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飞极速书阁 > 暗卫首领C位出道[古穿今] > 第70章 第 70 章
 
路小风说得豪情万丈, 谢平戈听得认真点头,两人的配合差点让贺默以为谢平戈真的会毫不犹豫地相信一个压根没谈过恋爱的人的话。

所幸谢平戈是清醒的,尤其在涉及谢明睿的事情上非常清醒, 路小风一连提了好几个天马行空的想法, 都被谢平戈有理有据地反驳了。

这让路小风越挫越勇,他总结反思,甚至要了纸一边念叨一边整理思路, 这模样让贺默一度感慨, 这家伙以前考试恐怕都没那么用功。

鉴于路小风的方案始终过于离谱,贺默看了一会看不下去了,也加入了讨论之中。

他的想法和路小风的想法不同,后者是网络热点风, 前者是独家定制风, 两相比较,无疑前者更得谢平戈的青睐。

路小风有点忧伤,但他不得不承认贺默是对的。

这是向谢明睿表白,打动谢明睿才是唯一目的, 自己觉得刺激……并没有什么实质作用。

而在如何打动谢明睿方面,只有谢平戈是行家了,他们也说不出个所以然来。但是他们的话还是给了谢平戈思路,半个小时后,谢平戈非常郑重地道了谢。

解决了心头的一桩大事,谢平戈也放松下来,按照谢明睿之前叮嘱他的社交礼节,带两人逛了逛别墅。

他们先是逛了一层,感慨不愧是大佬和当红艺人家里的冰箱,洋溢着健康和无趣的气息, 看着一点都不快乐。

不像他们宿舍里的冰箱……哦不对,他们宿舍里的冰箱也很无趣,里面同样没有什么快乐。

冰箱之后的下一个欣赏对象是厨房,路小风暗搓搓地问谢平戈他们在家谁做饭,而后果不其然地得到了他们都不做饭的回答。

“那相较之下呢?相较之下谁更会一点?”路小风还不死心。

谢平戈心想那当然是殿下了!殿下还给他煮过宵夜!

然而这种无法言喻的快乐谢平戈并不想和别人分享,哪怕是好朋友也不行,所以他“淡定”地答道:“都差不多吧……我们去看健身房?”

谢平戈说着,便带他们

去了健身房。

宽敞的健身房和占据了半面墙的镜子瞬间转移了路小风的注意力,他兴致勃勃地问他们要不要录一段总决赛那晚三人同台的舞蹈给粉丝看,既能回忆往昔,又能让三个人的粉丝都收获福利。

贺默当然没有问题,他比较担心的是谢平戈,毕竟他那么久没跳……

贺默还没想完,就看到谢平戈的试跳。

看着对方和当初相差无几的状态,贺默看了看天花板,默默把话咽了回去。

对不起,他不该怀疑大神的,是他僭越了。

跳完舞录完视频之后,谢平戈问他们要不要逛二楼。结果这次,两人不约而同的地摇了摇头。

不敢不敢,万一看到什么不该看的,是吧,他们说不出不对,不说出去吧……又憋得慌,还是别看了。

谢平戈总觉得这两个人在想什么乱七八糟的事情,不过对方不想,他也不勉强,便带他们上了三楼。

这几个月下来,谢明睿已经把三楼重新整理好了。

为谢平戈特地布置的观影间自然不必说,在几十天后设施越发的完善,环境也越发的舒适。

路小风二人进去往沙发上一坐,眼睛里不约而同地闪过惊叹。他们齐刷刷地抬头看向谢平戈,后者失笑,问他们想看什么电影。

两小时后,看完电影的两人一脸餍足又恋恋不舍地从观影间走了出来,倒是谢平戈,表情依然非常正经——毕竟他全程都没有放松欣赏,而是一边看一边研究里面的演员的表演方式。

之后谢平戈带他们去看了隔壁布置好的收藏室,那个收藏室有专门的温度湿度控制系统,里面主要放着一些书画。

路小风和贺默不约而同地表示看不懂,这回谢平戈还挺真诚地安慰了一句:“没事,我也看不懂。”

不管什么书画,都没有他家殿下的书画的好看,不过他家殿下喜欢……那对方问自己的时候,自己倒也不是不能勉为其难地夸一夸。

收藏室之后便是小阁楼,那里有可以开的天窗,晚上可以坐在那里看星星。

路小风欣赏了一会,便压低声音问他们看过几次星星。谢平戈想了想,不确定道:“挺多次的吧,没有数过。”

路小风小小地哇哦了一声:“那你们还会干别的吗?”

这话一出,贺默差点被自己的口水呛到。

偏偏谢平戈没太听懂:“嗯……有时候下雨的时候也会上来一起听雨声?”

路小风要问的显然不是这个,不过他被贺默瞪了一眼,想起自己现在是个偶像要维护形象,便轻咳了一声:“没事没事,听雨声好,听雨声挺好的!”

谢平戈的脑袋上冒出一个小小的问号。

不过他不是好奇心旺盛的人,路小风不愿意说,他也不勉强,带着人重新下了楼。

路小风八卦也八卦完了,帮忙也帮忙完了,重新回到楼下的时候,便正经了态度:“平戈,我爸托我问你,对演反派有没有兴趣。”

谢平戈微微一怔:“反派?”

