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飞极速书阁 > 暗卫首领C位出道[古穿今] > 第66章 第 66 章
 
在众人自以为隐蔽的观察下, 谢明睿的表情没有丝毫的改变。

不仅是他,谢平戈也没有。

后者甚至还举了个手,问主持人有没有服装的预览可以看。

参与录制这个节目都不是小透明, 所以服装预览……自然是有的,而且别看刚才工作人员展示的服装搭配那么夸张, 事实上, 只要两人的完成时间相差不是太远, 衣服的搭配都是可以看的, 因为服装的风格颜色是随着时间的推移渐变的。

只有时间差过大, 才会发生一些悲剧的事情。

谢平戈看着预览图里标明了对应时间节点的服装, 附在谢明睿耳边小声嘀咕道:“我们要不要挑一套?”

谢明睿看了那些服装一眼, 又看了谢平戈一眼,低声回答:“可是好几套我觉得你穿都好看,顺其自然吧。”

谢平戈想了想, 点了点头。

他继续听主持人补充细节,越听,越觉得这个比拼毫无难度——因为这个比拼还有加分项, 成绩越好加分越高,可减时间差也越多。

以射箭为例, 如果两个人都射中十环,那么只要两人的时间差不是差到离谱, 因为加分, 他们的时间差基本可以抹消到零。跑步也是同理。

“每组有五分钟的练习讨论时间,五分钟后, 每组的两位成员禁止再沟通,并且禁止看队友的表现,完全盲赛。好, 现在开始!”

随着主持人的宣布,好几组都陷入了激烈的对于项目选择的讨论之中。当然也有没讨论的,比如于桓那组,就毫不犹豫地选择了跑步,再比如谢平戈这组,同样毫不犹豫地选择了射箭。

谢平戈之前就粗略观察过桌上放着的弓箭,当时就感觉这款弓箭和自己熟悉的不太一样,事实也证明,这款弓箭确实不是自己熟悉的那款。

不过他并不担心,他稍稍让到了侧面的位置,而后满怀信心与期待地看着谢明睿。

谢明睿轻声问道:“1到10,你喜欢哪个数字?”

谢平戈毫不犹豫地选

择了2,谢明睿点头,而后便拿起桌上的弓,对准靶子,一箭直接射了出去,正中二环。

听到动静的其他人回头,看到成绩,小声嘀咕了起来。

导演通过耳麦,听到他们念叨“2环一般吧,看来谢董也不是什么方面都很完美”,不由得抽搐了一下嘴角。

他们想多了,谢明睿之所以射2环,不是因为他射不好,而是因为谢平戈就喜欢这个数字。

看到这个结果的谢平戈确实非常开心,他由衷地说了句“好厉害”,而后微仰起头,眼睛发亮地看着谢明睿。

后者失笑,稍往后退了一步,而后谢平戈过来,站在了他的正前方。

谢平戈低语了一句“我准备好了”,谢明睿便又往前半步,整个人都贴在了前者的后背上,而后伸出双手握住他的,示意他把弓举起来。

谢平戈毫不犹豫地照做。

他的手很稳,拿起弓的时候很稳,听完谢明睿的叮嘱,把箭射出去的时候同样很稳。

他看着落在靶子上正好处于刚才那支箭正对面的自己的箭,脸上不自觉露出了笑容。

“我会了。”

因为是在大庭广众之下,谢明睿抱着他的时候,也没有特别旖旎的心思,松开得也很快。

可饶是如此,松开的时候,他还是有点遗憾。

他轻声说着“可以再找一下手感,就和以前一样”,谢平戈便点头,表示明白了。

他们两个已经习惯了这种模式,全程旁若无人地沟通着,其他人却完全没有。

看到谢明睿从背后环住谢平戈的时候众人就惊住了,等到谢明睿直接张开五指从手背包裹住谢平戈的手,众人更是惊得一句话都说不出来。

一直在状况外的贺诚终于反应了过来,有些迟钝地问道:“你们这是一个恋爱综艺?”

于桓连忙“呸呸呸”了三声,嫌弃地看了他一眼:“你想得倒挺美,真是恋爱综艺我能找你?”

贺诚松了一口气:“那就好,我也觉得你当我对象太可怕了…

…不对啊,可是他们这明显是在谈恋爱吧?我们的友情里好像没有过这样的瞬间?”

于桓抽了下嘴角:“把‘好像’两个字去掉,谢谢。”

这谁的友情里有这样的瞬间啊!就算是教动作,也没人教得那么暧昧好吗!

两位当事人对此却毫无反应,谢明睿是不在乎,谢平戈则是……完全没感觉他们的动作有什么不对。

他的刺杀本领是在黑暗中学的,但他的射箭本领不是,他的射箭本领就是谢明睿手把手教的。

从握弓的姿势,手指的位置,眼睛该看的方向,松手的时机,身体的紧绷程度,都是从谢明睿那里来的,虽然学会之后他们引弓射箭的感觉并不一样,但他们的动作却可以做到完全一致。

以前是,现在也是。

虽然在看谢明睿握弓之前谢平戈有点担心,担心几十年过去,他们在这方面会不会已经不太一致,但谢明睿的动作重新给了他信心。加上因为弓箭不同被纠正过的动作……谢平戈毫不怀疑,他们能做得一模一样。

