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飞极速书阁 > 暗卫首领C位出道[古穿今] > 第64章 第 64 章
 
谢明睿的出现把镜头里镜头外的所有人都搞懵了, 除了已经签署过保密协议的那几位,众人看着谢明睿,都怀疑自己的眼睛是不是出了问题。

【直播被外星人入侵了吗?】

【恍恍惚惚红红火火, 我疯了,我的谢平戈粉舍友也疯了。】

【走廊里传来cp粉的尖叫, 尖叫内容为“我磕的居然不是拉郎”???】

【也许是拉郎呢?也许谢董只是刚好要来这里司机顺路载了他一程?】

【换了别人我会觉得你疯了, 但是换了谢董我觉得你说得很有道理……】

……

不仅观众, 现场一些人也有这个想法, 甚至有人又往车里看了一眼, 想看看车里还有没有其他人。

车里当然是没有人的, 谢明睿也没管其他人反应没反应过来, 直接扭头去看谢平戈:“需要自我介绍吗?”

谢平戈也有点懵。

他看着众人一副被雷劈到的表情,总觉得自己忽略了什么,然而还不等他想出个所以然来, 谢明睿的声音就把他的注意力拉了回去。

他想了想,说道:“要的吧,殿……明睿, 你做个自我介绍。”

谢平戈还是第一次喊谢明睿的名字,自己把自己的耳朵喊红了。

他一边觉得自己有点大逆不道, 一边又觉得自己都想追人了,喊个名字好像也没什么问题, 这么想了一会, 终于理直气壮了一点点。

谢明睿出发前就和他提过称呼的事,谢平戈一直顾左右而言他, 一度让谢明睿以为他会在人前喊“谢董”,最多喊个“哥”,万万没想到他直接喊了自己的名。

这让谢明睿看着他就笑了起来, 笑完才应了一声。

【卧槽,我是不是出现幻听了?】

【卧槽,我是不是出现幻觉了?】

【你、我……救命啊!如果不是知道这两个是谁我会以为这是哪对高中小情侣在表演纯情恋爱,这两个到底什么关系啊!给我个痛快吧!】

……

然而这两个人完全没

听到他们的呐喊,就算听到了也不在乎。

谢明睿看了至今还不知道自己身份的谢平戈一眼,想了想,还是自己先坦白了:“大家好,我是澜风集团的谢明睿,今天是作为平戈的外援来的。”

这话一出,谢平戈也不脸红了,而是疑惑地看了他一眼:“澜风?”

谢明睿轻咳一声,点了点头:“嗯,澜风。我是现任的董事会主席。”

这个答案让谢平戈愣了一下,不过也只有一下,下一秒,他就真心实意地称赞道:“殿……明睿真厉害!”

【哈哈哈,这是什么糟糕的对话。】

【救命!我感觉自己闻到了狗血的气息!谢平戈以前是不是不知道谢董的身份啊?】

【再……再看看?】

……

两人的对话不仅震惊到了观众,也震惊到了在场的众人,让好不容易快要回神的众人又陷入了“我是谁我在哪”恍惚之中。

最后还是解说过各种大赛的主持人反应最快,他回想确认了自己的身份,上前问道:“谢董和平戈……认识了多久?”

主持人问完,还不太确定地来了句“这个可以说吗”。

谢明睿点了点头,答道:“没什么不能说的。我在平戈还很小的时候就认识他了,我们一直很有默契,这次成为飞行嘉宾,我也有信心我们能拿到第一,摘取最佳搭档的桂冠。”

谢明睿这么一说,众人这才想起他们不是在谢平戈恋情的发布现场,而是在综艺录制现场。

这个认知让众人逐渐回过了神,于桓和他的搭档也终于想起要自我介绍了。

只听得那个高大的男人说道:“大家好,我是职业网球运动员贺诚,是于桓邀请的飞行嘉宾。作为多年的老搭档,我们对这一次的比拼非常有信心。我认为我们这对组合,肯定比于桓和平戈的临时组合有默契。”

也许是身为运动员,贺诚并没有怎么含蓄,直接就叫板了。

谢明睿对这句话非常赞赏:“我也这么想。”

这话

一出,两个人颇有点惺惺相惜。

于桓很想扶额,谢平戈倒是一脸“殿下说得都对”的表情,看得于桓更想扶额了。

贺诚那个傻子,人家小情侣秀恩爱呢,他凑什么热闹啊!他的默契的意思和谢董的默契的意思那是一个意思吗?

