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飞极速书阁 > 暗卫首领C位出道[古穿今] > 第59章 第 59 章
 
谢平戈打完招呼, 明显听到了其中一个人松了一口气的声音。

那个人有着一张娃娃脸,站起来却和谢平戈差不多高:“你好,我叫于桓, 以前是一名网球运动员,很高兴见到你。”

谢平戈对这张脸很熟悉, 对这个名字也很熟悉, 原因无他, 因为这个人就是他选定的搭档, 既然是选定的搭档, 印象自然也不错, 因此在看到对方伸出手之后, 他也跟着伸出了手。

这本来是个平平无奇的动作,谢平戈却从对方身上感觉到了微妙的感动到想要落泪的情绪。

他看了于桓一眼,又看了在场的第三个人一眼, 果不其然,于桓会有这个反应就是因为这个人——因为直到两人坐下,他都没听到这人发出一点声音。

对方喝着咖啡, 玩着手机,仿佛眼前根本没有他们两个人。

谢平戈向来是不怕被冷落的, 对方不说话,他就当对方不存在。

他问于桓怎么点饮料, 自己有点口渴, 后者便又舒了一口气,替他喊来了服务员。

这显然是一个很好的开头, 以这个开头为契机,两个人相当自然地对上了话。

于桓来之前是了解过所有嘉宾的资料的,正因为了解, 他才会在节目组询问的时候,同意和谢平戈组队。谢平戈年纪小,人气高,他之前准备的和对方的相处模式是偏哄着的,没想到一相处起来,发现对方其实挺成熟,也不需要人哄。

谢平戈倒没有什么意外,他也看过于桓的资料和比赛,感觉这个人和自己预想得并没什么两样。

他们讨论着参加这个综艺的契机,讨论着出发前的工作,正准备讨论第一个拍摄地会有什么项目的时候,第三个人突然出了声:“太吵了,你们不觉得你们很没礼貌吗?”

对方这话一出,于桓的话直接卡住。

谢平戈倒是无动于衷:“你口袋里不是装着一副耳机吗?你可以把耳机戴上。”

谢平戈说完,看也没看他,继续和于桓讨论项目的事。

对方想发火,但看了眼镜

头,还是忍住了:“这是竞技类综艺,不是聊天室。”

“所以?”谢平戈抬头看了眼摄像头,“你可以向节目组建议不要拍竞技以外的镜头,或者你可以主动申请自己不参与这些镜头的拍摄。”

听谢平戈这么说,于桓没忍住直接笑出了声。

眼看着对方敢怒不敢言,于桓心里平衡了,也不再介意刚才被冷落被嘲讽的事,心态恢复了平稳。

两个人就这么聊着天,时间过得很快,没一会,第四个人就到了。

对方来的时候谢平戈这一边已经没有了尴尬的气氛,所以他一无所觉地逐个打了招呼,也和那人打了招呼。

令人意外的是,对面对新来人的态度还好,虽然没说话,但好歹点了个头,表示听到了。

谢平戈和于桓对视了一眼,两个人都陷入了沉思:所以这人不是性格或者心情有问题,只是单纯地看他们不顺眼?

这一想法很快得到了确认,对于之后来的人,那人虽然态度同样很冷淡,但基本的礼貌还是有的。

尤其是最后一个人,他甚至还“屈尊降贵”地和对方打了声招呼。

谢平戈之前一直在想他们被针对到底是自己的锅还是于桓的锅,等到最后一个人出现,他顿时恍然,哦,应该是自己的锅。

因为最后这个收获对方良好态度的人他认识,是自己之前拍《幕后之王》的时候所在的那个剧组的男一号何洛明。

后者在自我介绍之后看了他一眼,客气地点了点头,并没有打招呼。谢平戈便也没有,看得节目组在内心“哦豁”了一声。

虽然他们不搞事,但他们不介意嘉宾搞事,最好多搞一点。

其他嘉宾隐约察觉到了这当中的暗潮汹涌,不过他们什么都没说,只是在转场完成后,在室外再一次完成了自我介绍。

那个最初的第三人是在谢平戈之后签的两人之一,身份是微博上的一个体育大v,真名李强威,是个富二代,长得不错,粉丝数比很多明星还多。

另一个在谢平戈之后签的是主持人——主持人的身份就是体育节目的主持人,因

此众人一致推举他为他们这个团队的领队。

他特别认真地解释体育节目的主持人和综艺节目的主持人是差别非常大的两个工种,然后,顺利收获了于桓的拍肩:“可是我们和主持人更是两个工种。”

于桓的逻辑无懈可击,那个主持人只能认了。

于是他接过了节目组的流程卡,进入了公布搭档的环节:“节目组说之前都给大家看过资料了,大家也都按照自己的心愿选好了搭档,所以我们就不演戏了,直接公布大家的互选结果。”

主持人说着便开始点名,被点中的有四个,第一个是他自己,第二个是那个舞蹈综艺的冠军,第三个是于桓,第四个是李强威。

他让四人一排站开,留下了足够的空位,才接着说道:“大家都说说,自己选定搭档的标准是什么?我的话,标准是对方要有很好的体力。因为这个节目涉及的运动很多,不太可能有人每个项目都擅长,所以比起某方面的技巧,我更关注体力。”

