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飞极速书阁 > 暗卫首领C位出道[古穿今] > 第79章 第 79 章
 
剧组的休息室是未来的游客中心, 这里规划的容纳量很大,即使剧组人员加设备待在一起,也不至于多拥挤。

然而拥挤是不拥挤, 但这里的气氛……却不怎么好。

因为雨势太大, 刚才穆巡的话并没有直接落进三个人的耳朵里,可架不住有人在旁边,听了会“传达”啊!

这一番传达之下,剧组里大部分人都知道了路翰林喊停的理由, 整个休息室的气氛便陷入了微妙的僵硬之中。

路翰林对其他人的“眉来眼去”视而不见,他见四人都已经换好衣服,便喊了他们和穆巡到旁边的小会议室开会。

他没有和稀泥,见最后一个进来的人把门关上, 便开门进山地说道:“你们应该已经猜到我喊你们进来的理由了吧?对此我暂时不发表我的意见, 只想先听听你们的看法。阿巡,你先把你的想法说清楚,以免出现误会。”

穆巡找了张椅子坐下, 直白地说道:“我还是觉得谢平戈得改变他打戏的处理方式, 他现在的处理方式给人的压迫感实在太强了。根据剧本, 后期梁烽和吴望山两个人的水平是不断接近谢平戈的吧?尤其是吴望山那个角色,连气质都在不断接近。以现在他们三个的水平差距, 后期剧本根本没办法拍。”

虽然自己多少也有这种感觉, 可这话被人说出来,梁烽二人的脸上还是有点挂不住。

不过他们也没反驳, 只是沉默地坐在那里, 等下一个人开口。

下一个开口的是谢平戈。

他看了蔫头耷脑的三人一眼,平静地开了口:“我并不这么觉得。”

谢平戈一出声,三人都抬起了头。

虽然表面上四人年纪差不多, 可因为谢平戈对打戏的演绎太游刃有余了,还时不时对他们的打戏进行指导,加上三人拍戏的时候,谢平戈审视他们的表情,和白衣人通过水镜审视主角团的表情实在太过相似,所以他们对谢平戈的定位,其实是有点复杂的。

不过因为拍戏和围观拍戏之外的时间谢平戈并不像白衣人那般拒人于千里之外,加上见过谢平戈和谢明睿打电话的时候的样子,所以大部分时候,三人和谢平戈的相处和之前并没有什么区别,也只有在这种涉及到认同度的时候,他们对谢平戈,才会不自觉流露出一种……类似于对前辈的心态。

谢平戈对这种眼神习以为常,并没有多想,继续说道:“这个故事,就是一个‘弑神’的故事,他们演绎的本就是三个‘弑神’的角色,从心态上越过白衣人给他们的施压,本身就是‘弑神’的一环吧?抛开打戏部分,以他们的能力,他们应该可以完成这个演绎才对。”

谢平戈说第一句话的时候,三人就愣住了,继而陷入了沉思之中。

对啊,他们本来不就是演这么一个角色吗?如果连其他演员给的压力都突破不了,他们演绎的角色有什么说服力?

想到这里,一直压在三人身上的迷茫瞬间消失了。既然是本来的任务,那就不用想了,他们必须得完成。

路翰林终于笑了起来,他赞许地看了谢平戈一眼,而后看向了穆巡:“这就是为什么我刚才想继续拍的原因。突破困境、突破压力,这是他们演绎角色的过程里必须突破的。”

穆巡皱起了眉头。

没想到这点是他的失误,可是……

“文戏我不懂,可是打戏,就像我刚才说的,他们有可能做到这种‘突破’吗?”

谢平戈没有替他们回答,而是看向了三人。

三人都是非常厉害的年轻演员,脱离了低迷的情绪之后,他们的大脑也逐渐清醒了过来。

他们互相对视了一眼,最终由梁烽先说话:“我承认刚才的环境里我和平戈的差距太大,但这压力并不全是平戈给的,还有没有表现好的自己给的。”

沈倩也点头:“是这个道理。雨太大了,完全把我们淋懵了。如果只是在这种环境下演我们习惯的、只需要悲伤情绪的文戏还好,可要在这种环境下维持紧绷的状态拍打戏……这个不太以我的意志为转移。”

吴望山提出的意见更直白一点:“主要还是我们的身体素质不太行。这个故事讲的是‘弑神’,我们也在‘弑神’,表面上看,最后也成功‘弑神’了,但事实上,这场‘弑神’是失败的,‘神’并不完全是死在我们手上的。所以严格意义上来说,我们并不需要超越平戈,尤其是武力值方面。因此,只要我们能提升身体素质,客服恶劣环境,那么,后续的问题,都是可以通过训练来解决的。毕竟我们不是真的要打赢平戈,只是我们的角色在拍摄出来的作品里战胜白衣人,这就够了。”