谢明睿看他信心满满的模样,眼神越发的温柔。

这几十年……他一直小心翼翼地维系着他们之间共同的回忆。最开始的时候他在想,这些回忆是他家平戈唯一留给他的东西,这些回忆没了,那他家平戈在这个世界留下的最后一点痕迹是不是也没了,就像对方从来没有来过、没有出现在他身边一样。后来……到了这个世界,他是在幻想着对方是不是还会有再次出现在自己身边的那一天,所以他尽力维持着当初他们分开的时候自己的模样。

后一个想法只是他无法放弃的奢望与执念,他万万没想到,对方真的有重新出现在自己身边的一天,自己也真的维持住了当初的模样。

这让他无比感激当初有点疯魔的自己。

谢明睿这么想的时候,五分钟的时间已经到了。其中两个组选择了跑步,三个组选择了射箭。

这回两人抽中的是射箭类的最后一个出场名额,谢平戈本来以为其他两组选

择射箭是因为他们射箭很厉害,万万没想到……这四个人射出的箭连靶子都上不了。

谢平戈看着扎在木板上的箭,陷入了深深的疑惑当中,更令他疑惑的是,节目组居然早就料到了这一点,箭扎在木板上,计时也会停止。

可饶是如此,四人中还是有一人连直径两米的木板也射不中。

谢平戈沉默了,节目组沉默了,当事人也沉默了。他想把弓扔下找个地缝钻进去,然而反着光的摄像机镜头还是令他不得不打消了这个念头。

他在心里默默流泪,一边流泪一边想自己为什么要因为谢平戈射箭帅就学他,这是人学的吗!

虽然当事人的技术确实太菜,但直径两米的木板也确实很大,因此失败无数次之后,他还是顺利完成了任务。

他完成任务的时候众人都鼓起了掌,表情分外的真诚——太好了,终于可以轮到下一组了。

当事人相当不服气,他心想射得多怎么了,他射得帅啊!除了谢平戈有几个人有他这么……

他还没想完,谢明睿就走到了他之前站着的位置上。谢平戈已经戴上耳机背对着谢明睿走到了十米开外的地方,而离开了谢平戈的谢明睿,也收起了自己身上温和好说话的气息,恢复了平时澜风掌权人的气势。

他没说话,只是上前拿起桌上的弓,而后引弓射箭一气呵成,下一秒,正中红心的放大图就出现了众人的面前。

他也不等其他人回过神来,直接对工作人员说道:“去喊平戈吧。”

这话说完,谢明睿便接过耳机戴好,径直走到了一旁。

眼看着他离自己渐远,眼看着工作人员换好道具喊谢平戈回来,众人才感觉自己的呼吸重新恢复自然。

太可怕了……他们为什么会以为谢明睿温和好说话,对方明明只在谢平戈面前好说话好吗!

还是谢平戈好,虽然武力值高,但给人的感觉还挺无……

众人心里的“害”字还没冒出来,就看到谢平戈握住了弓。他的身上

确实没有谢明睿那种上位者的气势,但也绝对和无害没有什么关系,平时拍打戏的时候就没有,现在用着谢明睿教的和对方一模一样的引弓射箭的动作的时候更加没有。

他的动作和谢明睿一样干净利落,杀气甚至比谢明睿还强,不过他会隐藏,一般人感觉不出来,只是看着他的神色动作,会感觉背后有点凉。

因为对他本人的关注,谢平戈放下弓的时候,众人才意识到他也完成了射箭。他们连忙回头去看,再一次被正中红心的图闪瞎了眼。

不仅如此,随着谢平戈的计时确定,他和谢明睿两次成绩所形成的服装搭配也呈现在了众人眼前——一套完美搭配的服装,连加分都不要用。

这个结果让谢平戈非常满意。

他也不需要工作人员去通知,自己跑到了谢明睿身边,让他猜自己完成得怎么样。

重新回到谢平戈身边的后者恢复了他之前温和的模样,他笑了笑,配合地猜道:“我猜时间一样,环数也一样。”

“猜对了!”谢平戈愉快地宣布。他拉着谢明睿去看他们盲抽中的那套衣服,眉眼间的兴致勃勃充分展示了他对那套衣服的喜爱。

一旁的赵瑜飞看着他们的互动,长舒了一口气。

他的搭档有些担忧地看着他,赵瑜飞摇了摇头:“没事,差别太大了,反而没什么感觉。”

不是谢明睿的身份与他的身份的差别,而是谢平戈和对方在一起与谢平戈和自己在一起的时候的区别,这让他无比清晰地认识到,那两个人已经自成了一个世界,没有任何一个外人可以插足。

他的直觉告诉他这两个人还没有谈恋爱,但是这已经不重要了……他们的生命里最重要的、最般配的只会是对方,不会有另外的人。

第三个项目录制结束之后,这一天的行程便正式结束。和谢平戈这组一样同样获取了上下成套的服装的于桓二人开始拿出手机庆祝,其他几组则是拿出手机开始疗伤。

谢明睿在谢平戈靠着自己

的肩膀睡着之后也拿出了手机,并且也和其他人一样,看起了今天的娱乐新闻。

今天的头版头条毫无意外就是他和谢平戈的新闻,看着页面上带着硕大感叹号的新闻标题以及配的他们两人并肩站在一起的赏心悦目的照片,谢明睿的嘴角微微扬了起来。

他们的名字、他们的照片终于可以光明正大地一起出现了,真好。

作者有话要说:  贺诚(恍然大悟):原来我们在录恋爱综艺。

于桓:……闭嘴吧你。

殿下:我们确实在录恋爱综艺,严肃脸。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