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飞极速书阁 > 暗卫首领C位出道[古穿今] > 第65章 第 65 章
 
背对背站在高空木板上的时候, 有那么一瞬间,谢平戈其实是有点后悔的。

高空的风比地面的大上许多,不至于吹得人站不稳, 但吹到身上的时候,还是会有非常明显的触感。

尤其是并不服帖的头发, 在风里飞了起来, 让人对风力有了更明晰的认知, 也让人清楚地认识到, 这里可能并不怎么安全。

“在想什么?”谢明睿抬手捂住了麦, 轻声笑道。

谢平戈也笑了一下, 摇了摇头:“没什么, 在想一会要怎么赢。”

他们所处的高处确实不算特别的安全,但比起在这个世界会遇到的很多场景很多事情,这个高处也没有特别的不安全。

何况他确认过, 何况现在还有他。

谢明睿听到对方的回答就知道那丝并不明显的后悔已经消散在了风里,他又笑了一下,而后缓慢地说道:“我很喜欢这种感觉, 这会让我想起以前。”

那个时候他们会一起坐在宫殿的屋顶上吹着风看着星星,那个时候他们身边值得信任依靠的虽然只有彼此, 但他并不觉得难熬。

“所以,我很开心。”

谢明睿说着, 耳机里传来了节目组“可以开始了吗”的声音。

谢平戈屈起肘轻轻碰了碰谢明睿, 后者便回了句“准备好了”。

而后耳麦里传来了节目组的“开始,现在计时”, 两个人便都收回神思,所有注意力都回到了现在这个游戏上。

谢平戈的声音很稳:“明睿,往前三步。”

谢明睿毫不迟疑地按照日常的步伐走了三步。虽然处于高空, 但他的速度和步幅和在地面都没有丝毫的区别。

不仅仅是他没有区别,跷跷板也几乎没有晃动,和刚才地面练习的时候一样。

“往前两步。”

“往前三步。”

谢平戈的声音没什么起伏,在外人听起来有点冷,但对于听过谢平戈各式各样的声音的谢明睿来说,这声音却代表着对方专注到了极致。

从来没有人能在谢平戈的这种状态下战胜他,无论是生

死之战还是小游戏。

所以谢明睿毫不犹豫地照做,那坚定的动作,看得地面的人心惊胆战。

“谢董这什么胆子啊!他就不怕步伐太大,直接迈过头踩空吗?”那位校草看着高空中的两人,心都提到了嗓子眼。

他旁边的主持人也感觉心脏紧张得揪了起来:“不愧是靠一己之力把澜风推上顶峰的男人,这魄力……”

于桓和贺诚也在看。当初为了培养默契,他们玩过很多考验心脏的游戏,对现在这个游戏接受程度良好。

所以比起紧张,他们更多的是对两人默契的惊叹。

“弹簧绳全程没发挥作用吧,都没有变形。要做到这一点,他们两边起脚的时间、迈出的速度、迈出的距离、落脚的时间都要完全一致,这……我们都未必能做到这种效果,”于桓的语气里满是欣赏与感慨,“他们不打双打可惜了。”

贺诚也是一样的想法:“也不知道这两人的默契是怎么培养的,我感觉他们培养默契的方式比我们还极端,时间比我们还长。”

两人说完,便看到谢明睿稳稳当当地停在了距离木板末端只有二十公分的位置,眼里的敬佩简直要化为了实质。

也不知道谢明睿能不能感觉到自己所处的位置……如果知道,那他对谢平戈的信任也太可怕了,这种情况下步伐还能那么稳;如果不知道,那他对谢平戈的信任更可怕,居然会这么相信一个人。

谢明睿本人当然……是知道自己所处的位置的。

木板的末端有弹簧绳,越靠近脚下的触感就越不一样,但是他没有丝毫的担忧。

如果谢平戈都不值得信任,那他还不如扯断身上的安全防护,从这里跳下去,也遂了有些人盼着他死的愿望。

“明睿……”风里和耳机里同时传来了谢平戈的声音,两道声音交织,让谢明睿长舒了一口气。

这种世间只剩下他们两个的感觉,实在让人着迷,着迷到他甚至想就这么和对方一起走到地老天荒。

“我在。”片刻的感叹之后,谢明睿低低地应了一

声。

谢平戈听着耳边的风,听着耳机外的风,专注之余,脑海中也冒出了和谢明睿一样的念头。

“下次,我们去山顶吧。”