路小风点了点头:“对,反派。我爸的意思是,如果你有兴趣,他再让人和你们公司的人对接,如果你没有那就算了,他不喜欢演员没兴趣,经纪公司却因为他的名头建议演员接戏。”

路小风说着,从手机里翻出了路翰林发给他的人物小传,直接把手机递给谢平戈看。

路翰林正在筹备的这部是仙侠电影,讲述的是一位少年准备弑神重建天地秩序的故事。

那位少年倔强、真诚、充满活力,他刚出场的时候灰扑扑的,只有笑容格外动人,但是随着故事的推进,他的光芒越来越盛,等到最后,已经具备了“神”的感觉。

但反派不是。

这位反派一开始就具备“神”的感觉,或者说他从生到死都具备“神”的感觉。他很完美,无论是长相、气度都很完美,但他的眼神是冷的,他的心也是冷的。

他狙杀少年的时候毫不留情,也不会考虑其他无辜的人,正是因此,少年才越发坚信自己行走在一条正确的道路上。

“故事的最后一幕,是少年和朋友站在云端,看着秩序重塑后欣欣向荣的世间,脸上露出了欣慰

的笑容。他并没有发现,自己喜欢穿亮色衣服的朋友不知什么时候开始已经换上了白色的服装,装扮变得和狙杀他们的反派一模一样……”

人物小传里并没怎么提剧情,但是路翰林额外给了他一句话。

路小风念完小声嘀咕了一句“这是仙侠电影还是鬼故事”,倒是谢平戈若有所思。

他大概明白这个故事讲什么,也大概明白这个反派是什么定位了。

“我是现在就要给你答复吗?”谢平戈已经有了初步的想法,不过他还是想和谢明睿商量一下。

路小风回想了一下昨天通话时路翰林的话:“不用吧,三天内给答复就好。”

虽说是三天内给答复,但和谢明睿商量完,得到了对方的意见之后,谢平戈还是第一时间根据路小风给的电话号码,拨通了路翰林的手机。

也是在他拨通路翰林的手机没多久,高强一个电话打了过来,兴奋地喊道:“平戈!我跟你说!我们收到了路导团队递过来的剧本!”

谢平戈没好意思说自己早就知道了,为了不打击对方的积极性,他轻“嗯”了一声,表示自己也很期待。

不过虽然他“刚知道的喜悦”是假的,但他的期待是真的。

他上一次穿古装还是录制《幕后之王》的时候,虽然外人看来那衣服又厚又繁琐,但谢平戈还是挺喜欢那种衣服的。

更重要的是,他那个计划……也和那种衣服有关。

因为这份心情,谢平戈对这份工作充满了期待,那兴致盎然的模样,看得谢明睿有点小嫉妒。

他家平戈已经不喜欢和他独处的生活了吗?怎么那么迫不及待地想去工作?

谢平戈不知道他家殿下的小心思,最近他有点紧张又有点亢奋,加上谢明睿不需要他防备,所以他对谢明睿的观察敏感度下降了不少。

他偷偷摸摸地准备着各种各样的东西,等到试做电影的造型前,他已经把其他东西准备得差不多。

试做造型的那天路翰林来了,扮演主角朋友的那位演员也来了。

那个演员年

纪还比谢平戈大点,他对后者并不嫉妒,但眼看着对方被众人环绕,做白衣造型也是围绕着他来,多少还是有点酸溜溜的,直到他看到成品。

不仅是他,所有人看到成品的那一刻,都有点回不过神来。

因为太具有冲击力了,颜值也好、神情也好、气质也好,都让人惊叹得说不出话。

尤其是他还没抬起眼的时候,那眼帘微敛、神色里带着些漫不经心的模样,和人物小传里描绘的那个角色简直不能更契合。

路翰林看着他,长舒了一口气。

幸好对方背后的靠山暴露得及时,让自己放下警惕向对方伸出了橄榄枝,不然如果错过了这样一个契合角色的人演自己的电影,他恐怕会抱憾终身。

“就这个装扮定下来。小余也换上吧,你们站在一起,让我看看效果。”

这话一出,造型师们才稍稍回过神来,继续自己的工作。

余钧已经差不多上完了妆做完了发型,只需要对着谢平戈的装扮修改一下,便可以穿上衣服。

因此没一会,两个人便站到了一起,接受众人眼神的洗礼。

“不愧是路导,这眼光太毒辣了。”

“谢平戈真实年纪还更小一点吧?这完全看不出来啊!他气场绝了!”

“对比起来小余是有点嫩,不过正好符合角色。”

……

按理来说,这样的对话是应该让余钧感觉到冒犯的,但这回他却丝毫没有这个念头。

因为这些人说得没错。

和谢平戈相比自己确实有点嫩,那种和角色相似的、明明两个人外貌都很年轻自己这个角色却偏偏让人感觉和谢平戈那个差了一辈的那种嫩。

这差异太过明显,以致于他连最后一点酸溜溜都没有了。

难怪对方年纪那么小就能那么红。余钧由衷地感叹道。

谢平戈倒没有和对方比较的念头。在路翰林宣布工作结束可以开始卸妆之后,他询问造型师能不能稍等,得到肯定的答复后走到镜子前,收起属于角色的表情,换上了自己的表情,而后认真地

看了好一会镜子里的人。

收起角色的表情之后,镜中人身上那种完美的冰冷感瞬间消退,随之而生的是一种纯粹,一种干净的、漂亮的、看不出阅历看不出过往、不会让人感觉可怖与压抑的纯粹。

这种纯粹让谢平戈笑了起来,那极轻极淡的笑容把镜中人映衬得更加迷人。

他心满意足地走到化妆台前拿起手机,给自己的造型拍了一张照,这才回到座位上,对造型师说道:“辛苦你了,可以卸妆了。”

这话说完,谢平戈稍稍停顿了一下,又轻声问道:“请问你知道如果我想定制类似的发冠和衣服,要去哪里定制吗?”

作者有话要说:  _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