粑要轻松得多。

直到, 她按照小王的方法把安安呼唤到岸边, 安安小心翼翼的把脑袋露出水面,在看到桶里装着的鱼糜后, 冲她喷了一脸的水。

被瞬间淋成落汤鸡的梵浅:“……”

直播间的观众们看到这一幕, 都在毫无同情心的哈哈哈。

【救命, 我要笑死了,小海豚安安像极了不肯好好吃药的熊孩子】

【姐妹们,关注的难道重点不是梵浅的妆都没有被水呲花嘛?跪求梵浅的防水粉底液牌子otz】

【楼上的姐妹来晚了,今天早上梵浅没化妆】

【啊这,姐姐的神仙颜值是真实存在的吗?我直接嗨老婆!】

【浅浅你快出道叭!你足以让即将破产的熠光娱乐原地复活~】

梵浅抹了一把脸上的水, 下一秒,一条干毛巾就盖在了她头上。

“还是我来喂它吧。”林呈之的语气带着几分无奈, “你把头上的水擦干净, 别再感冒了。”

梵浅懵懵地点头, 她一直目送着林呈之拎起装满鱼糜的桶去找安安, 还有点担心他会遭受到安安同样的待遇。

结果……

林呈之刚喊了一声,安安就游到了他的脚边, 甚至非常乖巧的张开嘴巴等待着林呈之的投喂。

就连饲养员小王都惊呆了, 他咂着舌,连连称奇:“安安的警惕性一直都很高,没想到它竟然会这么亲近你老公。”

梵浅:“???”她难道长得很像坏人嘛?

梵浅不信这个邪,轻手轻脚地走到安安和林呈之身边,试图再次尝试着完成本来属于自己的喂海豚任务。

她刚蹲到林呈之旁边, 手还没碰到挖鱼糜的勺子,就再次被安安喷了一脸水。

梵浅:qaq

林呈之把手里的勺子丢进桶里,语气变得稍微冷淡了一点儿:“安安。”

安安大概也是这会儿才意识到自己闯祸了,一个摆尾高跳,飞快地游离了案发地。

【dbq,梵浅好可怜但真的好好笑哈哈哈哈哈】

【这个画面让我想到了带崽的爸爸给崽崽找了新后妈,崽崽闹脾气不待见后妈:d】

【浅浅别喂安安快来喂我!我超乖哒!张大嘴巴啊呜——】

【不懂就问,请问林医生是迪士尼在逃公主吗?为什么小海豚会那么亲近他?hhhhh】

梵浅也觉得奇怪,她双手抱膝蹲在原地,任凭林呈之给她擦头发:“林呈之,安安很听你的话欸,就好像你们之前就认识一样。”

林呈之给梵浅擦拭头发的动作一顿,旋即低笑一声:“大概因为我是兽医。”

其实,当初安安是他和动物保护组织一起救下的,包括安安后续的治疗方案也是由他主导确定的。但是这件事情,他决定暂时先保密。

梵浅托着脸颊思考片刻,很快就不纠结这个问题了。

她也能想得通,林呈之这位兽医有着能让小动物们乖乖听话的能力,大概就类似于她作为招财猫猫拥有的招财属性。

意识到自己实在不讨安安喜欢,梵浅只好坐到一旁的小板凳上发呆。

饲养员小王简直化身成了林呈之的头号迷弟:“你老公太简直厉害了,梵小姐!他竟然能一个人给安安的打针!平时我们得好几个人一起帮忙。”

小王啧啧称奇:“安安会愿意乖乖待在原地让他打针,太神奇了,简直神了!”

梵浅四下环视着场馆,场馆边缘用一块巨大的玻璃隔开,另一头是海豹馆。

海豹馆里,林卓正从背后把穆子舒环进怀里,两人的胳膊交叠在一起,伸长了去喂海豹活鱼吃。

这样的场景远远望去看上去温馨又甜蜜,但梵浅只要一想到林卓在pua穆子舒,心里就反胃得厉害。

梵浅把视线转开的前一秒,穆子舒突然间扭过头对上了她的目光,然后,第一次向她露出了一个称得上善意友好的笑容。

“梵小姐、梵小姐。”小王突然很兴奋的喊了梵浅好几声。

梵浅循着小王手指指向的方向去看,就看到游到岸边的安安把脑袋探出水面,似乎是在看她。

林呈之向她招了招手,唇角带笑:“浅浅,过来。”