谢明睿没想到他们这也能同步。他笑了起来,是低低的能清晰地传到谢平戈耳机里的笑:“好,我开车带你去。”

这个答案让谢平戈也扬起了嘴角。

他应了一声,而后收起笑容,声音重新变得无比冷静:“明睿,转身。”

这句话说完,两个人便齐刷刷地完成了动作,而后谢平戈说了句“开始回去”,两个人便维持着一样的速度往中间走。

导演看着画面里动作完全同步的两人,有点可惜收音设备不足以把他们的脚踩在木板上的声音收进去,不然他们应该能听到完全重合的脚步声。

踢嗒踢嗒,每一下都仿佛踩在了人的心上,完全可以做成名场面小视频。

然而收音设备效果不足就是不足,导演再怎么遗憾,也不能弥补这个遗憾。

他看两人一直往前走,快走到中间了还没有停下来的意思,差点喊了一声。

然而这两人完全没有相撞,谢平戈迈出最后一步的时候就在那里笑,听到他的笑声,谢明睿自然而然地在最后一步后没有再动。

他抬手摘下眼罩,眼前出现的就是近在咫尺的谢平戈,对方的脸很近,睫毛也很近,随着呼吸,还会轻轻地颤动。

谢明睿也笑了起来,轻声说道:“突然有点可惜,我应该多走小半步的。”

谢平戈有些疑惑:“嗯?”

谢明睿笑得更明显了,他摇了摇头,用眼神问谢平戈是自己先下还是他先下。

谢平戈眨了下眼,谢明睿便自己先下了。他的动作很敏捷,镜头聚焦在他身上的时候,能清晰地从他的身上拍出动态的美感,再配上他那张脸……

上天真不公平。导演在心里嘀咕着。有些人实在是天子骄子,不仅能力出类拔萃,就连长相也是出类拔萃。

不过,也只有这样的人才能让谢平戈死心塌地吧,谢平戈的视线,从头到尾

,都没有从对方身上离开过。

因为谢平戈这组完成得又快又好,甚至还挺浪漫,还没上场的八人都对自己的队伍有了不小的信心,然而,第二组上场的人很快粉碎他们的信心。

他们在地面跷跷板上尝试的时候效果还好,然而一上高台,感受着高台上的风,他们当场就开始脚软,加上还要蒙眼……被蒙眼的那人直接喊了声“救命”。

之后的移动也是,双方都在慢慢地挪动,中途蒙眼的那位脚似乎碰到了跷跷板的边缘,以至于他当场发出了一声惨叫,整个人都跌坐在了木板上。

他的叫声太过凄厉,以至于这本来有点好笑的画面都变得有点可怜。

谢明睿站在谢平戈旁边,低声问道:“如果我也这样,平戈会不会失望?”

谢平戈抬头看他,故意点了点头。

没想到自己会得到肯定答案的谢明睿直接愣住,而后下一秒,就看到谢平戈忍不住笑了起来,笑得眉眼弯弯的,顿时明白自己被逗了,神色里染上了些许的无奈:“你学坏了。”

谢平戈笑得更厉害了:“没有,我什么都没说呢!”

谢明睿本来只是随口一问,但因为谢平戈没给答案,他反而真的有些好奇了。

谢平戈没办法,只能稍稍收起笑意,轻声说道:“如果真是那样,我会第一时间到你身边。”

不管脚下是花团锦簇还是万丈悬崖,我都会和你在一起。

得到答案的谢明睿终于满足了,他重新抬头去看高台上的人,发现蒙眼的那人干脆坐了下来,一点一点慢慢地移动。

这个主意总体来说还是不错的,至少这组最后顺利完成了。虽然花费的时间有点长,虽然完成得一点都不帅,但是完成之后,两个人还是兴奋得来了个拥抱。

他们太不容易了!

