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飞极速书阁 > 暗卫首领C位出道[古穿今] > 第93章 第 93 章
 
谢平戈一行人最终还是没有去武术组待遇最糟糕的那类剧组。

一方面他们是纪录片团队, 不是记者团队,不可能藏着摄像头去偷拍;另一方面这个纪录片想表达的也不是武术组有多惨,过多地专注于这方面, 只会让纪录片失去公正性。

因此在最后一个剧组拍完偷奸耍滑工作敷衍的武术组之后, 他们再一次启程, 开始了第三阶段的拍摄。

这回的第一站是一个小村庄,这里地处偏僻, 行车颠簸,路上好几个人都差点晕车。

倒是看起来最“弱不禁风”的谢平戈始终不动如山,众人本来有点惊讶,转念一想对方只是看起来弱不禁风,一车人里最能打的就是他, 马上又淡定了。

这个村庄有一些老旧民居,也有一些新建的小洋房。进入村子之后, 摄像机忠实地开始运转, 章毅惟也开始向镜头介绍这个村庄。

“往前几十年,这类村庄几乎都是这种民居,甚至可能是摇摇欲坠的危房。为了改变这样的生活, 这些村庄有很多人开始外出谋生,并且把小孩子送去学校, 在一些地方, 武校就是村里人给孩子做出的一个选择。”

章毅惟说着,车子就停在了一栋小洋房门口。

这栋小洋房设计得不算精致、但也不算寒酸,众人上前敲了敲门,没一会,一个四十多岁的中年男人便把门打开了。

他走路不太利索,需要拄着拐杖, 但精神很好,看到章毅惟,更是握紧了他的手。

“章哥!好久不见!”

章毅惟笑着回握了他的手,然后介绍起了众人:“这是我和你说过的纪录片团队,这是平戈。”

对方指了指墙上贴着的海报:“认识、认识,我女儿很喜欢他。”

随着他的动作,谢平戈看了过去,镜头也看了过去。

只见一张明显是盗印的《灰白之城》定妆照正贴在墙上,虽然旁边还有其他海报,但只有这张最新最显眼。

“我没告诉她你要来,只告诉她这几天会有我还在娱乐圈的朋友会来,可能能帮忙要到你的签名,问她有没有照片或者别的要签名的。不知道……”虽然年纪比谢平戈大,但中年人看着谢平戈还是有些不好意思。

谢平戈当然不可能说不好,他接过一本崭新漂亮的笔记本,在扉页写下了自己对小姑娘的祝福。

这个举动让中年人笑得眼睛都看不见了,他双手接回那本笔记本,爱惜地摸了摸:“真好,我还能做一些让她开心的事情,不是只给她丢人。”

中年人说着,先把笔记本小心地收好,然后回来一边给众人泡茶一边介绍自己的情况:“我从小念的武校,不过我天赋不行长得不行人也不聪明,只能给人当替身……”

中年人稍稍停顿了一下,迟疑地看向章毅惟:“章哥,我可以照实说吗?”

章毅惟毫不犹豫地点头,中年人便继续说了:“其实对我来说,当替身挺好的,只要敢卖命,就有钱,钱还挺多的。于是我干了很多年,成功攒下了钱,还清了家里的欠债,又给家里建了新房子,和青梅竹马结了婚,还有了一个可爱的孩子。后来我感觉钱攒得差不多,加上年纪大了,受伤不像以前一样好得那么快,就回来了。”

在中年人看来,自己的故事一点也不惨,怎么看也不值得上纪录片的样子,不过众人眼中丝毫没有轻蔑,就连他眼里身为大明星的谢平戈,也非常耐心地倾听着他的故事,这让他放下了心里的惴惴不安,表达越发的流畅。

“其实我不后悔,如果我不当替身,不受那些伤,我也赚不到那些钱。但是送孩子去上学的时候,看着别人的父母都很……健全,只有我跛着脚,也只能给她平常的生活供她念书,就觉得挺对不起她的。我常常在想,如果我当年小心点,如果我能多干几年,可能就能多给她买几条漂亮裙子。”

中年人的故事到这里就结束了,接下来就是闲话家常。

他脾气很好,就是泡茶的动作有点迟钝,众人也不催促,就这么和他聊着天,看了他找出来的和断壁残垣没什么两样的他们家的老房子的照片,然后在日将正午的时候,起身告辞。

一行人没想让他送,不过他一定要送,他们便也没阻止,任由对方送他上了车。

众人看他每走一步都晃一下的样子,心里不太好受,可看他背后那栋在这个村庄里称得上显眼的房子,又觉得自己是在无病呻吟。

章毅惟问谢平戈什么感受,后者没怎么思索,就说道:“感觉在赌命。命好就能多赚点钱,命不好……多年的付出,可能就那样付诸东流了。”