整个场馆里一片静谧,只有林呈之低醇的嗓音透过空气缓缓传进她的耳朵。

梵浅看着立在岸边的那道颀长又挺拔的身影,心头微颤,再次觉得自己有被林呈之撩到。

等她反应过来时,自己已经哒哒哒地跑到了林呈之身边。

一不小心用余光瞥到水里,还在眼巴巴抬头望着她的安安,梵浅默默又后退了两步。

她的头发才刚擦干,她可不希望自己再被海豚宝宝喷一脸水qaq

林呈之注意到了她的动作,握拳抵唇,低低的笑了两声:“别怕,安安托我转告你,它已经知道错了。”

梵浅流露出一副“你当我傻吗”的表情。

“你过来试试。”林呈之率先蹲到安安面前,再次向她招了招手。

梵浅犹豫了一下,还是迈开步子向林呈之的方向又前进了两步。

弹幕里满是阻止梵浅继续往前走的声音——

【啊啊啊啊啊啊,梵浅你不要过去啊!你忘记林呈之有多狗了吗?!!他说不定只是为了骗你被安安再喷一次。】

【楼上放松,我觉得这倒也不至于,林医生应该不会和老婆开这种恶劣玩笑。不过……可说到底安安是只海豚啊!谁能保证它不会再朝着梵浅喷水tat】

【完蛋了,我不敢看了。】

【女鹅你能不能别那么傻乎乎,你老公阻止不了海豚喷你水的~】

【用户“lyyy”打赏游艇x50,姐姐去拿钱买点感冒药吃:d】

【活捉四木夫妇直播间里的榜一大佬otz】

观众们在直播间里叽叽喳喳,都没看清楚是怎么回事,林呈之手里就多出一支白玫瑰。玫瑰花枝上的刺被拔得很干净,花枝光洁。

他将白玫瑰轻放在地上,其中一半悬空在泳池边,偏过头看向梵浅,语气轻缓而温柔:“安安给你的赔礼。”

林呈之的话音刚落,安安就将一半的身体浮出水面,用它的吻部将白玫瑰彻底推上岸。安安一动不动的用豆豆眼望着梵浅,像是等待着她的回应。

梵浅微微发怔,直到林呈之含笑的嗓音再次响起:“你如果不接受安安道歉的话,它可是会伤心的。”

“接受,接受。”梵浅如小鸡啄米一般连连点头,圆润的杏眸因为太过惊喜变得愈发明亮。她捡起地上的白玫瑰,很认真的向池子里的安安表达谢意:“谢谢你呀,安安。”

安安扬了扬身子,带着弧度的吻部看起来像是在微笑。它重新潜入水中,然后一连来了好几个高空跳跃。

激起的水花飞溅起的瞬间,林呈之行动敏捷的挡在梵浅身前,水花都溅在了他一个人的身上。

梵浅仰起脸,看着用张开双臂的保护姿势把她虚虚搂在怀里的林呈之。她笑眯眯地张开胳膊,扑进林呈之怀里,彻底落实了这个拥抱:“也谢谢你呀,林呈之。”

谢谢他的白玫瑰,还有他保护她的拥抱。

林呈之感觉自己的心脏像是脱离了他的控制,快得好像装上了一个高速泵头。他犹豫片刻,终于收拢胳膊也将梵浅拥住:“不用谢……”

他默了默,嗓音有些艰涩的又补了两个字:“老婆。”

网友们简直都被鲨疯了,一个个的猛敲键盘:

