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飞极速书阁 > 招财猫猫在恋综里养家糊口[穿书] > 第35章 第三十五章
 
第三十五章

梵浅又挑了两三个项目, 都是当下市场比较冷门的那种。

她每一次都有很认真的征求林呈之的意见,而换来对方的回答也只有一句“你喜欢就好”。

梵浅一边摇头一边咂舌,眼睛里还恰到好处的流露出两分心痛:“你是不是爱我了, 只会用这样的场面话来敷衍我。”

“不方便说, 懂的都懂。”林呈之懒懒的掀了下眼皮, 屈起的手指轻叩桌面,示意梵浅在合同的空白处签下她自己的名字。

有很多黑粉揪住她和林呈之不放, 始终咬定他们两个人在综艺里只是演戏, 没有真感情。既然这样, 她索性和林呈之用开玩笑的方式打趣他们感情不好,反倒能堵住部分黑粉的嘴。

梵浅唰唰两下签好自己的名字,她就再次成为了几个项目的新投资人。

林呈之明明知道她是一只招财猫猫,投资就算不赚也绝对不亏,但还是让她签订投资协议。也就是说, 赚到的钱也会一分不少的全部流进她一个人的腰包。

梵浅想到林呈之的意思,美滋滋的弯了弯眼睛。

直播间的弹幕一直在实时更新着——

【笑死, 四木夫妇这波对话应该起名为当矫情文学遇上糊弄文学】

【林医生(高冷脸):懂得都懂。没错!大家都懂懂懂!你永远爱浅浅~要不然怎么会让梵浅在合同上签名呢~】

【四木这波的操作名为走黑粉的路让黑粉无路可走(狗头)】

【林呈之和梵浅变成沙雕, 沙雕之王白项栩必须的负全责:d】

【虽然想说我不看好梵浅的投资项目, 但想到她的锦鲤属性, 我决定先康康再下判断。】

谁都没有想到会突然发生意外情况。

一个男人突然冲出重围,从口袋里掏出一瓶不明液体, 拧开瓶盖就向着梵浅的方向泼去。

所有人都被这场变故惊呆了, 包括梵浅本人。

混乱之中,她不知道被谁推了一把,不明液体直直的就要向着她的脸上泼去,直到她再次落入了染着广藿香气的温暖怀抱。

梵浅的惊叫声是从未有过的凄厉,她一边止不住的流眼泪一边慌乱的想要伸手帮林呈之擦拭干净:“林, 林呈之……”

“别怕,别怕。”

带着哄劝意味的低哑嗓音穿进梵浅的耳中,“没事的,浅浅。他泼的只是水。”

梵浅这才从惊吓中回过神来,眼泪却还是像不要钱一般疯狂的流着。她当时的第一反应就是男人泼的东西是刺激性的化学物,而林呈之为她挡住了这一切,还好……只是水。

【滴——危险解除,林呈之已拥有男主光环70】

梵浅的脑海中再次响起了系统的提示。

警察来的很快。

男人表示,他曾经被刻意接近他的女人骗走了全部身家。他在看到网上的爆料之后,得知了梵浅嫁给林呈之也是想骗钱,这才动了惩戒梵浅的心思。

因为林呈之不顾一切的护住梵浅的举动,就连一直咬定林呈之根本不爱梵浅的黑粉也默默闭了麦。

不爱的话,林呈之怎么可能豁出性命的保护梵浅,万一里面装的是硫酸呢?

于是,黑粉们很快把抨击话题对准了梵浅配不上林呈之的喜欢,着重提及的就是原主帮林卓夺走了林呈之继承权的事情。

酒店房间里。

梵浅坐在床上,两只眼睛哭得红通通的,还不时发出抽抽搭搭的泣音:“对、对不起,林呈之。如果你因为我出了事,我……呜呜呜”

说着,她没忍住,又哭了起来。

说到底还是因为愧疚。每一次遇到危险,林呈之都会第一时间挡在她前面,甚至不止一次的受伤。

梵浅根本不敢想,如果林呈之真的为了保护她而毁容,她会有多悔恨。

“不怪你的,浅浅。”

林呈之也察觉到了女孩情绪的不对,蹲下身子,握住梵浅的手耐心安抚道,“你没有对不起我,反倒是我,有些对不起你。”

他觉得此时有必要转移一下梵浅的注意力:“浅浅,我有事情瞒着你,很大的事情。”

梵浅擦了把眼泪,泪眼朦胧的望向林呈之:“什么事情?”

