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飞极速书阁 > 暗卫首领C位出道[古穿今] > 第75章 第 75 章
 
穆巡的情况委实出乎了谢平戈的预料, 但要说影响……几乎没有。

就像路翰林以工作为先,不会因为两个人可能冲突就换合作对象一样,谢平戈也不会因为可能的冲突杞人忧天。

在他看来, 认真准备好新角色才是正事, 其他的大概了解就好。

在谢明睿又一次亮相谢平戈舞台表演的现场之后,他们两个的关系在外界看来已经算是盖棺定论了。

尤其他们在人前没怎么避讳,于是各种“现场工作人员”的小道消息便满天乱飞, 内容无外乎是两个人关系多腻歪。

这个消息对有些人不重要——比如李强威和何洛明。前者早在直播那天就被亲爹骂了个狗血淋头, 也终于醒悟自己被人当了抢使,这让他对何洛明的态度急转直下。后者则是始终没从惶惶不安中缓过神来,加上李强威的翻脸,他们的配合越来越糟, 后期几乎没有一个项目不垫底。

得知这件事的谢明睿表情变也未变, 他并没有对这两个人动手的意思,因为在他露面的那一刻,这两个人、特别是何洛明的结局,就已经尘埃落定了。会因为小情人的一句挑拨就对付一个无辜的人的金主显然不是什么会反思自己的人物, 他会把自己事业受影响的锅扣在谁头上……这几乎是不言而喻的事情。

但这个消息对有些人来说还是非常重要的——比如谢平戈和谢明睿的cp粉,以及谢明睿个人群里的成员。

那个群在直播当天就炸了,一群人目瞪口呆,怀疑自己是不是出现了幻觉。

当天有人退群,但更多的人直接转成了两人的cp粉,过上了愉快磕糖的生活。

她们一边磕一边感慨,谢明睿谈恋爱后居然是这个样子,实在是霸道总裁文里的总裁照进了现实。

【小店员呢?她的cp成真了,怎么反而很少看到她了?】

【她在准备考证吧,她说她的cp那么好, 她也要变得更好才配磕他们。】

【……此等觉悟,在下自愧不如。】

【你是战忽局出来的吗?连

续练了三十天舞一天没落的人管自己叫没有觉悟?】

【你好意思揭发我?这不是你建议我的吗?因为谢董太帅发奋图强终于拿到大公司offer的人没有资格揭发我因为平戈学跳舞。】

【真咸鱼吃瓜看戏。】

【真咸鱼嗑瓜子看戏。】

……

谢明睿当然不可能在群里,但那个群的氛围就是他们两个cp粉圈的整体氛围——毕竟这两个人吧,实在和“哥哥只剩下我了”没什么关系,她们的名言是“哥哥就算只剩下钱也不会只剩下我啊”!在这份心态的加持下,她们磕cp磕得非常愉快,日常台词就是“这cp好真好甜”。

这让偶尔围观的谢明睿非常满意。没错!他和平戈就是这样,又真又甜,除了平戈一如既往的迟钝外,什么缺点都没有。

是的,谢平戈有着和以前相差无几的迟钝,就好比现在,谢明睿靠坐在床头,谢平戈抱着他的腰蹭,软乎乎地说“我不想去拍戏,我想留在你身边”。

谢明睿低头看他,神色里满是无奈:“你对我的自制力还挺有信心。”

躺在我的床上抱着我撒娇,你到底知不知道你在干嘛?

谢平戈翻了个身躺在他腿上,看着他笑:“我的殿下什么都是最好的。”

谢明睿失笑:“那你可真是高看我了。”

谢明睿说着,直接把人捞了起来,而后亲了下去。

他亲的时间不算太长,很快就松开了,松开之后,又轻吻了一下对方的眼睛:“乖,不要招我。”

听他这么说,谢平戈反而一把抱住了他。

谢明睿推开又舍不得,只能由得他抱:“你这都跟谁学的。我以前还担心我们关系转变之后,你还会和以前一样,和我那么亲密又和我那么疏远。”

谢平戈不假思索地答道:“因为以前就想抱了。”

但是最开始的时候,他是殿下,自己是暗卫,后来不是这个关系了,谢明睿又好像有了新的生活。

他不敢贸然地迈过那道坎,生怕对方觉得自己僭越。

谢明睿的心一下就软了。

他亲了下谢平戈的头发,轻声说道:“其实我也是,有时候想想,我们浪费的时间……实在是太多了。”

谢平戈新电影的拍摄期总共有五个月,他大概是在第四个月末杀青,考虑到要分别这么长的时间,谢明睿毫不犹豫地选择了……送人去剧组。

安排这件事的时候蒋祝在暗自腹诽:这借口找得好假,您中间又不是不会去探班,至于这么恋恋不舍吗?

