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飞极速书阁 > 招财猫猫在恋综里养家糊口[穿书] > 第30章 第三十章
 
第三十章

任凭谁都没想到, 梵浅从咸菜摊搞来的腌菜石头切开以后里面竟然藏着一块可以被炒出天价的极品翡翠。

玉石店的老板颤颤巍巍地伸手从口袋里摸出放大镜,捧起是玉石仔细观察着,表情堪称虔诚:“我活了这么多年, 从来都没有见过品色这么好的翡翠。这少说也得几千万……”

直播间里简直炸开了锅, 之前还在冷嘲热讽梵浅没脑子的黑粉脸都被打肿了。“四木”夫妇的cp粉们的兴奋程度堪比自己中了极品玉石——

【吸吸吸吸吸, 梵浅这到底是什么绝世锦鲤命qaq馋死我了,馋死我了】

【锦鲤在上, 请保佑信女一夜暴富叭~】

【逆袭了逆袭了!大家快去看微博, 浅浅投资的那部网剧口碑开始爆啦!】

【呜呜呜呜, 一秒心酸落泪,浅浅和林医生总算不用露宿街头了】

【难道没有人注意林卓投资的那部电影吗?就是被粉丝吹上天还用来嘲讽四木夫妇的那部。上映三天,票房持续砍半,再怎么请水军,也拯救不了剧情稀碎拉胯的事实。】

【hhhh, 笑死,我就说卓粉怎么突然就匿了, 感情正主持续扑街啊】

【旧图新发, 啊哈哈哈哈[图片:送走这个林卓, 你将送走这一年的非气]】

玉石店的老板简直对梵浅的这块玉石爱不释手, 再三表示他愿意出高价买下。

梵浅其实是想同意的,要是能把这块玉卖出去, 她就有钱盘下一个食品加工厂, 专门制作贩卖小鱼干啦~她连小鱼干的品牌都想好了,就连“橙汁”牌小鱼干。

可惜,林呈之拒绝了玉石店老板的提议。

梵浅看着林呈之慢条斯理的把玉石装进他的衣服口袋里,有些好奇:“不卖的话,你打算拿它来做什么?”

林呈之拍了拍被塞得鼓鼓囊囊的口袋, 慢悠悠道:“我要私吞。”

梵浅:“……”这个狗男人!

网友们早就习惯了林呈之这幅模样,都嘻嘻哈哈的和林呈之隔空开着玩笑。

另一头,林卓死死盯着自己那块一面纯粹光洁另一面布满苔菌的玉料,眼眶充血。直到穆子舒用低柔的声音呼喊着他的名字,他这才意识到,自己还处在直播镜头前。

林卓一秒钟回神,扭过头面向镜头时,又恢复了阳光乐观的大男孩模样:“大嫂的运气可真好,早知道,就应该让大嫂替我们挑赌石才对。”

梵浅假笑:“玄不救非,氪不改命,大家都懂的。”

招财猫猫的诅咒能力也是很强哒!像林卓这样心术不正的人被她诅咒后,早就应该开始随着他做的坏事不断破财了。可惜林卓说到底身上还顶着男主光环,现在诅咒表现在他身上,也只是运气要差一点儿而已。

不过,当着全网观众坐实林卓是个非酋也没有什么不好。

“呵呵呵,大嫂可真会开玩笑。”林卓笑得脸都僵了。

林卓自从出道以来给自己艹了不少人设,但他可从来没想过要给自己搞一个非酋人设。上次在综艺里砸金蛋的内容播出后,不少网友都说他是当代非酋,更过分的是,一群人还搞出了送走这个林卓,你将送走一年的霉运。

对家粉丝借机嘲笑他,气得他好几天吃不下饭。

现在倒好,梵浅这个没脑子的直接想给他坐实非酋人设。他忍不了了,等节目一结束,他非得找梵浅好好算账不可!

