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飞极速书阁 > 暗卫首领C位出道[古穿今] > 第62章 第 62 章
 
赵瑜飞有心思的时候, 谢平戈不知道;赵瑜飞决定暂时按兵不动等确认他的感情状况再决定要不要出击的时候,谢平戈也不知道。

收到礼物的他整个人都处于一种微妙的亢奋状态,以致于在新一天的比拼中, 他再一次力挽狂澜,在自己更为主导的项目里拿到了第一——反超的还是何洛明那组。

看到对方赢的瞬间, 于桓就不哭了, 他擦了下眼泪, 冲上去和谢平戈来了个拥抱。

谢平戈虽然说过不会安慰人, 但搭档哭的时候, 他还是可以给对方一个拥抱的。

所以这回他没有躲, 抱了对方一下。

赵瑜飞看着两人抱在一起, 看着谢平戈拍了拍于桓的背,幽幽地叹了口气。

虽然这两个人都不准备炒cp,可他们也不想想, 就他们在节目里的互动,能不吸引cp粉吗?

颜值高又各有千秋,实力强又很有默契, 相处和睦,关系融洽, 最重要的是,这两个人的性格……还挺互补的。

谢平戈心态稳, 表情不多, 赢了也好输了也好,也就嘴角幅度有些微差别。

于桓却不是。作为一个前职业运动员, 他不容易崩心态,可他一旦压力过大就容易哭。

以前打比赛的时候就是,他时常一边哭一边爆发实力, 和搭档一起把对方送回老家,然后他就不哭了。

如今考验默契的比拼不太需要爆发,所以他比完会在场下继续哭,直到谢平戈也比完。

加上于桓的前搭档也不爱说话、表情也不多……

“攻受分明、替身文学……我觉得这档综艺最爆的cp就是他们了。”赵瑜飞在看的时候,他的搭档、那个喜欢运动的演员也在看,并且点评道。

他隐约知道赵瑜飞的心思,因此听到对方因为自己的话又叹了口气,表情越发幽怨了,便想了想,角度离奇地安慰道:“这其实也是好事,这样的话,你就不会因为平戈和他准备邀请的那位搭档的互动受创了,毕竟对方大概率没有平戈和于桓有默契……



赵瑜飞很想说自己并没有被安慰到,不过想到自己的搭档也是出于好意,便含糊着说道:“但愿吧……”

谢平戈不知道他们的想法,他在完成了第二个拍摄地的比拼,并在当地旅游的过程中买了无数礼物之后,就带着装满礼物的箱子,回到了他和谢明睿的家。

他下飞机的时候大概是晚上七点,到家的时候大概是晚上八点,早过了晚饭的时间,然而一打开门,浓郁的饭菜香还是飘了过来。

谢明睿正坐在客厅里用平板,他听到开门声便把平板一放,走过去自然而然地接过了谢平戈手里的箱子。

谢平戈在闻到饭菜香味的时候就有点发愣,看到谢明睿穿着居家服踩着拖鞋接过他的行李箱的时候更加发愣。

他看了谢明睿的背影好一会,才在对方喊他过来吃饭的时候回过神,洗手上了桌。

谢平戈知道这菜不是谢明睿做的,可是看着这显然是刚刚做好的饭菜,看着谢明睿递筷子给他,他还是看着对方,露出了一个灿烂的笑容。

谢明睿对对方是开心而不是惶恐非常满意,也跟着笑了起来。他拿起自己装着白开水的杯子,轻轻碰了碰谢平戈的:“平戈,欢迎回家。”

因为这段小插曲,谢平戈总觉得这一餐饭吃得有点甜,白开水也带了点烈酒的亢奋。

这直接导致他改变了从礼物里挑出最好的送给谢明睿的计划,直接拉着对方进了自己的卧室,而后当着谢明睿的面打开了行李箱,一件一件地把礼物送箱子里拿了出来。

“殿下,这是我在一家老店买的扇子,用的是上好的纸张和竹子。上面的画是店里的画师根据我给他的照片现画的,照片里是我在c城最喜欢的地方。”

“殿下,这是我在一家手工艺店学编的……蚂蚱……本来我想学编别的,可是时间不多,只够我学这个。”

