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飞极速书阁 > 暗卫首领C位出道[古穿今] > 第73章 第 73 章
 
谢平戈也没睡。

他先是和路小风他们聊了半个晚上, 然后靠着墙坐了半个晚上,脸上的笑意就没有消退过。

他想得其实没有谢明睿多,他就是很开心, 非常开心, 开心到不想睡。

因为这份喜悦,尽管他一晚上没睡,第二天推门而出的时候, 他还是非常的神采奕奕, 看得谢明睿也跟着笑了起来:“那么开心吗?”

谢平戈重重地点了点头。

他房间有浴室,在和路小风他们聊天的过程里,他摘了发冠,换掉了古装, 重新穿上了自己平时的衣服, 然后随手给自己扎了个马尾。

这装扮和昨天的相比,少了分清雅出尘,多了分青春活力,尤其配上今天完全放松甚至还带了点没有消散的兴奋的表情, 更像一个帅气大学生了。

这个模样让谢明睿之前担心的那些有的没的消散了很多。

因为比起其他,还是他家平戈看着自己笑的样子更重要一点。

“殿下在想什么?”谢平戈本来没想伸手的,可是想到他们现在已经不是之前的关系,而是拥有了全新的关系,便上前抱住了他,然后趴在他肩膀问。

谢明睿自然而然地回抱住他,本就好的心情更好了一点:“不告诉你。你饿了吗?昨晚吃的什么?”

谢平戈想了想,然后……

“不记得了,应该是外卖的一种?”

昨天白天他的心思都在表白上,昨天晚上他的心思都在谢明睿身上, 其他的……完全没有印象了。

谢明睿无奈地摸了一下他的头:“那我去给你做早饭?”

如果说之前谢明睿给他煮夜宵还让他有点受宠若惊,那现在他就是直接快乐地应了一声,然后跟着谢明睿一起进了厨房。

他有点想帮忙,可看了半天也看不出自己能帮什么忙,便不捣乱了,转移到了门口,就这么眼睛一眨也不眨地看着他。

谢明睿会做的其实很少,可也不知道是不是谢平戈在看

的缘故,他直接超常发挥,煎了两个荷包蛋出来。

谢平戈非常赏脸地“哇”了一声,从他手中接过两个盘子端了出来,没一会,谢明睿也从厨房里拿了两杯豆浆,一人一杯地放好。

谢平戈听他放豆浆的时候还要叮嘱“烫”,闷声笑了起来。

谢明睿看过去,谢平戈便扬起一个明媚的笑容,直白地说道:“就是没想到我们的愿望真的有实现的那一天。没想到我们可以当两个普通人,然后快乐地过一辈子。”

谢明睿也没想到。在一年以前,他最大的愿望就是他家平戈还有来生,在那个来生里平安喜乐,不曾想一年之内,他不仅和他家平戈重逢,还和对方相认,甚至完成了两人关系的质的飞越。

这实在是令人匪夷所思,毕竟他以为要他家平戈转变思维,最起码需要四五年的时间。

“平戈,《逐梦》刚结束的时候你对我应该还是以前那种感情吧?怎么突然进展那么快?”

谢平戈没有多想就把路小风卖了:“那次拍杂志的时候,我跟小风提过我们的事。那时候我跟他说,你是我的全世界,跟他说我曾经想过什么都不要,就这么留在你身边,然后他好像理解错了,跟我说喜欢一个人也不能围着他团团转,会不幸。”

后来谢平戈意识到自己喜欢他家殿下之后,他就明白当初路小风搞错了什么,可是……仔细想想,当初对方真的搞错了吗?

谢明睿听到“不幸”两个字眉头就皱了起来。

不过路小风明显是好意,他忍了一秒,还是点了点头:“如果换了别人,他说得确实没错。”

谢平戈一看他皱眉就知道哪个词让他不舒服了,而后看他强行控制自己舒展眉头,忍不住低头笑了起来。

他以前怎么会不能肯定他家殿下对他是什么感情呢?他家殿下明明……表现得那么明显。

“嗯。他说了挺多的吧,然后我就感觉我对你好像确实是爱情。不过那个时候他还跟我说知己兄弟不会想在

一起睡,要小情侣才会,这让我困惑了挺久的。殿下,我对我会有这种想法吗?”

谢平戈这话一出,谢明睿差点被豆浆呛到。

他家平戈什么都好,就是有时候直球得让人挺……猝不及防的。

不过看对方依然疑惑的样子,谢明睿毫不怀疑对方到现在都还没有这个念头,这让他头有点疼,不知道该不该坦白自己的想法。

但是谢明睿转念一想,以他家平戈容易满足的性格,自己不坦诚,他大概一辈子也不会有这个念头,所以他还是点了点头:“我有。”

谢平戈一怔,还不等他反应过来,谢明睿又补充了一句:“平戈,你以为我昨晚为什么坚持不让你留在我身边?”