【呜呜呜年纪轻轻我磕什么“四木”夫妇,现在好了被甜死了吧qaq】

【太浪漫了太浪漫了,林医生怎么能这么会,我收回吐槽他是冰山直男的话。】

【林·闷骚怪·呈之~嘴上叭叭叭的嫌弃浅浅,结果发现浅浅情绪失落,做的事比谁都浪漫~(是爱情呐jpg)】

【关键难道不在于,林医生竟然真的能让安安听他的话?林呈之是可以动物沟通的迪士尼公主实锤了!】

【hhhhh,有谁注意到林呈之喊了声“老婆”后,耳朵又红了hhhhh】

反正梵浅是注意到了,她本来还想逗林呈之两句来着。但看到对方一脸难为情的样子,她还是决定大发慈悲的给林呈之留一点儿面子。

嗐,不就是叫一声“老婆”嘛,有什么不好意思的。她都喊了林呈之好多声“老公”了,害羞什么的根本不存在~

任务完成以后,各组嘉宾在三楼的休闲区集合,顺便解决午餐。

大家看到梵浅手里的那一支白玫瑰,都满脸写着诧异。

“浅浅宝贝,是哪位有眼光的男士送给了我家浅浅宝贝的玫瑰花呀?”田芷凡上前大大方方的揽住梵浅,冲她直抛媚眼。

梵浅被逗得咯咯咯直笑,简单的说了一下事情的经过。这一下,所有人看林呈之的眼神都变了。

白项栩“嗷”了一声就要往林呈之身上扑:“林子你真不够意思!买花都不帮我订一束,我都没有给我家欣欣准备礼物。”

林呈之冷着脸躲开白项栩的偷袭:“你身上有味道。”

白项栩扯起自己的袖子左闻闻右闻闻,摸不着头脑:“不应该啊,我挑完熊粑粑洗澡了,还特意换了身新衣服。”

“别丢人了你。”柯欣一把扯走白项栩,“我看到菜单上有你喜欢吃的小龙虾意面,我给你点单。”

白项栩满脸荡漾的走了,临走时还不忘冲众人挥挥手炫耀:“我家欣欣请我去吃意面,拜拜咯诸位~”

大家又默契的流露出一副嫌弃的表情。

“大哥,我觉得老白说得对,你可真不够意思。”林卓站出来打趣道,“买花都不和我们剩下三位男嘉宾打招呼,我家子舒回头又要怪我不解风情了。”

林呈之睨了林卓一眼,难得好心情的和对方说了一句:“不是买的,饲养员送的。”

实际上,是海豚馆的某位倒霉的饲养员给女朋友买了一束白玫瑰,结果女朋友却在今天花送来之前和他单方面分手了。林呈之去后台的时候恰巧碰到饲养员要扔掉这束白玫瑰,他提出要出钱买下花,饲养员二话不说就把花送给了他。

当然,林呈之最后还是转给了对方高于市价的钱。为了显得送给梵浅时不那么刻意,他只从一团花束中抽取了其中一支。

林卓故作恍然大悟:“不好意思不好意思,大哥,是我错怪你了。”

他脸上笑着,心里却在暗自鄙夷林呈之的穷酸。说话间,他还故意看了梵浅一眼,想让对方看清楚谁才是林家真正的继承人。

梵浅只当没看到男主贱兮兮的表情。

就算这支花是饲养员给林呈之的又怎么样?她接收到的这份惊喜可是林呈之精心准备的。

梵浅拉着林呈之去柜台前点了她馋了很久碳烤鱼片,尝过味道以后,她的期待就变成了失望。

她一边摇头叹息,一边肉疼花出去的钱:“我可以申请退款吗?它一点儿都没有你烤的小鱼干好吃。”

她拿起消费小票又看了一眼,眼巴巴的望向导演组:“导演,请问这顿餐费是节目组报销吗?”在得到导演的否定回答后,梵浅的表情更蔫儿了:“我郑重宣布,某点评app要失去我了。”

林呈之不动声色的敲着手机键盘,确认把消息发出去以后,这才慢慢悠悠的接话:“你上次踩雷商场里的烤鱼以后,也是这么说的。”

梵浅气鼓鼓的瞪了林呈之一眼,控诉道:“你能不能稍稍给我留一点面子!我这次认真的,马上就卸载!”

说着,她果断把手机界面里颤巍巍的某点评拖进垃圾桶。

“不好意思打扰了,我们海洋馆今天有砸金蛋活动。”一位餐厅服务员突然走上前,向嘉宾们介绍道,“凭餐饮小票就可以免费参与哟~”

梵浅的眼睛倏地一下就亮了:“你们的一等奖什么呀?”

