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飞极速书阁 > 暗卫首领C位出道[古穿今] > 第68章 第 68 章
 
谢明睿问他想不想一起回去, 谢平戈的答案当然是肯定的。

别说有东西想给他看了,就是没有,答案也不需要怀疑。

因为澜风集团的总部在h市, 谢平戈一直以为谢家要么在h市, 要么在h市邻近区县,他万万没想到,载着他们的飞机会往另一个方向飞。

那是与h市间隔了好几个省的g市, 位于内陆, 城市风格和h市完全不同,城市面积也远远比不上h市,勉强算是一个二线末尾的城市。

飞机落地的地方是这个二线城市的机场,位于市郊, 但谢家的大本营却不在这附近, 也不在市区,而是在车程一小时外一个号称到处都是千万富豪的小镇。

上车之后,考虑到自己已经暴露澜风掌权人的身份,谢明睿便没有再隐瞒和自己有关的各类信息。

比如澜风集团, 在外人看来是一家谢爹在谢家原有产业的基础上建立、谢明睿接手后壮大的集团,但事实上,澜风和其他人关系都不大,它第一个且最重要的掌权人,就是谢明睿本人。

谢爹清楚自己只是被借的那只手,所以谢明睿十六岁的时候,他很爽快地交权了,而后潇潇洒洒地和老婆环游世界;谢家这边的掌权人,也就是谢明睿的伯父也清楚这一点,在他的约束下, 之前的谢家人总体还算安分。

但总体还算安分,和完全安分并不是一回事,不然也不会在谢平戈出现之后,以“你大伯出了事”为由,想把谢明睿喊回来了。

知道前因后果的谢平戈有点意外:“殿下你信他们的鬼话?”

谢明睿直接笑出了声。

看,对争权夺势毫无兴趣的他家平戈都能反应过来,谢家那群人为什么会认为他反应不过来?难道他们真的以为自己是靠着运气走到今天这个位置的吗?

“你觉得呢,你觉得我信了他们的鬼话吗?”

谢平戈想了想,摇了摇头:“不太可能。所以殿下你是有别的想法?”

谢明睿应了声:“嗯。大伯老了,快压不住其他人了。我

听蒋祝说,最近那些人没少扯着澜风的大旗招摇撞骗。虽然他们和澜风没关系,但澜风的名声还是要的。既然他们刚好想见我,那我就去,顺便把这件事也解决了。”

他家平戈可以代表他,自己也愿意用自己的地位、名声给他家平戈铺路,可那些人是什么东西?也配扯澜风的大旗?

谢平戈点头表示理解了,手不自觉就摸到了腰侧。谢明睿看了一眼,虽然没看出形状,但他知道那里放着什么,瞬间笑了起来:“威胁可以,不要真动手,他们不值得你这么做。”

谢平戈毫不犹豫地应了:“殿下放心,我知道怎么做。”

谢平戈确实知道怎么做,他本来就是暗卫出身,这段时间又被大导演狠狠磨了演技,所以现在的他,轻而易举就能在人前伪装出天真无害、分外依赖谢明睿的年轻小明星的形象。

下车的时候谢明睿看了他一眼,又看了他一眼,差点让谢平戈没绷住表情。他用眼神询问谢明睿什么事,后者摇了摇头,表示没事。

真的没事,就是没见过这个样子的平戈,可爱,想亲。

然而谢明睿没见过的模样却是外人最愿意相信的模样。他们中的绝大部分只知道谢平戈是个小明星,连他的资料都没看过;另外一些人倒是看过,但是现在这样的谢平戈无疑更符合他们想象中的模样,所以他们并没有怀疑。

于是谢平戈成功被谢家人忽略了,他很满意,就这么跟在谢明睿身边当一朵无害的壁花。

不过谢家人对他并不满意,因为这朵壁花一直待在谢明睿的身边。

寒暄的时候,吃饭的时候,这朵壁花和谢明睿的距离都没有超过一米。

偏偏他们再怎么心怀鬼胎,也不敢对谢明睿的人说什么,只能一直憋着,直到谈事的时候,他们看谢平戈还在,这才深吸一口气,而后尽量委婉地提醒谢明睿:“明睿啊,有些事情可能不方便有外人在场。”

谢明睿连皮笑肉不笑也没给他们,只是看了说话的人一眼,直接说道:“虽然从你们

和我有血缘关系……但从内外人的角度来说,你们才是外人。”

这话一出,谢家人瞬间变了脸色。谢明睿自顾自地坐了下来,而后拍了拍身旁的位置,谢平戈便“乖巧”地坐到了那个位子上。

谢明睿懒得和他们委婉,也懒得和他们掰扯话里话外的细节,开门见山道:“别浪费时间了。说吧,你们瞒着大伯,又用他当借口把我骗回来,想做什么?”