之后的那支小队倒没有发生在高空惨叫这样的事,他们练习的时间比较长,完成的时间……也比较长。

但总体来说,他们算是风度翩翩地站着完成了,所以他们对这个结果非常满意。

再之后是全场唯一触发弹簧绳断裂机制的何洛明那组,眼看着木板失衡,眼看着何洛明惨叫着悬空,谢明睿不由得点评道:“有点像灾难片。”

谢平戈前几天刚看了一部灾难片,他观察了一下高空中的画面,不得不承认谢明睿是对的,确实很像。

最后一组没有再出问题,作为多年的搭档,于桓和贺诚的默契是普通人无法比拟的,甚至就连谢明睿,看着他们的互动,也不由得发出感叹:“如果是我主动,我做不到这个效果。”

这回谢平戈直接摇了摇头:“可是换了一个人,我也做不到这个效果。只有你会那么相信我。”

谢明睿看着他,片刻后,点了点头:“你说得对。”

所以我们是天生一对,我不该怀疑这一点。

因为第一个项目对几组成员造成的心理和身体压力过大,节目组安排的第二个项目是一个调剂项目,主要是一些考验默契度的快问快答。

这个环节其他三组很快败下了阵,只留于桓那组和谢平戈这组决战紫禁之巅。

最终谢平戈这组在“如果游轮倾覆救生艇只剩下一个位置的时候谁会留下”这个问题上遭遇了滑铁卢,两个人的答案都是“我”。

获胜的贺诚看着两人说完后视线就没有分开,不由得喃喃自语:“感觉自己输了……”

于桓拉住他的手臂去吃饭:“乖,我们不和他们比这个。”

谢明睿被这话逗得笑了起来,谢平戈也终于移开了视线,小声嘀咕道:“我不能接受这个答案。”

谢明睿看他认真得不行的样子,想了想,决定退一步:“那我们都留下吧!那种环境,一个人上救生艇指不定会发生什么,一起留下还可以找找看有没有别的办法。”

谢平戈思考了一会,勉强同意了这个答案。

导演听他终于“嗯”了一声,心想他们可快点停止聊天吧,他们再不停止聊天自己恐怕会忍不住把这段劲爆的内容也剪到正片里,到时候估计就要被谢明睿杀人灭口了。

两个项目之

后,一行人开始转场,顺便在转场的过程里吃他们的午餐。

把餐点递给谢明睿的时候工作人员有点战战兢兢,然而谢明睿丝毫没有生气,只是淡定地接过了餐点,然后和谢平戈一起上了车。

等到下车的时候两个人的餐点都吃完了,收盒子的工作人员松了口气,倒是跟车的摄像师满心恍惚。

自己到底在录什么?是录竞技旅游综艺还是录恋爱综艺?怎么感觉哪里不太对呢?

转场之后,一行人抵达的是一个室内运动场馆。

想起第一期录制的时候发生的事,众人差点以为他们上天之后还要下水,不曾想节目组这次还挺人性化的,场馆里没有水只有靶子,这让众人齐刷刷地松了一口气。

然而他们开心得太早了。

“这是一个可选项目,每组的两人必须选择同一项目,但是,大家可以根据特长选择射箭或者跑步。选择射箭的话,从拿起放在桌上的弓开始计时,到箭射中靶子为止;选择跑步的话,从手离开按钮开始计时,到完成折返跑,手再次按上按钮结束。”介绍到这里,主持人的表情开始扭曲。

众人心里油然而生出不详的预感,果不其然,主持人继续介绍道:“节目组给了我们一个温馨的提示,那就是我们花费的时间将不仅决定我们在这一个项目上的成绩,还将决定我们最后一天旅游的时候上身的服装。简而言之,第一个人用的时间确定上衣,第二个人用的时间确定下装,时间几乎一致获得的服装就是一套,如果时间差过大,可能会发生一些很可怕的搭配……”

主持人说着,工作人员就举起了牌子,给出了可能造成的离谱搭配。

众人看着照片上身穿黑色西装外套,搭配红色紧身裤的模特,先是沉默,然后自以为隐蔽地各自偷偷看向了谢明睿。

节目组胆子真大啊,他们是准备干完这一票……啊不对,干完这份工作,就携手浪迹天涯,四海为家了吗?

作者有话要说:  众人:其实有点点期待……毕竟有谢董陪着……

平戈:呵。

殿下:-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