第二期的《恋爱之家》也很快结束了,嘉宾们返回基地别墅收拾行李。

田芷凡和席涛赶去参加活动,留下助理收拾东西,就匆匆忙忙的搭车走了。白项栩和柯欣两人的私家车也来的很快。

随着节目组工作人员的撤走,别墅里很快只剩下还没走掉的梵浅和林呈之,还有刻意等着他们的林卓。

林呈之在屋子里收拾东西,梵浅牵着来福打算借此机会再去熠光娱乐公司的基地看看情况,毕竟,她还是公司唯二的大老板啦~

她没想到,林卓似乎是刻意的在门口蹲她。她前脚牵着来福刚走出别墅大门,后脚林卓就跟了出来。

因为没有第三个人在场,林卓喊她的方式甚至都变得亲昵了起来:“浅浅。”

现在梵浅的辅助男主的任务已经完成了百分百。按照原书剧情,原主在《恋爱之家》第二期结束后,就因为强行插足林卓和穆子舒的感情沦为了全网黑,从此潦倒退场。

也就是说,原主的戏份也该到此为止了。

梵浅她同样再也不需要和渣渣男主纠缠不清、被迫走剧情啦~

她只当没有听到林卓在喊她,走路的速度变得更快了一些。

显然,梵浅低估了林卓的厚脸皮程度,对方竟然飞快的跑上来,一把将她摁在了门口的大树上:“梵浅,你又在和我闹什么脾气?”

林卓说着还撅起了嘴,看样子是想强吻她。

梵浅反胃得想吐,正想照着林卓的脸就来一拳,下一秒,林卓就凄厉的鬼嚎起来。

她定睛一看,发现自家的儿砸来福竟然一口咬住了林卓的脚脖子。

经过几个月的精心呵养,来福已经长大了不少,特别是嘴里的那对小獠牙,又尖又利,和小狼崽也差不了多少。

梵浅害怕来福把林卓真咬出个好歹来,强忍着笑意,拍拍手掌唤道:“来福,过来。”

来福摇头晃脑的蹦到她面前,傻兮兮的吐着舌头,又恢复了那一副人畜无害的二哈模样。梵浅如果能刻意忽视掉林卓手缝中渗出的血的话,她还能勉强把来福还当成一条软萌的小奶狗。

“啊这,实在不好意思。”梵浅把来福抱在怀里,害怕林卓回过神以后会拿来福撒气,“我给你打120吧。”

她嘴上说着抱歉,语气里却没有一丝道歉的意味。

林卓自然也察觉到了这一点。他捂着受伤的脚踝坐在草坪里,仰起头看着梵浅冷笑:“梵浅,你他妈故意的是吧?老子都说了,老子和穆子舒是逢场作戏,你他妈的吃哪门子醋,还叫这个畜生咬我!”

“我没吃醋啊。”梵浅看着林卓气急败坏的模样,心里觉得好笑,“不会吧不会吧,你不会现在还觉得我喜欢你吧?”

林卓心里一个咯噔。

无数的事情突然在他脑子里串联起来,从酒店里他的裤子当着媒体的面意外破裂开始,一直到现在……梵浅每次都站在他的立场上,替他百般说好话,可最后的效果却始终不如意。他一直都以为是梵浅实在蠢过头了。

难道说,这个痴心喜欢了他多年又被他洗脑成功的女人,其实一直都是在骗他?

想到这里,林卓的表情变得狰狞了起来,他冷笑道:“梵浅,我不管你葫芦里卖的是什么药,只是你以为,你一句‘不喜欢我了’就能彻底摆脱我吗?”

“我如果把这件事告诉林呈之,你觉得你们还能这么和睦相处下去吗?再或者,我直接把你追着我跑的这些年的经历,直接曝光给媒体……”

梵浅佯装出一副惊慌失措的模样:“爆料?”