“明睿,你说的哪里话,我们怎么会骗……”谢家老四话还没说完,就因为谢明睿的一个眼神卡住了话头。

他没敢再废话,让大部分人都出去,只剩下他和另外几人留下。

谢平戈看他们这一脸谨慎而又小心的样子,还以为他们有重要的事情要说,然而他越听越觉得……这些人是不是有病?这么一点事也值得他家殿下特地飞一趟?

他家殿下和谁成亲关他们什么事?他家殿下选谁当澜风的继承人又关他们什么事?这嘴脸和他家殿下代领朝政期间那些又迂腐又没用天天除了废话还是废话的大臣有什么区别?

谢明睿倒是对他们的话题毫不意外,他听着这些人的话,不置可否地转着手里的茶杯。

他听了半个小时,等到他们终于说完,才慢悠悠地开了口:“所以……大伯知道你们这些心思吗?”

谢家老四准备好的话再一次卡在喉咙里,那憋红了脸的模样看得谢明睿低笑了一声:“行了,我知道了,会考虑的。平戈,我们走吧。”

谢明睿一出声,谢平戈就站了起来。

这回他没有跟在谢明睿身后,却也没有走在对方前面,而是并肩站在对方身旁。

这是他在让他感觉警惕的陌生环境里最常选择的站位,每次他选择这个站位的时候,有不小的概率会发生一些出乎意料的事情,但是这次他的运气不错,一直到两人离开了房间上了车,周围都平静的不行。

谢明睿没有错过他眼里隐藏的困惑,上车之后,就笑着问道:“在想为什么他们没动手?”

谢平戈摇了摇头

:“也不是,主要是感觉很奇怪。他们心怀鬼胎又不敢动手,那喊你回来是图什么?图降低他们在你心里的好感度?”

两人说话的时候,车子已经启动了。谢明睿示意他看窗外,谢平戈顺着他手指的方向看过去,便看到了山腰坐落的一间别墅。

那间别墅应该是新建的,颜色很亮,样式也很漂亮,谢平戈在心里感慨了这三点,感慨完还是没搞懂谢明睿想说什么。

后者看到他皱着眉有点困惑的样子,一边想着他家平戈真是越来越可爱了,一边解释道:“那是以前谢家祖宅的位置,因为意外焚毁后,就在原址建了新的。前几年又起了一次大火,虽然没有之前那么严重,但也不适合翻修,于是大伯再次把旧的建筑拆除,新建了现在这栋别墅。”

“是意外还是蓄谋?”谢平戈下意识地问道。

谢明睿的眼神里颇有深意:“那场火烧死了大伯唯一的儿子,本来应该连带着儿媳和孙子一起烧死,可那几天堂哥堂嫂刚好吵架了,堂嫂气急,一怒之下带着儿子回了娘家。这件事堂哥知道,大伯也知道,但是因为他们不想让其他亲戚看笑话,所以那天晚上聚餐的时候,用的说辞是堂嫂身体不舒服没来。”

这么一说,谢平戈就懂了。

这肯定是蓄谋,而且是冲着斩草除根去的蓄谋纵火,只是有一点他不太懂。

“谢家大伯没有查吗?”

谢明睿摇了摇头:“怎么可能没查?但是查不出来,所有人都有完美的不在场证明,加上没有物证,这件事就这么不了了之。”

谢平戈不擅长案情分析,但他擅长谢明睿分析,所以他很快就明白了对方的意思:“也就是说,犯人可能不止一个,他们都是谢家人,都在互相包庇。几年前这个互相包庇计划成功了,他们成功除去了一个强劲的对手,几年后他们准备再次实施这个计划,除去你大伯,给谢家换一个新的掌权人,然后拉进和你的关系,以便要么把妻子那边的亲戚嫁给你,要么把儿子过继给你,好从这家大集团中分一杯

羹?”

谢明睿不由得感慨他们不愧是这世上最有默契的人:“对。如果我这次来带了很多保镖,他们可能还会有所顾忌,但是我身边只带了你。”

谢明睿说这件事之前,已经想好了该怎么应对:“平戈,我们今晚潜入那栋别墅,看看我那位据说去医院复健的大伯,到底在不在医院。”

谢家大伯当然是不在医院的,他正在别墅看着电视,然后被从二楼下来的两人吓了一大跳。

如果不是这两个人一个他认识,一个长得太无害,恐怕他就不是被吓一跳,而是直接吓得当场去世了。

“明睿?你怎么会在这里?”

谢明睿晃了下手机,通讯记录里是一条刚刚完成的通讯。

谢家大伯一眼便看到那条通讯的接收方是自己的号码,他低头看了眼自己毫无提醒的手机,脸色瞬间就变了:“怎么回事?”