“我,其实有很多产业。”林呈之一鼓作气,说出了这个他已经瞒了很久的秘密,“钱可能比三个顾家还要多。”

梵浅瞪大眼睛,甚至因为太过诧异打了个哭嗝:“所以说,你说自己是穷光蛋、得靠着我才能养活,这一切都是假的?”

林呈之淡淡的嗯了一声,哄道:“我们扯平了,好不好?我们都不要再对对方感到愧疚。”

梵浅:“……”

她所有的情绪都被林呈之轻飘飘的一句“我比津海市首富更有钱”碾压了个粉碎。

如果放在平时,她知道这件事的第一反应,肯定大骂林呈之是骗子。但现在,她却一句话也骂不出来。

林呈之骗她时,她才刚穿来。两人互相不了解,再加上原主做过的事情,林呈之对她提防也是理所应当。

虽然她也能想到,林呈之后来为了隐瞒身份,也没少对她撒谎。但是,他喜欢她的这件事一直都是真的。在每一次遇到危险,他都会毫不犹豫的挡在她身前。

林呈之在安抚好梵浅的情绪后,他登上了微博,否认了黑粉口中梵浅骗走了他的继承权一事,还晒出了一份文件。文件上显示出的很清楚,国内近年来最知名的连锁宠物医院背后的大老板,是他。

这家连锁宠物医院很有名。

它的名气不仅是因为良好的服务,更是因为它每年在救助和保护动物方面做出的成就。特别是,它已经连续三年得到了官媒的表彰。

假装替林呈之鸣不平的黑粉们瞬间闭麦。

这家连锁宠物医院一个月捐出去救助动物的钱,可比林氏一年赚得还要多。林呈之身为连锁宠物医院的幕后老板,能看得上林氏那点儿钱才怪。

更多人则只是在吃瓜,让他们光速入坑“四木夫妇”的原因是林呈之微博里的一句话——【或许我们的初遇并不完美,但当她傻乎乎说出“我会赚钱养你”时,我就知道,我想保护她一辈子。】

梵浅坐在林呈之的腿上,看到对方发出来的文件才反应过来:“所以说,我们在节目里去过的海洋馆和动物园也是你的?”

林呈之点头。

梵浅:“那么海洋馆餐厅的抽奖活动也是你设计的?”

林呈之再次点头。

她磨磨后槽牙,伸手去挠林呈之的痒痒:“我夸海洋馆大老板是个好人的时候,你是不是在背后偷偷笑话我?!!”

林呈之握住她作乱的双手,抵到唇边珍重的吻了吻:“没有,只是很开心,因为我被老婆夸奖了。”

老婆这个称呼让梵浅脸上瞬间染上一层绯色,她害羞的把头埋进林呈之的肩窝里:“你除了海洋馆、动物园和宠物医院,还有什么产业?”

她实在是好奇,林呈之到底是到了哪一步,才会说出他还有很多产业这种话。

“我入股了海岛上的那家七星级酒店、那座豪华游轮也是我的私产,还有……”林呈之没有隐瞒,把自己记得的都细细背给梵浅听,“其实,这些产业都是我母亲和舅舅去世前私下留给我的。我自己创办起来的,只有连锁宠物医院和木烨集团。”

“木烨集团”四个字嗡得一下在梵浅耳边炸开。

她愣了下,问道:“所以说,你才是木烨集团的幕后老板?”

林呈之嗯了一声,毫无保留的坦白自己的计划:“我打算借节目组这次的投资项目,彻底搞垮林氏。”

