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飞极速书阁 > 招财猫猫在恋综里养家糊口[穿书] > 第39章 第三十九章
 
第四十章

从林呈之扮演的皇后娘娘从宽大的袖口里掏出一碗泡面起, 这部导演精心安排的泼天狗血宫廷剧剧情就开始歪了。

嘉宾们齐聚在大殿,演着最后一出小侍卫为了皇后谋反的大戏。

梵浅手里握着道具剑,面对满屋子的群演和嘉宾们还有点儿紧张。她吞了口唾沫, 但用余光一瞥, 就发现对面最抢戏的小太监白项栩。

白项栩把狗腿小太监的角色扮演得简直活灵活现。

他一只手捻着兰花指, 另一只手扯住林呈之,掐着嗓子调戏对方:“哎呦喂, 皇后娘娘, 咱家也不知道你这等美人, 为何要喜欢个丑兮兮的小侍卫。”

说着,白项栩还笑得满脸贱兮兮的,伸手就去摸林呈之的脸颊揩油。

综艺效果直接被拉满。

林呈之自然也知道这一点,所以即使他的脸黑如锅底,但还是为了综艺效果忍住了。

梵浅脸上也没忍住泄出几分笑意, 但在林呈之一脸哀怨的表情里,还是硬生生把笑收住了:“狗皇帝, 只要你放了之之, 我任凭你处置。”

“呵。”扮演皇帝的段烨甩了下袍子, “你也配威胁朕?来人, 放箭……”

他没说完的命令被卡在了喉咙里,所有人都看到, “宠妃”杜笑珊把脸贴到段烨的肩膀上, 说出的话却是杀人诛心:“晚了哦,皇上,宫里现在都是我的人呢~”

段烨:“???”

下一秒,只听杜笑珊继续道:“皇上驾崩,传旨, 禅位于御前侍卫梵浅。”

梵浅:“???”

杜笑珊又看向殿内的其他人:“还不快来拜见新皇?”

众人:“???”

梵浅满脸懵逼,杜笑珊却跑过来抱住她开始嘤嘤嘤:“我爱慕你多年,你可知道,我在昏君面前日日受尽煎熬。”

梵浅瞄了眼场外已经开始嗑速效救心丸的导演,硬着头皮轻拍杜笑珊的后背:“我知道,知道的。”

谁知道扮演女官的田芷凡也“哎呀”一声,然后满脸娇羞的扑过来:“臣也喜欢新皇呢~”

说着,田芷凡还扯了把演宫女的柯欣。

只见柯欣斜了眼自家掐着兰花指调戏“美女”的太监老公,冲梵浅珍重的点点头:“奴婢亦是如此。”

梵浅:“???”她今天拿的是龙傲天剧本才对吧?!!

场外的导演捂住心口,一脸没眼看的表情。

他亲自写出的宫廷狗血权谋大剧呐,一转眼怎么就又变成了沙雕剧tat

直播间的网友们简直要被笑疯了——

【这一切的沙雕都要从那碗红烧牛肉方便面开始说起……】

【啊哈哈哈哈哈哈,对不起,我接受过专业训练一般不会笑的,啊哈哈哈哈哈哈,几个男嘉宾脸都绿了】

【他们大概也不会想到,夺走他们爱人的会是梵浅这个小妖精(狗头)】

【斯哈斯哈,浅浅老公!快来躺我被窝!】

【蔫儿坏的妖媚宠妃x忠犬小侍卫,简直不要太好嗑~我要嗑“浅笑”cp一辈子~】

【所以这部大戏的名字叫——《小侍卫梵浅和爱她的三个女人们》】

【nonono是四个,楼上~你忘记貌美如花的皇后娘娘啦~】

最终,被三个绝美小姐姐围绕起来的小侍卫梵浅还是被皇后林呈之抢走啦,他扬着头,冷眼扫过和他“争宠”的几个人:“本宫不死,尔等连妃都不是!”

