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飞极速书阁 > 暗卫首领C位出道[古穿今] > 第60章 第 60 章
 
出乎两人意料的是, 吵架的并不是何洛明和李强威那对,而是主持人和校草那对。

两人路过的时候听到两个人对着发火,争吵声连路过的他们都能听见。

谢平戈大概听了一耳朵他们争吵的内容, 大概是一个人指责对方速度过慢一个人指责对方根本没考虑搭档,之后还没来得及听别的, 两个人就顺利路过了。

谢平戈感觉自己最近越发的不沉稳了, 路过的时候居然有点遗憾不能停下来把他们的争吵内容听完整, 也不知道到底是受路小风影响呢还是受路小风影响呢?

把锅一甩八百里远的谢平戈继续往前跑, 视线里很快又出现了一个人的身影。

是的, 一个人。

那个人不是别人, 正是何洛明, 手环还在他手上,但原本应该在手环另一侧的搭档已经不见了踪影。

没怎么看过恐怖片的谢平戈只是有点疑惑,看过不少恐怖片的于桓却是脑补了一出大戏。

不过当他们在终点看到已经抵达的李强威的时候, 无论是疑惑还是大戏,都瞬间得到了解答:哦,原来是跑到一半放弃了难度分直接选择了时间得分。

李强威本来在看终点的计时, 结果一扭头就看到两人一起过来,脸色瞬间拉了下来。

谢平戈再一次无视了对方。他和于桓一起放松着慢走, 一边走一边解开手环,开始关注后面五人的情况。

第四个到达的不出意料是何洛明, 他抵达终点的第一件事就是向李强威道歉。

李强威没有搭理他, 但也没有对他发火,发现谢平戈在看, 甚至还瞪了一眼。

谢平戈还挺好奇何洛明到底对他说了什么,让他对自己的仇恨值那么高。

不过谢平戈也只好奇了一会,注意力就重新集中到了剩下的两组嘉宾身上。

他本来以为主持人和校草那对吵一会也就完事了, 很快就能重新出发,万万没想到他们不仅被自己和于桓反超,甚至被舞蹈冠军那对反超。

而且他们和

何洛明那对一样,最开始的时候都戴上了牵引绳,但到了终点,牵引绳都被解了下来。

“我们居然是唯二戴着牵引绳跑完的?”问完谢平戈第一组的情况,那个舞蹈冠军,也就是赵瑜飞发出了惊喜的感叹。

作为唯一一对双双丧失首选的搭档,他们居然拿了第三,还是戴着牵引绳拿的,实在是可喜可贺,可喜可贺!

谢平戈二人也没想到这个结果,他们以为的排名会是主持人那队、自己、何洛明那队、赵瑜飞那队,结果主持人那队直接垫底了?

“看来性格很重要。”于桓站在谢平戈身边,小声说道。

谢平戈点了点头。

赵瑜飞那队因为都不是彼此想选择的人,关系最为生疏客气,可也正是这个关系,让他们都能听进对方的意见,也都不会争吵。

主持人那队正好相反,两个人都争强好胜,两个人都不是会客套的性格,最终导致了这个结果。

更惨的是,这种情况下,主持人还要继续负责主持。

谢平戈清楚地看到他的胸膛剧烈起伏了几下,好险还是稳住了风度,把流程卡接了过来。

第二个项目据说并不太考验体力,比拼地点也就在终点旁边的游泳馆里。

八人进去之后,看着馆内的布置,不约而同地沉默了下来。

这是生怕他们吵不起来吗?而且不考验体力?

“大家也都看到了,第二个项目是蒙眼障碍赛。每组搭档都要比赛两次,各自充当一次指引方和被指引方。被指引方蒙住眼睛,在指引方的语言引导下,越过场地上的障碍抵达终点。双方一定要注意找准路线,因为大半的赛程都是在水上,你们不找准,一不小心就会掉进水里。”

主持人说完,气氛已经不是沉默,而是死寂了。

尤其是刚才解了牵引绳的两对,脸色都难看到不行。

他们不蠢,刚才的跑步他们都能跑成那样,更别说这种项目了。他们毫不怀疑,多摔几次水里,他们就能在镜头前吵

起来。

另外两对轻松一点。

赵瑜飞正和队友讨论怎样才能避免争吵。他们两个一个以不管什么情况都能保持笑容著称,另一个以新生代中首屈一指的表情控制能力著称,换言之,这两位都称得上“影帝”。两位“影帝”对对方的下一个项目不是赢而是不丢脸的自知之明非常满意,沟通气氛堪称和乐融融。

他们都和乐融融,谢平戈二人就更和乐融融了。

于桓看着场馆,又看着今天谢平戈穿的衣服,玩笑道:“平戈,你要不要考虑多下几次水,送点湿身福利给你的粉丝?”

听他这么说,谢平戈也看了看自己的衣服。

虽然他没见过这衣服湿透的样子,但他可以想象这衣服湿透的样子,再回想一下昨晚谢明睿明明很在意愣是不说的模样……

“那我还是注意不要掉水里了。”谢平戈特别认真地给自己定了目标。

这个目标让于桓的压力有点大:“别,你这样搞得我很紧张。”

谢平戈好脾气地笑了一下:“没事,我已经差不多记住路线了,可以闭着眼睛走。”

这话一出,于桓瞬间睁大了眼。

他想问“你是不是开玩笑”,可从谢平戈过往那些辉煌战绩看,他可能还真干得出这种事。

于是于桓沉默了片刻,而后真诚地说道:“那你不要怪我拖后腿。”

谢平戈也挺真诚的:“那你掉下去不要怪我。”

这话一出,于桓身上的压力瞬间没了。

说得也对,掉下去的是自己,自己要有什么压力?有压力的明明应该是谢平戈啊!