于桓这么想,弹幕也这么想,弹幕还准备就谢平戈和谢明睿的表情详细分析一下他们的感情,结果还没来得及分析呢,就听到主持人来了一句“好的,感谢大家收看今天的直播。后续更多精彩内容,请锁定我们节目”。而后不等众人反应过来,画面就“啪”地一下,从原本的彩色变成了纯黑色。

【等、等等!不要关啊!直接直播啊!直播一天啊!我想看,呜呜呜。】

【感觉现在的我就像被灌了一瓶兴|奋|剂后又被绑在了椅子上,整个人都不好了。】

【点烟。不过话又说回来,贺诚和谢董正宫气息都好浓哦,就是那种“除我之外,你的全部cp都是洗脚婢”的那种气息。】

【哈哈哈,但是被正宫的两个人差别很大哎。于桓一脸“你看那个傻子又在胡言乱语”的表情,谢平戈一脸“哥哥你说得都对”的表情。】

【别提了,再提我要杀人了。垃圾平台!继续直播啊!不带这样把人胃口吊起来又跑路的!气死气死,我要去看双谢cp的镇圈纪实文学缓和缓和我的心情。】

【哈哈哈,那篇“都市谣言”吗?】

【是吧?谁能想到曾经路人眼里的“都市谣言”,cp粉眼里的“虽然很带感但没必要的ooc文学”,现在一转眼变成了纪实文学?】

……

是的,谁能想到呢?赵瑜飞也想不到啊!作为一个虽然不算自负但一直对自己信心满满的人,他在看到谢明睿的那刻,就知道自己输了。

这不仅仅是因为谢明睿的身份,更是因为他们之间的氛围,他们两个只要站在一起,就仿佛自成一个世界的氛围。

赵瑜飞很失落,赵瑜飞很想借酒浇愁,然而现在

没有酒浇不了愁,他只能化悲愤为动力,对自己的搭档表示他们一定要拿到这一个拍摄地的第一。

他的搭档非常同情地拍了拍他的肩膀,但还是委婉地提醒道:“你看看那两对,你觉得我们的默契能比他们好吗?”

于桓是多年的搭档,默契自然不用说,谢平戈那对……看谢平戈一偏头谢明睿就低下头听他说话的样子……噫,牙好疼,这两人根本就不是什么你支撑我我支撑你的关系,这两个人完全就是恋人关系吧!

谢平戈不知道其他人在想什么,他就站在谢明睿身边,在主持人介绍规则的时候,小声地给他作解释。

谢明睿其实都听懂了,但他特别喜欢谢平戈以为他什么都不懂照顾他的模样,所以他什么也没说,就这么笑眯眯地看着对方,心情很好地听着对方说话。

今天的第一个项目与其说是考验默契度,倒不如说是考验信任度。

两人做好安全措施后站到高空“跷跷板”上,其中一个人蒙上眼站在一侧,另一个人不蒙眼站在另一侧,尽可能地从上方的铁架上摘取叶子。

前者可以按照后者的指令移动,也可以自主移动,同时,他拥有一票叫停权,一旦他觉得不安全,他就可以结束这个游戏。

为了保证项目有看点不至于全程像蹦极一样变成考验心脏能力的项目,前者那侧有弹簧绳固定,只要不超出弹簧绳的受力范围,绳子就不会崩断,跷跷板也不会失去平衡。

其他各队都有了三个拍摄地的经验,很快做好了决定。

赵瑜飞那组赵瑜飞上,因为他体态更轻盈;主持人那组校草上,因为他运动神经更好;何洛明那组李强威上,因为李强威拒绝当刀俎上的鱼肉。

他们决定之后,所有人的注意力再一次放到了新组成的两队上。

于桓那组决定得很快,由于桓负责蒙眼,贺诚负责摘叶子,理由是贺诚没有受过伤,平衡性更好。

这个决定并不出人意料,出

人意料的是谢平戈那组,只见谢平戈解释了很长一段的规则以及注意事项,解释完谢明睿就说了一句,这组就做出了决定——谢明睿蒙眼,谢平戈上。

这个选择惊呆了所有人,甚至有工作人员脱口而出“不行”,顺利吸引了谢明睿的目光。

“怎么了?违反规则了吗?”

对方看了导演一眼,见对方没有阻拦,便结结巴巴地解释道:“蒙、蒙眼承受的心理压力更大,新人、新人的话……建议选择需、需要移动那侧。”

“没事,”听到没有违反规则,谢明睿直接给了答复,“平戈不会让我掉下去的。”