“殿下,这是我在一家玉器店买的坠子,本来我是想去古董店买的,但是当地人说他们那里的古董店卖的都是赝

品,让我不要去,所以我去了玉器店……不过这个坠子我本来没想送给你,是想用来让蒋祝帮忙找一找没有类似模样的古玉拍卖,我拍下来之后再把那块古玉送给你……”

“殿下……”

……

谢平戈放行李箱的位置,刚好是两处灯光交汇,最明亮的位置。

谢明睿听他软着声音念叨,又看他穿着自己给他买的衣服、拖鞋,看他待在自己给他布置好的房间里,心神有一刹那的恍惚。

谢平戈感觉灯光被挡,下意识地抬头,正好撞到谢明睿深邃的眼眸里。

谢明睿身上莫名的压迫感让他的心跳有点加快,让他不自觉又轻喊了一声“殿下”,不曾想下一秒,那压迫感好像更浓了。

他看着谢明睿蹲下来把自己抱在了怀里,周遭升高的温度让他有些微的眩晕。

他能感觉谢明睿身上的温度似乎和平时不太一样,却想不出为什么,只是极轻地呼吸着,生怕惊扰了对方。

谢平戈不曾挣扎的举动稍稍安抚了谢明睿,却也让他感觉有些情绪越发的难以控制。

他闭上眼深呼吸,好一会从松开了手,低声说道:“明天再看礼物,好不好?”

谢明睿的声音有点哑。谢平戈感觉自己的体温也有点升高,甚至连大脑也开始晕。

他应了一声,谢明睿又看了他一眼,似乎笑了一下,又似乎没有。

“那我先回去了,你也早点休息。”

谢明睿说完,便站了起来,脚步不算快也不算慢地往门外走。

谢平戈坐在地上看着他,一直等到隔壁卧室响起了关门声,他才感觉自己的理智逐渐回笼。

也许是他的错觉,他总觉得……刚才的谢明睿有点危险,让人反抗不了的那种危险,让人挣扎不出,却也让人不太想挣扎。

这奇怪的状态只发生了一次,之后并没有重现。

第二天白天的谢平戈把礼物全部介绍完,便和谢明睿一起,把该摆出来的摆出来,该收好的收好,小小地增加了这个家的……凌

乱度。

然而收到礼物的谢明睿很开心,看到收礼人满意的谢平戈也很开心,两个人开心完就对着乐,都感觉对方傻乎乎的,怎么那么容易满足。

谢平戈在外出的这段时间又做好了一份攻略,问谢明睿接下来的几天有没有时间。

答案肯定是有的,于是两天后,他们又一次开始了他们的小约会。

这回的约会地点是一家做线下密室逃脱的店,约会的前一天谢平戈去踩过点,确认那里各项指标都符合安全规范,这才带着谢明睿一起上门。

店长看着这两位身材不错的顾客,一边羡慕一边送他们去入口,丝毫不知道在自己无知无觉的情况下,整间店的安全情况都被检查了一遍,他甚至还在想着两个人真好,给钱大方话又不多,实在是优质客源。

这家密室逃脱的难度适中,不仅不恐怖,而且布置得还挺唯美。

谢平戈正是看中这一点才选了这里,最终这里也没有辜负他的期望,让他们玩得非常愉快,甚至还回想起了当初一起查某次宫廷失窃案的心情。

那时候他们年纪都不大,那时候他们还会因为完成任务一起开一坛酒庆祝。

后来谢明睿被委以重任的次数越来越多,可完成的时候,却很难重现当初查清失窃案的心情。

正是因此,这次的密室体验比两人想象得更加愉快。

结束之后,谢平戈犹豫了一会要不要去有包厢的小店吃,最终还是打消了这个念头。

他和谢明睿一起去逛了蛋糕店,又去逛了便利店,而后带着两大包的东西,回了家坐到阳台的茶几旁,看着外面不错的景致,完成了他们的“野餐”。

野餐之后他们休息了半天,什么也不想,什么也没干,就这么静静地待在一起。等到夜晚降临,等到第二天太阳升起,他们才重新回归自己忙碌的生活中。

谢平戈在练习台词、演技的间隙又看了几本剧本,无一例外……都不想接。

毕竟他拍的第一部戏有着非常不错的剧本,以致于他看到这些剧

本,丝毫产生不了想演的热情。

也是在这种情况下,《运动旅行家》的预告正式上线了。

赵瑜飞和他的搭档都能看出来谢平戈和于桓极具cp感,节目组自然不会看不出来,涉及默契的运动本来就容易有肢体接触,配上节目组的剪辑,这两人怎么看怎么亲密,再配上两人性格的反差,这对cp一天之内就在网络上有了姓名。

