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飞极速书阁 > 暗卫首领C位出道[古穿今] > 第78章 第 78 章
 
电影拍摄和电视剧拍摄是两个概念。

最直观的体现两者不同的就是拍摄时间, 比如这一场戏,如果是在电视剧里,可能半天的功夫就拍完了, 但是在电影里, 却需要花费将近一周的时间。

不得不说,谢平戈提出的意见比穆巡提出的指导意见更符合演员的演戏习惯,因此梁烽二人接受良好,最终的成品也让路翰林接受良好。

至于谢平戈……

如果说他的试拍是让人惊艳的, 那么实际拍摄下来,他的表现就是让人恍惚的,完全分不清到底他是真实的,是白衣人是真实的。

每次他上完妆出来, 片场自动自觉雅雀无声, 就连路翰林和他讲戏,也不自觉会带得跟和其他人讲戏不同。

而他的打戏……虽然穆巡说保留意见,可正经开拍之后, 即使是不太懂打戏的人, 也明白穆巡的意见已经不重要了。

抬手、定格、出招、收袖、垂眸……谢平戈的每一个动作都恰到好处, 都像他白衣人的身份一样,站立在高高的神山之巅, 漠然地俯瞰着众生。

这段戏拍摄到第四天的时候, 穆巡的那位爱人,也即是章毅惟出现在了片场。

他不看穆巡, 也不看其他人, 就这么把自己安置在阴凉的角落里,一动不动地看着谢平戈。

谢平戈能察觉到对方和其他人并不一样的眼神,有时候拍完一场会到对方身边站着。

他不说话, 章毅惟也不说话,可饶是如此,剧组里不少人是会互使眼色,然后去观察穆巡的表情。

穆巡的脸色比那天路翰林决定采纳谢平戈的意见的时候要难看,不过他并没有说什么,章毅惟自己推着轮椅走的时候也没有追上去。

谢平戈看了那人的背影一眼,又看了始终不说话的穆巡一眼,表情不变,只是和路翰林说了一声,然后离开片场,准备去卸妆。

这几天他家殿下又出国了,他和他家殿下又有时差了,他得早点回去打电话才行。

谢平戈和章毅惟维持了很长一段时间默不作声地待在一起看其他人拍戏,彼此都不沟通不交流的状态,直到《灰白之城》的首版预告正式上线。

谢平戈选择当演员的时候,粉丝在想当演员之后一拍戏就是半年一年地见不到真人,她们该怎么办会不会因为没有消息而脱粉,不曾想自从谢平戈出道,江湖上就没有断过他的消息。

关于他剧组退货,关于他进了新的组成为了男一号,关于神秘人的探班,关于新的综艺,关于神秘人身份的揭露……

粉丝感觉这几个月过得跌宕起伏,情绪没有一刻不在顶点。

因为刺激的事情太多,粉丝一度以为自己短时间内不会再激动了,然后,她们看到了《灰白之城》的预告片。

没点进去的时候,她们想的是:【预告片终于上线啦!让我先看一眼,看一眼就开始转发宣传!】

点进去之后,她们想的是:【我刚才是不是有什么事情要干?不重要先看完再说,平戈好帅呜呜呜。】

等到看完之后,她们想的则是:【再看一遍!再看一遍!】

至于转发?等她们想起这件事的时候,半个小时已经过去了……

虽然粉丝反应慢,但这个预告片的传播速度一点也不慢。

因为大爆综艺,也因为和谢明睿非同寻常的关系,如今认识谢平戈的人很多,好奇这位准澜风集团董事长夫人演戏能演成什么样的人同样很多。

他们一如既往抱着看热闹的心思点开了预告,然后一如既往地发现……谢平戈这个人真的没有什么热闹可以看。

无论是颜值是身段,无论是情绪的表达是动作的表现,都完美地贴合角色,让观众能从他的一举一动、一颦一笑之间,感觉到这个周遭的一切卷着走的少年拼尽全力的挣扎。

这挣扎让人动容,也让人不禁好奇他最终的结局。

众人看完了好一会,才从那震撼人心的预告中缓过神来,感慨谢平戈和谢明睿不愧是一对——因为某种意义上他们真的很像,看不出缺点,找不到破绽,只要出现在工作场合,就完美到无懈可击。

想看热闹的人都这么承认,更别说本来就期待着这部作品的人了,比如章毅惟。

他拉上窗帘,把预告看了很多遍,一直看到穆巡回来,才把视频关了。

他没和穆巡谈谢平戈的事,穆巡也没问,一直到第二天章毅惟重新见到谢平戈,他才缓慢开了口:“你在《灰白之城》里的表现,完全不像一个新人。”

谢平戈低声说了句“谢谢”,章毅惟沉默片刻,继续说道:“也是看了你在《灰白之城》里的表演,我终于确认,如果不是那天的事,你应该可以做到、并且不会让穆巡那么难堪吧?”

谢平戈的打戏真的太好了,不是普通人可以理解的那种好,而是水平越和他接近,越能了悟对方到底有多强的那种好。

他能做到的绝对比他展现出来的多,可外人却不一定能看出这一点。

谢平戈直接承认了:“对。我不打算管你们的事,但是他也该清醒清醒了。这个世界超出他想象的东西很多,不是他以为的就是真理。”

谢平戈说着,稍稍停顿了一下:“不过,也谈不上故意。我所选择的表演方式就是对我来说最轻松、最安全的方式,反而同时满足我的想法和他的颜面的表演方式是更难的。用他的话来说,演员拍打戏,首要任务就是保护好自己,对吗?”