林卓很满意梵浅的反应,又放软语调,耐着性子开口安抚道:“林呈之那个穷鬼能给你带来什么呢?你只需要带着他在节目里继续乖乖的当我的对照组,等节目结束后,我就踹掉穆子舒和你在一起。”

梵浅只是笑眯眯的,凝视着林卓……背后出现的穆子舒。

“听清楚了吗?你和我一样,在林卓眼中,都是随时可以被利用被踹掉的垫脚石而已。”

穆子舒脸色惨白,步子飞快的向着两人的方向走去。

梵浅抱着来福静静的站在一旁,还以为穆子舒已经看破了林卓的真面目,要在现场上演一版手撕渣男的戏码。

她压根没想到,穆子舒会突然掉转枪口,轮圆了巴掌就朝着她的方向扇过来。

梵浅突然被不知道从哪里蹿出来的林呈之一把推开。

下一秒,巴掌扇到脸上,发出一声闷响。

穆子舒这一巴掌使了十成十的力气,梵浅看到,林呈之的脸立刻就浮现出了一个清晰的掌印,连鼻梁上的眼镜也砸在了草坪上。

突如其来的变故,让捂着脚踝发疯的林卓都噤了声,扇出这一巴掌的穆子舒更是呆呆的僵在原地,不知道该何反应。

梵浅又急又气,帮林呈之从地上捡起眼镜,替对方重新戴好。

她用掌心轻轻贴在林呈之受伤的脸颊上,被扇肿的脸颊带着滚烫的热意:“你是不是傻呀?我能躲开的,你干嘛非要替我挡一下?”

林呈之垂下头默不作声。

梵浅转而瞪向穆子舒,罕有的第一次真情实感的发了火:“你是真的分不清谁才是带给你苦难的罪魁祸首吗?”

穆子舒没吭声,转身飞快的跑掉了。

“大哥。”林卓懒洋洋的笑着,拿开捂住受伤脚踝的那只手,挑衅般的扫了梵浅一眼,“带我去你的诊所打一支狂犬疫苗,我就告诉你一个关于梵浅的秘密,怎么样?”

林呈之用手指推了下眼镜,淡声道:“没必要。”

林卓急了,他怎么也没想到林呈之能佛系到这种地步:“林呈之!你真的不好奇梵浅的真实面目吗?!!”

不同于林卓的气急败坏,林呈之的表情一直淡淡的。脸上徒然多出的掌印,不仅没有让他显得滑稽,反而多了几分战损的美感:“我是说——你没必要打狂犬疫苗。毕竟,你得病也不是一天两天了。”

梵浅实在没忍住,噗嗤一声笑了出来。

林卓的脸黑如锅底,他甚至有些怀疑人生。为什么短短一天之间,倒霉事全都堆在了他身上——花巨资买来的赌石翻车、投资的电影票房口碑双扑街,就连一向对他死心塌地的梵浅和被他压制的死死的林呈之都转了性,把他气到要死。

可是想到他身后的林家,林卓又镇定了下来:“林呈之,你也只能逞这一时的口舌之快。就算我在娱乐圈混不下去,又能怎么样?别忘了,我可是林家的正统继承人,而你只是一个什么都分不到的穷光蛋……”

【滴——支付宝到账,一千万元。】

突兀响起的支付宝到账提示音,让林卓没来得及说完的嘲讽瞬间卡壳。

林呈之掏出手机看了眼突然转进他手机里的钱,黑曜石般的瞳仁里也微微闪过一丝诧异,他下意识的偏头望向梵浅。

梵浅弯了弯眸子,冲林呈之扬了扬自己手里还停留在转账成功页面的手机。

“林呈之分不到林家的钱也没关系呀。”她看向地上的林卓,脸上写着几分戏谑,“毕竟,有我养他嘛~现在才只是区区一千万啦,说不定某一天,你口中的穷光蛋就变成了华国首富哦。”

林呈之有些愉悦地勾了下唇角,甚至很好心的打电话帮林卓看了一辆120:“医药费我们会负责的。”