嘉宾们都笑得直不起腰来。

……

梵浅通过这一期《恋爱之家》里的小侍卫扮相,更是圈粉无数。喜欢她的粉丝们对她的称呼也从浅浅宝贝、锦鲤女鹅转变成了老公。

b站上还有她的各种拉郎剪辑,有和官配林呈之的前世今生向,还有和杜笑珊的闺蜜向……有甜有虐,网友们直呼“我好了”。

她也数次登上微博热搜榜,受到的关注不比当下的一线小花少。

别说是娱乐圈里那些数次向她抛出橄榄枝的娱乐公司,就连严飞也有些心动了:“浅浅老板,肥水不流外人田,你来咱们公司正式出道吧!”

梵浅:“谢邀,不感兴趣。”

梵浅现在也算是个小富婆,手底下大大小小的产业也不少。

她在上一期节目里随便投资的那几个小项目,也一直都处于盈利状态,特别是那个新式种田的项目。

有些粉丝本来是抱着支持四木夫妇的心态,过家家似的租下一块地种菜。

结果就有人发现,他们的运气突然开始好到爆表,游戏抽卡次次出金,投资的理财基金也一路高升……

很快,梵浅的“招财进宝田”自带欧气的事情就传开了。

这个刚开始还不被大家看好新式种田项目,一下子成了时下火热的网红项目。

反倒是林卓投资的项目情况不太好。

林卓当时的野心很大,一股脑的把钱都砸进去在游乐场旁边修起了酒店。结果因为他本人锒铛入狱,林父又因为遭受打击变得头脑迟钝,几次产生了决策失误。

现在,工程算是彻底烂尾了。

梵浅才不在乎林家其他人的下场,只要她和林呈之过得幸福就好。

这一天,她骑着小电驴去木烨集团接林呈之。

自从林呈之和她坦白以后,她才知道,原来这一整栋大楼都属于林呈之。当然,也包括她和严飞租下来作为熠光娱乐公司总部的那一层。

她突然就有了一点小小的特权。比如,每次来这里的时候,她都可以乘坐木烨集团高层的那部专属电梯。

梵浅没想到,自己竟然会在大厅里再次偶遇林父。

林父早已经头发全白,眼底的道道沟壑深如刀刻,哪里还有一点儿当初在林卓和穆子舒的订婚宴上意气风发的模样:“梵浅?”

对方先出声喊了她。

大楼里人来人往,她也没有刻意疏远,只是冲着对方微微颔首:“叔叔。”

林父一看到梵浅的这张脸,就想起当天他和妻子上门替林卓求情时,大儿子和梵浅施加给他们的冷遇。他的火气又不由得蹿了上来:“你来这儿做什么?!!”

梵浅被林父理所当然般的质问吼得一愣,然后没忍住,笑了:“叔叔,您知道吗?我爷爷今年一百零三岁了。”

林父没明白梵浅的意思,只听梵浅慢悠悠的问道:“您知道他保持长寿的秘诀是什么吗?”

林父下意识的摇头。

“因为我爷爷从来都不多管闲事呀。”她冲着林父弯弯唇角,转身离开了大厅。

林父呆呆的立在原地,四周人来人往,过了好半天他才反应过来,梵浅是在说他没有质问自己的资格。

直到梵浅走远,他的耳边似乎还回荡着梵浅刚才的阴阳怪气,那种慢吞吞的语调像极了他厌恶了小半辈子的大儿子林呈之。

林父捏着拳头,手指关节吱吱作响,这才勉强压下心底让小辈讽刺的屈辱感。

不行,他暂时得忍住。

这里是木烨集团的地盘,他今天更是有求于木烨集团,闹出什么事情来都对他的名声有影响。

梵浅怼完林父,简直神清气爽。她本来是打算先去熠光娱乐刷个脸的,但想到林父,她选择了先去找林呈之。

整个木烨集团知道林呈之就是他们幕后真正的大老板的人不多,但总裁办的员工们都属于知情者这一行列。他们自然也知道,老板的爱人就是和他一起参加恋爱综艺的梵浅。

梵浅在特助的带领下,走到林呈之的办公室门口。她竖起食指抵在唇边,作出一个示意对方噤声的手势,然后轻轻叩了叩紧闭的房门。

“进来。”

林呈之的声音冷冰冰的,透着几分寒意。

梵浅微微蹙了下眉毛,推门而入。她和林呈之对上视线的一瞬间,只见对方眼底凝结出的寒冰瞬间就碎裂了:“浅浅,你怎么现在就来了?”