路翰林欣慰地颔首:“没错,是这个理。现在只有一个问题,那就是怎么让你们客服恶劣的环境,完成这一部分戏份的拍摄。”

这个三人就不知道了,他们只能沉默。

路翰林沉思着说道:“如果暂时无法实现的话,这段戏可以延后一段时间。不过延后不了太多,因为你们、尤其是沈倩的状态的变化……是有时间顺序的。”

“如果只是客服恶劣环境的话,不需要太长的时间,”也是在众人一筹莫展的时候,谢平戈突兀地开了口,“如果你们相信我的话,给我一天时间。”

这话让所有人都愣住了。

路翰林有点心动,三人也有点心动,梁烽更是直接开口说道:“特训吗?如果难度适中的话……”

谢平戈毫不犹豫地应道:“那肯定是适中的。”

自从来到这个世界,他一直很有分寸,怎么会选择不适中的训练难度?

虽然谢平戈回答得很果断,但三人莫名有种不祥的预感。他们开始犹豫自己到底要不要接受这个特训,结果还没犹豫出个所以然来,路翰林已经开了口:“好,那就交给你了。你需要助手吗?”

谢平戈想了想,点了点头,问道:“剧组以外的人可以吗?我想请章先生帮忙。”

普通的剧组以外的人当然不行,可章毅惟不是普通人。

作为曾经的知名打星,他的靠谱程度在路翰林心里甚至比谢平戈高一点。

这并不是说他不信任谢平戈或者觉得章毅惟更强,而是时至今日,他依然觉得谢平戈身上有着旁人没有的曾经接触过死亡的危险气息。

这种情况下,有一个他觉得真正温和无害的人协助,那当然是最好的。

穆巡并不想同意这件事,然而还不等他反对,谢平戈一句“你没有阻止他和我交流,不就是因为知道他想要什么吗”就直接把他的话堵了回去。

是的,他知道,和谢平戈交流打戏的时候,章毅惟的眼神就像自己在他受伤前最常在他眼睛中看到的眼神一样,激动的兴奋的,夹杂着这一行的无限热爱。

所以他闭上了嘴,把决定权交给了章毅惟。

后者被喊进来的时候还有点懵,等听到谢平戈解释完,他的神色瞬间亮了一下:“可以吗?”

谢平戈看向路翰林,后者点了点头:“你答应的话就可以。不过我先说好,这可没酬劳,最多出去后请你一顿大餐。”

章毅惟哈哈大笑:“路哥你还是一样的抠。行,为了这顿大餐,我答应了。”

章毅惟说完才对上穆巡的眼神。他微微一怔,不自觉收起了笑容,张了张嘴想说什么,最终只说了一句“对不起”。

穆巡突然发现最令自己难过的不是他的理念和自己不同,而是他会因为顾忌自己,连笑都不敢笑。

这个认知让他沉默了好一会,然后走上前,俯身抱住了对方:“道歉干什么?你和我作对也不是第一天了,如今难得有机会再打一次,看看谁的理念对,你不抓紧机会,还在这里胡思乱想?”

听穆巡这么说,章毅惟重新笑了起来。他看了看自己非常欣赏甚至可以说尊敬的小朋友,又看了看自己的爱人,委婉地劝道:“其实平戈没有和你作对的意思……”

谢平戈看了他一眼,见对方做了个恳求的表情,重新移开了视线。

行吧,看在自己需要别人帮忙的份上,暂时不反驳了。

章毅惟的加入让三个年轻人都有点兴奋。

他们看章毅惟作品的时候年纪还小,只知道对方打戏很帅,等到真正入行后,才知道对方到底有厉害。可惜对方受伤退圈了,他们没有了共事的机会,如今难得有机会能和童年男神一起工作,他们怎么能不兴奋?

章毅惟对着这三双兴奋的眼睛,莫名有点愧疚,因为吧……咳咳。

“我只是协助,具体的安排你们都得听平戈的,”章毅惟说着,稍稍停顿了一下,“呃,我会监督平戈,不让他把事情做得太过火的……”

这话让三人的脑袋上各自浮起了一个问号。他们想问什么意思,谢平戈已经找工作人员要了四身雨衣、四双雨鞋回来。

三人心中不祥的预感加剧了,果不其然,他们听到谢平戈用他那非常好听的声音,说着恶魔般的话语:“沈倩三圈,梁烽和吴望山五圈,绕着前面广场的边缘跑,没问题吧?”

三人看了眼外面正在下的大雨,又摸了摸自己有点空的肚子,感觉可以再抢救一下:“平戈,说好的难度适中呢?”

谢平戈的脑袋上也冒出了一个问号:“适中?这件事有难度吗?”

作者有话要说:  平戈:这件事和吃饭睡觉有什么区别吗?存在难度问题吗?

其他人:……

章毅惟:[蜡烛][蜡烛][蜡烛]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