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飞极速书阁 > 招财猫猫在恋综里养家糊口[穿书] > 第42章 番外一
 
番外一

梵浅和林呈之搬进了新家, 是津海市新开发的别墅区,一出门就能看到海的那种。

梵浅很喜欢,她站在小别墅的篱笆外吸了吸鼻子, 海风的湿咸气息争先恐后的涌入鼻腔。她幸福的眯起了眼睛:“就像是, 空气里都弥漫着好吃的鱼的味道。”

林呈之哑然失笑, 他就知道,梵浅一定会喜欢这里的。

他们的新家是一个二层小别墅, 别墅后面还带花园的那种。花园里种满了梵浅喜欢的香槟玫瑰,都是林呈之亲手种的。

梵浅一路上都在不停的“哇塞”,她简直太喜欢这里了。

进别墅之前,林呈之用丝巾蒙住了她的眼睛,牵着她的手一路向上走:“到了, 浅浅。”

遮在梵浅眼睛上的丝巾被拆开,她睁开眼睛, 第一眼就看到了一个超豪华的猫房。房间里面, 猫爬架、摇摇床之类的小家具应有尽有。

梵浅猫猫脸懵逼:“你怎么还准备了这些东西?”

自从她掌握了猫猫玉佩联通两个世界的秘密以后,她就可以随时随地的变回猫猫形态。不过,她变的次数不多就是了。

“我觉得你会喜欢。”林呈之推了下眼镜, 慢条斯理道, “没有小猫咪可以抵抗什么都有的超豪华猫房。”

梵浅:“……我觉得你对我误解。”

当晚, 林呈之以搬进新家应该有一个庆祝仪式为由,把她扑倒在了床上。

梵浅才不上当呢,昨晚林呈之把她压在浴室里亲亲的时候也有借口,说是要纪念他们两个人在老房子里度过的最后一晚上。

她瞬间变回猫猫形态, 夺门而逃,跑进了那间林呈之为她特意布置的豪华猫房里。

事实证明,没有人能躲得过真香定律, 猫猫也一样!

什么猫爬架、逗猫棒简直不要太好玩好吗?特别是那张摇摇床,比她和林呈之卧室里的大床舒服多了。

梵浅甚至觉得,她可以一辈子都用猫猫形态苟到底!

林呈之隔着门缝,看到梵浅在摇摇床上惬意的打盹,毛茸茸的尾巴也在空中一晃一晃的,他叹了口气。

他变了,他发现他比起小猫咪梵浅还是更喜欢老婆梵浅多一点。

梵浅第二天是从林呈之的怀里醒来的。

她迫不及待的再次变成猫猫形态,打算跑去豪华猫房度过愉快的一天时,才发现猫房竟然被人用钥匙反锁了。

林呈之不知道什么时候也跟了过来,直接把她从地上抱起来,低笑道:“玩物丧志可不行,浅浅你别忘了,你还要努力赚钱养我。”

梵浅气呼呼的糊了林呈之一爪子。

……

原主和林呈之当年结婚时,只是扯了一张结婚证,婚礼之类的流程统统都没有。

梵浅其实倒也不在意这些,但林呈之却很想给她补上一个盛大而浪漫的婚礼,就连婚礼请柬也一份一份的亲手誊写。

这天,梵浅一回到家,就看到林呈之双腿交叠抵在茶几上,坐姿慵懒。

淡金色的婚礼请柬整整齐齐的摞在一边,她随手翻了几份请柬,墨香随着请柬的翻动不断涌入她的鼻腔:“不是说好了等我回来一起写请柬吗?你怎么都写完了?”

她坐到林呈之身边,伸手抱住他的胳膊撒娇般的蹭了蹭:“老公辛苦啦~”

“我发现了一个很严肃的问题。”

林呈之扳正她的脑袋,和她对上视线,“我们手里的结婚证属于梵浅和林呈之,但是不属于我们。”

你搁这儿套娃呢???

梵浅眨巴眨巴眼睛:“所以?”

“我们要不然先离个婚,然后再扯证?”林呈之斟酌许久,十分谨慎的发言。

然而,梵浅还是给了他一锤:“你以为民政局是你家开的?”

她其实明白林呈之的意思。

当初和他结婚的人是原主,他们两个人抱着不同的目的促成了这场充斥着阴谋的婚姻。可是现在,和林呈之共度余生的人变成了她。林呈之想把最好的东西都留给她,但其中并不包括这段回想起来可能并不愉快的过往。

“林呈之,过去一点儿都不重要,重要的是,我们一起的现在和未来。”

梵浅凑上去吻了吻林呈之紧抿的薄唇。

两人商量了一下,最后还是取消了在这个世界的婚礼,把婚礼换成了蜜月期的全球旅行。

全球旅行的攻略都是林呈之在做的。

于是,直到上路当天,梵浅才知道了他们要去的第一个地方——去某土豪国家解救一只被富豪豢养的金钱豹。

梵浅:“???”我觉得你对蜜月旅行这四个字有误解。

这只金钱豹据说前段时间差点儿咬掉土豪儿子的胳膊,从此就从富豪家的可爱小宠物变成了富豪家的头号公敌,甚至还考虑着是否要把它射杀。

因为林呈之和这位富豪恰好见过几次面,这才被动物保护协会拜托解救这只金钱豹。

富豪对梵浅和林呈之的态度很热情,甚至还特意派了豪华车队去机场迎接他们。

富豪派来迎接他们的管家手里还举着一个超大号的应援板,上面还附着四木夫妇在恋爱综艺里的合照,合照周围竟然还镶嵌着bulingbuling的钻石。

看着还挺气派。

第一次见到这样大场面的梵浅简直惊呆了:“你不是说和这位富豪先生不是很熟吗?”