林呈之手忙脚乱的合上面前的笔记本电脑,嘴角勾起笑容。

梵浅简单的说了两句,讲清楚她在一楼的大厅里偶遇林父的事情。

“其实……是我叫他来的。”林呈之坦白道,“他的投资链断裂,到处辗转拉投资资金,然后就求到了我头上。”

梵浅眨巴眨巴眼睛:“你想帮他?”

林呈之很快摇头,噙着笑意的嘴角带着几分讽刺:“不帮,我只是想让他知道,他费尽心思哪怕托关系也想要讨好的人,是他厌恶了多年的废物儿子。”

梵浅还是第一次听林呈之用这样的口吻提起林父。

他大概心底还是恨林父的吧?林父的挖苦、林父的漠视、林父的偏心,把林呈之打造成了一个淡然到有些冷漠的人。

即使他的心柔软纯白,却也在日复一日的痛苦中罩上一层厚厚的壳子。

梵浅伸手勾住了林呈之的小拇指,没有再说话。

很快,办公室的门再次被叩响了。

林父推开门时,他看到办公室里的梵浅和林呈之,已经显出老态的脸上多了几分诧异:“林呈之!你怎么在这儿?!!”

林呈之扯了下嘴角,慢条斯理的从西装口袋里取出一张自己的名片,用手指推到办公桌的另一端。

林父心中一紧,突然就有了一种不安的感觉。他强行将自己的不安感压下,抱着最后一丝期待拿起桌上的名片——木烨集团董事长,林呈之。

“您说,我为什么会在这儿?”

林呈之如愿看到林父瞬间变得惨白的脸色,把问题毫不留情的给对方抛了回去:“不是您求着段家让我见您一面的吗?”

林父只觉得自己的脸被打得啪啪作响。

原来,他一向看不起的大儿子,就是商界一直颇为神秘的木烨集团背后的大老板啊。原来,他的大儿子早已经在他看不到的地方,成长成为了他此生都无法逾越的一座大山。

“呈、呈之。”

林父嘴唇嗫嚅,“爸爸的项目出了问题,如果没有投资支持,林氏就要破产了。”

林呈之用屈起食指指节,有一下没一下的轻叩着桌面。

直到听林父提起林氏,他的动作这才顿了一下:“林氏啊,我怎么记得,在林卓pua女性的事情曝光以后,您就和他合力套空了林氏的全部流动资金?”

林父的脸上血色尽失,他突然间像是想到了什么,早已经失去神采的眼睛瞪得老大:“你、你……这一切都是你搞的鬼!套空林氏、借着综艺引诱阿卓投资酒店,都是你做的!”

林父指向林呈之,嘴角因为情绪激动变得铁青。

林呈之神色没有什么变化,只是淡淡的掀了一下眼皮:“是我做的。”

“林呈之!你这个孽子!你怎么能这么恶毒?!!竟然想着要害死我和你弟弟!”林父的声音变得尖厉起来,早已经忘记了今天来到这里的真正目的是拉赞助。

林呈之嗤笑一声,没接话。

他只是用那双冷淡的眸子盯着林父,不一会儿,林父额头就变得汗涔涔的。

林父再次开口时,嗓音像是又苍老了数十岁:“你早就知道,我和阿卓想留给你一个负债累累的空壳公司?”

林呈之还是不作声,但表情就算是默认了。

他的确给两人设下了圈套,但就像是林父所说,如果他们两个人没有想着用空壳公司反坑他的话,这两人也不会中计。

意识到这一点以后,也不知道是自知理亏还是别的原因,林父没有再说话。他迈着缓慢而沉重脚步离开了办公室,背影佝偻。

梵浅全程没有说一句话,直到林父落魄的离开,她这才转向林呈之:“呈之。”

下一秒,她整个人都落入了这个充满广藿香气的怀抱。

她没有动,任凭林呈之紧紧拥抱着她,那头发尾微卷的短发埋进她的肩窝,许久传来一滴湿热又濡湿的触感。

“浅浅,我等这一天其实很久了。”

林呈之开口,“看着那个男人终于低下他高贵的头颅,把他的一切狠狠踩在脚下。我以为我会很快乐,但其实没有。”

