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飞极速书阁 > 暗卫首领C位出道[古穿今] > 第85章 第 85 章
 
谢平戈手上的是a版结局, 有点晦涩但又不是那么晦涩。无论是作为阅读者还是作为观众,看了这版结局,再回看一遍电影, 还是能明白这部电影在讲什么的——因为电影的开头出现过一个故事。

那是清贫小国里一个老人说给孩子听的故事, 故事里有两个少年他们是所有长辈口中“别人家的孩子”, 热情、善良、纯粹、认真……所有美好的词都能用在他们身上。

“后来呢后来呢?”小孩子拍着手问。

“后来,他们为了大家, 去了一个孤独的、黑暗的、冰冷的地方。”老人有些悲伤地回答。

“为什么他们要去那个地方啊?”

“因为他们不去,就要有其他人去。那个地方会吃人,每隔一百年,就会吃掉两个人。可是他们去了之后,那个地方已经一千年没有吃过人了……”

这是女一号和师父出场的时候在路边听到的小故事。他们没把这个老套的、小国里很多孩子都听过的故事当一回事, 就这么擦肩而过了。

这个老人没提两个少年的名字,可在男三号小时候告诉他这个故事的那位老人却是提过的, 他说那两个少年, 一个名为青霭,一个名为白鸿,而白鸿……正是白衣人掉落的那把剑的剑身上刻的字。

不过男三号的这段内容不在剧本里, 也不在电影里,它只存在于两位“反派”剧本后面附的真相中, 其他人无法窥见分毫——就像他们两个做的事那样。

除此之外, 真相里还写了其他的内容,比如那位师父和女一号临死前明白的事——一位大门派的长老,一位大门派的天之骄女,他们在白衣人手下活不过一招,可清贫小国里两个普普通通的少年,却能接几招不死。

这也是为什么临死前女一号如此绝望后悔的原因:她的师父本来是不用死的, 白衣人从来没想过杀人,他知道那两个少年出身于何地,知道只是一招两个少年并不会死,可她的师父冲了出来接下了这一招,就此把所有人的命运推向了另一方。

这三点之后,出现在真相页的便是一段、也是最后一段话:“从来没有美如仙境的人间,世外桃源和繁华人世并不共存。小国付出了繁华,获得了和平;诸多城镇付出了和平,获得了他们想要的繁华。这是先人的选择,也是祭祀的祈愿。

“那里是神山,也是囚牢,那些是神祇,也是囚犯。他们守着这个世间的公平运转,为此付出了自己的一切。

“然而,无论是神还是囚犯,千年过去,他们都累了。”

这是故事开始前的背景,从这个背景的角度上说,白衣人确实可以算得上反派——他累了,所以在让少年们离开无果的情况下,他一点点放弃了坚持,让两人成为了自己的继任者,而后以死换来自己的解脱。

因为谢平戈在看,所以谢明睿也凑上前,把结局和真相也看了一遍。

“我觉得太直白了一点。”谢明睿点评道。

谢平戈笑了起来:“路导也是这么想的,所以后来他又准备了b版结局。”

在b版结局里,年轻人登上山顶,杀死了青衫的神。

他们没有得到讯息,水镜之外也没有发生小混混的恶事。

他们眼中“邪恶”的神被杀死,外界战事止息,所有的一切都显得那么的美好,美好到仿佛梦境——虚假的梦境。

谢明睿更喜欢这个结局,谢平戈也更喜欢这个结局。

这个结局里没有人知道真相,现在不知道,以后也未必知道。所有的一切随着神的消逝消散在了风中,无论是千年的守护,还是千年的囚笼,最终都成了千年的谜团。

也许只有等到水镜里的城镇周而复始地开始战争,两个年轻人才能意识到自己做了什么,可惜……那已经是电影之外的故事了。

这个结局比a版结局更残忍,就仿佛所有的功绩被从正史中抹去,留下的只有“邪神”这个名号。

不过这个结局太过晦涩,甚至有点偏文艺了,所以路翰林还没想好到底要用哪个。

“路导说他也可能两版都拍,然后都剪出来。”谢平戈补充道。

谢明睿点了点头:“挺符合路翰林精益求精到有点丧心病狂的人设。”

谢平戈又是一阵笑。

他把剧本彻底合起,收好,然后对着谢明睿宣布道:“殿下,我这份工作顺利完成,接下来我们要干什么呢?”

接下来当然是度假了。

这个风景区很大,主游览线虽然能一天走完,但加上副游览线,却需要至少三天的时间。

所幸两人时间充足,他们慢悠悠地到处闲逛着,看了此处的日出,彼处的日落,每天惬意而充实。

他们还路过了拍摄地,最后的那个“反派”已经进组,这个没有和谢平戈碰面过的演员是过来客串的,他不算年轻,戏外也很沉默寡言,可在戏里,他就那个温和的、悲伤的青衫人。

谢明睿对这个和白衣人“相伴千年”的人没发表什么意见,他的表情很淡定,脚步也很淡定,如果不是在告别人群到达下一个观景台的时候他突然抱住谢平戈亲吻,谁也无法看出他心绪的起伏——除了谢平戈。

被松开的时候谢平戈看着对方笑,谢明睿抱着他,低声说道:“你是故意的。”

故意用白衣人的眼神看了那人一眼。

谢平戈没有否认,只是抱着他,感觉世间没有比和对方在一起更美好的事情:“我只是想让殿下知道,这世上不会有什么眼神,比我看着你的眼神更专注。”

谢明睿知道,可即使知道,他还是吃醋:“下次不准在我面前这么看着别人,拍戏除外。”

谢明睿的要求蛮不讲理,谢平戈却一口应了下来:“那殿下也是。”

谢明睿认真思索了一下:“我应该没有那种眼神,毕竟这世上除了你没有让我那么在意的人。不过也不一定,毕竟我自己看不到自己的眼睛,所以平戈要不要试试,看看我能不能对别人情深如许?”

