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飞极速书阁 > 暗卫首领C位出道[古穿今] > 第95章 第 95 章
 
在《武者路》这部纪录片全集上线的一个月后, 一个新注册的名为“文娱行业武术从业者协会”的账号发布了第一条微博。

这条微博是长达五页的公开信,其中第两页是正文,后三页是签名。

谢平戈的粉丝看他转发这条微博的时候整个人都是茫然的, 等看到签名页他位于首位的时候心情更是由茫然变成了震惊。

这什么情况?第一个名字?

意识到这点的粉丝重新看起了正文, 越看越觉得自己震惊得太早了。

这封公开信严格来说是一份行业协议的对外公开, 并在开头直接声明在这份公开信里签了名的所有人都另外签署了一份更为详细的协议。

这份协议由谢平戈起草底稿,由章毅惟召集相关人员进行具体修改意见的提出, 这也是为什么只有他们两个的名字没有按照类别和拼音排序,直接签在了头两位。

【《逐梦》第一期入坑的我感觉好恍惚……遥想当年,我只是打算喜欢一个小偶像来着,结果喜欢着喜欢着,对方居然变成了能主导行业协议签订的大佬!】

【我也……当初知道他参演《弑神》的时候我已经很震撼了, 现在看他牵头拟定行业协议更是震撼到不知道该说什么才好。】

【成立行业协会,增设自保及安全课程, 新建关于导演、制片人、武术指导、制作公司多位一体的评价反馈平台, 由协会督促每个剧组的武术组与相关方签订人身安全承诺,出台安全防护设备与措施的多等级清单,提供医疗咨询服务……感觉这是一份围绕行业内从业者人身安全制定的协议?】

【是的吧, 其实我觉得他们这一行最大的问题就是不把人命当人命啊!能解决情况应该会好很多。】

【也不是他们不把人命当人命,应该是外界不把他们的命当命。外界可能是觉得自己给了武行高于群演的报酬就可以为所欲为了, 这世上也永远不缺缺钱的人, 他们愿意为了钱去冒险,久而久之,情况就这样了。】

……

如果说路人和粉丝是公开信发布之后才知道这件事,那业内就是在那次会议之后知道的这件事。

其他幕后人员对这件事并不抵触,毕竟不需要他们付出什么,这份协议对他们也没太多的约束, 少看点同事出事,他们也能少一点心理负担。

一些制片人和制作公司倒是有些不满,但是一来有不少大导已经明确表示了支持,二来根据他们出具的清单,新协议下每个剧组增加的费用其实有限,至少比剧组有人出事后进行赔偿划算——这一点通过一份成本分析报告进行了论证,这份报告针对不同类型的剧组进行了不同的新协议与旧规则的成本分析及对比,很冰冷,但很管用,至少看过这份报告的制片人和制作公司都没有再反对那份行业协议的签署与公开信的发布。

也是因为他们的不反对,这个协会才得以正式成立。

看着在公开信上签名的众人开始转发这封公开信,看着外界开始讨论这件事,为了这件事成立的聊天群里,众人纷纷发起了红包以及落泪的表情包。

三周!从这个群建立到这件事做成一共就花了三周的时间!这是三周前的他们想都不敢想的事情。

【谢平戈 章毅惟,一直以来辛苦了。】

【谢平戈 章毅惟,我相信群里绝大多数的人都想过做这件事,但绝大多数人都是想想而已,如果没有你们,恐怕一年、五年、十年后,这件事都没办法做成。】

【谢平戈,抱歉,一开始我还说你异想天开,现在想来,不是你异想天开,而是我太无能怯懦。】

【谢平戈,帮我们向谢董说一声谢谢。】

【对,帮我们向谢董说一声谢谢。】

……

虽然众人都清楚,谢明睿是因为谢平戈才找人做了那两份在整件事情当中居功甚伟的清单和成本分析报告,但这和他们感激对方并不冲突。

如果没有这两份文件,他们这个协会能不能建立、建立后又能不能发挥职能还是两说。

谢平戈也清楚这一点,他躺在谢明睿的腿上看着群里的艾特,伸手拨开了谢明睿手里的书,把手机在对方面前晃了晃:“殿下,他们让我谢谢你。”

谢明睿顺手把书放下:“想法是你提出的,我只是找了几个人而已。即使没有我,只要你们砸的钱够多,还是能做出这两份文件的。”

谢平戈才不管这个:“可我就是想谢谢你,殿下,你是这世上最好的人。”

这回谢明睿笑了起来,他看着眼睛亮闪闪的谢平戈,轻声说道:“那你打算怎么谢我?”

谢平戈看了眼手机上的时间,问道:“给殿下做夜宵?”

谢平戈说着,作势要坐起来。

谢明睿直接按住了他的肩膀,显然不想让他离开:“平戈是想恩将仇报?”

听他这么说,谢平戈很想故作委屈地抱怨“殿下你不爱我了”,然而路小风教的这一招他实在学不来,话还没说出口呢,自己就先笑开了。

谢明睿看他这样子就知道他在想什么,也乐了:“路小风这是发了什么给你?”

谢平戈本来没打算出卖路小风,但是灯光下谢明睿看着他的眼神实在太美,他坚持了不到三秒,就把路小风出卖了:“他发给了我十来本小说,《霸道总裁的小娇妻》《霸道总裁与俏秘书》《契约结婚后他把我宠上了天》之类的,然后问我我们是不是这样相处。”

谢明睿虽然从来没看过这种东西,但光听名字他也知道这些小说里没写什么正经内容。

他本来想说“下次直接拒收这种东西”,可是对上谢平戈望着自己的眼神,他的思绪晃了一下,说出口的话变成了另外一句:“那些小说里,他们是怎么相处的?”