“是不熟。”林呈之慢悠悠的回答道,“但他想买你的那座豪华游轮。”

梵浅:“行叭。”

她这才知道,那座豪华游轮最开始其实属于这位富豪。只是游轮建造好以后,对方的财政状况却出了问题,不得不把游轮挂出来拍卖。

林呈之恰好就捡了漏。

“当初我本来没打算买它。”林呈之拉开车载小冰箱,给梵浅倒了一杯甜牛奶,“但是扯证结婚的前两天,我刚好有一笔巨款到账。”

梵浅悟了。

别看林呈之说得这么含蓄,实际上不就是在说,如果他和原主结婚前没有花掉这笔钱的话,这笔钱就很有可能变成他们两个人的婚后财产。所以,他就干脆买了一座豪华游轮???

敢情书里写的都是假的呀,她的傻白甜老公从一开始就是一个腹黑怪!

她咕噜咕噜几口就把牛奶喝完了,将杯子递给林呈之以后,还惬意的摸着肚皮打了个小奶嗝。

富豪听说梵浅和林呈之的来意后也相当的爽快,表示可以把这只金钱豹交给他们,但同时要求要借用豪华游轮一个月。

作为豪华游轮的新一任主人,梵浅小手一挥,满脸写着壕气:“没问题。”

那只叫作迪兰的金钱豹被关在富豪庄园后院的铁笼里,铁笼的栏杆上还围着一圈带着倒刺的电网,不少地方都沾着斑斑血迹。

迪兰卧趴在笼子里,看上去一副奄奄一息的模样。它的身上鞭痕和倒刺戳出的血洞交错,新旧伤痕交叠,还有些地方的伤口已经化脓了,只剩那双棕褐色的眼睛光芒依旧锐利。

梵浅的心脏抽了一下,她没想到这只金钱豹已经被打成了这样。

林呈之的表情也不太好看,他用掌心遮住了梵浅的眼睛,又低声吩咐佣人去找用来治疗的药。

富豪的笑容讪讪的:“我儿子比较生气迪兰咬伤了他,下手教训它的时候就狠了点儿。迪兰现在变得很凶,你们最好也不要靠近,有什么需求告诉佣人就好。”

说完,富豪就一溜烟儿的跑了。

“辣鸡,大不了就杀了你豹大爷,两年后豹豹我还是你的豹大爷!”

梵浅耳边传来一道虚弱却又中二的男声。

她一愣,扒拉开林呈之挡在她眼前的手掌,和铁笼里的金钱豹大眼瞪小眼。她犹豫片刻,试探性的开口道:“豹大爷?”

迪兰猛然间支起身子,上半身半俯在地上,做出一副警惕的攻击姿态:“粉碎吧!铁笼!让我和笼子外的这个女人同归于尽吧!”

梵浅:“……”

她又有了奇奇怪怪的新发现,似乎除了小猫咪,她还能听懂大猫咪(不是)的中二发言?

“豹大爷,我们是来救你的。”梵浅蹲在铁笼旁边,隔着一道栅栏试图安抚迪兰。

迪兰被她的突然靠近吓得连连后退,尾巴不小心碰到身后的铁栅栏,瞬间倒地开始疯狂抽搐起来:“恶毒的人类!豹大爷我是绝对不会屈服的,电网只会激发我的小宇宙!啊啊啊啊啊——”

梵浅茫然的抬头去看林呈之:“电网不是已经关掉了吗?”

林呈之看了眼已经停止抽搐的迪兰,又看了眼不远处被拔掉的电网插头:“它可能产生了铁笼创伤应激性精神障碍。”

“胡说,豹大爷我才没那么脆弱。”迪兰显然听懂了他们的话,又一下子跳了起来,“我只是在锻炼身体罢了。不对!你能听懂豹大爷我说话?!!”

梵浅:“……”这只中二豹豹的反射弧可不是一般的长。

她没理会有点怀疑豹生的迪兰,仰起脸和林呈之说话:“老公,我有了一个大胆的想法,我好像能听懂所有猫科类动物的语言。”

林呈之唇角含笑,丝毫不吝啬夸赞:“浅浅真棒。”

迪兰在笼子里继续咆哮:“可恶的人类,竟然无视本豹大爷的发言!让我们来决一死战吧!!!”