无论是林父套空林氏的流动资金,还是林卓决定在游乐园附近投资建造酒店,这一切都在他的计划当中。

梵浅并不在乎这些,她在乎的只有原书中说过,木烨集团的幕后老板会在未来某一天突然失踪……

另一个房间里。

林卓看着林呈之晒出的文件,眼睛红得滴血。他怎么都没想到,他一向看不起的废物哥哥,竟然是全国最知名的连锁宠物医院的老板。

他苦心和林呈之争抢了这么多年,到头来倒像是个笑话。

林呈之从来都没想过继承林氏,所以梵浅当初才能那么容易的套空林呈之的所有积蓄。

他颤抖着手想要关闭网页,可网页像是和他作对一般,疯狂的弹出有关林呈之的消息——《林呈之英雄救美,为爱人挡下危险》、《盘点隐形富豪林呈之的真实身家》……

林卓死死盯着林呈之把梵浅护在怀里的照片,嘴角冷冷的划过一抹笑。

谁知道下午向梵浅泼水的男人是不是林呈之找来立人设的工具?他才不相信,林呈之会在不知道瓶子里的液体到底是什么的时候,就贸然的冲上去救梵浅。

毕竟,所有人的第一反应,都觉得瓶子里装的是化学物啊。

林卓用余光扫了眼穆子舒,脸上的笑容突然变得疯狂又变态。

他推开身下的椅子出门,在空荡荡的走廊里拨通电话,完全没有留意到一只奶牛猫从田芷凡和席涛的房间里跑出来散步。

……

第四期节目的最后一天拍摄,所有人都变得精疲力竭了起来。

毕竟,这一期节目拍摄实在不顺利,事故频发,以至于大家得知了林呈之的真实身份以后,也没有太大的震惊。

今天是嘉宾穆子舒的生日,按照很早以前就安排好的台本,今天的活动就是其他嘉宾们为寿星策划一个完美的生日宴会。

因为这几天的闹剧,所有人对林卓和穆子舒的印象都降到了谷底。

但毕竟还是在拍节目,田芷凡和柯欣她们还是愿意和对方维持着最表面的客套,给穆子舒准备了一份礼物。梵浅也不想显得特殊,也简单的买了束花送给穆子舒。

好在这场生日宴会也没有让其他人费心,全程都是林卓在忙着跑前跑后,穆子舒也是一脸感动的倚在林卓怀里。两人你侬我侬,大有一番“就算全世界都不喜欢你,我也愿意为了你背叛全世界”的决绝感。

最后的环节,是穆子舒在舞台上切蛋糕分发给众人。

舞台顶端的天花板上水晶吊灯做工繁复美丽,灯光映照下,显得穆子舒比往日更美了几分。

蛋糕很快就分发到了梵浅,她学着前面的田芷凡,打算上台接住穆子舒新切下来的蛋糕。她正要跨上舞台,耳边突然响起了馒头喵喵喵的叫声。

梵浅警惕的抬起头,只见水晶吊灯的下摆松落,锐利的零件从高处直直的坠落下来,朝着穆子舒的方向砸去。

她眼疾手快,一把将穆子舒扯下台。

水晶零件砸在地上摔了个粉碎,飞溅起的细小颗粒也足以划破一个人的皮肤。

众人一拥而上,连忙去关心两人。穆子舒离舞台更近,虽然有梵浅帮忙,但她胳膊上还是被落下的水晶灯碎片划出几道血痕。

梵浅因为没来得及站上舞台,躲过一劫。

梵浅回想起刚才馒头给她说的话,长长的吁了一口气。她向林呈之摆摆手表示自己没事,然后拨开人群,一把扯过正满眼心疼的帮穆子舒上药的林卓,狠狠地扇了对方两个巴掌。

她甩了甩手腕,摆脱掉掌心发麻的感觉,然后揪住林卓的衣领,左右开弓扇得对方眼泪鼻涕横流。

所有人都被梵浅突然的暴力手段吓傻了,还是林呈之扯着梵浅的胳膊把两人分开。

林呈之眉头拧紧,语气也有些重:“梵浅,你这是干什么?”

就在所有人都以为林呈之要发火痛骂梵浅一通的时候,只见男人慢悠悠的从口袋里掏出一张消毒湿巾,一边帮梵浅仔细擦拭着手心一边开口道:“用手扇他太脏,你应该用工具的。”

众人:“???”

梵浅这才后知后觉的感受到掌心的痛感,她默了默,勉强压住心底的愤怒:“林卓想让穆子舒毁容。”

作者有话要说:  橙汁:我老婆好凶哟~但我好喜欢,嘿嘿嘿(痴汉脸jpg)

番茄:???你不对劲

下一章就送渣渣进监狱!感谢在2021-09-25 14:22:21~2021-09-25 22:59:27期间为我投出霸王票或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哦~

感谢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大仙呦 1瓶;

非常感谢大家对我的支持,我会继续努力的!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