章毅惟看了眼自己的双腿,笑了起来:“是啊,看命……”

章毅惟感慨完,就没有再看自己的腿,而是和谢平戈聊起了自己认识的其他已经“退休”的人。

谢平戈耐心地听着,一直到对方累了,才收回注意力,靠在椅子上,静静地看着窗外。

看命啊……真是一个熟悉的词……

正如章毅惟说得那样,曾经的从业人员未来过得如何,完全是看命。

有一直叠满了幸运buff的,在大城市安保很好的小区买了房子,每天喝茶遛弯好不自在;也有从业不到一年就重伤的,坐在轮椅上,看着柜子里曾经获得的荣誉,二十多岁的眼睛里是五六十岁的沧桑。

他们什么出身的都有,有半吊子转行的,武校毕业的,武馆来的……越是在武术大赛拿过奖的,受伤的概率越高;出身的家庭条件越糟糕的,受伤的概率也越高。

“前者不甘心,后者想改命,但是有时候……”有时候越不认命,命运就越捉弄你。

后半句章毅惟没说,因为他只是这么感慨。他知道有些东西看命,就像他受的伤,但这并不代表他认命。

谢平戈也是一样。他很难得猜到了对方想说却没说的话,也猜到了对方为什么没说。

他看了眼即将抵达的机场,想到即将结束的行程,沉默片刻,开口问道:“章哥,你是想改变这种现状,对吧?有没有想过真的做一些事?”

谢平戈的话极大地出乎了章毅惟的预料,却也极大地让他动心了。

谢平戈是一个很好的合作对象,之前拍《弑神》的时候他们全身心都在那部戏上,这种感觉还不明显,可这半个月的纪录片行程下来,他真切地认识到,不仅在武学技艺上,在其他方面,谢平戈也不是一个晚辈。

他沉着冷静、有能力有魄力,怎么看怎么不像一个二十岁的年轻人,但是想想谢明睿十六岁掌权澜风……和他关系至为亲密的谢平戈有这个水平,似乎也很正常。

谢平戈知道自己说的不是一件小事。他没让章毅惟马上给自己答复,而是让对方等等,等到他给出了可行的章程之后,再考虑要不要合作。

这自然更合章毅惟的意。他本就重视这部纪录片,因为谢平戈的话,他意识到这部纪录片也许真的能为他们未来要做的事起到引路的作用,对这部纪录片更加上心了,于是不到一个月,这部纪录片就完成全部后期工作,正式上线。

因为《灰白之城》,谢平戈的粉丝已经接受了他准备成为一个正经演员的事实,粉丝心里都清楚,一个演员、尤其是一个不差钱的演员,几个月不出现那是再正常不过的事情。

可即使心里清楚,一个多月不见人,粉丝心里还是有点小忧伤的,不曾想就在这个时候,这部名为《武者路》的纪录片直接出现在了她们的面前。

这部纪录片一共六期,周更,这周是第一更。

在这第一期的节目里,谢平戈跟着章毅惟和连伍去了章家武馆,轻松赢了武馆年轻一辈的翘楚。

他站在章家武馆的门口看着门开,而后一步步走进大门,那画面、那质感,不是电影却胜似电影。

【平戈简直帅炸!】

【我知道他厉害,但我不知道他那么厉害!全国武术大赛的亚军哎!他赢对方和砍瓜切菜有什么区别吗!】

【啊,多么熟悉的画面,这让我想起了多年前(划掉)的那块石板。】

【这个第一期很吸引人哎,感觉很多不看纪录片的人都会被吸引过来。】

……

粉丝猜得没错,因为这个开头,很多对纪录片没兴趣的观众都被吸引了过来。他们欣赏谢平戈,也和粉丝一样惊叹于对方的厉害,但他们和粉丝不同,注意力不会完全放在谢平戈身上,而是像看电视剧一样,会跟着镜头的焦点走。

他们在纪录片里看到了年轻阳光的章乾和他的师兄弟,看到了活力满满的在打木人桩的小孩子,也看到了目光清正的章老爷子和他的小徒弟。

这让他们对武馆有了新的认识,甚至有人盘算着要不要送自己的孩子去学一学武。

也是在这条说想在假期送孩子去武馆的评论下面,年纪稍微大点的观众直接讨论了起来。

【我觉得可以学,看他们精气神,多好!】

【是啊,感觉这里的小孩子也好少年人也好,都意气风发的。】

【我侄子中二期到了,天天念叨着人生无望看不到光,搞得我哥和嫂子老是担心他自杀。我准备建议我哥送他去武馆熏陶一下,说不定就对未来充满希望了呢?】

……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