“那个,麻烦大爷您安静一点儿。”梵浅笑眯眯的给迪兰比了个安静的手势,用乖软的语气和它解释道,“我不是人类哦,我是一只小猫咪。”

现在的后院里,只有她和林呈之两个人,外加一只中二金钱豹。

梵浅走到铁笼边缘的监控死角区域,大大方方的现出了原型,又很快变了回去:“所以我们才是一边的,我和林呈之是专门来救你的哟。”

金钱豹中二是中二,但它现在对于人类基本处于一种仇视的态度。

她也只能用自己也是猫猫的说辞来安抚对方。

“啊这,原来你是小猫咪。”迪兰的尾巴欢快的晃了起来,“本豹大爷就知道,终有一天,我们猫科动物会占领整个世界,啊哈哈哈哈哈~”

梵浅现在只想把手伸进笼子里,然后掐住迪兰的脖子疯狂摇晃大喊“你清醒一点”。

佣人很快就带来了林呈之刚才要求的那些药,看着铁笼里突然乖下来的迪兰还有些吃惊。但佣人也不敢多待,把铁笼的钥匙留给两人后就飞快的跑掉了,生怕迪兰再次发狂把他也给咬伤。

林呈之在一旁低头调配药剂,梵浅一边拆铁笼上的倒刺一边和迪兰聊天:“林呈之很厉害的,等他给你治好了伤,我们就带你离开这里。”

迪兰微微抬起豹头,任凭梵浅抓挠着它毛皮柔软的下颌,舒服得半眯起眼睛:“人类真是脆弱又可怜的家伙。小辣鸡和他朋友说,豹大爷我根本不敢咬他,甚至还把胳膊塞到我的嘴里来挑衅。呵,豹豹我当然要分分钟教他重新做人。”

富豪是迪兰口中的大辣鸡,他的儿子是迪兰口中的小辣鸡。

梵浅:“……要给你涂药啦,可能有点疼,你稍微忍一下哦。”

迪兰晃晃尾巴:“不怕疼的豹大爷才是真大爷!哎哟喂,疼疼疼……”

药上好以后,迪兰很快就缓过劲儿来。

它重新获得了在后院里活动的权利,但对那些曾经虐待它甚至打算杀了它的人没有什么好脸色。它还算愿意亲近林呈之,更喜欢的却还是时时刻刻粘着梵浅:“你的原型真他喵的可爱,简直就是本豹大爷的理想型。”

梵浅觉得,被一只中二豹豹表白,或许大概,并不是一件特别值得开心的事情。

把一只金钱豹带回国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所以林呈之更倾向于把迪兰放归大自然,或者交到具有保护性质的良心动物园里。

他的这两个提议一说出口,就遭到了迪兰本豹的强烈反对:“他一定是嫉妒本豹大爷和你同类惺惺相惜。”

迪兰把豹头耷拉在梵浅的腿上:“豹豹誓不为奴,绝对不去动物园!也不去大草原,风吹日晒屁屁凉,有损本豹大爷的飒爽英姿。”

梵浅:“所以???”

“本大爷想去一个没有人类却又衣来伸手饭来张口的地方。”迪兰眯起眼睛,还舔了舔嘴巴。

梵浅抚摸着脖子上的猫猫玉坠:“你说的地方,倒也不是没有。”

她决定把迪兰送进她原本的世界,金钱豹四舍五入也是一只大型的招财猫猫啦。她相信,迪兰凭借着它的中二之魂,一定能在她的族人中混得风生水起。

送走迪兰之前,林呈之还要给它上最后一次药。

迪兰趴在草坪上,看着梵浅倒是有些不舍起来:“本豹大爷最后再问一遍,你要和我一起交配么?”

梵浅端着水杯的手一抖,水洒了一衣服。

她心虚的偷偷瞄了一眼林呈之,很庆幸的拍了拍胸口——还好,林呈之听不懂迪兰说话。

她没理迪兰,只装的自己根本没听见它说话,哪能想到,迪兰不依不饶的继续问:“本豹大爷知道,你和林呈之结婚了。但是!老婆还是抢来的更香嘛,本豹大爷咬他一口,把你抢过来怎么……”样

迪兰话还没说完,就突然噤了声。

梵浅懵逼的抬起头,和林呈之的视线恰好隔空交错。

林呈之的手里还举着一支刚刚注射干净的针筒,他笑得依然人畜无害:“我突然想到,自己似乎从来都没有给金钱豹做过绝育手术。”

梵浅:“……老公,你也能听懂迪兰说话了吗?”

林呈之微微颔首:“突然间就听懂了。”

他双手撑住地面,笑着凑到梵浅身边:“我吃醋了,好像还有点生气,浅浅说该怎么办呢?”

“那、那要不然……”梵浅的眼神飘忽不定,“你就把它阉了吧。”

作者有话要说:  迪兰:qaq番茄你没有心

一觉醒来发现自己的丁丁还在,迪兰激动得感谢了橙汁的不阉之恩(狗头)

感谢在2021-10-07 14:35:30~2021-10-11 15:28:35期间为我投出霸王票或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哦~

感谢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大仙呦 1瓶;

非常感谢大家对我的支持,我会继续努力的!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