只觉得乏味,乏味中又觉得自己无聊到可笑。

他想,这大概是因为,他的世界早已经被一抹光照亮。

“你来到我身边带给我的快乐,远远超过了一切。”

林家很快就彻底破产了,没有修建完的酒店大楼也被白项栩重新接手。

林呈之每个月都会按时给林父打生活费,不过也仅此而已。就像是林父在他从小到大都只是打钱却丝毫不关注他一样,林呈之也再没有回过林家。

……

梵浅最近有点儿头疼。

来福的拆家二哈本性彻底暴露无遗,她每天回到家,都会看到满地的狼藉。她真的很想揍来福一顿,可来福竟然还总是屁颠颠的围着她转圈圈,就好像在邀功一样。

然后,她就心软了。

直到今天,来福进了她的卧室,还……咬坏了她的床!

梵浅抄起角落里的小木棍,佯装出一副后妈脸就要去揍来福。结果来福也聪明的像是成了精,一溜烟儿的就跑去林呈之的房间,扑到他怀里寻求庇护。

“没关系,再过段时间,我们就搬家。”

林呈之揉着来福毛茸茸的脑袋,唇角勾起一抹不易察觉的笑意,“搬家前的这几天,你可以和我一起睡在我的床上。”

梵浅浑身上下的每一个毛孔都写着拒绝:“不要!”

自从上次她和林呈之在酒店里酱酱酿酿了以后,这个狗男人就有些食髓知味,总是时不时的暗示她再来一次。

如果她和林呈之睡到同一个房间里,她岂不是很有可能每天都爬不起来?!!

林呈之叹了口气,垂下眼睑,周遭都写着“我是一个小可怜儿”。他手下还慢吞吞的抚摸着来福,语气有点儿委屈:“那我最近几天去睡沙发吧,毕竟这是我儿子犯下的错误,子债父还。”

梵浅:“……算了,我们一起睡吧。”

林呈之微笑:“好的,老婆。”

当天晚上,洗完澡的梵浅刚躺在床上,林呈之就凑到她的身后把她搂在怀里。他还把脸埋在她的发丝间轻嗅:“你的洗发露味道好像和之前不太一样?”

梵浅才不理会林呈之的暗示,闭眼假寐。

只听对方幽幽的继续道:“哦,我想起来了,那一次我帮你洗澡,用的好像是猫咪专用毛发柔顺剂。”

梵浅用舌尖抵了抵后槽牙,没忍住,抬手给了林呈之一捶。

林呈之“唔”了一声,很快扬起了格外灿烂的笑容:“老婆,你打了我,要一个亲亲我才能原谅你。”

梵浅:“……”

这个亲吻逐渐开始变质,直到两人身上的睡衣撒落一地,空气中也漂浮着暧昧的喘息声。

迷迷糊糊之间,梵浅扬起脖颈看着林呈之那双情愫遍布的黑瞳,这才突然间意识到——她好像,又被林呈之碰瓷了???

当晚,林呈之又一次做了梦。

他在装修成大红色的喜庆婚房里,双手都被红绸绑在床上,身边还有几个丑陋的鬼怪在桀桀桀的怪笑:“老大,你就从了吧,我们给你找的大嫂可是绝色美人儿~”

下一秒,穿着中式婚礼旗袍的人就拨开众鬼怪,嗓音贱兮兮的:“美人儿,你就从了我吧~”

他这才看清楚,那个穿着红旗袍调戏他的人,竟然是白项栩!

林呈之又一次从梦中惊醒,床头柜上的手机亮起,弹出数条微信消息。他点开消息,发现都是白项栩发给他的——

【林子,我听说你明天要和梵浅求婚?】

【找我啊找我啊,林子,我对这事特有经验~】

【嗐,你还是不是兄弟了,求婚都不喊我们一起?!!】

【林子!!!】

林呈之想起刚才的梦境,磨磨后槽牙,暂时性的拉黑了白项栩的联系方式。

第二天大早,梵浅是被早餐的香气勾醒的。她翻身下床,趿拉上拖鞋哒哒哒的就往厨房跑:“我闻到了鱼片粥的味道。”

林呈之偏过脸来看她,就把她小馋猫似的小表情尽收眼底。他喉结微动,伸手亲昵的捏住了梵浅的鼻尖,笑道:“猫猫的鼻子这么灵吗?”