谢明睿觉得非常至于。在他看来,作为新上任的男朋友,送心上人上班是他应该做也必须做的事情,所以他非常果断地上了飞机,送谢平戈去了拍摄地。

这部电影名为《弑神》,主拍摄地是在一个新开发的风景区,这个风景区本来准备两个月后开放,听说路翰林有意选定这里作为主拍摄地后,他们便和路翰林商议,如果电影上线后能帮他们宣传,他们可以把开放时间更改为六个月后,也就是电影拍摄结束之后,而且不收他们的租金。

路翰林爽快地答应了,于是谢平戈等人抵达的时候,看到的就是一个安静美丽的风景区,这里空气清新,还没什么人,怎么看怎么适合培养感情。

“我最近方便休假吗?”谢明睿回头问道。

蒋祝已经适应这种工作模式了,他回想了一下,摇了摇头:“恐怕不行,有好几个企划到了关键的时候,需要您定夺。”

谢明睿非常遗憾地叹了口气。谢平戈站在他旁边笑,然后说道:“其实可以等我拍完我们再留下来休假,到时候可以两个人一起休。”

谢明睿觉得这个主意非常不错,他应了一声,便让高强带着行李先去酒店,自己则是和谢平戈在附近逛了一圈。

剧组的人已经到得差不多,两人闲逛的时候,见到了好几个演员和他们的工作人员。

虽然他们都知道谢平戈和谢明睿的关系,可乍一看到两人一起出现,他们还是有点恍惚。

两人并没有把这些人的恍惚和关注当回事,他们继续有说有笑地闲逛,逛着逛着就发现

前面有一对和他们差不多的人,气氛同样和谐得不行。

然而和他们不一样的是,这对伴侣不是肩并肩一起走,而是一个人推着另一个人走,两个人看着都是四十来岁。

谢平戈和谢明睿对视一眼,都猜到了对方的身份。他们不想打扰两人,正研究换哪个方向呢,那两人已经开始折返,正好和他们的视线对上了。

推轮椅的那人愣了一下,轮椅上的那人也愣了一下,最后还是谢平戈先打了招呼:“你们好。”

“你们好,”轮椅上的那人也打了个招呼,“你是叫平戈吧?阿巡很喜欢你。”

穆巡毫不犹豫地反驳道:“我没有,我只是在想怎么□□他!”

章毅惟揉了揉额头:“阿巡比较别扭,你不要介意。”

章毅惟说完,又看向谢明睿,补充道:“谢董也是,不要介意。”

谢明睿“嗯”了一声:“我不干涉平戈的正常工作。”

“可是有些工作还是干涉一下比较好,”穆巡毫不客气地说道,“我和张南打听过,他的文戏很好,人长得也好看,没必要把自己栓死在打星的路上,不然哪天真出事了,你后悔都来不及。”

这话一出,谢明睿的脸色虽然没变,但他给人的感觉却一下变了,瞬间从一个“没有什么董事长实感的年轻人”变成了一位常年身居高位的上位者。

他看了章毅惟一眼,又看了穆巡一眼,声音比他的眼神还要冰冷:“管好你自己的事。”

谢明睿说完,头也不回地拉着谢平戈走了。

谢平戈怎么也没想到事情会发展成这个样子,他跟着谢明睿走了好几步,等到对方脚步放慢,才扯了他一下,而后在他回头的时候,迅速踮起脚亲了他:“殿下,别生气了。”

谢平戈跟着他走的时候,谢明睿的气势就消减了一半,等到谢平戈亲他,他更是恢复了平时的模样。

他把手放在谢平戈的头上,轻轻摸了摸,而后把他抱在怀里,轻声说道:“我没生气,我也知道他没有恶意。”

他比谁都清楚,穆巡说的是对的。当初他也是那样,以为先帝死了事情就结束了,以为很快他家平戈就可以光明正大地站在他身边,然后,意外来得比未来来得更快。

他刚才那一瞬间的动怒,也是因为被戳中了这片逆鳞,但是这件事显然不适合说出来让谢平戈愧疚,所以他避重就轻,并没有提这件事:“刚才我反应那么大,只是因为我不喜欢听别人做这些假设。平戈,你也不用多想,你想做什么就去做,就像总决赛的时候我说过的那样,你放心地飞,我会永远站在你身后。”

如果活着就行,他就不会舍得让谢平戈离开他的身边,他家平戈已经困守了半生的囚牢,他希望这新的一生里,他家平戈可以自由自在的。

谢平戈把脸埋在他的肩膀上,用带着笑意的声音回了声“好”。

可是他的声音在笑,在谢明睿看不到的地方,他的眼神里却没有一丝一毫的笑意。

为什么总有人要欺负他的殿下呢?因为他的殿下太强,所以就觉得不管说什么不管做什么,他的殿下都不会难过吗?

作者有话要说:  殿下眼里的平戈:乖巧,无害。

真实的平戈:???