梵浅攀着林呈之的胳膊,一边往熠光娱乐公司的方向走,还一边给他讲起了这突然多出来的一千万:“最近两集网剧播出后,效果很好哟!不少广告公司和剧本都看中了我们公司的艺人们,严飞说,这一千万只是定金的分红。”

两人渐行渐远,只有断断续续的话音随着风飘进林卓的耳朵里。

网剧这两个字更是深深的扎进了他的心里。

林卓投资那部电影整整投进去了三千万,再加上其他大大小小的投资人,斥了将近八个亿才让这部片子得以问世。可现在看起来,他可能连投资进去的本钱都收不回来。

他回想起网上不断流传的梵浅是招财锦鲤的传闻,心里气得怄血。

林卓揪住身下的草坪,脸色逐渐变得疯狂起来——要是他得不到的,也绝对不能让林呈之得到。

“子舒,过来。”林卓冲站的离他很远的穆子舒招了招手,脸上重新浮现出了笑意,“是梵浅想要刻意挑拨我们的关系,放心,我只爱你一个人……”

……

梵浅和林呈之到了熠光娱乐公司的总部时,整个别墅里又是乱糟糟的一片,和他们第一次来到这里签署投资协议时几乎没有任何区别。

“浅浅老板!还有浅浅老板的老公!欢迎欢迎~”

严飞屁颠儿屁颠儿的从办公室跑出来,脸上的喜气怎么都挡不住,“多亏了浅浅老板的英明神武啊,让我带着全部身家和艺人压这部网剧。现在好了,网剧火了,咱们公司的艺人们也因为这部网剧,多多少少都接到了新资源。”

“熠光娱乐起死回生啦!”

严飞扯着脖子大喊了一句,换来的立刻是满屋子的员工们的回应和欢呼。

几个月前,大家走投无路,搬进了严飞名下未被冻结的唯一房产里,等待着摇摇欲坠的公司破产。而现在,大家将满心欢喜的回到最先工作的津海市市区,决心要把已经起死回生的公司打造成国内的娱乐大头。

梵浅也被大家的快乐感染了。

她一边用刚要来的冰袋帮林呈之敷肿起来的脸颊,一边问道:“公司还是要搬回市里原来的地址吗?”

严飞摇了摇头:“我找人算了一卦,说是我的八字和之前的地址相冲,我打算换个地方。”说完,就报了一个新的地名。

从严飞口中听到这个熟悉的地址,林呈之的眉心重重地一跳。

梵浅和严飞都没发现林呈之的异样。

严飞兴高采烈的继续道:“我给你留了整层楼最好的办公室,作为咱们公司的财神爷,浅浅老板的办公室必须得在最旺的地方。”

梵浅开心的嘿嘿嘿直笑:“我长这么大,还是第一次拥有自己的办公室。我一定每天都准时打卡!”

林呈之:“……”

她把视线回到林呈之身上,这才察觉到对方的不自在,不由得多问了一句:“脸还很疼吗?”

林呈之乖乖摇头:“不疼了。”

“不疼就好。”梵浅松了口气,卸下拿着冰袋帮林呈之冷敷的那只手的力气,小声嘟囔道,“穆子舒也真是下手够狠的,再说你也是,非得傻乎乎的跑出来帮我挡这么一下。”

林呈之任凭梵浅数落着,用自己的大手包裹住梵浅被冰袋冻得有些发凉的小手:“害怕你被打到。”

梵浅正准备说自己可以躲过穆子舒的突袭,只听林呈之继续说道:“我不敢冒险,哪怕你只有万分之一的可能性会受伤,我也想挡在你的前面。”

梵浅的心简直都要化了,她扑上去搂住林呈之,嗔怪道:“傻子。”

“所以说,你能答应我一个条件吗?”林呈之欠揍的声音再次幽幽响起,“不要每天都去熠光娱乐打卡上班,我的诊所离不开你。”

作者有话要说:  橙汁:我的诊所离不开你(x)害怕老婆发现自己的公司就在熠光娱乐的楼上(√)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