服务员梗了一下,很快接话道:“豪华海岛双人六日游,七星级豪华酒店总统套房供您入住,食住行费用全包。”

梵浅期待地搓搓小手,冲林呈之说道:“等我给咱们敲个一等奖回来。”

弹幕里看得直摇头——

【你敲不中的宝贝,奖池里可能根本没有一等奖。】

【就是就是,这都是无良商家的骗局~】

【用户“lyyy”打赏游艇x20,给姐姐的海岛旅行资金:d】

林呈之笑了笑:“去吧,不是一等奖也没关系。”

他让助理往每个金蛋里都塞了可观的奖励,无论敲到哪一颗,里面的奖品都足够让梵浅觉得点了这份碳烤鱼片其实并不吃亏。

大家眼看着梵浅举起小锤子,眼看着梵浅锤子落了。

服务员微笑着替梵浅拾起金蛋碎片里的字条,然后笑容凝固在了嘴角,脸上只剩下震惊:“这位女士抽中了——一等奖。”

梵浅把小锤头放回桌子上,满意地拍拍手上压根不存在的土,一脸得意:“嘿嘿,我运气还真不错。”

中大奖也是招财猫猫的招财属性的一部分,不过这种属性只能用在这样偶然碰到的抽奖上。直接拿钱买彩票和刻意寻找抽奖活动,这样的行为都是招财猫族族规不允许的,族长说,这样行为可能会造成骚动、扰乱社会秩序。

梵浅自从穿进书里,只遇到过两次偶然的抽奖。

一次是和杜笑珊喝奶茶开出了刮刮奖的盲盒,另一次,就是现在了。

直播间里简直炸开了锅,四组嘉宾的直播间里,每个目睹了这一切的观众都在疯狂刷屏“吸欧气”。

【脸真疼,呜呜呜,刚才我还在说浅浅这个牛吹得太大了,结果秒打脸。】

【啊啊啊啊啊啊,吸干梵浅的欧气!这种绝世好运气是真实存在的吗,千年非酋落泪qaq】

【我想起了之前杜笑珊发的那条微博,说梵浅开奶茶盲盒中了二十万的刮刮奖……那件事,不会是真的吧?】

很快就有网友找到了当时领奖的报道,报道领奖消息的是本市的一个小报社,报道用得篇幅也很少。但透过配图的领奖背影,大家还是能勉强认出中奖的就是梵浅。

【我当初还骂杜笑珊和梵浅营销,dbq,我光速滑跪】

【呵呵,你们怎么就知道这次不是节目组安排的呢?】

【鉴定完毕,楼上眼红得滴出血了:)谁不知道这家海洋水族馆专注动物救助慈善,从不乱搞噱头。梵浅多大能耐,能和海洋馆串通。

或者说,节目组放着歌后影后女明星不捧,捧梵浅?别忘了节目宣传期间,他们是怎么把梵浅拉出来挡靶子的。】

一直专注追好友梵浅直播的杜笑珊,也立刻再次转发之前的中奖微博:【我说过的,招财大佬浅浅爱吃小鱼干的大腿超好抱~】

其他嘉宾们先是震惊,然后也变得跃跃欲试起来,纷纷跑去敲金蛋。

田芷凡抱住梵浅一阵贴脸狂蹭:“蹭蹭浅浅宝贝的欧气!”

就连从来不掺和这种幼稚事情的柯欣,也微笑着向梵浅伸出手:“握个手吗?也让我沾沾喜气。”

梵浅当然不会拒绝。

很快,田芷凡抱着一个c家价值上万的潮牌包包回来了,柯欣也抽中了一条品色不错的玉石项链。

这些东西对于她们来说其实也不算什么,但作为抽奖抽出来的奖品,性质就变得不一样了。两人都高兴极了。

穆子舒中午吃的是自己带来的苹果,并没有在餐厅点餐,不过林卓点了。

见大家都抽到了不错的奖励,林卓心里有了估量,这里的餐厅说不定也是想借着节目组火一把,每个金蛋里肯定都塞了奖励。

“子舒,大家都砸了金蛋,你也去玩玩?”林卓笑着把自己的消费小票递给穆子舒。

穆子舒接过小票,眼睛里闪过一丝光亮但很快又黯了下去:“还是阿卓去抽吧,我的手气从小就不好。”

“那我去给你抽个二等奖回来。”林卓很满意穆子舒的识趣,伸手揉了揉对方的头。他还能借着抽奖的机会,再在微博上买个热搜赚一波流量。

为了避嫌,林卓也不能像田芷凡她们那样和梵浅亲密接触。当然,他也压根不相信其他人中奖都是因为梵浅有好运气,说到底,梵浅也不过是狗屎运,赢就赢在了第一个去抽奖。

林卓这样想着,自信满满的跑去敲金蛋。然后……

敲到了一张餐厅的十块钱代金券,消费满一万块可用的那种。

观众们简直要笑死了,没想到林卓的手气能这么黑。

嘉宾们也在笑,包括林呈之的嘴角都划过一抹讥讽的笑意。真有意思,幸运女神都不乐意让林卓占他的便宜。

不过,梵浅是不是还拥有着什么他还没发现的奇怪属性?