这个答案没有让谢平戈觉得惶恐,也没让他受宠若惊,他只是很轻但很认真地应了一声,便等着抽签确定上场顺序。

道具师那边冷汗都下来了,不过谢明睿坚持,导演也挥了挥手表示算了,他便没再说什么,只是又确定了好几遍道具的安全性。

李强威的脸色自从谢明睿出现就不怎么好,等到对方这么说,脸色更是惨白了一片。

对方出现的那刻他就知道为什么自己的二代圈里打听不到谢平戈的消息了,因为谢明睿和他们这群二代压根不是一个圈子的人,对方是澜风的掌权人,是他亲爹都要低头的存在。

他曾经幻想过这两个人的关系一般,自己回去也少挨点骂,他万万没想到,谢明睿这样的人居然会把自己的命运轻而易举地交到别人手里,哪怕这只是一个游戏……

这种行为别说对于对方了,就是对于自己,那也妥妥是真爱无疑。

何洛明早就六神无主。他总算知道那部剧的投资方为什么突然被查出公司账务有问题,知道他的那位靠山为什么突然焦头烂额,这一切都起源于自己,因为自己得罪了不该得罪的人。

可这怎么能怪他呢?他怎么知道那样一个小明星背后会有那样一个大人物?都怪谢平戈,如果不是他,自己也不会得罪这么一个人……

“怎么了?”发现

谢平戈的表情突然顿了一下,谢明睿扭头问道。

谢平戈笑了笑,摇了摇头:“没事,在思考为什么有些人的恨意来得莫名其妙。”

谢明睿往何洛明的方向看了一眼,不等对方心惊胆战便收回了视线,轻声说道:“小丑都这样。一会你抽签还是我抽签?”

谢平戈微仰起头看了他一眼,谢明睿就笑着回了句“好吧,我去”,而后顺利抽到了第一位。

他看着手里写着硕大的“1”的牌子,有点遗憾地叹了口气:“第一个的话,在上面逗留的时间就少了。”

毕竟不知道其他人能获得什么成绩,他们只能尽快完成任务,不能多享受享受二人世界,委实令人遗憾。

然而外人却体会不到他这种遗憾。

他们心情各异地完成了抽签,而后在工作人员分外紧张地宣布第一组可以开始准备的时候,齐刷刷地把视线聚焦到了两人身上。

谢平戈率先爬上了地面上的那个热身用“跷跷板”,而后站在中间,等谢明睿上来后,接过眼罩踮起脚替对方戴好。

谢平戈的手很白,眼罩又是纯黑色,往谢明睿头上戴的时候,那反差莫名给人一种心跳加速感。

他自己却没有察觉,只是替谢明睿戴好,而后拍了拍对方的肩膀,表示好了。

得到信号的谢明睿淡定地转了一百八十度。黑暗并没有带给他恐惧,只带给了他清晰至极的谢平戈的声音,他跟着对方的声音数次往前,等到谢平戈说“好了”,便重新转了一百八十度,回到了正中心,等着谢平戈给他摘下眼罩,而后给他比了个“可以”的手势。

谢平戈也觉得没什么问题,他扭头看向了主持人,亦或者说是主持人背后的节目组:“我们练习好了,可以直接开始。”

那些工作人员从看到谢明睿出现就进入了精神恍惚的状态,等到两人练习没几分钟就说好了,精神更加恍惚了。

他们看谢平戈爬上铁架检查了一遍安全设施,又看他下来轻声和谢明睿说

了什么,说完亲自给谢明睿上好安全防护,总觉得这两人的关系……实在令人捉摸不透。

不过很快,他们就没机会捉摸了,因为在谢平戈二次登上高台后,谢明睿也登了上去,众人看着风中摇晃的树叶,又看着正在戴眼罩的两人,感觉心跳有点快。

“导演,我觉得我心脏病要发作了,”现场的道具师被他们搞得嘴唇都有点发白了,“你早说谢董要来,我们就不设置这种项目了……毕竟这种大人物,背后势力错综复杂,我们一不小心就被当枪使,那可是怎么死的都不知道……”

导演看了他一眼:“放心吧,有澜风的人盯着呢!从谢董确定要来开始,全程就有澜风的人在一旁盯流程,尤其是你们那块,有专门的安保公司确认过了。”

“是吗?那真是太好了。”道具师顿时嘴唇也不白了脸也不白了,整个人重新生龙活虎了起来。

他仰头看着高空“跷跷板”上背对背站立,仿佛天地间只剩下他们的两人,由衷地感叹道:“虽然有人盯着,但谢董参加这种费力不讨好的活动图啥呢?其他嘉宾是为了酬劳为了知名度,他不需要这些吧?”

导演看着镜头里被风吹起了额前发丝的谢平戈,长舒了一口气:“还能图什么?图和心上人一起光明正大地出现在人前,图给谢平戈撑腰,证明他们不是什么包养和被包养的关系,图对方开心吧。”

作者有话要说:  _

————

其实我有在非常努力地加更!这两天一天4500字,两天相当于三章,四舍五入就是加更啦!这么一想是不是觉得我很勤奋呢!(自吹自擂中)

毕竟我是一个没有存稿的作者,啜泣。

谢谢大家的喜欢~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