谢明睿的嗓音有点低,和平时不太一样,倒是和那些特殊的夜晚里的声音非常相似。

谢平戈感觉自己的心跳莫名加快了,半天说不出一句话。

谢明睿看着他通红的耳根,知道对方意识到了自己想做什么,低哑的声音里带了一些笑意:“要不要还原一下,顺便……把谢礼给我。”

谢明睿说着,一点点将两人之间的距离消磨殆尽。

房间里的灯没有灭,原本拉开的窗帘却被遥控着拉上了,隔开了灯光与星光。

谢明睿没有看到月亮升起,但这并不妨碍他知道今晚的夜色很美。

美得让人心醉。

夜色过于美丽的结果,就是谢平戈和路小风再次见面的时候,说的第一句话就是“小风,你胖了”。

他的表情非常认真,怎么看都看不出玩笑的意思,这令路小风大惊失色,扯了扯贺默的袖子,试图从对方那里得到一丝安慰。

贺默仔细打量了他一圈:“好像是有点……不过你胖了也正常,谁让你最近吃那么多。”

路小风没想到自己真的胖了,谢平戈也没想到路小风真的胖了。

不过谢平戈的表情维持得很好,哪怕路小风险些落泪,他也一如既往地淡定。

“这怪我吗?周年演唱会的排练那么辛苦,我不吃饱一点怎么有力气练舞?我没有力气练舞我怎么有勇气和平戈站在同一个舞台上?”

听到这话,路过的卫连涛不由得看了路小风一眼,眼神里的意思再明显不过:难道你练舞了,就有勇气和谢平戈站在同一个舞台上?

路小风下意识地就想反驳“难道你有勇气”,可是想了想对方的舞台水平,路小风不得不承认,对方确实有勇气。

谢平戈没太看懂他的变脸,倒是贺默替他解释了:“队长很强,虽然因为性格不合他们关系一般,但小风还是挺佩服他的。”

谢平戈点了点头,倒是并不意外。

因为路小风和贺默的关系,他偶尔会看这个出道团的舞台,客观地说,这个团的舞台很好,其中,又以卫连涛和贺默最为亮眼。

“说起来,平戈,这是不是你第一次和队长同台?”看着众人陆续开始热身,准备开始学习他们的周年曲,贺默陡然想起了什么。

他们即将举行出道一周年的演唱会,根据《逐梦》赛前的协议,不管选手最终选择以偶像的身份出道还是以非偶像的身份出道,出道一周年的时候,他们九个人都会一起登上周年演唱会的舞台。

他们将共同完成周年曲的舞台表演,而后谢平戈拥有三个个人舞台,其他人拥有两个团体舞台、一个小分队舞台以及一个个人舞台。

如今贺默说的,便是九人即将开始练习的周年曲舞台。

谢平戈回忆了十秒《逐梦》时期发生的事,点了点头:“对,我和卫连涛没有合作过。不仅是他,你们团里有好几个人我都没有合作过。”

谢平戈说着,舞蹈老师便拍了拍手,示意他们集合。

舞蹈老师的舞团和这个团并不是第一次合作,但和谢平戈是第一次合作,因此舞团里好几个人都忍不住打量谢平戈,甚至小声议论了起来。

团里那几个和谢平戈不熟的成员看他们这个样子,心里有些发酸。

仅仅一年而已,同一个节目里出来的他们和谢平戈之间的差距已经不只是天壤之别。

对方是大热电视剧的主演,是大导电影的主要角色,是对一个行业产生了深远影响的人物。

没有人会把他们放在一起讨论,就连他们平时比较各自获得的资源的时候,都不会想到谢平戈。

“其实我们还是有可以和他一较高下的东西的,那就是这次周年演唱会的舞台,”心里发酸了许久,终于有一个成员忍不住,和另一个成员咬起了耳朵,“谢平戈上次舞台是半年前,我估摸着这半年他没有练习,应该退功得厉害。”

这话得到了另一人的赞同,他们互相打气,互相鼓励着要在舞台上“艳压”谢平戈,这直接导致学舞的时候他们比平时认真了无数倍。

谢平戈没有错过他们的悄悄话。他不觉得冒犯、不觉得生气、只觉兴致盎然。

因为这份兴致盎然,谢平戈学舞的时候同样无比认真。

这半年来,他确实不常跳舞,但这并不代表他疏于练习,恰恰相反,他从未有一天落下对于身体控制力的锻炼。

不仅如此,因为谢明睿教他弹琴,他对音乐的理解能力也扶摇直上,和半年前不可同日而语。

路小风透过镜子看到他正经得不能更正经的表情,油然而生出了久违的、不祥的预感。

这半个月他们还能睡……吗?

作者有话要说:  平戈:wow,有人想挑战我!开心!

小风:不安jpg。

贺默:不安jpg。

————

非常抱歉,今天更得那么晚……感觉我得了越到关键节点越卡文的病,写着写着又想重写,写着写着又想重写qaq

这篇文的正文马上就完结啦!可能明天可能后天可能大后天,在正文完结前,这篇文应该都是晚上12点前更新,鞠躬……

以及:大家有什么想看的番外吗?如果刚好有灵感我会考虑的~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