林呈之佯装不经意的打量着正在努力消灭碳烤鱼片的梵浅——喝奶茶能中二十万的刮刮奖,还能在一堆金蛋中顺利敲到一等奖。

真·幸运女神梵浅笑得牙不见眼,她不知道林呈之对她的猜测,但她知道:她前段时间给林卓施加的招财猫诅咒,终于开始生效啦~

系统再次响起提示音:【滴——宿主成功帮助男主登上微博热搜,当前辅助男主任务完成度:45】

梵浅恍然的点点头,在三位嘉宾都抽出大奖的情况下,好像的确是剩下的非酋林卓受到的讨论度要更高。

她暂时不知道的是,她本人已经牢牢占据了微博热搜榜的头条。

……

午餐时间结束,节目组为嘉宾们送上了早早就准备好的礼服。女嘉宾们的美人鱼礼服是抹胸裙的款式,下摆做成了收紧的鱼尾式裙摆,很能显示身材。男嘉宾们的则是和女伴同色系的西装。

梵浅选中的是红色的那一套,没别的原因,她就是想康康林呈之穿红色西装是什么样子。

林呈之平时穿过的西装休闲服颜色不少,不仅有黑色深蓝之类的常规深色系,也有灰白之类的浅色系,但她还没见过林呈之穿红色的衣服。

“铛铛铛铛——”梵浅献宝似的把试衣间的衣柜大力拉开,“老公,你觉得这套衣服怎么样?”

林呈之的视线第一眼就被衣柜里挂着的红色礼裙吸引了,但看着镂空款式的衣料,又想了想梵浅穿上身后的效果。他默默偏过了脸:“我觉得不怎么样。”

“试试看啦,我猜你穿着一定超帅的。”梵浅连推带拽的把林呈之推进试衣间。

林呈之:“……”哦,梵浅问的原来是这套西装啊,当他没说。

林呈之很快就换好了衣服。他本来还想着要不要再假装一次纽扣扣不上,好让梵浅帮他,但他很快就否决了自己的想法——太刻意了,被梵浅察觉到就不好了。

林呈之有些遗憾的抿抿唇,推开了试衣间的门。

梵浅傻了,她捂住嘴巴在内心疯狂咆哮:啊啊啊啊!林呈之又在用他的美色鲨人啦!!!

红色西装穿在林呈之身上不但不显得突兀,反倒衬得他的肤色愈发的接近冷白,白而不孱弱,就像是从中世纪古堡中走出的吸血鬼王子。

就是好像少了点儿什么。

梵浅歪着脑袋上下打量着林呈之,很快就找到了问题所在:“我知道啦!”

她双手一拍,快步走到林呈之身边,然后踮起脚尖帮他解开了黑色衬衫最上方的两颗纽扣。林呈之脖颈前的皮肤漏了出来,还能随着他的呼吸起伏看到若隐若现的锁骨。

“你太太太好看了,老公!”梵浅眼睛里直冒星星,她终于能理解网友们为什么总喜欢管喜欢的帅哥叫“老公”啦,她也喜欢!

何况,她面前的这位帅哥现在的的确确是她老公~

林呈之对着镜子看了看自己的打扮,眉头微皱,评价道:“领子开得太低,不太好。”

梵浅不解:“哪里不好?”

林呈之:“看起来不守男德。”

梵浅被林呈之的这句话雷了个外焦里嫩,直播间的网友们也在疯狂哈哈哈——

【我正式宣布,从今天开始,林呈之同学就是新一任的男德班班长~】

【果然还是女人最懂女人的审美,梵浅好会搞,呜呜呜,领口敞开的林医生瞬间性感了一百倍】

【妈妈!我看到了童话里走出来的王子!】

【我以为林呈之是清冷禁欲挂,现在看起来他简直就是人间蛊王,斯哈斯哈】

【淡定啦~别人都是有妇之夫啦~看看我多淡定,只是在微博疯狂的转发锦鲤梵浅,祈求自己拥有一个同款男朋友罢了-w-】

梵浅也很快换好了自己的礼裙,效果同样惊艳。她最满意的就是礼裙腰间的镂空设计,薄纱下还缀着一层细碎的流苏链条,看起来也很绝。

林呈之看着梵浅称得上惹火的性感装扮,眸色不自觉的深了几分。他滚了滚喉结,几番欲言又止。

梵浅察觉到他的小动作,抢先一步果断警告道:“你要是敢说我不守女德,我就揍你!”