谢明睿说话的时候,直接迎上了谢平戈的眼神。

后者的眼神有点懵懂,话更加的懵懂:“我不知道……可是如果殿下想的话……”

“平戈,”这回谢明睿直接打断了他,“我知道我做什么你都会答应,可我不想这样。”

谢明睿说着,声音到底还是软了下来。他放下筷子走到谢平戈旁边,而后在对方仰起头看他的时候,直接撑着椅子弯腰亲了上去。

这回的吻和昨天的点到为止不同,他一直亲到谢平戈都喘不过气来,这才松开了对方,然后用深邃的眼神低头望着他:“平戈,我希望我们的感情发自你的自愿,我希望这件事……也是发自你的自愿。我们之间差了太多年了,这么多年里,我已经变成了一个可以自如操控人心的人,哪怕那个人是你。正因为此,我才不想这样。”谢明睿的声音有些隐忍的沙哑,听得谢平戈直接勾住他的脖子又亲了上去,好半天才松开。

谢平戈没有再说“我不在乎”,他只是看着谢明睿,轻声问道:“那如果我一直不愿意……”

“你不会的。”这回谢明睿笑了起来。

他抬手碰了下谢平戈的眼睛,看着他睫毛轻颤,然后一路颤到了自己的心里。

“如果你没和我提这件事,那你可能

永远不会去想。可你提了,我回答了,那你一定会自愿的。

“平戈,从很多年前开始,我就不是什么好人了。我不怕你知道,因为我说过,你没机会后悔了。”

听对方“恐吓”自己,谢平戈反而放松了下来。

他并不害怕谢明睿在自己面前展示消极的那一面,他只害怕对方什么也不说。

所以……

“只要是殿下,是不是好人都没关系,我都喜欢。以及……我会加油的。”

谢明睿又碰了下他的额头:“虽然我很感谢路小风,但这回你不准再问他了,问谁也不行。”

谢平戈下意识地想问为什么,但他的第六感阻止了他。

他看着谢明睿正经得不能更正经的眼神,非常听话地应了:“好,我谁都不问。”

昨晚出乎意料的表白让谢明睿在早餐之后毫不犹豫地选择了旷工。

他在院子里教了谢平戈半天的围棋,后者时而眉头紧锁,时而低头沉思,感觉自己遭遇了人生中的一场莫大的挑战。

谢明睿看着他被阳光晒得有点发红的脸,毫不犹豫地拨了一个电话出去,于是在谢平戈醒来的午后,就发现院子里多了一位设计师。

“现有的东西都不能动,位置也不能改,”谢平戈听到谢明睿在那里“刁难”设计师,“红绸带可能和设计不搭配?不,你理解错了,我并不需要你给院子做一个全新的设计,我是需要你围绕现有的东西做一个配套的设计,红绸带也好,灯笼也好,石桌也好,都不能动。所以不可能存在红绸带和设计不搭配的情况,只可能存在设计和红绸带不搭配的情况,你明白吗?”

谢平戈很想说其实不搭配改了也没关系,可是看着谢明睿认真的表情,他什么也没说,只是走过去,从背后抱住了他。

嗯,不能改,就要留着,留到他们一起白头的那一天。

和设计师交涉完,充分表达了自己的意愿,谢明睿便让司机送设计师回去了。他问谢平

戈要不要一起做饭,谢平戈应好,然后两个人捣鼓了半天,最终决定……还是吃青菜沙拉吧!健康,简单,特别适合他们。

晚饭后谢明睿便和谢平戈一起上了阁楼,两个人一起看了半个晚上的星星。看着看着谢平戈便明白路小风问他的“你们只看星星吗”是什么意思,因为这个气氛……实在看着看着,就忍不住亲了上去。

这一天晚上谢平戈没有再失眠。他睡得很好,醒来的时候也非常的神清气爽。

谢明睿问他还要不要再陪他一天,谢平戈想了想,摇头拒绝了。

谢明睿的卡在他手里,他的卡在谢明睿手里,所以他要好好工作,认真赚钱,这样他家殿下才有钱花。

谢明睿非常享受这种有人想着养他的感觉,他也特别认真地向对方保证自己会好好工作。

谢平戈笑着应好,他目送谢明睿离开,然后回到健身房,开始练舞。

进路翰林的剧组之前,他还有一个舞台,所以,他目前的首要目标,就是保证自己能表演好这个舞台。

自从谢平戈开始演戏,自从谢平戈和谢明睿的关系浮到明面上,谢平戈的舞台粉已经放弃了挣扎。

她们时不时回顾谢平戈在《逐梦》时期的舞台,回顾着回顾着就暗自垂泪。

她们那么绝美的一个舞台上的平戈!就这么没了!再也见不到了,呜呜呜……

结果她们还没“呜呜呜”完呢,谢平戈的新舞台就官宣了。她们顿时不哭了,整个人都支棱了起来。

单人!新舞台!平戈居然没有抛弃她们!

【新舞台又怎么样?谢平戈的心思早就不在跳舞上了吧!】

【换你跟了首富,你的心思也不会在跳舞上。讨首富欢心不比跳舞有前途?】

【啊,让我看看是谁坐在高高的柠檬堆上,发出了嫉妒的声音?哦?是酸黑啊!那没事了。】

【虽然我们嫉妒是真的,但是粉丝嘚瑟啥?你们不会以为谢平戈还能专心跳舞吧?】

【他都多久没跳舞了,还记得舞怎么跳吗?



……

谢平戈的粉丝很想反驳说【你们胡说八道】,然而谢平戈确实很久没有跳舞了。因为舞台入坑的粉丝多少还是有点舞蹈常识的,她们知道很久没练的话舞台水平必然会受到影响,所以她们不敢乱奶,而是忐忑不安地等待着新舞台。

不曾想舞台还没出来呢,路小风的小视频就发出来了。

她们看着视频里谢平戈和总决赛一般无二的舞蹈水平,在心底默默流泪忏悔。

对不起,她们不该怀疑谢平戈的业务水平和自制能力的,什么叫跟了谢董业务能力会下降,他明明早就跟了谢董啊!但还是给她们贡献了几个非常完美的舞台。

不、也不对,十多年前就认识的话……他应该也不能叫跟了谢董?

作者有话要说:  殿下:那当然!平戈没有跟我,是我跟了他,我都靠他养活~嘚瑟 jpg

平戈:-

蒋祝:总觉得最近不是在吃狗粮,就是在去吃狗粮的路上……

————

其实殿下并没有不行,作者也没有不行,主要是某江不行……默默叹气。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