谢平戈想象了一下画面,周身的气压顿时写满了“不高兴”。

谢明睿被他这只许州官放火不许百姓点灯的反应逗乐了,笑了好一会才哄道:“好,不看了。我的眼里只有你。”

两人的风景区游览之旅分外的舒心,按照他们本来的计划,这个舒心的游览度假之旅应该更长一点,可之前的约定导致两人对长时间的度假兴趣缺缺,最终达成了更改度假地的决定。

他们前往新的度假地的时候是谢平戈杀青的第五天,他们上了私人飞机,飞往一个熟悉又不是那么熟悉的地方。

因为是正经的度假,高强已经被发配走,就连蒋祝,也获得了半个月的带薪休假,所以最终抵达目的地的只有他们两个人。

这次抵达的时候是白天,门口的灯笼并没有点亮。

谢平戈认真欣赏了一会,感慨不愧是他家殿下设计的建筑,无论白天看还是晚上看,都漂亮得不行。

他一边感慨一边拿出钥匙开了门,不过他并没有自己推,而是和谢明睿一人一边一起推开了大门。

虽然已经在这里住过几天,可再一次来,谢平戈的脸上还是满满的惊喜。他总觉得这个地方自己怎么看也看不够,哪怕看一辈子也看不够——即使每次来这里都需要他们大扫除。

“如果其他人看到殿下你亲自擦桌子,恐怕会惊掉下巴,然后思考你图什么。”谢平戈没有在擦桌子,他在给房间里的东西重新找适合它们的地方。

谢明睿看他淡定搬椅子的模样,也非常诚恳地说道:“如果你的粉丝看你在这里把椅子搬过来把桌子搬过去,他们也会思考你图什么。”

人家和大佬在一起图的是荣华富贵,谢平戈和自己在一起是搬桌子扫地,谁看了不说一句“他是不是疯了”。

这个回答让谢平戈控制不住地笑了起来,他一笑,谢明睿也跟着笑。

他们觉得自己是好日子过久了所以来这里自讨苦吃,可是,这种像普通人一样活着的感觉,对他们来说是一种情趣,他们很喜欢这种情趣。

当然,这只是他们以为的普通人的生活,并不是真的普通人的生活,因为普通人的爱好并不包括打扫坡屋顶以及坐在普通人根本上不去的屋顶看星星。

这是一个内陆并不发达的小城,因为不算发达,所以这里的星空分外的美。

两人坐在屋顶上看着这片星空的时候,会想起很久很久的以前。那个时候的皇宫虽然黑暗压抑,可那个时候的星空却高而辽阔,他们看着星空,幻想有一天自己可以在更轻松、更自由的天空下,再一次和对方一起迎接这美丽的风景。

如今他们终于实现了这个愿望。

谢明睿回过头,看着跨越了漫长的岁月重新回到自己身边的心上人,忍不住低头,从眼睛一直亲吻到了唇角。

而后两人没有再看星星,他们下了屋顶回了房,眼神没有错开,揪着衣服的手也没有松开。

灯光下谢平戈的眼睛比刚才的星空还要漂亮,谢明睿再一次被蛊惑,低头亲了上去。

他的平戈……

这一夜很漫长,也很短。因为体力情绪消耗过大,谢平戈醒来的时候还有点晕乎,有那么一瞬间搞不懂自己身在何处。

不过很快他就反应了过来,因为谢明睿正在近在咫尺的地方看着自己,对方看着看着就伸出了手,谢平戈轻轻在他手上蹭了蹭,于是谢明睿笑了起来。

“真好,”谢明睿低声说道,“我的平戈是真实存在的,不是我的一场梦。”

谢平戈又用脸蹭了下他的手:“当然不是梦,如果是梦那也是我的梦。”

谢平戈的声音有点哑,他不说话的时候还好,自己没有太大的感觉,一说话就想到自己的声音为什么会变哑,脸瞬间就红了。

不过他没有躲,他只是看着谢明睿,等嗓子好点了,才轻声说了一句:“突然觉得我也没那么大逆不道。”

这话让谢明睿直接笑了起来。

他当然没有大逆不道,反而是自己有点禽兽。

谢平戈看他只是笑不说话,总觉得他在谋划些什么:“殿下在想什么?”

谢明睿看着他有些疑惑的眼神,实在没忍住,凑上前又亲了一下:“在想怎么才能让我显得没那么禽兽。”

比如找一个合适的机会,昭告天下他们的关系,让对方名正言顺地和自己站在一起之类的。

作者有话要说:  今晚月色很美~

殿下和平戈婉拒了小剧场,因为他们有其他事情要做~-~

————

之所以没有把真相放在上一章……是因为我觉得解读挺破坏剧本美感的,咳咳。

路导也这么想,所以他没有在剧本里提及这些,只是为了防止演员理解出错,把他眼里非常煞风景的真相解读附在了最后。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