在场众人大多只知道自己的搭档是谁,并不知道别人的,因此这些人都很认真地听着其他嘉宾的介绍。

谢平戈看了他们这边四个人一眼,顿时了然:看来主持人选的搭档是那位体校校草。

主持人之后,就轮到了舞蹈综艺的冠军:“我对搭档没什么要求,看缘分吧。”

这个回答让谢平戈有些意外。他看向对方,发现对方正戏谑地看着自己,顿时想起之前录制的视频里,对方对搭档的希望是和他一样会跳舞体能也不错的——也就是自己。

谢平戈莫名感觉有点心虚,因为对方和于桓在自己这里其实观感差不多,但是于桓有女朋友他没有,又是比较俊朗的长相,所以谢平戈二选一挑了于桓。

于桓也意识到了这点,说话之前轻咳了一声:“我对搭档的希望是他有过搭档并且比较擅长配合,因为我以前是打双打的,有配合的意识对我来说比其他更重要一点。”

于桓的这个答案对谢平戈来说并不意外,因为他也有这个想法。不过

作为前运动员,于桓对这方面的重视程度应该比他更厉害。

于桓之后,轮到的就是李强威了。

他先是看了谢平戈一眼,而后才看向镜头:“我对搭档的希望是真诚。吵架可以,打架也ok,但是你不能在我面前一天到晚演戏,那我会膈应死。”

这话一出,工作人员心里又是一声“哦豁”,暗想好一出大戏。有摄像师把镜头对准了谢平戈,却发现对方完全无动于衷,也不知道是真的不在乎,还是装作不在乎。

谢平戈当然是真的不在乎,不仅不在乎,他还走神想起了一件很早之前就被自己抛到了脑后的事。

当时那个临时反悔的剧组因为不想彻底和他们撕破脸,委婉地提醒他们要想一想是不是得罪了人,当时谢平戈想不出来,现在想来……也许那个人是何洛明?

毕竟上次事件的发生时间就是在《幕后之王》的录制之后,再结合这次的事,唯一的交集大概就是何洛明?

谢平戈正想着,主持人已经开口让剩下的人给观众揭晓答案了。

谢平戈回过神,自如地走到了于桓身边,而后在前面两个人表达完对搭档选择的想法之后,把之前自己在视频里说过的话又重复了一遍。

他没有对李强威的挑衅作出回复,甚至压根没往那个方向看一眼,看得何洛明越发的幸灾乐祸,发言的时候笑意也更浓了:“我的想法比较俗气一点。因为以前就认识威哥,和威哥相处也很愉快,所以直接选了熟人。”

主持人有些意外:“哦?你们以前就是朋友?”

“是的,我们以前就是朋友。这次机缘巧合能参加同一档节目,令我非常惊喜。”

这话让剩下的三对都和自己的搭档对视了一眼。

以前的熟人啊……

这个信息点让三对都对这两人多了几分重视,不过他们并没有多想,因为第一个比拼项目很快就公布了。

这个项目据节目组定位是作为热身的赛跑,双方可以选择戴着儿童常的防走丢牵引绳一起跑,记难度分和时间得分;也可以选择双方独自跑,失去难

度分只记时间得分。

跑的距离有三公里,于桓计算了一下,得出除非他们花费的时间差在三分钟以上,不然还是一起跑总分更高。

谢平戈倒没有算这个:“我觉得分数不是特别重要。这个项目需要的默契度不高,正好给我们练练手,在心态上接受对方是共同进退的搭档的事实。”

于桓一想是这么个道理,便果断给彼此扣上了手环,第一队出发。

两个人一开始的跑速都不快,牵引绳对他们的影响也小,然而在他们加速之后,牵引绳的不利影响便凸显出来了。

“我们以后比拼的时候要注意多思考一点变量,”于桓点评道,“比如这次,我们两个就都忽略了快速奔跑的情况下,哪怕我们的速度一致,牵引绳也会对我们造成不小的不利影响。”

谢平戈应了一声。他们两个尝试了几个速度,最终没有选择两个人共同能跑的最高速度,而是选择了让两个人最舒服的速度。

这个选择在一定程度上影响了他们的进程,逐渐从第一个出发的小队落后到了第三,不过两个人心态都很好,没有加快速度,而是维持着之前的速度继续往前。

谢平戈对他的心态有点意外:“我以为运动员会比较有胜负欲?”

于桓喘着气回答:“是,但是运动员也最清楚一局的胜负并不代表什么。你呢?我以为第一名出道、为了舞台可以日夜不歇的你会对名次比较在意。”

谢平戈想了想,答道:“性质不太一样。《逐梦》那会拿第一不仅仅是我的愿望,还是粉丝和一些淘汰的朋友的愿望,所以我会更在意一点。这个节目的话,只要你不介意,我们又确实努力了没有偷懒,我就没什么感觉。”

两个人说着,都笑了起来,算是对对方的心态有了初步的认识。

他们能感觉到对方的想法和自己并不一致,但是也能感觉到对方和自己的心态没有不可调和的地方,都对这个搭档的选择非常满意。

因为这份满意,他们跑的心态很好,以致于他们追上两个停下来吵架的嘉

宾的时候,神色里难掩意外。

这吵得也太快了吧?这有十分钟了吗?

作者有话要说:  平戈:看到他们吵架,我很意外。

殿下:看到你们不吵架,我很遗憾。

平戈:=w=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