【磕过于桓和他前搭档的我闻到了狗血的气息……有没有人觉得谢平戈和于桓前搭档有点点像?】

【遥想《逐梦》初舞台那会,谢平戈还是个“弱不禁风”的神仙小哥哥,主流cp都偏受,现在,感觉受这个字已经和他没有什么关系了……这气场,绝了!】

【感觉四对都好好磕哦,各有风味。不过最好磕的应该还是谢平戈那对?从预告就能看出他们默契感炸裂。】

【默契感炸裂+1,有点担心后面的飞行环节他们和竹马没默契冷场。】

……

谢明睿看了预告,也大概看了路人观众的评价,并没有说什么。

谢平戈看他虽然不出声但心情明显不怎么明媚的样子,轻舒了一口气,而后鼓起勇气,开口问道:“殿下想和我一起去吗?”

谢明睿没太反应过来他说了什么,诧异地看向了他,正好对上谢平戈异常认真的眼神。

“我们那组应该是第二个邀请飞行嘉宾的,也就是在第四个拍摄地,大概是在三周后。然后,我想邀请殿下当我的飞行嘉宾,你有空吗?”

如果说上一次问他要不要去杀青宴是谢平戈的突发奇想,那么这次问他要不要去参加节目就是谢平戈深思熟虑并且多次确认的结果。

他曾经想过,谢明睿不愿意和自己一起出现在人前,是不是不喜欢,是不是身份不合适,可这段的时间的思索和这两次外出约会的经历让他明白了,谢明睿根本没有不喜欢。

无论是上次去游乐园,还是这次去密室,两个人一起从人群中穿过的时候,他都能感觉到,谢明睿的心情

很好。

至于身份……谢明睿一个人出门的时候从来没有遮遮掩掩,他还没和自己相认的时候也从来没有掩饰过样貌行踪,因此他本身的身份绝对没有问题。

两相结合,不难得出对方之所以遮掩,并不是因为别的,而是因为自己。

因为不想影响自己。

“殿下,上次你跟我说,有些事做了就没办法回头了,让我想清楚再说,可我早就想清楚了。我决定要留在你身边,就不怕别人知道我们的关系,我更不希望你因为我委屈自己。”

谢明睿是真的没想到他会说这个。

他揉了揉额头,良久,叹息了一声:“其实真的不是你的问题,是我的身份……比较特殊。”

谢明睿说着,眼神里语气里都带上了些许的无奈:“一旦我出现在明面上,一旦我们的关系曝光,你所有的努力,所有获得的喜爱、荣耀,在别人眼里都会变得和你没有什么关系。

“这一切都会变成我的,都会变成是我为你运作来的。你的未来会和我绑定在一起,哪怕你付出常人百倍千倍的努力,可能都得不到承认。

“我不希望这样。”

“可我不在乎,”谢明睿话音未落,谢平戈的声音已经响了起来,“就像以前我不在乎我做的事有没有人知道一样,现在我也不在乎别人承不承认我。我知道自己做了什么,至于有没有人承认,那是他们的事,不是我的。”

谢平戈说话的时候,无论是神色还是声音都没有半分犹豫,就像当初跟谢明睿说,自己会保护他的时候一模一样:“我不否认我喜欢现在的生活,可这一切的前提是它不会让你不开心。殿下,我希望你不需要因为我遮遮掩掩不能坦然地出现在人前。我从不觉得我们的关系不能见光,我更不觉得你的存在不能见光。

“在我眼里,你就是这个五彩斑斓的世界,如果因为我让你藏身于黑暗,那这个世界再绚烂,和我又有什么关系?”

谢明睿看着他,极轻,但极长地舒了一口气



他比这世上任何一个人都希望他们的关系可以昭告天下,他现在不明说,只是因为他不想这份关系影响谢平戈而已,可如果谢平戈已经想好的话……

“你决定了?”

谢平戈毫不迟疑地应了声:“我决定了。”

谢明睿看着他明亮坚定到无比动人的眼神,半晌,终于笑了起来:“好。”

我说过,我会实现你所有的愿望,既然你决定了,我就不会让你失望。

我会陪着你。

永远。

作者有话要说:  _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