梵浅不甘示弱的捏了回去:“当然啦。”

两人傻兮兮的大眼瞪小眼,不一会儿,就都笑了。

林呈之端着煮好鱼片粥的砂锅上桌时,看似不经意间的邀请道:“浅浅,今天要去海洋馆逛逛吗?管理员小王说,小海豚安安的身体已经彻底恢复了。”

梵浅喝着鲜美软糯的鱼片粥,不疑有他:“好哇。”

海洋馆离市区很远,林呈之没有骑小电驴,而是选择了开车。他开的是当初赚到钱以后买的第一辆车,是一辆灰蓝色的雷克萨斯,车里还放着不少小零食,都是他给梵浅准备好在路上吃的。

他们到海洋馆的时候已经是中午。

梵浅和林呈之先去了海豚馆看安安,安安现在的状态很不错。梵浅还给安安喂了好几条活鱼吃,安安对她的态度也变得很亲昵,还主动探出头来吻她的手心。

她和安安一起玩得不亦乐乎,等她回过神时,才发现身后的林呈之不知道什么时候竟然不见了。

“老板娘,大老板说他在海底隧道那边等你。”饲养员小王开口道。

自从他知道了林呈之就是他们海洋馆的老板以后,他对大老板的滤镜就更上一层楼,简直成了头号迷弟。

梵浅短暂的怔忪片刻,一个想法在她的脑海中缓缓冒出头来。她有点儿欣喜,又些期待,向小王微微颔首笑道:“我知道啦,我马上就去找他。”

她循着上一次来海洋馆参观的记忆,一路走到了海底隧道。

今天的海底隧道里没有游客,梵浅站在隧道的入口,能清楚的看到笔直的隧道里空无一人。

她心里生出的期待又多了几分。

梵浅迈开腿,刚踏进海底隧道的瞬间,隧道里的灯突然吧嗒一声灭了。玻璃后的蔚蓝色海水中有一点亮光,然后隐隐出现了星星点点的亮光,亮光很快汇聚在一起,形成一个巨大的光球。

光球点亮了海水,也照亮了悠长的隧道。

无数的游鱼们向着梵浅所在的方向游来,她望着这幅炫目美丽的海底景象出神。直到在五彩斑斓的鱼群中,林呈之也向着她的方向游来。

林呈之又换上了上一次他在海洋馆里穿过的那套美人鱼服,此时的海底隧道里没有别人,他游得肆意又优美。他的身边,还有安安和其他几头海豚,像是在替他保驾护航一般的跟着他。

梵浅连眼睛都不想眨一下,目不转睛的盯着像是真正的人鱼王子的林呈之。

林呈之游到离她最近的地方,将一枚分外眼熟的戒指举到她面前,薄唇微动。

梵浅很轻易的就读懂了林呈之的唇语,她点了点头,说:“好啊。”

海底隧道的灯光骤然亮起,她顺着布满玫瑰花瓣的道路一路向前,很快就看到了林呈之。他脱掉了下身的鱼尾,上身湿漉漉的黑衬衫还没来得及换下,水渍滴落在地板上。

她走到林呈之的身边,下一秒,林呈之单膝跪地跪在她面前,又一次说问出了刚才在水中的那个问题:“浅浅,嫁给我好吗?”

梵浅弯了弯杏眸,把白嫩的小手递到林呈之的眼前:“好呀。”

【滴——林呈之已拥有男主光环100】

梵浅突然间意识到了什么,她心下一紧,眼前的场景突然间极速扭曲了起来:“林呈之!”

哐当——

差一点儿就被戴在女孩手上的戒指砸在地上,骨碌碌转了两圈后摊平在林呈之的脚边。林呈之漠然的抬头,只见空荡荡的场馆里除了他以外,再也没有任何人。

“浅浅,浅浅,浅浅!”

他终于意识到了什么,双膝重重砸在了地板上。

作者有话要说:  下一章就回来啦~一点儿都不虐!

感谢在2021-09-30 22:36:21~2021-10-02 22:17:22期间为我投出霸王票或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哦~

感谢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大仙呦 1瓶;

非常感谢大家对我的支持,我会继续努力的!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