谢平戈说前半句的时候好,就是他平时的声音,后半句的时候却逐渐放轻,染上了丝丝缕缕危险的气息。

谢平戈看他瞬间绷紧的身体,低笑了一下,收起了那股气息。

章毅惟看着他的脸,一时间分不清为了一个镜头能毫无怨言地重复同一个动作的谢平戈和刚才的谢平戈到底哪一个才是真实的他,但无可否认,这样的一个人,其实很适合娱乐圈。

他静默了片刻,和谢平戈讨论起了《灰白之城》预告里他用的几个动作,谢平戈也很耐心地回答了。

不过谢平戈一开始只是礼节,毕竟章毅惟没得罪他,但是聊到后面,倒是真的有点投缘。

章毅惟也是,聊着聊着,脸上浮起了久违的兴奋的红晕。

也不知过了多久,天上突然响起了一道惊雷,谢平戈抬起头,看了头顶的云层一样,低语了一声:“要下雨了。”

随着这场等待许久终于落下的雨,这场戏的最后一幕也拍摄完成,故事随之进入了新的篇章。

埋葬那位师父之后,重新启程的主角团三人在神山上发现了可以窥探人间的水镜,水镜之中呈现的是原本繁华的城镇卷入战火的情景。

几人看着他们经过的牡丹园人放了一把火,火里有那个喜欢在牡丹园喝酒作画的人的哀嚎。

“你们都看到了,现在回去来得及。”也是在这个时候,白衣人再度出现。

三人愤怒地问他这是怎么一回事,白衣人感觉他们在问一个相当愚蠢的问题:“就是你们看到的那样。”

白衣人的声音里没什么情绪。他看着水镜里的惨剧,就像在看着两只蚂蚁在打架,神色里没有丝毫的动容,甚至有一丝厌恶。

三人怒上心头,认为白衣人是用无辜人的性命威胁他们,再次动了手。

有了一次战斗经验的两人虽然是吊着打,但伤得稍微没那么重了,倒是女一号,尽管时刻注意,是一不小心就是重伤。

眼看着伙伴重伤,两人无心恋战,带着伙伴逃了,而白衣人也没有追,就这么任由他们离开。

重伤的伙伴到底是救了回来,她很痛苦,认为自己拖了两人的后腿。她不知道自己是怎么了,明明之前在门派,她是称为天之骄女的存在。

两人默默安慰着,告诉她对方是神,人和神之间,本来就有不可逾越的鸿沟。

少女点了点头,等两人睡下之后,一个人爬了起来,抱着师父的墓碑流眼泪。

伤好之后,三人再次启程。

他们又去了那个水镜所在的地方,发现战火蔓延,不仅是牡丹园,整个城镇已经焚为了焦土。

他们怒不可遏,抬头寻找白衣人,却只看到远处有一道模糊的影子,不等他们上前,影子已然消失不见。

之后他们开始一点一点地往神山的高处攀登。

神山和其他的山并不相同,他们站在山脚的时候,看不到神山的山顶;他们攀登了许久,依然看不到神山的山顶。

他们不死心,继续攀登,陆陆续续发现了不同的水镜。

水镜里是或大或小截然不同的城镇,但无一例外都陷入了战乱之中。

他们也遇到了很多次的白衣人,交手的次数虽然不算多,但也并不少。

两位小国出身的年轻人战斗力越来越高,和白衣人的差距也越来越小,他们开始觉得,神并不是不可战胜的。

也是在这个时候,女一号死了。

她死得其实并不算突兀,她的内伤一直没好,但她一直强忍着。她不想拖两人的后腿,不断战斗,结果就是伤不断加重。

她从初登场的时候那个明媚娇俏的姑娘,变成了一个倔强憔悴的姑娘,她心事重重,越来越常想起她师父临死时候的表情。

她总觉得他们忽略了什么,却又想不出来,直到临死前的那场战斗。

那场战斗并没有对她造成致命伤,但因为不断使用法术,她的生命之火逐渐燃尽,她的一生也即将走到尽头。

生命即将走到尽头的那一刻,她看着明明不断战斗,衣服却越来越素雅的男三号,脑海中灵光乍现,终于想明白了她师父很久以前就想明白的那件事。

她迫切地说什么,却发现张开的口里发不出任何的声音,而她的视线的尽头,再一次出现了白衣人,只有她能看到的白衣人。

白衣人好像是那么冷冰冰,又好像没那么冷冰冰了。

他看着迫切想说什么的年轻女孩,脸上闪过了一丝笑容,也是他全片的第一次笑容。

那笑容里看不出好意,也看不出恶意,准确地说,那只是一个千百年都没有表情的人,扯动肌肉做出来的可能并没有什么意味的表情。

这个表情做完,他就消失了,徒留下依然说不出声音的女孩,带着终于想清楚却又无法说出口的秘密,含恨离世。

这段新篇章开头的文戏并不难拍,在梁烽这个年轻影帝的带动下,剩余两人很快找到了状态。

但是全片第二场打戏、也即是和纷飞的战火互相映衬的雨中的打戏却并不好拍。

三人尝试了几次,都达不到有资格和白衣人叫板的状态。

雨越下越大,和他们搭戏的谢平戈状态始终未变,可他们的压力却越来越大。

随着一道闪电破空,一直默不作声的穆巡终于走上前,打断了路翰林准备让他们再来一条的打算:“他们做不到的,谢平戈给他们的压力太大了,在这种极端条件下,他们和谢平戈的状态差距也太大了。”

作者有话要说:

————

因为一些突发的事情,今天我的状态有点不对,直到现在才顺利写完更新。

非常抱歉,鞠躬qaq我加油调整状态,争取明天准时更新。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