“不是。”林呈之默默抄起自己先前脱下的外套,拎起袖口将外套环在梵浅腰间,还不忘蹲下身子把两个袖口绑成一个完美的结,“海洋馆里的冷气开得很足,你露着肚脐,可能会着凉。”

他找的借口相当完美,才不会承认自己是不想让其他人看到梵浅这幅诱人粉模样。

“不听不听,大橙子念经!”梵浅一边嘴里嘟囔着,一边埋头去解衣服的袖口,可她无论怎么使劲,都没有办法解开林呈之绑的结。

“你别白费力气了。”林呈之幽幽开口,“这种系法,是我专门学来绑猪的。”

梵浅简直要被气死了,她攥紧小拳头就想捶林呈之,结果被对方瞬间接住:“乖,听话。我不是也乖乖听你的话,解了两颗扣子吗?”

林呈之看了一眼黑洞洞的镜头,俯下脸凑到梵浅的耳边,低声道:“如果着了凉的话,你的生理期可能会腹痛的更厉害。”

梵浅的脸唰得一下红了,她压根没想到,林呈之还会注意到这一点。

她想起上个月自己疼得在床上打滚,默默收回了手。

算了算了保命要紧,衣服挡着就挡着吧。

美人鱼表演是海洋馆唯一一项展示项目,参演的是由真人装扮成的美人鱼。

节目组在美人鱼场馆提前搭建好了场景和舞台,同时还在微博开通了投票渠道。网友们可以在限定时间内选择他们认为的舞会最佳嘉宾,票选最多的那一对嘉宾将会当场复演童话故事《海的女儿》。

梵浅的礼服裙外绑着外套的另类打扮,一下子把她变成了全场最受瞩目的崽。她还接收到了来自田芷凡和席涛的无情嘲笑。

“涛涛宝贝,我觉得浅浅宝贝的穿搭很有新意。”田芷凡打趣的口吻里满是揶揄,还偷偷瞄了林呈之一眼,“你可以推荐设计师借鉴浅浅宝贝的穿搭,说不定还能引发新潮流呢!就叫‘吃醋装’怎么样?哈哈哈哈哈~”

林呈之佯装没听见。

梵浅:“……”笑着活下去jpg

“吃醋装”这个名字宛如魔咒,在梵浅脑子里久久挥之不去。

就连跳舞时,她还一不小心的踩了林呈之好几脚。他们两个人瞬间就乱了节拍,跳舞堪称全场最凌乱。

梵浅压根没对这个网友投票排名抱希望,她和林呈之没有其他嘉宾们庞大的粉丝团,跳舞因为她的出错跳得更是一塌糊涂。更别提,比起其他三组,她和林呈之就是纯素人,怎么可能演得好《海的女儿》。

然而,当导演拿着最新统计出的投票结果登台,还意味深长的看了梵浅一眼以后,她就有了种不太好的预感。

“网友的投票排名已经出来了。”导演乐呵呵的笑得满脸褶子,只觉得自己的综艺收视率必然要爆炸,“要为我们带来童话剧《海的女儿》的嘉宾是——”

“梵浅和林呈之!”

梵浅:“……”这是要下水的戏吧?作为小美人鱼,她是要下水不错吧?

她突然觉得,这次的生理期痛她是躲不掉了。早知道,她当时说什么也得让林呈之给她把外套解开。

就在梵浅越想越后悔时,她听到了林呈之慢悠悠的开口:“导演,我想问问,我们可以在一定程度上修改演出内容吗?”

作者有话要说:  感谢在2021-09-07 14:09:05~2021-09-08 23:57:02期间为我投出霸王票或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哦~

感谢投出地雷的小天使:小鸟 2个;在下李夫人、啾啾啾 1个;

感谢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洛神赋 121瓶;kkkkaaa 7瓶;方依茗、零陵零 5瓶;月落星辰、顾茶 1瓶;

非常感谢大家对我的支持,我会继续努力的!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