这一认知让两个人之间的氛围更加和睦了。他们和睦地讨论着具体该怎么引导、该迈多大的步伐,和睦地抽签,而后和睦地作为最后一组,一边继续讨论,一边在泳池边看戏。

抽到第一组的是主持人那组。他们体能好,经过一个小时的休息,状态已经恢复得差不多。

他们的氛围一开始并不和睦,两个人

都绷得很紧,进程也慢,但在第一个人走完全程只摔进水两次之后,他们就放松了下来,气氛也不再那么僵硬。

第二轮发挥得比第一轮差一点,摔进水四次,第四次摔进去的时候,作为指引员的校草对上了主持人幽幽的眼神,默默也跳了下去。

这一举动顺利化解了两人之间的危机,等到主持人也蒙眼走到了终点,两人都主动给了对方一个拥抱。

谢平戈在一旁鼓掌,一边鼓掌一边想这节目还是不错的,看来自己的邀请嘉宾可以定下来了。

第一组之后,便是赵瑜飞那组。

这一组的速度比上一组慢很多,摔的次数倒是差不多。不过和第一组不同的是,这一组的指引人没有跟在后面,而是全程抱着游泳圈泡在水里。被指引人摔一次指引人就自动把头埋在水里闭气一分钟,两轮结束之后,摔搭档更多的那个人闭气一分半,差点没把自己憋死。

这一惩罚成功化解了另一个人最后一点微不足道的怨气,等走到谢平戈身边看热闹的时候,他们已经能勾肩搭背了。

前两组的友好氛围让工作人员倍感失落,就在这个时候,第三组上场了。

因为这两位以前就是朋友,众人都以为这一组能顺利结束,不曾想这一组堪称游戏黑洞。

李强威越摔腿越软、越摔腿越软,到了第六次的时候,他刚上去戴好眼罩,还不等何洛明说话,又摔水里了。

这回上去之后他没有再戴眼罩,而是把眼罩一摔,直接走了。

众人面面相觑,节目组花费了半小时的功夫才把对方劝回来,并且同意他分两次比,计时也从他最后一次上岸开始暂停。

其他六人都没有说什么,只是继续看何洛明的挑战。如果说之前他们还怀疑李强威和何洛明是不是朋友,这一轮下来,他们就确定这两个人确实是朋友。

因为在被摔了七次、脸色铁青着罢录之后,李强威居然没有报复回来。

他就这么指引着何洛明在摔四次的情况下

完成了挑战,而后重新戴上眼罩,一次结束了后半程的战斗。

这让两人的气势恢复了不少,何洛明甚至得意地看了谢平戈一眼。

谢平戈一如既往地无视了这个人。他和于桓一起去了起点,而后指引着对方开始前进。

作为一个认识不到半天的人,他们之间其实谈不上什么默契,但两个人都有一个优点,就是经过严格以及严苛训练的他们,在令行禁止方面做得比在场其他人都好。

谢平戈的指引平平无奇,蒙住眼睛的于桓前进的速度也平平无奇,可就是这么平平无奇的一组搭档,在一次也没摔的情况下顺利结束了第一轮。

摘下眼罩的时候于桓忍不住想拥抱对方,却见谢平戈已经抬起了手。于桓失笑,把动作改成握住他的手,而后撞了下他的肩膀:“合作很愉快。”

谢平戈也真心实意地夸了一句:“感谢你的信任。”

两人说完,都有点惺惺相惜。因为这份惺惺相惜,在对方蒙上眼罩的时候,于桓多少有点担心对方是不是真的记住了路线。

然而他显然是多虑了。

谢平戈确确实实记住了路线,黑暗并没有模糊他的感知,反而让他的感知越发的敏锐。他不仅能感觉到哪里有人看着自己,甚至能感觉出对方是恶意还是好意。

比如在他背后的于桓,明显就是好意;而右后方的六位嘉宾,明显有两人不怀好意。

不过令他意外的是,剩下的四位嘉宾里,有一个人给他的感觉有点奇怪。他好像……是好意,但又不是于桓那种好意。

谢平戈很想思索出个所以然来,然而计时已经正式开始,不得已,他只能往前。

就像约定的那样,他自顾自地走,如果有不确定方向的再停下来询问于桓,然而,直到他走到终点,他都没停下来问一句。

他戴着眼罩就和没戴眼罩一样,如履平地,一个蒙眼障碍赛,硬生生被他走出了红毯的效果。

于桓好一点,早就知道谢平戈想做什么,其他人完

全就是在毫无准备的情况下被谢平戈震住了。

何洛明直接抗议怀疑谢平戈的眼罩有问题,于是下一秒,眼罩就被谢平戈轻飘飘丢到了他的脸上,瞬间就把他的视线盖住了。

工作人员回看了录制的片段,确认道:“没有问题,他是蒙着眼的。”

这话没让何洛明的愤慨少多少,但让他把愤慨忍住了。

谢平戈依然懒得搭理他,只是把视线往另外四位嘉宾的身上扫。

根据刚才的感觉,那个人的站位应该相对独立,如果他们没有改变站位的话,刚才那个奇怪的带着好意的眼神,应该是……

“怎么了?”谢平戈听到自己锁定的目标笑着开了口,“平戈是不是有什么话想对我说?”

作者有话要说:  _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