谢明睿对这个压住谢家多年没给自己找麻烦的大伯还算有点好感,因此虽然没有像和谢平戈说话的时候那样和颜悦色,但他还是相当耐心地把事情说了一遍。

从自己接到谢家老四的消息开始,到自己抵达这个地方,到那些人和自己说的话,最后到自己潜入之前再次拨通、再次没有人接只是用短信回复“自己”在医院的那通电话,都一五一十地复述给了对方。

谢家大伯的脸上一开始是不可置信,后来低下头看不清表情,之后身体便开始抖。

而后他无声地大笑了起来,可谢平戈总觉得,他这与其说是在笑,不如说是在嚎,嚎叫里有着能把人压垮摧毁的绝望。

这“哭嚎”并没有持续多久,十多秒后就停了。停止之后,对方抹了把脸,又是好一会的功夫,才放下手,沙哑着嗓音和谢明睿说谢谢。

谢明睿摇了摇头:“不用谢我,除了你以外,其他人太能惹麻烦了,我只是不喜欢麻烦所以需要你而已。”

谢明睿说完,便和谢平戈一起重新上了二楼。他们两人一起出了阳台,谢明睿非常体贴地用钥匙重新把阳台门

锁好,而后就着绑在阳台上的绳索回到了地面。

谢平戈在他落地之后就把绳索收了起来,翻过栏杆跳下了楼。

谢明睿看他这熟练的样子,顿时想起了他们在这个世界第一次正式见面的时候,忍不住笑了起来。

谢平戈也想起了同一件事,他跟着笑了好一会,等到两人离开这栋别墅的灯光范围,开始就着月光和来时的路往山下走的时候,他才重新开了口,问道:“殿下,谢家大伯当初知道他儿子是谢家的人动手的吗?如果当初他知道……我们这么说,他真的会相信,并且会对那些人下手?”

因为这个世界的饮食习惯和那个世界不同,谢明睿在夜晚的视力已经不像当年那样糟糕。他和谢平戈提过一次这件事,后者应了声回头就“忘”,每次走到暗处的时候,还是会习惯性地牵住他的手。

就像现在,虽然有月色有手机上手电筒的光,谢平戈依然紧紧地扣住了对方的手腕,自己在前面给他领路。

谢明睿非常喜欢这种感觉,所以他享受了一会两人之间安静的牵手时光,才慢悠悠地答道:“我也不知道当初的事情他知不知道,但是这次的事,他是绝对不会再手软的。”

谢平戈有些诧异地回头看向他,谢明睿对上他的眼神,低声解释道:“他老了,可他的孙子还小,他总得为他的孙子考虑。你知道吗,那个孩子和堂哥小时候非常像,无论是长相还是性格,据说都和堂哥一模一样。一个六十多岁的老人,日夜看着长得和早逝的儿子一模一样、甚至还更加冰雪聪明的孙子,他会想什么呢?他会愿意为对方做什么呢?”

谢明睿说这话的时候,谢平戈的脑海里闪过了那个老人捂着脸无声哀嚎的模样。

他叹了口气,下一秒,便感觉一只手落在他的头顶,轻轻揉了揉。

他笑了一下,想说自己并没有多难过,只是单纯地感叹而已,然而谢明睿的手太温暖,温暖到他什么话都说不出口,反而闭上眼享受了一会对方的宠溺,这才重新迈动脚步引着对方

继续往山脚走。

等到两人走到山脚再次上车的时候,已经差不多晚上十点。

谢平戈有点遗憾对方要给自己看的东西恐怕明天才能见到了,结果还没遗憾一会,他就发现这辆车前进的方向似乎比来的地方还要光线暗淡一点。

这让他瞬间警惕了起来,他示意谢明睿看窗外,后者却淡定地说道:“没开错,今晚我们不住市区。”

这话让谢平戈稍微放松了下来,也让他暂时遗忘了自己刚才的遗憾。他开始和谢明睿聊天,一边聊一边思考前方逐渐暗淡的灯光是不是预示着他们今晚要住的地方是民宿之类的所在,结果车子一停他一下车,就被眼前出现的这座风格完全出人意料的建筑给惊住了。

他怔怔地看着那扇大门,又看着门口的灯笼,半天回不过神,最后还是谢明睿的声音,重新把他唤回了现实。

他听到那熟悉的声音带着笑意和自己说……

“平戈,欢迎回家。”

作者有话要说:  谢家老四:外人不能留下。

殿下:他是内人,你们才是外人。

平戈:=w=

谢家人:???

————

非常抱歉!更新晚了qaq

因为这章一直在删除重写、删除重写……

为了弥补大家这章还算挺长(?)(今天的我也是自认粗长的我)

希望大家喜欢=w=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