他比谁都清楚,穆巡说的是对的。当初他也是那样,以为先帝死了事情就结束了,以为很快他家平戈就可以光明正大地站在他身边,然后,意外来得比未来来得更快。

他刚才那一瞬间的动怒,也是因为被戳中了这片逆鳞,但是这件事显然不适合说出来让谢平戈愧疚,所以他避重就轻,并没有提这件事:“刚才我反应那么大,只是因为我不喜欢听别人做这些假设。平戈,你也不用多想,你想做什么就去做,就像总决赛的时候我说过的那样,你放心地飞,我会永远站在你身后。”

如果活着就行,他就不会舍得让谢平戈离开他的身边,他家平戈已经困守了半生的囚牢,他希望这新的一生里,他家平戈可以自由自在的。

谢平戈把脸埋在他的肩膀上,用带着笑意的声音回了声“好”。

可是他的声音在笑,在谢明睿看不到的地方,他的眼神里却没有一丝一毫的笑意。

为什么总有人要欺负他的殿下呢?因为他的殿下太强,所以就觉得不管说什么不管做什么,他的殿下都不会难过吗?

作者有话要说:  殿下眼里的平戈:乖巧,无害。

真实的平戈:???

他比谁都清楚,穆巡说的是对的。当初他也是那样,以为先帝死了事情就结束了,以为很快他家平戈就可以光明正大地站在他身边,然后,意外来得比未来来得更快。

他刚才那一瞬间的动怒,也是因为被戳中了这片逆鳞,但是这件事显然不适合说出来让谢平戈愧疚,所以他避重就轻,并没有提这件事:“刚才我反应那么大,只是因为我不喜欢听别人做这些假设。平戈,你也不用多想,你想做什么就去做,就像总决赛的时候我说过的那样,你放心地飞,我会永远站在你身后。”

如果活着就行,他就不会舍得让谢平戈离开他的身边,他家平戈已经困守了半生的囚牢,他希望这新的一生里,他家平戈可以自由自在的。

谢平戈把脸埋在他的肩膀上,用带着笑意的声音回了声“好”。

可是他的声音在笑,在谢明睿看不到的地方,他的眼神里却没有一丝一毫的笑意。

为什么总有人要欺负他的殿下呢?因为他的殿下太强,所以就觉得不管说什么不管做什么,他的殿下都不会难过吗?

作者有话要说:  殿下眼里的平戈:乖巧,无害。

真实的平戈:???

他比谁都清楚,穆巡说的是对的。当初他也是那样,以为先帝死了事情就结束了,以为很快他家平戈就可以光明正大地站在他身边,然后,意外来得比未来来得更快。

他刚才那一瞬间的动怒,也是因为被戳中了这片逆鳞,但是这件事显然不适合说出来让谢平戈愧疚,所以他避重就轻,并没有提这件事:“刚才我反应那么大,只是因为我不喜欢听别人做这些假设。平戈,你也不用多想,你想做什么就去做,就像总决赛的时候我说过的那样,你放心地飞,我会永远站在你身后。”

如果活着就行,他就不会舍得让谢平戈离开他的身边,他家平戈已经困守了半生的囚牢,他希望这新的一生里,他家平戈可以自由自在的。

谢平戈把脸埋在他的肩膀上,用带着笑意的声音回了声“好”。

可是他的声音在笑,在谢明睿看不到的地方,他的眼神里却没有一丝一毫的笑意。

为什么总有人要欺负他的殿下呢?因为他的殿下太强,所以就觉得不管说什么不管做什么,他的殿下都不会难过吗?

作者有话要说:  殿下眼里的平戈:乖巧,无害。

真实的平戈:???

他比谁都清楚,穆巡说的是对的。当初他也是那样,以为先帝死了事情就结束了,以为很快他家平戈就可以光明正大地站在他身边,然后,意外来得比未来来得更快。

他刚才那一瞬间的动怒,也是因为被戳中了这片逆鳞,但是这件事显然不适合说出来让谢平戈愧疚,所以他避重就轻,并没有提这件事:“刚才我反应那么大,只是因为我不喜欢听别人做这些假设。平戈,你也不用多想,你想做什么就去做,就像总决赛的时候我说过的那样,你放心地飞,我会永远站在你身后。”

如果活着就行,他就不会舍得让谢平戈离开他的身边,他家平戈已经困守了半生的囚牢,他希望这新的一生里,他家平戈可以自由自在的。

谢平戈把脸埋在他的肩膀上,用带着笑意的声音回了声“好”。

可是他的声音在笑,在谢明睿看不到的地方,他的眼神里却没有一丝一毫的笑意。

为什么总有人要欺负他的殿下呢?因为他的殿下太强,所以就觉得不管说什么不管做什么,他的殿下都不会难过吗?

作者有话要说:  殿下眼里的平戈:乖巧,无害。

真实的平戈:???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